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八章 申公豹的算计 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百二十八章 申公豹的算计 下

作为阐教曾经的副教主,佛门三世佛中的过去佛,燃灯是看着人族诞生和成为天地之间永恒的主角的。 所以对人族的历史,人族的情况,燃灯可以说是这天地之间最为了解的一些大能者之一。 除了女娲娘娘最先造出来的一男一女之外,人族三皇从某种程度来说算是人族师祖,对这人族三皇的血脉传承,燃灯是再也清楚不过了。 渭水河畔的姜氏一族,是地皇神农一脉的后裔,燃灯自然知道。 当年封神大劫,姜尚姜子牙之所以会代天封神,会被元始天尊选中,和他神农后裔的身份有很大的关系。 既然姜子牙是神农后裔,姜子牙的后代子孙肯定也是神农后裔,如果在姜子牙的后代子孙之中找到一个至刚至阳之人,得到他的至刚至阳之血,那燃灯几乎完全能够肯定,用他的手段一定能够帮申公豹再造出一具完美无比的人身。 “莫非你得到的至刚至阳之血,是姜子牙的后代身上的?” 沉思了片刻之后,燃灯问着申公豹道。 申公豹重重的点了点头,无比得意的道:“师叔,我的手段怎么样啊?我所得到的血,不仅是姜子牙的后裔的,而且还是天机门主姜一的血。” “虽然数量不多,只有一点点,但姜一的血之中至阳之力充足,简直是我生平仅见,就算我是九品鬼尊,也不敢让姜一的血滴到我的身上。” 申公豹此言一出,可着实把燃灯给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就算是燃灯这个佛门的过去佛,在天机门主的手中都吃了大亏,连他耐以成道的二十四诸天都被躲走了,但申公豹却能够得到天机门主的至阳之血,这岂不是代表着申公豹有伤到天机门主的实力或者手段? 可这又怎么可能呢? 申公豹不过是一个九品鬼中至尊而已,以他目前的实力,在天机门主的面前,简直和一个蝼蚁没有多大的区别,天机门主的功德金身,就算是站着不动让申公豹去打,也不可能会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啊! 这是怎么回事?申公豹他不会是在吹牛逼吧? 一念至此,燃灯言道:“申公豹,你确定得到的是那天机门主姜一的至阳之血?” “不是我小看你,以你的本事怎么能得到姜一的血?” 燃灯毫不客气的把他对申公豹的质疑问了出来,而申公豹却丝毫都不介意,反而表现的更加得意了。 “哈哈!” 大笑了两声之后,只见申公豹道:“现在的天机门主我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天机门主也有弱小的时候啊!” “在他弱小的时候,我让瑶瑶接近了他的身边,从他那里得到了他的至阳之血。” “不过这至阳之血一直保留在瑶瑶的身上,前段时间我找到她之后,才总算是把你需要的材料给凑齐了。” 申公豹这样一说,燃灯就感到更加好奇了,让燃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瑶瑶这个玄阴之体的鬼中至尊,竟然和天机门主之间还有一层关系,申公豹的至阳之血,果然是通过瑶瑶得到的。 那瑶瑶是怎么得到的呢? 申公豹是通过什么方式让瑶瑶和天机门主搭上了关系呢? 如果弄清楚了这些,说不定对他将来有巨大的帮助,天机门主躲了他的二十四诸天,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燃灯又岂能放过? “申公豹,你是怎么做到的?瑶瑶和那天机门主,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细细道来。” 申公豹本来就想在燃灯的面前炫耀一番他的手段,此刻见燃灯问起,就给燃灯详详细细的说了起来。 只见申公豹略微沉思了片刻,回忆了一下当年的往事,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道:“燃灯师叔,当年我和姜尚起了争执,在昆仑山下做了那场赌局,如果不是白鹤童子多事,让我输给了姜尚的话,那执掌封神榜的就会是我,代天封神的,也会是我。” 说到这里之时,燃灯的声音里充满着怨气,继续言道:“上天既然对我不公,玉虚一脉容不下我,姜尚的本事不如我,运气却比我好,我又岂能服气?” “所以从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决心,无论姜尚做任何事情,我都要想尽一切办法去破坏他,让姜尚背负千古骂名,成为一个可耻的失败者。” 对于申公豹的这种心态,燃灯完全能够理解,因为正是申公豹有这种心态,所以才会被他所利用的。 不过申公豹所说的这些,和那名叫瑶瑶的女子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燃灯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申公豹继续说道:“姜尚下山之后,先返回了故里,娶了马氏为妻,在他的朋友宋异人的帮助之下做过许多事情。” “不过都因为我在暗中破坏,让他什么事情都干不成,就连他娶的妻子马氏,也在我的暗中唆使和挑拨之下,与他断绝了关系。” “后来姜尚开了一个相馆,用玉虚宫的法术镇压了玉石琵琶精,被比干推荐给了殷纣王,但还是在我的运作之下,让他像一个丧家之犬一样逃离了朝歌。” “再后来姜子牙去了西岐,在渭水边上垂钓,他还收了一个徒弟名叫武吉。” “这武吉有一次进城卖柴,结果不小心用他的扁担戳死了一个普通人。” “但姜尚为了救他的徒弟,竟然用玉虚之法帮他逆天改命,化解了武吉身上的罪孽。” “甚至姜尚还通过这武吉搭上了周文王,被周文王拜为一国之相,最终才算是成就了他。” 申公豹说到这里,仍然没有说到任何和瑶瑶有关的情况,这就让燃灯感到很是奇怪了。 于是燃灯就插言道:“申公豹,你所说的这些我基本上都知道,但这和瑶瑶有什么关系呢?” “我想知道的,是瑶瑶用什么方式从天机门主的身上得到的至阳之血?还有她和天机门主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燃灯此言一出,申公豹又发出了得意无比的笑声。 “嘿嘿.....” 笑完之后,申公豹言道:“燃灯师叔,你先别急,我给你慢慢道来。” 随后只听见燃灯道:“姜尚为了自己的徒弟做了逆天改命之事,但他这样做,就等于欠下了那个被武吉误杀之人的天大因果。” “我一直都留意着姜尚的一举一动,在我看来,姜尚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顺天应命的,唯独这件事情,却是大大的不应该。” “所以假如从被姜尚的徒弟武吉杀死的这人身上做文章,说不定我就能够找到姜尚的破绽,让他身败名裂,功德大损。” “有鉴于这一点,我就找到了被武吉误伤打死的那个人家里。” “结果到了那个人家里之时,我发现那人的父母早已去世,只剩下了一个年轻美貌的妻子。” “他们夫妻两个感情深厚,丈夫出了意外死在了恶人手中,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羸弱女子,又能如何呢?” “更何况那武吉只是误伤致死了她的丈夫,按照那女子所了解的情况,武吉在误伤致死了她的丈夫之后,因为心存愧疚已经跳崖自杀,她只能怨自己命苦,对武吉却已经没有什么怨恨了!” 听到这里,燃灯总算听出来一点眉目。 于是燃灯问着道:“看来那个被武吉所杀之人的妻子,应该就是瑶瑶吧?” “没想到你在几千年之前无意之中布下的这颗棋子,在几千年之后,竟然派上了用场!” 西域刀客说: 第二更,下一更在十二点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