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赐名诛天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赐名诛天

随着燃灯头顶的灵柩灯爆发出了璀璨夺目的光芒,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影从无限远处破空而来,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没入了水池之中。 这道人影很显然就是申公豹的天魂,燃灯的灵柩灯果然可以召引天魂,成功的让燃灯的天地人三魂重新聚合到了一起。 既然三魂合一已经做到,接下来就到了用至阴之力和至阳之力重铸金身,再造人体的时候了。 在下一刻,瑶瑶的鬼中至尊级别和锦瑟一样开始不断的下降,从九品鬼尊降到了八品,七品,直到最后降到了黑脸鬼王级别。 池子之中的水,也从滚烫的沸水慢慢的降低了温度,等到瑶瑶的级别降到了黑脸鬼王级别之时,池子内的水已经变成了常温,只有十来度的样子。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燃灯源源不断的把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往池子内丢了进去,这些天材地宝随便拿一件出来,在世俗界都是惊天动地的宝物,放到苏富比拍卖场,估计随便一件都能拍出一个富可敌国的价格。 可是为了给申公豹重铸金身,燃灯连丝毫都没有犹豫,把这些天材地宝都用在了申公豹的身上。 所谓将欲得之,必先与之,申公豹确实是一个人才,燃灯想通过申公豹来达到他的目的,就必须先给他一定的好处才行。 终于,燃灯的投入没有白费,无数的天材地宝,结合至阴至阳之力,外加三魂归一,在池子之中渐渐的凝聚成了一具人类身体,而且这具人类的身体还在不断的变大变强之中。 “瑶瑶,你现在可以退出去了。” 燃灯说出了这话,瑶瑶只感觉自己的阴魂鬼体快要支撑不住了一样,急忙从池子内跳了出去。 不过有瑶瑶的情况比锦瑟要好的多,在离开了池子之后略微休息了一会儿,瑶瑶就感觉好了许多,虽然阴魂之体的级别被降到了黑脸鬼王,但她却并不感到特别虚弱。 此刻的瑶瑶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池子,观察着池子内出现的那具人族身体之上所发生的每一丝细微变化。 除了瑶瑶之外,就连锦瑟都是如此。 池子内的这具人族身体,是燃灯用灵柩灯和无上之法为申公豹所缔造出来的,只要申公豹能够成功,那岂不是代表着他们两个也有机会? 瑶瑶可是很清楚的知道,给申公豹缔造人身,并没有用完那个人的至阳之血,在她的身上还有一部分。 如果用这一部分至阳之血,是否可以帮她也缔造人身,让她成为一个活人,重新拥有生命呢? 锦瑟同样也在这样想,而就在瑶瑶和锦瑟仔细观察着池子内的那具人身之时,那具人身成长的越来越快,变的越来越强壮,到了最后,那具人身的颜色竟然变成了古铜色,从平躺着的姿势,竖立着站了起来。 “这是上品金身?” “佛祖竟然真的帮我义父重铸了金身!” 锦瑟表现的无比激动,出言惊呼着道。 在这末法时代,那怕是在洞天福地之中,想修炼到上品金仙,成就上品金身,都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可是燃灯不仅帮申公豹重聚三魂,而且还一口气帮他重铸了上品金身,这简直超出了锦瑟的想象。 对于锦瑟来说,这就是夺天地造化之法,或许只有燃灯这样的大能人物才能够施展! 要是她也有这种机缘,能够一举成为天阶九品的活人,那该有多好! 瑶瑶看着申公豹直接成就了上品金身,同样无比激动,假如她也能够成就上品金身,那岂不是可以堂堂正正的陪伴在武顺的身边,去见他的父母,做他的女人了! 甚至不要说成就上品金身了,只要她能够成为一个活着的女人,对她来说她也满足了啊! 而就在锦瑟和瑶瑶看着申公豹成就了上品金身,幻想着自己也有这样的一天之时,站立在水池之中的申公豹缓缓的睁开了双眸。 两道凌厉无比,宛若实质一般的精光,从申公豹的眼眸之中瞬间就投射了出来。 这代表着燃灯成功的施展了夺天地造化之法,让申公豹这个原本已经死去的人重新又活了过来。 而且申公豹在死之前是天阶九品的上品金仙,在复活他之时,燃灯又让他恢复了上品金仙的实力。 可以说此时此刻的申公豹,从任何方面来说和他前世之时没有任何区别。 要说唯一有区别的,是申公豹的相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前世的申公豹相貌丑陋,但这一次为他再造身体,燃灯可以将他的身体雕琢打磨了一番,竟然把申公豹变成了一个玉面朱唇的绝世美男。 从池子内跳了出来,用天地之力在自己的身体上幻化出了一套衣服,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之后,申公豹对着燃灯双膝跪地,一边磕着头,一边主动拜了燃灯为师。 “申公豹见过师尊,师尊的再造之恩,申公豹无以为报,此生此世,唯有在师尊的门下,为师尊效犬马之劳,才能偿还师尊对申公豹的恩德之万一。” 他帮申公豹重铸金身,再造人体,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和申公豹牵扯到了如此之大的因果,燃灯自然是要好好的利用一番申公豹。 所以此刻见申公豹主动要求拜到他的门下,燃灯肯定不会拒绝。 受了申公豹的三拜九叩之礼后,燃灯高深莫测的对着申公豹道:“我这灵柩灯虽然为引魂灯,但之所以能够引来天魂,却和灭世大劫降临,天道秩序混乱有着巨大的干系。” “要说放在以往,就算是以我之能,也没有那么容易召来天魂。” “申公豹,你可明白我这话里的意思?” 燃灯说出了这话,让申公豹愣了一愣,跪在地上抬起头看向了燃灯,思索了片刻之后,申公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师尊,照你话里的意思,莫非是说这灭世大劫之中存在着诸多变数,就连天道都无法掌控?” 申公豹试探性的问着燃灯道,而燃灯闻言之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见燃灯点头,承认了他的猜测,申公豹莫名其妙的感到无比兴奋。 于是申公豹又进一步的对着燃灯道:“师尊,如果这一次的灭世大劫连天道都无法完全掌控,存在着如此之多的变数的话,那我们师徒两个,岂不是在这场灭世大劫之中,可以大展手脚,成为大劫的主角?” 听到申公豹这话,锦瑟和瑶瑶都一脸凌乱,以她们两个的见识根本就听不明白申公豹话里的意思,但燃灯却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申公豹,这一场灭世大劫,为师送你六个字,你只需要记住,一切皆有可能!” “只要你努力了,有为师在背后帮你,那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证那大罗金仙之道,甚至斩出三尸成就无上大能,对你来说都有可能!” 燃灯说出了这话,让申公豹只感到热血澎湃,上一世他没有实现的愿望,这一世他一定要达成。 上一次的灭世大劫他败在了姜子牙的手里,这一次的灭世大劫,他一定要打败姜子牙,让姜子牙在他的面前臣服。 姜子牙的后代天机门主,他绝不会让他成为天命之人! 申公豹暗暗的咬着牙,心头闪现了这样的念头。 而就在这时,燃灯高深莫测的对着申公豹道:“徒儿,既然你已经获得了新生,就当告别过去,申公豹这个名字和身份,你就彻底的忘掉吧!” “为师给你取一个新的名字,就叫做诛天吧!” “从明天开始,为师要你带着幽冥城所属的全部精锐,离开洞天福地,进入世俗之中。” “你去世俗之中建立一个组织,就叫诛天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