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洪荒巨兽的威压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三十四章 洪荒巨兽的威压

后来我才知道,石原太郎在念咒之后就能凭空招来一条狰狞可怕的恶狗,这是日本阴阳师独有的手段,而这种手段叫做召唤式神, 阴阳师在日本有着非常高的地位,据说越高级的阴阳师能召唤出越厉害的式神, 石原太郎能够召唤出一条恶狗,这说明他已经不算是普通的阴阳师了, 让我没想到的事石原太郎这货他不仅是一个修炼出了剑罡的修炼天才,而且还是一个能够召唤出式神的阴阳师, 这就难怪他在石原家族有着那么高的地位,石原正雄连日本三大神器之一的草雉剑都传给了他, 也难怪他那么狂妄而嚣张的说就凭着他一个人,也能把我们所有人全部都虐成狗, 而这时在乌云中的那条狗站在乌云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高涵天,一双狗眼里面已经有凶光在闪烁, 在乌云中的那只狗用日本话问谁在召唤它之后,石原太郎一边用双手拼命的压制着高涵天,一边回答着那只狗道:“是我,是我召唤的您,请您帮我解决掉我的对手,” 那只狗并没有当时就答应,而是问着石原太郎道:“要想让我帮你,你可要付出代价的,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什么的,” 石原太郎道:“我当然知道您喜欢什么,只要你帮我解决了对手,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听到石原太郎的回答,乌云中的那只狗就用它那双狗眼瞪着高涵天,露出了它那锋利而尖锐的狗牙, 这只狗的身体和一只成年的狮子一般大小,满嘴的狗牙如同锯齿一般,要是被它一口给咬下去,恐怕直接能把高涵天的头给咬掉, 旺财和财旺那两只鬼面獒可以算是狗里面比较凶恶和难看的了,但和石原太郎所召唤出来的这只恶狗相比,就好像吉娃娃和他们两个相比一样, 而在这同时,随着石原太郎头顶的那团乌云开始缓缓的下降,那条恶狗距离高涵天越来越近了, 可这会儿的高涵天却被石原太郎给压制着,除非他出口认输,石原太郎才有可能让他召唤出来的那只恶狗放过他, 可是高涵天已经败给了石原太郎一次,这一次他就算是死,他也不会向石原太郎认输, 那怕是他随时都有可能被那只恶狗那满嘴的獠牙咬到身体,他也在那里死撑着, 当然,作为队友,作为兄弟,我们肯定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高涵天被那只恶狗给咬了, 可是按照规则,我们又不能跳上比武台去帮高涵天,除了在比武台下给他呐喊助威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帮他, 怎么办呢, 我用什么办法才能帮到高涵天呢, 这个办法既能帮到高涵天,而且还不会违法规则, 我在想,旺财和财旺那两只死狗第一次见到巴掌大小的蛋蛋之时,被吓的屁滚尿流的,四条狗腿都发软, 这是不是说明只要是狗就会怕蛋蛋呢, 蛋蛋那可是上古神兽,甚至它很有可能是那四大凶兽之中的神兽饕餮, 和蛋蛋相比,石原太郎所召唤出来的这条狗又能算个什么玩意儿呢, 说不定蛋蛋身上的神兽威压,或者凶兽威压稍微散发一点出去,就能把石原太郎召唤出来的那只狗也给吓的屁滚尿流, 想到这里,我就偷偷打开了我身上的挎包,让蛋蛋露了一点点小脑袋出来, 然后我就问蛋蛋它能不能在用它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吓跑乌云中的那只恶狗, 而且我还刻意强调,让蛋蛋不要有任何动静,不要让人发现它的存在, 在我跟蛋蛋交流完毕之后,我就隐隐约约的能感觉到有一股气息从蛋蛋的身上好像散发了出来, 因为我修炼出了相气的缘故,我的感应非常的灵敏,蛋蛋身上所发出的这股气息虽然不是很强烈,但给我确实有那么一点洪荒巨兽的感觉, 而对于石原太郎所召唤出来的那只恶狗来说,这股气息给它所造成的威压,简直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 要知道上古时期的洪荒巨兽可都是能够吞天噬地的存在,蛋蛋即便是处在幼年期,它身上的那股洪荒巨兽的威压,又岂能是一个小小的式神所能承担的起的, 不要说石原太郎召唤出来的这只狗了,就算是高级阴阳师召唤出来的更强大更凶恶的式神,在蛋蛋的威压之下,恐怕都得落荒而逃, 于是乎,石原太郎费了老大的劲,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召唤的出式神,却从那团乌云中掉了下来,就和当初的旺财和财旺一样,被吓的屁滚尿流,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石原太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一脸的震惊之色,而就在这个时刻,高涵天趁着石原太郎一分心的瞬间,奋力把石原太郎的剑往上一挑,然后一脚就踹在了石原太郎的胸口, 被高涵天一脚踹到,石原太郎就横着飞了出去,而高涵天却紧跟着欺身而上,用他手中的青铜宝剑,顶在了石原太郎的咽喉上, 石原太郎是石原正雄的儿子,也是石原家族年轻一代最顶尖的人物,石原家族是绝不容许石原太郎出任何事的, 所以在高涵天用剑顶住了石原太郎的咽喉之后,石原家族这边的人生怕高涵天把石原太郎给灭了,立刻就在那里大声的喊着说这一场算高涵天赢了, 高涵天作为昆仑子弟,站在昆仑派的立场上他也不愿意把石原家族得罪的太死,所以在听到石原家族的人说这一场算他赢了之后,就放开了手中的剑,走下了比武台, 石原太郎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就怒气冲冲的去质问那只仍然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恶狗,为什么它会是这幅表现, 不过那只恶狗却并没有搭理石原太郎,在朝着我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之后,直接化作了一团黑烟消失渐渐的消失不见, 石原太郎快要被气疯了,因为他所有的手段全部都施展了出来,但最终却还是输给了高涵天, 这对于石原一郎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甚至不要石原太郎了,就连高涵天都觉的他自己赢的有点儿莫名其妙, 本来连他自己都认为他很有可能会输给石原太郎,甚至很有可能会被那只石原太郎所召唤出来的恶狗咬死, 可让他万万都没有想到的是,那只看上去非常凶恶,甚至让人有点儿恐怖的恶狗,竟然是一个外强中干的水货, 它不仅没有帮到石原太郎任何忙,而且还干扰了石原太郎的注意力,这才让高涵天抓住了机会,一举打败了石原太郎,出了他心中的一口恶气, 在场的所有人里面,除了秦楚楚好像猜到了什么一样,眼神里面意外深长的往我看来,其他的人全都一脸的凌乱, 尤其是石原家族的那帮人,一个个大眼瞪着小眼,彼此相顾对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和问什么, 这特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真是日了狗了, 这样一来我们这边除了姚远输了一场之外其他的七个人全部都完胜了对手,而石原八子那边除了石原二郎之外,其他的石原八子全部都被我们给虐成了狗, 如果石原家族想得到第二阶段的这三十分积分,除非石原二郎能把我们七个人全部都打败, 可当我往比武台上一站,主动向石原二郎发出了挑战之时,石原二郎连二话都没说,直接举手认输, 石原一郎是个高级忍者,他都被我给虐成了狗,石原二郎不过是一个中级忍者,和我单挑他不是找虐吗, 就这样,在第二阶段的个人战环节,我们又一次完胜了石原八子,拿到了三十分的积分, 在这种情况之下,石原八子想在这一次交流之中完胜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在第三阶段打败我们和我们取的同样的积分,这样多多少少的能给他们石原家族留点儿面子, 可是天道门给我们的任务是必须要完胜对手,如果让石原八子和我们取得了同样的积分,那就相当于我们没有完成任务, 完不成任务那一百万的任务奖金我们就拿不到,对我这一个财迷而言,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容许发生的, 所以,这第三场的团队战,我们一定要赢, 为了确保我们在这一场团队战中取得最终的胜利,在当天晚上回到酒店之后,我就把我们所有的人召集到了一起,就连姚远都不例外,把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中的一个阵法传授给了他们, 所谓柔时若水,无孔不入,守时若金,无懈可击,攻时若火,永无止息,立时若木,坚韧不拔,必杀若土,坚硬刚劲, 我传授给他们的这个阵法名叫八门阵,这个阵法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按照阴阳的运转和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所创出来的一个阵法, 诸葛亮的八阵图,其实就是另外一个版本的八门阵, 而我们这八个人之中除了秦楚楚和高涵天之外,其他的六个人所修炼的功法,全都带有阴阳五行的属性,这就能让八门阵发挥出更为强大的威力, 姚远虽然对我的这个阵法并不看好,但这场团队战关系到天道门的荣誉,做为天道门三大家族的嫡系子弟,他就只能跟着我们一起演练阵法, 高涵天虽然是天道门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但他却并没有任何架子,在这几天的相处下来,他已经和我们成了兄弟,我提出大家一起来演练这个阵法,他自然是不会有任何异议,而且还举双手赞成, 就这样在酒店里演练阵法演练了大半夜,在我们所有人全都熟悉了八门阵的排列和变化之后,我们这才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上午,石原家族照样派了车来接我们,同样把我们接到了石原家族的练功场, 而在我们到达了练功场之后,石原八子早就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团队战没有什么可以投机取巧的,就是双方之间的两个团队在一起群殴,那一方的人被全部打趴下,另外一方就算是取得了胜利, 在石原正雄宣布了团队战的规则之后,我们八个人和石原八子就走上了比武台, 而在走上了比武台之后,石原八子竟然摆出了一个阵法,而且石原八子所摆出的阵法特么的竟然就是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八门阵, 我草,我们姜家《神相天书》中的阵法,石原家族的人是从那儿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