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六十五章 血虐一尾王族天骄 中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百六十五章 血虐一尾王族天骄 中

胡珊珊可是一尾王族年轻一代之中容貌和资质最为上乘的一名女性狐族。 用人族的语言来说,胡珊珊可是女神级别的存在。 胡建带来的这几名一尾王族的天骄人物,可以说都是胡珊珊的追求者。 不过胡珊珊却一直吊着这几个天骄人物,准确来说把他们都当成了备胎,从来都没有让他们得手过。 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人类是如此,狐族亦然。 得不到的女人永远是最吸引人的,得不到女狐同样也是。 几个一尾狐族的天骄一直在朝思暮想着如何能够搞定胡珊珊,没想到惊喜竟然来的这么突然! 而且胡珊珊给到的思路竟然是那么的狂暴! 为所欲为,仅凭着这四个字,就足以让他们四个拼了这条命啊! 不就是一个人族吗?不就是一个中品金仙吗? 他们四个中的随便一个都能搞定的事,胡珊珊竟然交给了他们四个,这特么的,真是太刺激了! 不过由此可见,胡珊珊被气成了什么样?她对那个人族的恨意,达到了何种程度? 无论是女人还是女狐,最在意的莫过于自己的花容月貌,还有自己对异性的吸引力,我对胡珊珊说的那番话,简直和触犯了天条一样严重。 “小子,你打了小建也就算了,但你对珊珊无礼,竟然敢辱骂她,我胡凌岂能饶你!” 一名瘦长脸,身材也比较消瘦的男性狐族,面色狰狞的叫嚣着,手中突然闪现了一柄七尺青锋,一个闪身就扑到了我的面前。 “刷!” 寒光一闪,这名叫胡凌的一尾王族一剑就对着我劈了下来。 在胡凌看来,他的这柄剑是用万年玄铁打造而成,是他们一尾王族之中最为锋利的几柄宝剑之一,就算是中品金仙的中品金身,也不可能抵挡的住他的这一剑。 除非我往后退,或者躲开他的这一剑,可是一旦我要是退了,他的剑法就会施展开来,我能躲过一剑,却未必能够躲过他接下来的攻势。 在一尾王族的年轻一代之中,他的剑法无人能出其右,我一个人族的中品金仙,能死在他的剑下,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可让胡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面对着他的这必杀一剑,我一没有躲,二没有退,竟然直接伸出了右手,抓住了他的剑刃。 正常情况之下,他的万年玄铁剑锋利无比,别说中品金仙了,就算是上品金仙的上品金身,也会被剑刃所伤,我的右手指头肯定是保不住了。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如此! 在用右手抓住了胡凌的万年玄铁剑之后,我用左手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过去,结结实实的抽在了胡凌的左脸上。 “啪!” 这一巴掌我仅仅用了一分力气,但却不是胡凌所能承受的起的。 被我一巴掌抽中了左脸,胡凌的身体立刻就横推着飞了出去,他的万年玄铁剑,也落在了我的手中。 “啊!” 落到了地上之后,胡凌只感觉自己左脸的骨头都碎了,无法忍受的痛苦让他发出了惨烈无比的嚎叫之声。 而见此情形,其他的几名一尾狐族天骄被吓了一跳,他们原本以为很轻松就能解决的我,怎么会有如此之强的战力? 胡凌的万年玄铁剑还在我的手里,我的手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胡建在这个时候整个人都懵逼了,我一巴掌打飞了胡凌,打的胡凌满脸鲜血,但他的实力和胡凌相比,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胡凌在我的手下都这么狼狈凄惨,那只能说明我揍他之时保留了很大一部分力量! 其实胡建并不知道,我抽他大嘴巴子之时根本就没有用力,最多也就用了我百分之一的力量! “小子,为了姗姗,我胡杨可以做任何事情,你给我去死吧!” “小子,你侮辱了姗姗,这是不可饶恕之罪!我胡骏岂能饶你?” “小子,你今天必须死!” 剩下的三名一尾王族的天骄子弟见胡凌被我轻而易举的收拾了,他们就不敢托大了。 在呲牙咧嘴的叫嚣着的同时,叫胡骏那个亮出了一杆软鞭,这软鞭上面到处都是刺,而且每一个刺上都闪烁着蓝光,显然是淬了剧毒的。 他的这杆软鞭只要打中了身体,软鞭上的毒刺要是刮破了血肉,就会在第一时间让中鞭之人毒发身亡。 胡骏的这杆软鞭,在一尾狐族之中算是一件特别歹毒的武器。 正是凭借着这杆软鞭,一尾城之中的狐族根本就不敢得罪胡骏,因为一不小心得罪了胡骏,被他软鞭刮到了身体,就只能等着死亡降临了。 胡骏的软鞭对着我抽了过来之时,叫胡杨的那名一尾王族天骄也用他的武器对着我刺了过来。 这胡杨的武器看上去像个锥子,但胡杨的这个锥子却不是普通材料炼制而成。 胡凌的剑是用万年玄铁所炼制的,胡杨的这个锥子却是用万年玄铁之精所炼制的。 万年玄铁之精比万年玄铁要珍贵了许多,所以胡凌的剑伤不到我,胡杨的锥子要是刺中了我的身体,恐怕会在瞬间将我的身体刺穿。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胡杨移动着身体,用一个无比刁钻的角度,向着我的心脏部位刺了一锥过来。 胡杨和胡骏同时向我发起了进攻,而且胡骏的软鞭还不好躲,所以我干脆用胡凌的剑去挡胡骏的软鞭,轻轻的一转身,先躲过了胡杨的锥子在说。 然而就在这时,最后一个发声,粗声粗气,高声大嗓,像个狗熊一样雄壮的胡大力,亮出了一柄巨大的锤子,双手举锤,对着我的脑门上一锤就砸了下来。 胡大力在一尾王族的年轻一代之中是力量最大的一个,他的这柄锤子是一尾王族用万年钨金给他特意炼制的。 别看这锤子握在胡大力的手中好像很轻松一样,但在一尾王族的年轻一代之中,能够举起这柄锤子的,不会超过五名狐族。 这柄锤子的重量,竟然足足有三千斤之多。 胡大力的这一锤要是砸中了我的脑袋,那还不得把我直接给砸个稀巴烂? 胡珊珊是这样认为的,所以见胡大力对着我一锤砸了下来,胡珊珊就极度兴奋的道:“大力,给我砸死他!” “只要你把他砸成了肉饼,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 听到胡珊珊这话,胡杨和胡骏也心动了,胡珊珊这个尤物,他们又岂能让胡大力给独占了? 于是胡杨的身形一晃,换了一个角度又对着我刺了一锥过来。 胡骏面色一寒,甩了一下他的软鞭,那条软鞭竟然断裂成了好几截,这几截同时抽向了我的身体。 而见此情形,我那有心思和时间跟这几个废物纠缠,于是我索性不再躲闪,用我的身体硬扛了胡骏的软鞭和胡杨的锥子,挥舞着右拳,向着胡大力砸下来的大锤迎了上去。 “砰!” 我的拳头迎上了胡大力的大锤,竟然发出了一声金铁交击之声,然后胡大力的锤子就脱手而出,飞到了天空之上。 胡杨的锥子和胡骏的软鞭虽然刺中和抽中了我的身体,但却没有在我的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伤痕,这让胡杨和胡骏,还有胡大力,一下子全都傻了眼了! 胡珊珊更是瞪大了眼睛,简直无法相信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胡建这货,直接把拳头伸进了嘴里,被我打的像猪头一样的脸上,满满的全是震惊之色! 这尼玛,是人吗? 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没有这么猛吧! 西域刀客说: 第五更,貌似今天充值可以抽奖,大家可以尝试一下,而且还可以转发,让更多的人来下载我们网站的APP。 另外,说重点,要是充值的钱多,来点打赏鼓励一下撒! 当然,如果不愿意,那就当没看见,不强求,一切随缘,那些阴阳怪气的说风凉话的,或者是骂人的键盘侠和喷子,还是省省吧,书评我不会看的,你说什么都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