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平田昭夫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三十六章 平田昭夫

除了高涵天之外,在我们几个人之中秦楚楚的实力是最强的一个, 但即便是这样,秦楚楚也没有达到罡气外放的境界, 可这会儿在吸收和汇聚了我们六个人的力量之后,秦楚楚她竟然挥手间就凝聚出了两道剑罡, 而随着秦楚楚一声怒喝,两道耀眼夺目的光芒就向着石原太郎激射而去, 石原太郎见秦楚楚竟然发出了剑罡,而且一次性的发出了两道,当时就被吓成狗了,急忙挥舞着手中的草雉剑去抵挡,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在发出了两道剑罡之后,秦楚楚的双剑不断地挥舞,接二连三的发出了一道道的剑罡, “轰,” “轰,” “轰,” 随着一道道的剑罡不断地激射而出,整个比武台上尘土飞扬,秦楚楚霸气无双, 转眼之间,包括石原太郎在内的石原八子一个个的被剑罡所击中,全都被秦楚楚给虐成了狗, 要知道就算是石原太郎和高涵天,也不可能做到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发出那么多的剑罡, 可对于秦楚楚而言,好像根本就不用费什么劲,她就能随心所意的发出一道道的剑罡, 秦家的功法竟然是如此的霸气,擺渡壹下: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我们远古七族的功法配合秦家的功法竟然能够产生这么逆天的效果, 这就难怪秦楚楚说由她来做这个阵眼, 这就难怪秦楚楚她爸说只有远古八族的传人聚齐,才能重振天道门远古之时的雄风, 看来秦楚楚她爸派我们这帮加入天道门没多长时间的菜鸟来参加这个交流会,并是仅仅是因为我们在上一次和天道门年轻一代的那些精英子弟们的竞争之中取得了胜利的缘故, 恐怕我们几个人远古八族传人的身份才是让秦楚楚她爸最看重的一点, 想到这些,我竟然隐隐约约的有些感觉,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秦楚楚她爸的算计中一样, 从上一次和天道门年轻一代的那几个精英子弟竞争,到这一次派我们来和石原家族的石原八子交流,我怎么感觉这所有的一切好像是秦楚楚她爸刻意安排的一样,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的功夫,秦楚楚已经搞定了石原八子,不过考虑到石原家族和天道门之间的关系,秦楚楚并没有和她所说的一样要了石原太郎的命,只是将他打伤了而已, 石原八子中的其他人,要么被秦楚楚的剑罡击伤,要么直接被轰下了比武台,可以说是狼狈的不能再狼狈了, 而自从秦楚楚发射出了一道道的剑光之后,我们所有人就没有动手了,全都在看秦楚楚一个人表演, 甚至不要说我们了,就连石原家族的人,也都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楚楚威武霸气的在那里表演, 他们很难想象,我们八个人所布下的八门阵竟然能够把秦楚楚的实力提升到一个这样的程度, 秦楚楚这会儿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不要说石原太郎这个石原家族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就算是对上石原家族七大长老中实力比较弱的那几个,恐怕也不见的会输给他们, 这特么的也太逆天了一点, 就这样,在第三阶段的团队战中,我们又一次完胜了石原八子,拿到了五十分的积分, 这就意味着在这一次交流会之中我们完胜了石原家族年轻一代的精英子弟,那一百万的奖金已经赚到手了, 就算是我们八个人平分那一百万,我也能分到十二万五千块,对我而言,这是我这辈子赚到的最多的一笔钱, 有了这笔钱在手,至少在半年之内,哥再也不用因为钱不够花而发愁了, 而且上一次任务的奖金秦楚楚不要属于她的那份,这一次她同样也是这样,她还是那句老话,说钱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钱在我的卡里就相当于在她的卡里,如果她需要花钱,刷我的卡不就得了, 对她的这个理由我竟然无言以对,不过心里面却美滋滋的, 我当时心想,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刷银行卡,又何尝不是一件让人感到幸福的事情呢, 和石原家族的交流会结束之后,姚远就单独坐着飞机返回了国内,但我们几个并没有立刻就回国,而是打算在日本好好的玩几天, 尤其是在和石原家族的交流会结束之后的第二天,天道门就把任务奖金打到了我们每一个人的银行卡里面之后,我们几个在瞬间就成了暴发户, 小兰陵在那里叫嚣着,说他不仅可以替李雪还清债了,而且在回去的时候还能给他老妈买一个日本的马桶盖了, 我当时就说小兰陵真没出息,这大老远的跑到日本来带个马桶盖回去就不觉的丢人吗, 被我说了一顿,小兰陵这才放弃了他带个马桶盖回国的打算, 而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几个把整个日本比较有名的地方全部都逛了个遍, 譬如日本最有名的富士山,东京铁塔,唐招提寺,大涌谷,还有迪士尼乐园这些地方, 当然,女人最喜欢做的事情莫过于逛街和购物,在我的卡里面有钱了之后,秦楚楚刷我的卡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会跟我客气, 在银座的商场里逛了整整一天之后,我卡里面几十万的任务奖金,竟然被她给刷的只剩下了几千块, 我之前还认为半年之内不必再为没钱而发愁了,可这几十万的巨款,在我的卡里面连利息都没有产生几毛,就被秦楚楚这女人给花的只剩了几千块,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这个败家娘们儿她买东西的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只买最贵的,因为她认为最贵的才是最好的, 当然,卡里面的钱被秦楚楚刷的只剩下了几千块,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意见,甚至我还有点儿幸福感和自豪感,但大包小包的拎着一大堆东西逛了整整一天,这就把我给累成狗了, 陪着女人逛街购物竟然是一件这么辛苦的事情,就算是和石原八子再打一场,给我的感觉也没有陪着秦楚楚逛一天街的要命, 等到返回酒店房间,我把那些大包小包甚至我脖子上挂着的购物袋全部都丢在了地上之后,我整个人都感觉有点儿虚脱了, 而就在我打算休息一下之后和秦楚楚一起去吃饭之时,我房间的门铃却响了起来, 我打开门一看,一个看上去年龄有个七十来岁的日本老者站在我的房间外, 而这个日本老者在看到我之后,当时就双膝跪地跪到了地上, 据说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连要饭的乞丐都是西装革履的,难道这个日本老者是个乞丐吗, 但从这个日本老者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气质来看,他好像并不像一个乞丐啊, 于是我急忙就把这个日本老者扶了起来,然后问他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 而这个老者在被我扶了起来之后,就主动走进了我的房间,然后告诉我说他是我们住的美居酒店的老板,他的名字叫平田昭夫, 听到这个老者的自我介绍,我不由的想对美居酒店的服务点三十二个赞, 老板亲自上门用下跪的这种方式向客人表达感激之情,这美居酒店的服务还真是太到家了, 在这一点上我们国内的那些酒店就需要好好的向日本人学习了, 而就在我正暗自感慨着之时,平田昭夫竟然又一次的跪在了我的面前, “姜先生,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啊,您要是不帮我,我的孙子就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