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秦家功法的特殊性 - 天命神相

第两百三十五章 秦家功法的特殊性

cpa300_4(); 这八门阵可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根据阴阳的运转和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所创出来的一个阵法,除了我们天机一脉的人之外,根本就没有人懂的这个阵法。看>书>阁>Www>kansHhugE>cOm最新更新 在普通人的眼里,石原八子好像很随意的站在那里。可是根据他们八个人排列的位置,我一眼就看出他们八个人也布下了一个八门阵。 这特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之前我猜测在石原家族有一个懂的相术和阵法的高人,没想到这个人他竟然连我们天机一脉的八门阵都懂的。 难道这个人和我们天机一脉有关系? 当年秦始皇给仙人准备的三大神器中的天丛云剑在石原太郎手中,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间接的说明石原家族和忽悠了秦始皇的方士徐福有一定的关系。 而根据我爸在我提起徐福之时的反应。说明徐福和我们天机一脉之间好像有什么因果一样。 难道徐福和我们天机一脉之间有什么关系?而石原家族得到了他的传承。 或者说石原家族就是徐福所创立,石原家族的这些人都是徐福的后代! 虽然这仅仅只是我的猜测,但我却觉的距离事实真相已经不远了! 想到这里,我到想见识见识石原八子所布下的八门阵了。 究竟是石原家族的人所布下的八门阵厉害。还是我这个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所布下的八门阵厉害? 接下来我们八个人就按照昨天晚上演练了半夜的方位和次序排列,同样布下了一个八门阵。 其实只要我的相师等阶达到了地阶。在相气可以外放的情况之下,无论任何东西我都可以用来布阵。 就像当年的诸葛亮一样,他用一堆巨石就布下了在历史上赫赫有名,号称功盖分三国的八阵图。 如果我能达到诸葛亮的那种境界,挥手间我随便布下一个阵法,就能让石原八子深陷其中把他们虐成狗。 但我目前却仅仅是一个玄阶五品的相师,在相气不能外放的情况之下,我就只能用人来布阵。 不过用人来布阵却有人的好处,尤其是我们远古八族的传人,在功法属性和八门阵的原理相契合的情况之下。绝对是能让八门阵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威力。 我甚至在想,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他是不是根据我们远古八族的功法属性才刻意创出了这个阵法呢? 而这时见我们竟然摆出了一个和他们一样的阵法,站在阵眼位置的石原太郎就怒了。 “八格!你们从那里学会了我们石原家族的阵法?” 听到石原太郎的话,我特么的也怒了。 这明明是我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姜子牙所创立的阵法,竟然成了他们石原家族的阵法了,这见过不要脸的,我特么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于是我就针锋相对的对着石原太郎说道:“这八门阵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所创立的阵法。你们石原家族是从那里学来的?你们石原家族还要不要脸了?” 听到我这番话,石原太郎被气的哇哇大叫。 “八格。这阵法明明是我们石原家族的祖传阵法,怎么成了你们姜家的老祖宗所创立的阵法了?” 石原太郎此言一出。其他的石原八子也都随声附和,一个个都红口白牙的说这套阵法是他们石原家族祖传的,不可能是他们石原家族的人偷学了我们姜家的阵法。 甚至不要说石原八子了,就连石原家族的族长石原正雄和石原家族的七大长老都说这套阵法是他们石原家族祖传的。和我们姜氏一族没有任何关系。 对石原家族这帮人的不要脸,我特么的也是醉了! 既然他们死不承认偷学了我们姜家的阵法,那咱们就在阵法上来见高低吧! 虽然石原八子从小就开始演练这个阵法,而我们这边的八个人才演练了半个晚上,如果要论对阵法的熟悉程度和配合程度,石原八子肯定比我们八个要强很多。 但对阵法的契合度,石原八子能和我们八个人相提并论吗? 石原八子他们所修炼的功法属性,能有至刚至阳和至阴至柔,外加金木水火土这七大属性吗?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我们这边的八个人有六个人的功法属性能够完美的契合八门阵的阵法原理,所能发挥出的阵法的威力又岂能是石原八子所能想象的? 正是基于这一点。对我们能够在团队战中完胜石原八子,把他们全部都虐成狗。我有着充分的信心! 接下来当石原正雄宣布团队战开始之后,以石原太郎为阵眼的石原八子所布下的八门阵就向着我们移动了过来。 正常情况之下,一个阵的阵眼对这个阵来说是最重要的,所以阵眼位置的那个人应该是实力最高的一个人。 本来我打算以高涵天为阵眼的。但秦楚楚却毛遂自荐说他们秦家的功法比较特殊,由她来做这个阵眼比较好。 秦楚楚这样说。我们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不过我却在想。秦楚楚说他们秦家的功法比较特殊,究竟特殊在那里呢? 以前秦楚楚告诉过我,说我们秦家的功法可以说是无属性的,也可以说是全属性的。难道秦家功法的特殊之处就在这里? 这会儿的石原八子已经向着我们移动了过来,阵眼位置的石原太郎,面目狰狞的把他手中的草雉剑猛的一挥,一道剑罡就向着秦楚楚所在的位置激射而来。 石原太郎对八门阵确实很熟悉,他一眼就看出了秦楚楚是我们这一方的阵眼,只要破了阵眼,我们这一方的阵法就等于被他给破了! 所以他辣手摧花,一上来就对秦楚楚使出了他威力最大的剑罡。 当然,我们这边绝不可能会让石原太郎得逞,在高涵天用周贺的青铜古剑同样激射出了一道剑罡的同时,我们八个人也向着石原八子所在的位置移动了过去。 “轰!” 随着两道剑罡相撞,一声惊天巨响传来之后,我们双方的人遭遇到了一起。 转眼间我们十六个人就混战在了一起。 不过即便是我们双方打了一场遭遇战,但我们每一个人的位置却并没有乱,严格按照昨天晚上所演练的排列和变化一步一步的推进。 而就在我们八个人推进的同时,我们远古八族子弟所修炼的功法属性的优势就渐渐的体现了出来。 我的功法属性是至刚至阳的,而貅爷的功法属性是至阴至柔的,所谓阴极而阳生,阳极则阴生,其实阴阳两极并不是对立的,而是相互补充的。 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同样也是如此,是既能相生又能相克的。 所谓柔时若水,无孔不入,守时若金,无懈可击,攻时若火,永无止息,必杀若土,坚硬刚劲。 我们之中虽然没有木属性的妘姓一族的传人,但这水火金土四大属性的功法也非同小可。 随着我们对阵法的契合程度越来越高,我们之间的配合越来越熟练,给石原八子所造成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了。 而且秦楚楚所说的她们秦家功法的特殊之处也渐渐的显示了出来。 原来秦家的功法,不仅能模拟出我们其他七大属性的功法,而且还能把我们七大属性的功法所施展出来的力量汇聚到一起。 只见秦楚楚的那张美的惨绝人寰的脸上一脸冰霜,她手中的两把短剑的剑尖上竟然闪现出了两道耀眼而夺目的光芒。 “石原太郎,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