第两千三百章 大吃一惊的玄都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百章 大吃一惊的玄都

“我青羊观一脉,愿意加入截教门下,成为灵宝一脉的弟子!” 闻仲的话音刚落,青羊观的前辈高人青羊道人,在第一时间就带着青羊观的两任观主对着闻仲跪了下来。 有青羊观的青羊道人带头,除了昆仑派之外,天道门道门六派的其他五派,全部都对着闻仲跪了下来。 “我茅山宗一脉,愿意加入截教门下,成为灵宝一脉的弟子!” “我正一教所有弟子,愿意加入截教门下,接受灵宝一脉的传承!” “我净明派所有门人,愿意加入截教门下,成为灵宝一脉的弟子!” “我全真教整个教派,愿意跪服灵宝一脉,成为截教门下!” 随着道门的这几派全都跪在了闻仲的面前,一下子就让截教的声势大涨,好似恢复了三千年之前,截教兴盛之时的那副景象一般。 作为过来人,作为截教第三代弟子,闻仲无时无刻都在祈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此刻见他的努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一下子有五个门派加入了截教,让灵宝一脉的道统重现人间,闻仲的心情可想而至。【极品家丁漫画/】。 不过在闻仲看来这还远远的不够,除了这几派之外,应该有更多的人加入截教,让截教成为道门第一大派。 截教的教义本身就是截取一线天机,在这灭世大劫降临之时,恐怕只有截教才能截取一线天机,为人族求得一线生机。 如此说来,救世之主必然是截教辅佐的天命之子,截教才是玄门正宗,道门正统。 虚伪而又卑鄙的元始一脉,玉虚门下之人,有什么资格做玄门正宗,有什么资格来统领道门一脉? 闻仲一念至此,目光从昆仑派的众人身上扫过,最终落到了徐羽的身上。 “身为道门弟子,阐教门下,却被燃灯弄的如此狼狈,真是丢尽了我们道门的颜面。” “你这个玉虚门下如此无能,有什么资格来辅佐天命之子?做那救世之主?” “我劝你还是返回三十三天,回到玉虚宫去吧!这末法之地不是你这个无能之辈该来的地方!” 封神大劫主要是截教和阐教之争,灵宝天尊之所以被摆下万仙阵和诛仙阵,都是因为他门下的弟子和昆仑十二金仙,以及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发生了冲突的缘故。 这虽然是天意,是冥冥之中天道使然,但玉虚门下和截教门人之间,却因此而成了不世之仇敌。 闻仲看到了徐羽这个玉虚一脉的三代弟子,见徐羽在燃灯的手下吃了瘪,就忍不住的嘲讽起了他。 徐羽年少气盛,自然是承受不住闻仲的嘲讽,立马就反唇相讥了起来。 “闻仲,你休要用这种话来激我!你不要以为你的天罚之力能够破了燃灯的二十四诛天就能镇压了我!” “我有燃灯祖师赐下的三宝玉如意,你们截教一脉的门人弟子,当年不知道有多少个死在了三宝玉如意之下。” “你认为我是个无能之辈,想让我返回玉虚宫,那要看元始祖师赐下的三宝玉如意同意不同意?” 徐羽在说话之间已经把三宝玉如意祭了起来,如果闻仲还对他继嘲讽辱骂的话,他就会毫不客气的祭出三宝玉如意,让闻仲体验一下三宝玉如意的滋味。 虽然在燃灯的二十四诸天之中三宝玉如意奈何不了燃灯,但闻仲没有二十四诸天,他的神体能扛住三宝玉如意吗? 假如闻仲要降下天罚之力,那他们两个就拼个你死我活,大不了一起被天道秩序所排斥,从这个末法之地驱逐出去。 徐羽在怒急之下打算跟闻仲拼了,闻仲自然是能够感受到徐羽的怒火,虽然他并不怕徐羽,但如果真的要和徐羽拼个你死我活的话,反而很有可能让燃灯这老匹夫得了好处。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闻仲就不在和徐羽做口舌之争,把目光投向了秦楚楚和陈婉秋,还有宋慈航三人。 这三个人的实力就连闻仲都看不透,所以他打算弄清楚这三个人的身份。 但就在闻仲正打算开口向问之时,只听见一个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慢悠悠的,听起来好像一个老弱不堪的老者所发出的声音一样。 不过这个声音却还是无比清晰的传入到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的耳中。 “没想到截教阐教,还有西方佛门,竟然都派了人下界。” “那我老头子也来凑个热闹!” 随着声音传来,众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穿着古装汗衫,须发皆白的老者,骑在一头水牛身上,缓缓的向着我们所在的位置移动了过来。 这头水牛是那种很普通的水牛,看不出开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但就在我们一眨眼之间,这头水牛和牛背上的老者已经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这老者看上去很是平凡,就像一个农村的老大爷一样,但却又给人一种玄而又玄,高深莫测的感觉。 或许平凡到了极致,就会表现的不凡! 燃灯是在场的人之中资历比较高的一个,见识也是比较广的一个,当看到这名老者,和他骑着的水牛之后,燃灯的面色一变,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个人物。 当年道祖过函谷关,是骑着一头青牛过关的,这老者同样也骑着一头牛,而且他身上的这股风范,和道祖有那么几分相似。 这人不可能是道祖,那他恐怕很有可能会是道门门下的那位唯一的弟子。 想到了这一点,燃灯立刻对着这名老者打起了招呼。 “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道友应该是来自八景宫,道号玄都吧?” 虽然从辈分上来说,作为曾经的阐教副教主,燃灯和三大天尊是同一辈的,但如果这位的身份他没有猜错,在这位的面前燃灯可是一丝一毫都不敢以长辈自居的。 据说这位早已经斩出了善恶二尸,距离斩出第三尸自我只剩下了一线之隔。 在实力相当,甚至不如人的情况之下,燃灯又岂敢托大? 而就在燃灯说出了这话,态度友好的跟这位打起了招呼之时,无论是玉虚宫的徐羽,还是截教门下的闻仲,全都忍不住的面色一凝。 三大天尊同根同源,阐教和截教,其实本是一家,如果这位真的是八景宫的那位玄都大法师,那算起来这位是他们两个的长辈。 作为玉虚宫和截教的三代弟子,无论徐羽还是闻仲,见了玄都大法师都要行跪拜之礼的。 假如他们两个在玄都大法师的面前无礼,逾越了辈分,那日后被自家的长辈得知了,必然会受到惩处。 此时此刻,只要水牛背上的这位老者承认了他的身份,徐羽和闻仲就得对他行礼。 而且徐羽和闻仲基本上已经能够肯定,这名老者必然是八景宫的那位唯一弟子。 果不其然,面对着燃灯这位佛门的三世佛,骑在水牛背上的老者轻轻一跃从水牛背上跳了下来,随后在水牛的屁股上拍了一掌,那水牛就撒开了蹄子奔跑而去,不知道跑去了何方? 由此看来,这个水牛还真的是一条普通水牛,只是被这个老者临时抓来代步而已。 太上道祖骑青牛,这八景宫出来的人,看样子走到那里都跟牛过不去啊! “燃灯,几千年过去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随着老者此言一出,徐羽和闻仲已经完全肯定,他就是太上道祖门下的唯一弟子玄都大法师。 只不过因为玄都大法师一直比较低调,很少为人所知罢了。 燃灯见玄都大法师做出了回应,不过玄都大法师跟他说话之时却表现的很是随意,就好像两个普通人在拉家常一样,并没有对他表示出应的礼貌,这让习惯了被人顶礼膜拜,客客气气说话的燃灯感到有些不太爽。 而就在这时,徐羽和闻仲确认了玄都大法师的身份,以他们的辈分,只能主动给玄都大法师打招呼,还得行跪拜之礼。 “玉虚宫玉鼎真人门下徐羽,见过师伯!” 说话之间,徐羽已经跪在了地上,对着玄都行起了大礼。 闻仲虽然是八部正神,但只要他自认为是截教门人,见了玄都大法师他就得行跪拜之礼。 在封神大劫之中,虽然太上道祖最终站在了阐教一边,但太上道祖却并没有对截教弟子造成什么实际性的伤害和屠杀,所以截教之人并不恨太上道祖。 其实别说太上道祖了,就算是元始天尊,作为道门三清之一,任何一个截教门人见了都要行跪拜之礼的。 “截教三代弟子闻仲,见过玄都师伯。” 和徐羽一样,双膝跪地对着玄都跪了下来行起了大礼。 本来燃灯对玄都有点儿不爽的,但此刻见他之前的两个对手跪在了玄都的面前,而他却和玄都同辈,这让燃灯莫名其妙的感到心情舒畅了许多,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站在一旁等着看玄都的反应。 在这一刻,燃灯暗暗的在想,道祖讲究的是无为之道,为什么把玄都竟然也派下界了呢? 难道道祖也动了争强好胜之心,想在这场灭世大劫之中为他门下获得一些好处? 难不成道祖想成全玄都,让玄都斩出三尸,或者直接证那混元大罗之道? 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有贪念,所以燃灯在此刻产生了诸多想法,把玄都大法师也定位成了他的竞争对手。 而这时的玄都大法师却并没有理会燃灯,在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徐羽和闻仲之后,面色和蔼,态度客气的对着他们两个道:“我只是来凑个热闹而已,你们两个是截教和阐教的天骄弟子,以后可千万不要对我行此大礼了!” “赶紧起来吧,实在是不敢当啊!” 徐羽和闻仲听到玄都大法师这话,也没有跟他客气,全都从地上站了起来。 说实话,这两个本来就是心高气傲之人,本来他们就不愿意给玄都行跪拜之礼,既然玄都这样说,正好遂了他们的心愿。 “谢师伯!”闻仲冷冷的道。 “徐羽谢过师伯!”或许是因为元始和道祖走的近的缘故,徐羽对待玄都的态度比较恭敬的道。 而就在徐羽和闻仲刚刚站起了身子,和玄都打了一个招呼之时,在场的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一个声音突然传出。 “在你们之中,可有一个叫姜一的?还有一个叫秦楚楚的?” 听到这个声音,我们所有人全都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个身着白衣,面色刚毅,无比英俊的男子站在那里。 玄都大法师看到了这个男子,就算是心静如水,修炼太上道祖的无为之道无数年,也忍不住的大吃了一惊。 “纯阳子师弟?”玄都大法师失声说道。 西域刀客说: 第一更,下一更在十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