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零五章 他们的态度很重要吗?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百零五章 他们的态度很重要吗?

化解灭世大劫,可获无上功德,镇魔盟的盟主身份,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大义名份,谁要是能够争取到这个身份,就能够为自己和自己身后的教派势力获得无上功德。 这个简单的道理谁都懂,所以燃灯和徐羽闻仲都想获得这个大义名份。 见玄都大法师淡薄名利,拒绝了镇魔盟主的身份,达到了他的预期,燃灯就毛遂自荐,在第一时间就推荐起了他自己。 只见燃灯双手合十,先念了一声佛号:“南无阿弥佗佛!” 这声佛号如暮鼓晨钟,又像洪钟大吕被敲响,林局和赵局两个普通人被震的耳膜嗡嗡只响,目光有些呆滞的看向了燃灯。 可以说此时此刻的林局和赵局,已经受了燃灯的影响,在不知不觉之中把燃灯当成了我们所有人的核心。 就在这时,燃灯的话语声如同佛门的狮子吼一样,带着无上之威,让人不可抗拒一般的大声说道:“灭世大劫降临,眼看着妖魔鬼怪丛生,人世间即将陷入浩劫之中,我佛门慈悲为怀,派遣老衲下界,就是为了化解大劫,拯救世人。” “既然玄都道友不愿意做这镇魔盟的盟主,那论资排辈的话,只能由老衲来做了!” “在这大劫降临之际,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团结起来,不应该为了一个盟主之位争来争去,诸位应该是没有意见吧?” 燃灯的这一手段确实厉害,对于普通人,或者实力差一点的人所造成的影响是不可抗拒的。 就像林局和赵局一样,在燃灯的话音一落之后,他们两个在那里连连的点头,认可了燃灯的身份和地位。 “既然燃灯佛祖愿意出面,那就再好也不过了!”林局出言说道。 “燃灯佛祖乃是佛门大能,有燃灯佛祖统领我们,自然是能够将灭世大劫化解,我举双手支持燃灯佛祖!” 赵局看上去有些兴奋和激动,对着燃灯大声说道。 接下来还有佛门四派的那些人,一个个都像五百万的大奖一样,发表了各自的获奖感言。 “佛祖的辈分和身份在那里,佛祖不做这镇魔盟的盟主,还有谁有资格?” “佛祖是无上大能,斩出了善恶二尸的人物,只有在佛祖的带领之下,才能够化解这场灭世大劫,这镇魔盟的盟主之位,简直就是为佛祖量身打造的啊!” 而就在佛门四派的这些人一个个激动无比的发表着他们的态度之时,玉虚宫的三代弟子徐羽,却面色一沉,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哼!” 随后徐羽阴沉着脸,目光从佛门四派的那些人身上扫过。 只见徐羽说道:“我阐教乃是玄门正宗,天下道门之首,就算燃灯也是我阐教出身,西方教虽然大兴了三千年,但毕竟是外来之教,那有我玄门正宗的根基深厚?” “让燃灯做镇魔盟的盟主,我肯定不会同意!” 徐羽此言一出,昆仑派的太上长老凌虚子自然是明白他的想法,立刻就随声附和了起来。 “徐师祖言之有理,我阐乃是玄门正宗,在远古洪荒之时有教化人族的功德,要论在人族的根基,西方佛门那有我阐教的深厚?” “所以我认为,徐祖师是阐教圣人元始天尊亲自派下界来的,这镇魔盟盟主的位子,只有徐羽祖师最为适合!” 凌虚子一本正经的说出了这番话,让徐羽很是满意,心想着这凌虚子如此的懂事,以后少不得要给他一些造化,帮他勘破大罗之道,成就大罗真仙之体。 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肯定也要站在徐羽一方,就在凌虚子老道的话音一落之后,欧阳振龙同样也发表了他的态度。 “我们昆仑一脉,只接受徐羽师祖做镇魔盟的盟主,其他人担任镇魔盟的盟主,在我们昆仑一脉看来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和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一样,周家的太上长老周楚先和周家家主周贺肯定也要站在徐羽这一边。 在和周楚先眼神之中作了一个交流之后,周贺一脸正色的道:“我们周家是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一,在天道门内有着绝对的话语权,这个镇魔盟的盟主,我们周家只支持徐羽祖师,不会支持其他的任何一个人。” 周家和昆仑派这一表态,让场面顿时就尴尬了下来,佛门四派虽然支持燃灯,但周家和昆仑派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的地位却远高于佛门四派,燃灯想仅凭着佛门四派的支持就坐上镇魔盟的盟主之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让燃灯很是恼火,看着徐羽的表情只恨不得吃了他一样。 此刻的燃灯有点儿后悔,刚才在他的二十四诸天世界之中,为什么不把徐羽给弄死了呢? 要是把徐羽给弄死了,就不至于让他如此被动了! 不过徐羽可是阐教三代弟子之中最为杰出的一个,是阐教圣人元始天尊派下界来的,燃灯在没有斩出第三尸,证了准教主之位前,可是没有胆量把徐羽弄死的。 而就在燃灯怒视着徐羽,正想着如何驳斥一番徐羽,让他正大光明的坐上镇魔盟的盟主之位时,闻仲却发出了一声冷哼。 “轰!” 闻仲乃是八部正神之中的雷部之首,掌管天庭的天罚之力,所以就算是闻仲发出了一声冷哼,我们也看到一道紫色的闪电凭空出现,自天儿降劈落在了闻仲身前的空地上。 林局和赵局都是普通人,何曾见过这种场面? 在闻仲发出的这道闪电劈落到了地上之后,神智反而变的清醒了起来。 之前他们两个受到了燃灯的影响,站到了燃灯一边,但此刻的林局和赵局却很清楚的知道,这个镇魔盟的盟主之位,不是他们两个所能决定的,也不是他们两个所能够参与讨论的。 在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林局和赵局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中作了一个交流,缓缓的将他们的身体往后退去,离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神仙打架的事情,他们两个凡人如何来掺和?还是远远的站在一旁看戏为妙。 就在此时,只见闻仲说道:“燃灯,你不过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小人,有什么资格做镇魔盟的盟主?” 闻仲和燃灯有杀师之仇,他给燃灯一点面子都不留的,而且闻仲的天罚之力能破了燃灯的二十四诸天,所以面对着咄咄逼人的闻仲,燃灯竟然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就在怒斥了一声燃灯之后,闻仲的目光从道门几派诸人的身上扫过,随后只见闻仲冷冷的道:“什么狗屁的玄门正宗,凭什么你们阐教就是玄门正宗,我们截教就成了旁门左道?” “在封神大劫之前,和我截教相比,你们阐教又能算什么?” “要不是佛门在暗中使坏,让阐截两教之间起了纷争,又怎么会让西方佛门大兴了三千年?” 闻仲的这番话是针对徐羽和阐教而言的,听在徐羽的耳中让他想出言反驳,却有一种深深的无力之感。 阐教圣人元始和截教圣人灵宝天尊乃是同根同源而生,本来阐截两教不分一家,都算是玄门正宗教派,但就因为相互之间内斗,被西方佛门给钻了空子,才让截教凋零,阐教衰落。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是任何一个阐教和截教弟子都不可否认的。 就这样,徐羽陷入了沉默之中,并没有回应闻仲所说的这番话,而闻仲借着这个机会,将他的态度表达了出来。 只见闻仲正色说道:“灭世大劫降临,一个不慎就会让人族沉沦,让大千宇宙重归混沌,化解这灭世大劫,是所有人族不可推卸的责任。” “作为人族出身的截教弟子,掌管天庭雷罚之力的雷部正神,这镇魔盟的盟主之位,难道不应该由我来做吗?” 闻仲此言一出,那几派归附了截教的道门人物立刻就出言附和,表示赞同,纷纷发表起了自己的态度。 “闻仲祖师来做这个镇魔盟的盟主之位,真是顺应天意,再也适合不过了啊!” “闻仲祖师乃是八部正神,雷部之首,如果闻仲祖师没有资格来做这盟主之位,那请问还有谁有这个资格?” “闻仲祖师掌管天罚之力,克制一切邪魔,只有闻仲祖师做了镇魔盟的盟主,才能带领着我们化解灭世大劫,拯救人族和众生啊!” 如此一来,燃灯和闻仲,徐羽,分成了三派,没有一派会支持对方,这些人吵吵嚷嚷了许久,都不能够确定镇魔盟的盟主由谁来担任? 而就在这时,秦楚楚对着我道:“姜一,这镇魔盟的盟主必须由你来做!” 本来我对镇魔盟的盟主之位没有任何想法的,对我而言,世间的名利都是浮云,只要我的家人朋友安好,那便是晴天。 但秦楚楚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态度,让我一定要担任镇魔盟的盟主,就让我不得不考虑她的态度了。 要知道,秦楚楚是天道之剑,能够替天行道,她对天机的领悟,对天道的了解,肯定要胜过我们其他人。 既然秦楚楚要我做这镇魔盟的盟主,那这个盟主之位,对我肯定有着巨大的好处。 可是,我又如何来和燃灯,闻仲,徐羽这三个人争这盟主之位呢? 他们三个本来就互不认可,我要是加入到了其中,恐怕就更不能让他们认可了。 虽然徐羽和闻仲跪在了我的面前,管我叫姜一老爷,但镇魔盟的盟主之位牵扯到了各自教派的气运,他们身后的混元圣人所作出的选择又不是我,想让徐羽和闻仲支持我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想至此,我看了一眼正在吵吵嚷嚷的闻仲他们三个,对着秦楚楚道:“楚楚,你觉的这镇魔盟的盟主之位,他们能同意吗?” 秦楚楚自然是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她的目光从燃灯闻仲和徐羽三个的身上扫过,表情淡漠的道:“他们的态度很重要吗?如果实在不同意的话,打一场不就得了?” 秦楚楚此言一出,让我有些头大,这三个一个是佛门的过去佛,一个是天庭雷部正神,一个是玉虚宫三代弟子中的绝世天骄人物,秦楚楚让我跟他们打一场,我能打赢吗? 徐羽和闻仲也就罢了,凭着我的功德金身应该有一战之力,但燃灯的二十四诸天叫我如何去破? 难不成我又要靠秦楚楚,抱秦楚楚的大腿? 可是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总不能每一次都靠女人吧? 这镇魔盟的盟主之位,应该由我自己凭实力争取来才行啊! 西域刀客说: 第二更,今天的更新完毕。 本来打算多写一点的,结果晚上一个同学要跟我喝酒,只能先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