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必杀之局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三十七章 必杀之局

平田昭夫又一次跪在了我的面前,而且还说我要是不帮他,他的孙子就没命了, 这就让我感到非常的奇怪了, 原来平田昭夫专门来找我,并且给我下跪并不是为了感谢我住了他开的酒店,而是有事求我帮忙, 可是他为什么会找到我呢, 不要说在日本了,就算是在国内,我也不是一个有名的人啊, 作为美居酒店的老板,平田昭夫这老头在日本也算是一个上流社会的人士,按道理来说他的孙子不管出了任何问题,他也不应该来找我给他帮忙啊, 于是我就又一次把平田昭夫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问他为什么要求我帮忙,还有他的孙子发生了什么状况,为什么我要是不帮他,他的孙子就会没命, 平田昭夫告诉我,说他的孙子被人绑架了,但绑架他孙子的人却不跟他要钱,而是告诉了他我住的房间号,说只有我才能救他孙子的命, 而且在告诉了他这一切之后,绑架他孙子的人就和他彻底的断了联系, 平田昭夫当时就报了警,但警方却说绑匪非常的专业,在短时间内警方是查不到任何线索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平田昭夫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按照绑匪所说的情况来找我,摆渡一吓潶、言、哥关看酔新张姐 其实平田昭夫给我下跪,是因为他把我当成了绑匪的同伙,但在和我接触了一番之后,他却发现我根本就不知道情况, 我只是一个住在他酒店的客人而已, 所以在告诉了我情况之后,平田昭夫的脸上的表情就显的很失望和伤感,冲着我鞠了一个躬,说了一声打扰了,然后就打算离开, 那帮绑匪让平田昭夫来找我,我相信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看着平田昭夫那一脸伤感和失望的样子我有些于心不忍, 所以,我就决定帮平田昭夫一把, 在平田昭夫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我让他暂时先别走,然后我让他把他的生辰八字告诉我,看看我是否能用他的生辰八子算出一些东西, 最近这几年在世界各国都掀起了一股中国文化潮流之后,我们中国的玄学已经被很多人所了解, 在平田昭夫这个商场上纵横了大半辈子的人眼里,无论是年龄还是高人风范,我和那些所谓的大师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 所以在听到我要他的生辰八字之后,他看着我的目光里又露出了一丝怀疑之, 我估计他在怀疑,我是不是和那些绑匪联合起来演了一场戏,而我们的目的是想骗他的钱, 当然,即便是有些怀疑,但关系到他孙子的安危,他还是把他的生辰八字告诉了我, 而在平田昭夫报出了他的生辰八字之后,我用右手的手指掐指一算,算出来的结果却让我大吃了一惊, 生怕我自己算错了,我又启动了相气往平田昭夫的脸上看了一下,结果却看到他的整张脸上黑气弥漫,命宫处早就已经没有了命气, 这平田昭夫他竟然是一个死人, 按照他的生辰八字和面相,他在几年之前就已经死了,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要说他是一个鬼,他却又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 要说他是一个活人,可他又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很难根据他的命格推算出他孙子的情况了, 而这时见我一脸愕然的看着他,平田昭夫就问我有没有算出什么结果, 我摇了摇头,说我用他的生辰八字根本就什么都算不出来, 平田昭夫就问我为什么,是因为我的水平不够吗, 而当我告诉平田昭夫,说是因为他在几年之前就应该是一个死人了,从他的命格我根本就什么推演不到之时,平田昭夫的脸上当时就露出了一脸的震惊之, 之前平田昭夫对我还有一些怀疑,但这会儿他却能够肯定,我是一个真正的高人, 因为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是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的, 但我却从他的生辰八字推算了出来,这就足以说明我是一个高人, 于是平田昭夫就一脸激动的握住了我的手,连声问我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能推算出他孙子的情况, 而且平田昭夫还告诉我,说我只要能帮忙推算出他孙子的情况,能够救了他孙子一命,就算是让他付出任何代价他都能够接受, 平田昭夫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他的儿子和儿媳妇在前不久死于一场车祸,他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的孙子这么一个亲人了, 如果他的孙子出了什么事,那叫他如何像他的儿子和儿媳妇交代, 那他当年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平田昭夫这样一说,我就知道他就是石原康夫所说的那个用自己的一半资产给他续命的那个富豪了, 上天有些时候还是很公平的,平田昭夫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让自己能多活十几年,但他的子孙后代却要因为他所做的事情而承担因果, 不过他的儿子和儿媳妇已经死了,他的孙子要是再出事那就太残忍了一点, 其实严格算起来平田昭夫也算是一个受害者,他只不过是想多活几年而已,但他却被stery组织的人给骗了, stery组织的人不仅骗了他的钱,而且还让他牵扯到了因果,让他的子孙后代的运势都受到了牵连, 所以,我觉的平田昭夫很可怜,我觉的他的孙子并不应该受到牵连,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怕是平田昭夫不给我一分钱的报仇,我也决定帮他一把, 于是我就让平田昭夫把他孙子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用他孙子的生辰八字去推算,看看能不能推算出什么结果, 作为当爷爷的,平田昭夫肯定知道他孙子的生辰八字,而在平田昭夫告诉了我他孙子的生辰八字之后,我很快就推算出了他孙子目前所处的情况, 甚至连他孙子目前所在的大概方位,我都推算了出来, 接下来我就让平田昭夫找了几件他孙子穿过的衣服,我在用相气感受到了他孙子身上的气味残留之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美居酒店所在的东南方向而去, 出租车往前开了几公里之后,我就全面启动了相气,而且让出租车司机把车开的很慢,一路上在用我那超人一等的嗅觉感应着平田昭夫孙子身上的气息, 不知道兜了多少个圈子,在付了上千块的出租车费之后,在快要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在距离美居酒店三十公里左右的位置,在一个废弃的汽车修理场附近,我终于感受到了平田昭夫孙子身上的气息, 而在出租车司机付了车费之后,我就全面启动了相气,勘察起了这个汽车修理场的情况, 我的相气只要一启动,方圆千米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满不过我,所以我花了没多长时间就把整个汽车修理厂的情况给勘察了个一清二楚,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汽车修理场里面,竟然埋伏了足足有好几十个人,而且在这些人的手中全部都有枪, 在汽车修理厂的正中央有一栋房子,而平田昭夫的孙子,就被绑在那栋房子里面, 不过那栋房子的周围却早就被布满了炸弹,只要有人进入了那栋房子,必定是一个十死无生的下场, 这个必杀之局好像是专门针对我设下的一样,其目的就是为了要我的命,一下“天命神相”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