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零二章 姜一老爷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百零二章 姜一老爷

在徐羽和闻仲的眼中,我不过是一个二品神相,中品金仙级别的人物,在场的人之中,我的实力等级应该是最低的一个。 所以闻仲和徐羽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甚至闻仲在招揽道门的那些人之时,还心想着如果我聪明的话,会主动要求加入灵宝一脉,成为灵宝一脉的弟子。 但我从始至终都没有表态,让闻仲认为我这个人有点儿不太识趣。 然而此时此刻,当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口口声声的说出了我的名字之时,徐羽和闻仲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全都凌乱了! 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是盘古元神所化,是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的混元圣人,但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都亲口交代过,当见到一个名叫姜一的天命之人时,一定要毕恭毕敬的对待他,对待他的态度要和对待他们两大圣人一样。 换句话说,我这个看上去平凡而又普通的天命之人,在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这两位混元圣人的口中,和他们拥有着同样的地位和辈分。 圣人言出法随,徐羽和闻仲作为圣人门下三代弟子,对圣人之言丝毫都不敢忤逆,所以元始圣人和通天教主让他们两个在我的面前丝毫不可造次,一定要把我当做他们来对待,他们又岂敢在我的面前怠慢? 只见徐羽一脸的震惊之色,和我相顾而视,愣了片刻之后无比恭敬的问道:“你是姜一?是我玉虚宫弟子姜尚的后代,天机门主姜一?天命之人姜一?” 虽然在确认着我的身份,但徐羽在言语之见表现的很是客气和恭敬。 而见此情形,我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徐羽为什么对我的身份如此看重?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很客气的回应着徐羽道:“是的,我就是你说的这个姜一。” 见我确认了身份,但徐羽还是不太肯定,把目光投向了周家之主周贺,问着周贺道:“周家主,他所说的是对的吗?你能告诉我,他是不是天命之人姜一?姜氏一族的姜一?” 周贺闻言连连的点头,很是恭敬的对着徐羽道:“启禀上仙,他确实是天机门主姜一,这个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 见周贺这样回答,徐羽对我的身份就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可是元始天尊让他在我的面前不可造次,要把我当成他来对待,这叫他情何以堪? 一个区区的姜氏一族的后裔,天机门的门主,有什么资格让他这个阐教三代弟子中的绝世天骄人物向我跪服? 我和元始天尊之间究竟是什么渊源,能让他老人家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元始天尊专门给他交代过,作为阐教的三代弟子,他又岂敢质疑元始圣人? 而就在徐羽感到很是无奈,正在做着思想上的挣扎之时,闻仲却面色一沉,身上隐隐约约的有雷电闪烁,就连双眸之中都有电光投射而出,向着我看了过来。 我的身份虽然已经被徐羽证实过了,但闻仲却还是打算由他自己亲自证实一番。 “你是姜子牙的后裔,天机门主姜一?” “五个天命之人,你是其中之一?” 闻仲向我问话之时表现的气势袭人,威严无双,但面对着闻仲之时我却凛然不惧,腰杆挺的笔直,和他相顾而视。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和闻仲之间所牵扯到的因果我是知道的,但两国相争,各为其主,他们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如果闻仲因为几千年之前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之间的因果向我发难的话,那我就少不得要领教一下他所能调动的天罚之力了。 闻仲的天罚之力虽然能破了燃灯的二十四诸天,但他的天罚之力,能够毁灭了我的功德金身吗? 功德金身不惧万法,是免疫天罚之力的,闻仲他能奈我何? 一念至此,我一脸傲然的对着闻仲回应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姜子牙的第八十一代子孙,天机门主姜一。” “天道选定的五个天命之人,其中的一个就是我。” 本来我以为闻仲会找我的麻烦,因为看闻仲脸上的表情和身上的气势,所表达出来的绝对不是善意。 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闻仲接下来却把目光转向了姚家的太上长老姚鹏。 “姚长老,你老实告诉我,他究竟是不是天命之人姜一?姜子牙的嫡系后代姜一?” 听到闻仲这话,姚家的太上长老和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感到很难理解了。 徐羽和闻仲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定我的身份呢? 我的身份在场的人都很清楚,难不成还会有假? 或者说,阐教和截教对我这个天命之人有什么想法? 姚家的太上长老姚鹏生怕闻仲会有什么变化,比如放弃了辅佐姚辉,转而辅佐我这个天命之人。 所以姚鹏在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刻意对着闻仲道:“启禀闻仲祖师,他确实是天命之人姜一,是姜子牙的嫡系后代。” “不过这姜一没有什么来头背景,在五个天命之人中,他应该是最差的一个。” “姜子牙在封神大劫之中虽然成就了赫赫声名,但姜子牙后裔的身份,在五个天命之人中就不算什么了!” 姚鹏这老货当着我的面黑我,但听见姚鹏这话,闻仲却露出了一脸的苦笑之色。 在闻仲看来,姚鹏这老货简直就和一个二傻子一样! 连三清天尊之中最为孤傲的灵宝天尊,都要亲自叮嘱他一番,让他不要在这个人的面前造次,要把这个人当成他一样来对待,姚鹏竟然说他的身份不够,说他的来头和背景太小! 他的身份和来头背景,简直不要太吓人不好! “姚长老,收起你的这番话,以后千万不要说起!” “我们截教一脉,主张有教无类,我劝你千万不要用身份背景去看待一个人。” 只见闻仲对着姚鹏突然正色说道,而见此情形姚鹏自然是要作出一副心悦诚服的态度。 “闻仲祖师教训的是,姚鹏受教了。” 姚鹏对着闻仲一躬到底,表现的很是恭敬,但就在姚鹏对着闻仲鞠躬行礼之时,闻仲却走了几步,来到了我的面前,对着我噗通一声双膝跪地跪了下来。 “截教三代弟子,金灵圣母门下,奉截教教主灵宝天尊之命,见过姜一老爷!” 说完这话之后,闻仲竟然对着我三拜九叩,大礼参拜了起来。 而面对着跪在我面前的闻仲,不要说我整个人都懵逼了,在场的所有人之中,除了秦楚楚和徐羽之外,其他的全部都感到哗然,愕然,而哄哄然。 闻仲这是怎么了?他这是疯了吗? 堂堂的天庭八部正神,雷部正神之首,竟然对着一个中品金仙的小人物跪了下来? 这特么的是什么节奏? 尤其是闻仲对我的称呼,简直让在场的诸人三观炸裂,感到无法接受。 闻仲口中的老爷这个词,可不是旧社会的那种老爷,在远古洪荒之时,在修炼界,在红尘之外,天外天上,只有阐截二教的掌教之尊,才有资格被门下弟子称为老爷。 闻仲把我称为老爷,作为截教一脉的三代门人弟子,他这岂不是把我放到了和截教教主灵宝天尊同一个级别了吗? 可照闻仲所说,他对我如此称呼,很显然是经过灵宝天尊授权的! 这是怎么回事? 灵宝天尊乃是混元圣人,他怎么会关注到一个中品金仙,二品神相级别的小人物呢? 众人都感到无法理解,尤其是燃灯和玄都大法师,但还没等到燃灯和玄都大法师理清头绪,阐教的三代门人徐羽,竟然和闻仲一样,走到了我的面前,同样双膝跪地,跪在了我的旁边。 “玉虚宫三代弟子,阐教门人徐羽,奉阐教教主元始之命,见过姜一老爷!” 说着话的同时,徐羽也对着我大礼参拜了起来。 虽然心里很是不甘,但元始圣人交代他的事情,他却不甘有任何的忤逆。 既然元始圣人把我提升到了和他同一个等级的存在,那徐羽又岂敢在我的面前托大? 闻仲称呼我为老爷,那徐羽同样也只能称呼我为老爷。 虽然我的实力境界距离混元圣人有十万八千里,但在徐羽和闻仲的眼中,我却和混元圣人至少是同一个辈分的人物。 或者说,在这两位混元圣人看来,我和他们是同一个辈分,同一个级别的人物。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所不知的,此刻的我见徐羽和闻仲跪在了我的面前,对着我大礼参拜,心情却极度复杂,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凭着元始天尊的法身叫我一声道友,女娲娘娘的法身同样称我一声道友,我就知道自己的身份肯定不凡,徐羽和闻仲对我有这样的态度,肯定和元始天尊灵宝天尊有关。 但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把我当成了同辈同等级的人物,那我的身份究竟是谁呢? 还有,既然对待我如此的看重,那为何他们又让自己的门人弟子去辅佐别的天命之人了呢? 这混元圣人,还真是让人看不透啊! “你们,你们两个,不必行此大礼啊!” 看着跪在地上对我大礼参拜的徐羽和闻仲,在愣了片刻之后,我这才对着他们回应着道。 但对于他们两个而言,他们目前所做的事情可是混元圣人交代的,他们又岂敢中途而废? 圣人最重面皮,最重礼仪,既然他们已经作了,那就必须做到有礼有节,完美无瑕! 在大礼参拜之后,徐羽对着我无比恭敬的道:“姜一老爷,这是我玉虚宫元始圣人的交代,你必须受了我这一礼!” 闻仲同样对着我无比恭敬的道:“姜一老爷,这是我截教教主灵宝天尊的交代,我这一礼你必须要受了!” 按照规矩,徐羽和闻仲跪在我的面前,只有我让他们起身,他们才能够起来,如若不然的话,他们就只能跪在地上跟我说话。 我是最见不得让人跪在我的面前跟我说话的,无论对方是天仙下凡,还是雷神降世,或者说仅仅是一个普通人,在我的眼里是没有区别的。 可就在我正打算让徐羽和闻仲起来之时,一直在一旁没有吭声的玄都大法师却一脸凝重的问起了徐羽和闻仲两个。 “徐羽,你确定是元始祖师让你对姜门主行此大礼的?” “闻仲,你也能确定是通天师叔让你对姜门主行此大礼的?” 西域刀客说: 第一更,下一更在十二点以前。 本来今天打算不更新的,结果实在觉的对不起那些每天追书的书友,所以我还是决定找了一个能上网的地方把今天的更新写出来。 还有,书评区我关了,这一次是永久性的关闭,本来很多书友提议,说书评区应该开着讨论剧情,但是偶尔看一下,每次看到那些键盘侠传播负能量,辱骂,诅咒我的家人之时,我就忍不住的有一种把这本书烂尾了,或者太监了的冲动。 为了完美的写完这个故事,我决定关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