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六十六章 血虐一尾王族天骄 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百六十六章 血虐一尾王族天骄 下

胡骏的带刺软鞭也就罢了,虽然淬了剧毒,但毕竟要刮破了身体才能让毒性渗透。 可是胡杨的锥子却是万年玄铁之精炼制而成,别说是上品金仙的上品金身了,就算是普通大罗金仙的大罗金身,也未必能够挡住胡杨的锥子吧? 还有胡大力的锤子,可是用万年钨金铁打造而成,几千斤的重量被胡大力轮了下来,至少有上万斤的力量,可是却被我一拳把胡大力的铁锤给打飞了! 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不能仅凭着肉身之力,一拳就打飞了上万斤的力量吧? 可以说在这一刻,除了被我一拳打烂了半边脸,处在不省人事昏迷状态的胡凌之外,胡骏,胡杨,胡大力这三个,全都像傻了一样,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胡建这货把拳头伸进了嘴里,直到狠狠的咬了一口,疼痛让他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他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还有一尾狐族的那位狐女胡珊珊,她原本以为我会死在那几个一尾狐族的天骄人物手下,侮辱了她的人,就应该是这个下场,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结果却颠覆了她的认知! 她从生下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过一个如此威猛盖世,神勇无双的男人! 在这青丘世界之中,别说是一尾王族,就算是七尾王族,八尾王族的那些绝代天骄,有一个能和我相提并论的吗? 在胡珊珊的概念之中,是没有这样的人物的! 她这些年之所以把一尾王族的这几个绝代天骄当成了备胎,一直都没有给他们得手的机会,就是为了找到更加适合她的,或者说,找到更加强大的男人! 她的志向,是二尾王族,三尾王族,甚至四尾五尾王族的绝代天骄,可是此时此刻,胡珊珊竟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假如能够把我这个人族用她的美色和蛊惑之术给征服了,或许比征服青丘狐族的那些绝代天骄还要更有成就感。 而就在胡珊珊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和想法之时,我用拳头打飞了胡大力的锤子,左手掐住了胡大力的脖子,将他的整个身体给举了起来。 因为被我掐住了脖子,胡大力只能拼了命的蹬着双腿,但我的力量远远的超过了他,他的反抗是那么的徒劳。 就在下一刻,我的右手开始抽起了大嘴巴子,转眼之间就抽了十几个大嘴巴子,把胡大力揍的连他狐爹狐妈都认不出来了。 胡杨和胡骏见此情形,这两个人那里还敢恋战?已经完全没有了与我为敌的勇气。 他们打心眼里的恨死了胡建,要不是胡建的话,他们怎么会趟这滩浑水? “胡建,你这个混蛋,你可坑死我们了!” 胡杨怒骂了胡建一句,转身就想逃回一尾城去。 胡骏同样也是,在怒骂着胡建的同时,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胡建,这笔账我记下了,以后不要在一尾城让我见到你!” “就算是七长老给你撑腰,我也一定不会放过你!” 胡骏一边骂着一边在跑,可突然之间他却发现自己跑不动了。 他的身体被人从脖子上给拎了起来,他的一双脚踩不到地上了。 糟了! 胡骏刚刚反应了过来,就看到了我那张平凡而又普通的脸。 接下来自然是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我给胡骏也赐了十几个大嘴巴子。 等到把胡骏也揍成了猪头,胡杨已经跑出去了上百米远,但我的身体素质和速度,又岂能是胡杨所能想象的? 既然他们受到了胡建的蛊惑,想置我于死地,那必须为他们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我这人向来如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就在胡杨认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状况,再努力一下就能够逃回一尾城了之时,一个相貌平凡而又普通的人族男子,双手交叉于胸前,很装逼的站在那里看着他。 草! 这特么的,真是见了鬼了! 胡杨刚刚产生了这样的念头,我的右手已经轮了开来。 无论胡杨怎么躲,怎么闪避,我的右手却始终能够准确无误的抽在他的左右脸颊上。 等到十几个大嘴巴子抽下去,新一代的猪头胡杨就诞生了! 一尾王族的绝代天骄,在我这里统一被变成了猪头。 搞定了这几个男性狐族,就到了胡珊珊这个唯一的女性狐族了。 就因为我调侃了她两句,竟然想要了我的命,像这样心肠歹徒的狐女,我又岂能放过她? 如果不让她吃点苦头,她还真当我们人族是好欺负的! 心头产生了这样的念头,我面色凌然,目光凶狠的转过了头,向着胡珊珊缓缓的走了过去。 我的绝世凶威早就把胡珊珊给镇住了,不过胡珊珊还是想争取一下,如果她的蛊惑之法能够对我有效,能够让我迷恋上她,那对她来说,将会是一场天大的造化! “这位先生,你不要对人家那么凶嘛!” “你要是对人家好一点,人家会百倍千倍的对你好,让你这个人族,体会到狐女和你们人族女人的不同之处的!” 胡珊珊嗲声嗲气的对着我道,言语之间媚态百出,拼命的扭动着她的身体。 如果说我稍微有一点表示,我估计就算是当着胡莉莉和胡建的面,还有那几个新出炉的猪头,胡珊珊都会向我投怀送抱,奉上一切。 狐性多淫,狐女的淫荡和无耻在远古洪荒之时就已经赫赫有名了! 但胡珊珊的表现在我的眼里,却是那么的丑陋和恶心,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反感。 本来我打算对她掠施惩罚的,但现在我却打算给她一个让她永生难忘的教训。 “你的蛊惑之术对我没用,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表情了!” “你想要了我的命,想让他们几个杀了我,我们两个之间的这笔账,应该怎么算呢?” 面色阴沉的注视着胡珊珊,我冷冷的说出了这番话。 胡珊珊正在扭动着她的身体,极尽所能的催动着她的蛊惑之术,但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就如同被一桶零下十几度的冷水浇在了头顶一样。 “你,你,你竟然” 从她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在我这个人族面前,她承受了从来没有过的屈辱。 以她的美色,怎么会有人对她如此? 胡珊珊很想表达什么,但她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而就在胡珊珊露出了满脸的惶恐之色,生怕我会像对付胡骏他们一样,被她也打成猪头之时,我却皱了皱眉头道:“我这人从来都不会打女人,你虽然不是女人,是个狐女,但我还是不想对你出手!” 听到我这话,胡珊珊面色一喜,急忙对着我行了一礼,表达起了她的感谢之意。 “珊珊谢过公子,之前珊珊冒犯了公子,还请公子原谅!” 对于胡珊珊的感谢,我并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把目光投向了胡建。 “胡建,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活?” “你要是想死我就成全你,你要是想活就替我做一件事!” 胡建在这个时候已经把我当成了地狱之中的魔神,天庭下凡的天神,如果我想要他的命,他就算是有十条命早就没了! 所以当听到我这话之后,胡建噗通一下跪了下来。 “姜先生,我想活,我想活,我不想死,求求你一定要原谅我!” “我不该找人对付你,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胡建跪在了地上哀求着我,胡珊珊看着胡建还流露出了一脸的鄙夷之色。 此刻的胡珊珊又有了一点优越感,在她看来我肯定对她的美色有一定的想法,如若不然的话,又怎么会放过了她呢? 既然如此的话,那她需不需要继续努力呢? 如果她努力一下,说不定能够收获一个实力强大,雄伟盖世的面首。 胡珊珊刚刚产生了这个念头,向着我看了过来之时,我却对着胡建挥了挥手。 “你起来吧!” “既然你不想死,那待会儿我让你做什么,你就给我做什么!” “如果,你敢拒绝,那我会让你死!” 我杀气腾腾的对着胡建说出了这话,让胡建哆嗦着身体站了起来。 “姜先生,只要你不让我死,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全力而为的!” “那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拼了!” 胡建咬着牙答应了我,但此刻的胡建却在暗暗的想,我究竟会让他做什么呢? 其实不要说胡建了,在场的其他人,都有这样的想法。 胡莉莉,胡珊珊,还有那几个被打成了猪头的一尾王族天骄。 “我不打女人,就算是狐女我也不会打!” “但我不打,并不代表着我不能让别人打!” “胡建,我要你去打她,把她打的越惨越好,最差也要跟你一样!” 听到我说出了这话,当看到我的右手指向了她之时,胡珊珊面色大惊,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你,你,你” 胡珊珊是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从来都没有打算放过她,只是换了一个让她更加记忆深刻,无法接受的方式而已。 “珊珊,对不起了!” 胡建在这个时候,已经咬牙切齿的冲了上来。 狠狠的揍胡珊珊一顿,很有可能会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但如果他不动手,就很有可能会死! 在生死之间,胡建肯定会做出最为明智的选择。 西域刀客说: 第一更,昨晚双十一血拼,结果清空了购物车之后发现,地址选错了。 悲催的是,当晚不能退货,只能重拍一遍,第二天再退之前买的。 郁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