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六十八章 琴三公子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百六十八章 琴三公子

人族是天地之间永恒的主角,所以人族的形态是最完美的,也是最高级的。 可以说三界六道之内所有的种族,当修炼到了一定境界之时,都会以人为形,化出人体。 青丘世界中的狐族同样也是如此,那些没有化形的狐族,就会在荒郊野岭之中,以最原始的形态出现,一旦度过了九九天劫,化成了人形,就会进入城池之中,像人一样的生活。 像青丘世界的八大王族,可以说是青丘世界狐族中的贵族,这八大王族的子弟,从小就能够享受到青丘狐族无数万年的资源,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就可以度过九九天劫,化成人形。 此刻我们所处的七尾城,和人族的城市没有任何区别,这七尾王府,就如同古代时候的王宫贵族府邸一样。 王府的大门口不仅有一对石狮子,还有四个看门的家奴,一脸傲然的站在那里。 有句古话叫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七尾王府是整个七尾城之中最为尊贵的地方,七尾城之中的普通狐族,在路过七尾王府门前的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所以此刻当我们走到了七尾王府的门前之时,那四个满脸傲气的家奴之中,立刻就有一个满脸凶相的挥着手驱逐起了我们。 “七尾王府门前,闲杂人等远离,你们几个,给我滚远一点!” 这几个家奴在七尾王府虽然是最底层的奴才,但此刻面对着我们之时,他们却表现的很有优越感,对着我们颐指气使的。 我和胡莉莉懒的去和几个奴才理论,这种事交给胡建来处理比较好。 更何况胡建好歹也是一尾王族的子弟,他姑奶奶还是狐族的七长老,这几个七尾王族的奴才,应该会给他一点面子的。 而且我们是来找大长老的,胡莉莉对大长老来说是一个重要人物,如果这几个奴才不分轻重,到时候吃亏的恐怕是他们。 我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只是看了胡建一眼。 胡建也算是一个聪明狐,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几位管家,你们好,我是一尾王族的胡建,我姑奶奶是七长老胡灵儿” 胡建走上了前去,很是客气的跟那几个奴才打起了招呼,做起了自我介绍。 可是还没有等胡建把我们前来的目的说出来,四个奴才之中的一个满脸横肉,相貌极为丑陋的奴才就打断了他。 “什么狗屁的一尾王族,什么七长老,你自己也不去撒泡尿看看,你是什么德行?” “就你这个样子,也敢冒充是青丘王族?还敢跑到我们七尾王府来?” “那里来的赶紧给我滚到那里去!我们七尾王府,可不是你这种垃圾来骗吃骗喝的地方!” 因为胡建被我给打成了一个猪头,那怕是过了大半天的时间,还没有消肿,所以此刻的胡建看上去很是狼狈,被那几个七尾王府的奴才当成是骗子也算是比较正常。 如果胡建没有被我揍一顿,打扮的人模狗样的,来七尾王府求见的话,这几个奴才肯定就不是这幅态度了。 这些当奴才的就是这样,他们已经习惯了狗眼看人低,胡建的这个样子,是他们最为看不起的。 但胡建却并没有想到是因为他现在的这幅狼狈模样才会被几个奴才看不起的,在胡建看来,他好歹也是一尾王族的子弟,怎么着也是青丘狐族中的贵族,竟然被几个奴才所看不起,这真是岂有此理! 被我给打成了猪头,是因为他的实力不如人,但被几个狗奴才看不起,这可是胡建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当这个满脸横肉的奴才话音刚落,胡建立刻就怒了。 “你个狗奴才,你那有资格跟我这样说话?” “我们此番来找大长老,是有重要的事情,你不给我通报也就罢了,竟然还让我滚,要是耽搁了大长老的事情,责任你担当的起吗?” “你们几个要是聪明,就赶紧给我去向大长老通报,如若不然,大长老怪罪下来,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胡建怒气冲冲的骂着这几个狗腿子,但这几个奴才要是智商高的话就不会做看门的狗腿子了,被胡建这样怒骂了一顿,让他们瞬间就失去了理智。 在七尾王府做了这么多年奴才,他们何曾被人这样骂过? 至于胡建所说的话,他们完全给无视了。 胡建连他自己都被人给打成了猪头,他还有什么资格骂他们? 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重要的事找大长老? 大长老的地位何其尊贵,在整个青丘狐族数一数二,就算是八尾王族的青丘狐族族长,论地位也只能和大长老平起平坐,胡建这个被人打的像猪头一样的狼狈货色,他那有资格和大长老扯上关系? “小子,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我们七尾王府门前大呼小叫?” “大长老日理万机,那有时间和你这种垃圾人物打交道?” “整个青丘狐族想见大长老的人多了去了,难不成大长老都要见他们吗?” “你特么的说有重要的事情见大长老,你以为大长老是谁都能见的吗?谁给你的脸这么大?” 满脸横肉的那个狗奴才大骂着胡建,走到了胡建的面前伸手就是一巴掌给轮了过去。 在这个狗奴才看来,胡建被人给打成了猪头,实力肯定很差,他这一巴掌胡建肯定挡不住,也躲不过。 可是胡建被我给打成了猪头,但对于这四个看门的狗奴才来说,他却是高手中的高高手。 一尾王族中的精英子弟,要是连七尾王族的看门狗腿子都收拾不了,那一尾王族就不配为王族了。 所以当这个狗腿子一巴掌甩了过来之时,胡建一侧身躲开了他的这一巴掌,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这个狗腿子的胳膊,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就把这个狗腿子给放翻在了地上。 “嘭!” 将这个狗腿子给摔在了地上,胡建顿时就感到心情舒畅,被我揍了一顿的恶气好像也吐了出来一样。 “来啊!” “你们这几个狗腿子,既然看不起小爷我,那小爷我今天就教你们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狗腿子!” “来啊!你们怎么不敢来?你们怕了吗?” 将那个满脸恶相的狗腿子给收拾了之后,胡建向其他的三个狗腿子发起了挑衅,此刻的胡建已经忘记了他带我们来七尾王府的目的,他只想发泄自己心中积蓄已久的恶气。 但那三个狗腿子被胡建的气势给镇住了,之前被胡建一招放翻的那个,是他们几个之中力气最大,实力最强的一个,就连他都被胡建一个过肩摔给摔懵逼了,他们三个就算是一起上,估计也是送菜的。 难不成,需要他们三个跑到王府之内去求援,让更多的狗腿子出来帮忙吗? 这三个狗腿子刚刚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就听见从七尾王府门内传出了一个无比悦耳动听的声音。 “是何人在外喧哗?” 随着这个声音传来,只看见一个一身白衣,丰神如玉,手握着一把白纸扇的年轻男子,步履轻盈,风度翩翩的从王府大门走了出来。 “三公子!” 几个狗腿子看到这男子,全都不由自主的出口言道。 就连被胡建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地上的那个满脸横肉的狗腿子,都翻过身子,趴在地上对着那个年轻男子道:“三公子,这几个人想强闯王府,你可一定不能饶了他们!” 胡建在这个时候也认出了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份,痴痴呆呆,满脸崇拜的道:“三公子,难道他,就是七尾王族的两大绝世天才中的琴三公子吗?” 西域刀客说: 第一更,下一更在十二点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