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五章 燃灯的算计 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百二十五章 燃灯的算计 下

随着声音传来,一身黑袍连整张脸都用黑布蒙住的幽冥城主从幽冥城内走了出来。 锦瑟看到幽冥城主,内心的情感很是复杂,以往的她每次见到幽冥城主,都会有一种无比亲切的感觉,因为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幽冥城主所赐予的。 她从一个普普通通的阴魂,到变成鬼中至尊,凌驾于万鬼之上,管理着整座幽冥城,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被黑色笼罩,神秘而诡异的幽冥城主。 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幽冥城主对她的好,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她在幽冥城主的眼里,原来只是一个被他培养的对象,对他有用的工具而已。 虽然锦瑟还是打算义无反顾的帮助幽冥城主,帮助她的这位便宜义父,但她对幽冥城主的感情,却和以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的她,可以为幽冥城主毫不犹豫的去死,可以为他心甘情愿的做任何事情,但现在的她,除了报恩的想法之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念头。 甚至锦瑟在暗暗的想,如果她能够替幽冥城主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能够报答了幽冥城主对她的好,那她就离开幽冥城,这天下之大,她那里不能去得? 在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美好,有那么多有趣的人,她为什么不去领略一番这个世界的美好,一直要死守在这枯燥无趣的幽冥城呢? 而就在锦瑟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之时,燃灯看着一身被黑暗所包裹的申公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我说申公豹,你好歹也是九品鬼尊,可以凝聚出任何鬼体,为什么要把自己包裹在黑暗之中,好像不能见人一样?” “你这一生,就是太过于傲气,太在乎面子,所以才落得了一个如此下场啊!” 燃灯在玉虚宫的时候是阐教的副教主,论辈分是申公豹的师叔辈,现如今是佛门的三世佛,所以燃灯对申公豹说话之时,总是带着一副长辈对晚辈的口吻,言语之间就教训起了他。 申公豹对燃灯好像颇有怨气一般,在燃灯说出了这话之后,申公豹在第一时间就发出了一声冷哼之声。 “哼!” 随后只见申公豹道:“燃灯,你就不要在这里给我站着说话腰不疼了!” “本来元始派我下山,顺天应命辅佐姜子牙助周伐商,你却偏偏跟我说了一大堆,说阐教二代弟子之中你最看好我,姜子牙不能和我相提并论,才让我在一时冲动之下跑去跟姜子牙打赌,输了那场赌局的!” “要不是你的挑拨离间,让我和姜子牙结下了死仇,我又怎么会挖空心思的去针对他,一次又一次的找他的麻烦?” “搞到最后,姜子牙代天封神,证了大罗金仙之道,而我却被太上道祖用蒲团镇压,填了北海眼,差点儿魂飞湮灭,难道这不怪你吗?” 这几千年来申公豹一直都在反思,他发现他这一生的所有经历,好像被人给算计了一样。 如果不是燃灯的挑拨离间,他和姜子牙的关系为什么会恶化呢? 当初在玉虚宫学艺的时候,他和姜子牙是同一批人,是关系最好的两个,所以姜子牙的一切手段他都知晓,他的所有本事,姜子牙全清楚。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和姜子牙才斗了个你死我活,要不是西方二圣和太上道祖都站在阐教一边,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呢! 但话又说回来,当初如果不是燃灯挑拨,他不和姜子牙发生矛盾,结下死仇的话,说不定他和姜子牙会双赢,早就证了大罗金仙之道,不至于像现在一样,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而燃灯这厮,他却在封神大劫之中占尽了好处,不仅斩出了善恶二尸,而且还成了佛门的三世佛。 难道燃灯这厮算计了他,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一切,都是燃灯一手导演的吗? 既然燃灯亲自来找他,申公豹就当着燃灯的面质问起了他,希望他给他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要说申公豹是一个神忽悠的话,那燃灯就是一个绝世大忽悠了。 当初封神大劫之时,申公豹不知道忽悠了多少截教仙人下山,一波又一波的死在了阐教门下的手中,最终惹怒了灵宝天尊,引发了封神大劫的高潮。 但燃灯这厮却躲在幕后,他不需要亲自出手,只需要成功的忽悠了申公豹即可。 其实申公豹当初去忽悠截教众仙,都是燃灯在背后指点的结果,否则的话,以申公豹在阐教二代弟子之中的身份,对截教众仙又岂能那么熟悉? 像赵公明和三霄娘娘,是灵宝天尊的八大亲传弟子之一,以申公豹的身份和地位,那有资格和赵公明三霄这样的人物打交道? 要不是燃灯在暗中替申公豹安排好了一切,申公豹根本就接触不到这些人的。 此时此刻见申公豹质问起了他,燃灯却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申公豹,你让我怎么说你?” “我对你一片赤诚,从一开始就在帮你,你竟然却这样想我?” “如果不是我的话,被太上道祖填了北海眼的你,阴魂会永生永世被镇压在北海的寒流之中,你觉的你能够脱困而出,占据幽冥城,成为幽冥城主吗?” “若不是我传了你阴魂修炼之法,让你在短时间之内成就了鬼中至尊之位,在这洞天福地之内,你能站的住脚吗?” “姜子牙代天封神之时好像给你封了一个什么神位,但天道有没有降下神威在你的身上,让你感应成神呢?” “这世间除了我之外,还有谁把你的事情放在心上的?” “我让你寻找两名玄阴之体,九品鬼尊,再配合至阳之血,就可以帮你重铸金身,再造人体,这可是佛门一脉独有的法门。” “为了帮你我才加入了佛门,做了佛门的三世佛,你以为这被世人所遗忘,从来都不被人重视的过去佛,我很稀罕吗?” “放着圣人之下的地位,阐教副教主不做,去和两个晚辈平起平坐被人称之为三世佛,你以为我愿意吗?” 燃灯竟然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就差没有指着申公豹的鼻子骂他忘恩负义了。 而对于申公豹来说,他本来就有求于燃灯,还想让燃灯帮他重铸金身,恢复人体,此刻见燃灯说的慷慨激昂,义正言辞,就只能把自己心头的疑问强压了下去。 “燃灯师叔,算我错怪你了!”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弟子好,只恨我太不争气,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 “请师叔进城,从此以后,这幽冥城以你为尊!” 说话之间,申公豹对着燃灯跪了下来,对着他大礼参拜。 而见此情形,锦瑟和幽冥城的所有管理者,全部都对着燃灯跪了下来。 “我等见过燃灯佛祖,从此之后,幽冥城以佛祖为尊!” 燃灯让申公豹亲自出来见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占据幽冥城,把幽冥城当成他在这个世界的据点,此刻的燃灯达到了目的,就笑着点了点头对着燃灯挥了挥手。 “起来吧,燃灯,带我去你的幽冥城,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灭世大劫降临,属于你我的时代来了!” “待我给你重铸了金身,恢复了人身,说不定在这场灭世大劫之中,会让你得到天大的机缘!” “上一次的灭世大劫我没有帮到你,这一次我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你达成所愿!” 燃灯这货又一如既往的忽悠起了申公豹,而申公豹被燃灯这一忽悠,顿时就给忽悠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师叔,您说的可是真的?这一次的灭世大劫,我能有天大的机缘?” 西域刀客 说: 第二更,下一更在十二点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