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忍术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三十二章 忍术

其实在我们几个人之中,除了高涵天之外,秦楚楚的实力是最强的一个, 按个人实力来说石原太郎的对手是高涵天的话,石原一郎的对手就应该是秦楚楚, 但我作为一个男人,作为秦楚楚的男朋友,就算是秦楚楚比我的实力要强大,我也不可能会让她去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 所以,我很固执的选了石原一郎做我的对手, 而姚远这家伙自认为他的实力不逊色于我,见我选了石原一郎做对手,他就选了石原二郎做对手, 这种情况之下,秦楚楚就只能挑石原三郎做对手了, 石原三郎虽然实力不俗,但好秦楚楚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在秦楚楚的双剑所发动的凌厉而又猛烈的攻势之下,他很快就败下了阵来, 而随着秦楚楚完胜了石原三郎,石原二郎和姚远就登上了比武台, 姚远的兵器是一把用合金打造的铁扇子,配合他那偶像明星一般的长相和玉树临风的气质,看上去确实挺有高手风范的, 但石原二郎却很嚣张的用手指指着姚远,说他连兵器都不用,就能把姚远虐成狗,能把他打的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姚远大怒,当时就拿着手中铁扇子向石原二郎发起了攻击,.сОМ可就在他的铁扇子快要拍到石原二郎的脸上之时,石原二郎的身体却很诡异的凭空消失了, 石原二郎是活人,并不是厉鬼,他之所以能够凭空消失,说明他是一个忍者,而他所使用隐身之法,其实就是那神秘的忍术, 据说忍术其实是我们中国汉代的五行术,而日本人在偷学过去之后,提出了所谓风火山林的概念,经过几代人的研究和实践,最终才形成了所谓的忍术体系, 不过即便是日本人用风火山林偷换了概念,但忍术的根本还是汉代的五行术, 而这会儿的石原二郎在突然之间消失在了空气之中,着实把姚远给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见了鬼了, 可即便是他们姚家有手段能见到鬼,凭空消失了的石原二郎,他却连看都看不到, 而就在姚远一脸紧张的瞪大了眼睛到处寻找着石原二郎的下落之时,他手中的铁扇子却被石原二郎一把夺了过去,然后在他的那张英俊至极的脸上啪啪抽了两下, 姚远的那张英俊至极的脸,当时就被抽的姹紫嫣红的, 可在姚远的脸上抽了两下之后,石原二郎把姚远的铁扇子往地下一丢,然后又一次诡异的凭空消失了, 姚远被气的哇哇大叫,在那里大骂着石原二郎,说石原二郎用的是下三流的手段,简直是上不了台面, 骂着石原二郎的同时,姚远弯下腰正打算去把他的铁扇子捡起来,可没想道石原二郎却突然在他的身后出现,一脚就把他给踹了一个狗吃屎, 姚远可不像小兰陵和貅爷一样,是那种宁死也不服输的人,在拿石原二郎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情况之下,姚远就很干脆的认输了, 而且姚远他毕竟是天道门三大家族姚家的子弟,石原家族的人并不敢对姚远下杀手,在姚远认输了之后,石原二郎就放过了姚远, 姚远这一场,石原家族终于扳回了一局, 而且石原二郎的忍术这么诡异,就算是我们这边目前赢了五场,如果没有人能够对付石原二郎的忍术,那我们之前赢的五场就没有任何意义, 接下来的一场就轮到我和石原一郎了, 而在登上了比武台之后,石原一郎就一脸嚣张的告诉我,说他也和石原二郎一样是个忍者,而且他的忍术造诣比石原二郎还要高一点, 石原二郎不过是一个中级忍者,但他却已经是一个高级忍者了,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站在石原一郎的对面默默的全方位启动了相气, 而在我的相气全方位的启动之后,别说石原一郎用忍术隐匿了他的身体了,就算是这方面千米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了,我都会知道的一清二楚, 其实如果石原一郎用他的真正实力来对付我,我要费很大的力气甚至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才能赢他, 可是石原一郎他对我太不了解了, 或者说他对我们姜氏一族太太不了解了, 他要是知道忍术的思想和概念最早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提出来的,他就不会傻乎乎的用忍术来对付我了, 可以说我们姜家的祖传功法,我们姜家人修炼出来的独门相气,天生就是忍术的克星啊, 石原一郎见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稳如泰山一般的看着他,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他的身体就化为了一团虚无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其实石原一郎他并不知道,他在别人的眼里已经隐匿了身形,但在我的眼里,他和之前一模一样, 这会儿的他,正蹑手蹑脚的向我靠近,准备向我发动偷袭, 而就在石原一郎走到了我身体的右前方之时,我抬起右手,狠狠的在他的脸上抽了一巴掌, “啪,” 随着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石原一郎捂着脸一脸惊诧莫名的看着我, 随后石原一郎一脸不解的问着我道:“你,你怎么能看到我,” 我忽悠着石原一郎说我是蒙的, 石原一郎听我说是蒙的,嘴里骂骂咧咧的说我的运气也太好了一点,然后又一次的隐匿了身形, 不过这一次他学乖了,并没有往我前面来,而是绕到了我的身后,打算像石原二郎踹姚远一样,把我也踹一个狗吃屎,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刚刚绕到了我的身后,正打算拿脚踹我之时,我把身子往前一倾,一个侧踹直接踹到了他的胸口上,把他给踹了个四脚朝天, 而且在石原一郎被我踹倒在了地上之后,趁着石原一郎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的功夫,我在他的身上脸上用我那四十一码的大脚板子又狠狠的踹了几下, 石原一郎当时就被我踹的嗷嗷直叫,在地上直打滚, 这种情况之下,主动权已经全部都被我给占了,而且石原家族的人也能看出来,石原一郎的忍术对我没有任何用处, 所以石原一郎就只能很无奈的认输了, 不过在认输了之后,脸上还留着我的鞋印子的石原一郎很不解的问我,说我为什么能够识破他的忍术, 我这时就很装逼的告诉他,说第一个提出忍术概念的,就是我们天机一脉的创始人,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在他老人家写的那本传世名作《六韬》之中,就有忍术的理论基础, 说的直白一点儿,日本人的忍术,其实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创立的, 在我们姜氏一族的人面前使用忍术,不是等于孔夫子门前卖文章,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听到我的回答,石原一郎和石原二郎全都表现的很无奈,而这时石原太郎却教训起了石原一郎和石原二郎, 只听见石原太郎说忍术是旁门左道,修炼那些旁门左道的东西,只会让自己迷失了方向, 作为一个武者,只有力量和速度才是永恒的, 只要能把力量和速度修炼到极致,那就可以碾压任何对手, 说完了这番话之后,石原太郎纵身一跃就跳上了比武台,甩掉了他手中那把剑的剑鞘,然后用剑指着高涵天,一脸嚣张的说道:“四年之前败给了我,你现在还有胆量再和我一战吗,” 高涵天闻言也拎着一把宝剑走上了比武台,但这时的秦离却盯着石原太郎手中的那把剑,在那里自言自语着说道:“没想到草薙剑竟然在石原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