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父女相认 上 - 天命神相

第二百四十四章 父女相认 上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只要有权力的地方就会有争斗, 天道门虽然肩负着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的责任,但在天道门的内部,却不可避免的会有权力之争, 夏翻江话里面的意思很明确,如果秦楚楚管了这个闲事,那他们夏家就站到秦家的对立面去,如果秦楚楚不管这个闲事,那就等于给了他们夏家面子,夏家就会站到秦家这一边, 作为夏家的第二号人物,夏翻江基本上是能够代表着夏家给秦家做出承诺的, 而且秦楚楚毕竟是天道门门主的女儿,如果秦楚楚铁了心的站在我们这一边,那一旦动起手来,要是伤到了秦楚楚,秦家那边就不好交代了,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夏翻江就用秦家的利益来威胁秦楚楚,让她不要管这个闲事, 在夏翻江看来,作为秦家子弟,作为天道门门主的女儿,秦楚楚她自然要为秦家的利益考虑, 可让夏翻江没想到的是,他所说的一番话,对秦楚楚却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只见秦楚楚态度坚决的说道:“武顺是姜一的兄弟,就等于是我的兄弟,你们夏家想要他的命,我绝对不会答应,” 而且随着话一出口,秦楚楚竟然连她的短剑都亮了出来,树如網址:ёǐ.关看嘴心章节对于秦楚楚的这副态度,我那叫一个感动啊, 她这可真是太给我面子了, 对我的兄弟她能都能够做到这样,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武顺这货同样也被感动坏了,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他有我们这样一帮兄弟和朋友,他这辈子真是值了, 夏明远见秦楚楚为了我不惜和他们夏家翻脸,在又妒又恨之下就直接下达了命令,要他们夏家的人动手, “给我打死那个混蛋,给我杀了他,” 而在听到夏明远所下达的命令之后,夏翻江就交待着他手下的人说武顺一定要打死,但尽量不要伤到我和秦楚楚还有周贺, 在夏翻江的眼里,貅爷和苏天还有小兰陵他们都没有什么背景,就算是被伤到了或者打死了都无关紧要, 但秦楚楚是天道门门主的女儿,周贺是周家的人,而我毕竟是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他多多少少对我的身份是有点儿顾忌的, 也正是考虑到这些方面,夏翻江才刻意交代了他手下的人一番, 而在夏翻江交代了一番之后,他带来的那帮人就嗷嗷叫着拿着手中的武器冲了上来, 夏翻江带来的这帮人的实力虽然和我们之间有一定的差距,但他们在人数上却占了不小的优势,而且我们这边婉安和郑海冰两个人的实力相对要差一点,我们要兼顾着他们两个, 最为关键的一点,因为我们到餐厅里面是来吃饭的,除了秦楚楚身上的两把短剑从来不离身之外,我们其他的人都没有带任何武器, 这就让貅爷和周贺还有苏天他们三个习惯了用武器的人吃了很大的亏, 因为这些方面的因素,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是被夏家的人给压着打的, 但在我大喊了一声布阵之后,秦楚楚就自动站到了阵眼的位置,小兰陵和周贺还有苏天和貅爷也全部都按照八门阵的阵法排列站到了自己应该站的位置, “云若风,往你左边的位置走五步,顺子,往你前面的位置走三步,然后楚楚往那个方向走,你们就跟着她往那个方向走,” 在我指挥着云若风和武顺站到了其他的两个空缺的位置之后,八门阵就被我们给摆了出来, 而在我们把八门阵摆了出来,把婉安和郑海冰保护在了中间之后,八门阵的威力很快就显现了出来, 夏家的人虽然有好几十个,我们八个人却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我们八个人的每一招每一式所发挥出来的力量,相当于我们八个人的整体实力, 这种情况之下,夏家的人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一个个的被我们给打飞了出去, 而且在打飞了夏家这帮人的同时,我基本上已经能够完全肯定,云若风他就是妘姓一族的传人,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刻意让他站在木属性功法的那个位置上之后,他的一招一式所发挥出来的威力比站在其他位置要强了许多, 这说明他修炼的功法的属性很有可能是木属性的,而根据秦楚楚所说,远古八族之中的妘姓一族,所修炼的功法就是木属性的, 而就在我们把夏家的人全部都打倒了之后,夏翻江彻底的震怒了, “在我们夏家的地盘上,我们夏家人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说话间夏翻江含怒出手,在他一挥手之后,一道强横无比的罡气就向着武顺所在的位置激射而去, 作为夏家的第二号人物,夏翻江的实力自然非同小可,就算是汇聚了我们所有人的力量,秦楚楚所发出的剑罡还是无法抵挡夏翻江所发出的那道罡气, 被夏翻江所发出的罡气打中之后,武顺当时就被打飞了出去, 看到武顺被夏翻江给打飞了,我们一帮人全都红了眼,一个个的要跟夏翻江拼命, 而就在这时,只听见一个充满着威严的声音传来, “你们全都给我住手,” 听到了这个声音,我们循声看去,就看见一个身材魁梧,面容端正,一脸威严的中年男子走进了餐厅, 在这个中年男子的身后,跟着两个身穿着老式长袍的老者, 而在看到这个人之后,夏翻江就叫了一声大哥,然后说我们把夏明远打了,他对我们出手是为了给夏明远出头, 很显然,来的这人是夏家的家主夏覆海,也是天道门成都分部的负责人, 就在夏翻江和他大哥说着话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急忙跑过去把武顺服了起来,而在我们把他扶了起来之后,武顺哇哇的连吐了三口血, 吐了血之后的武顺面无血色,看上去情况有点儿不妙, 但我问他有没有事的时候,武顺却说他没事,说他是金刚不坏之身,是没有那么容易死的, 在确定了武顺没事之后,我们几个人就走到了夏覆海的面前,把武顺和夏明远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要夏覆海来主持公道, 而夏覆海在听到我们所说的情况之后,就一脸怒火的质问夏翻江和夏明远,说为什么他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而且夏覆海还大骂着夏翻江,说就是因为什么事都替夏明远出头,才让夏明远养成了这种性格, 夏翻江不服气的在那里争辩着,说他是为了夏家的颜面,他认为夏家人不能随随便便让人给欺负了, 毕竟夏翻江是他的亲弟弟,而且夏翻江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给他的儿子出头,所以夏覆海并没有把夏翻江怎么样, 在骂完了夏翻江和夏明远之后,夏覆海就一个一个的向我们道歉,说是因为他管教不严,才让他的儿子和他的弟弟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而就在夏覆海走到了婉安的面前正准备跟她道歉之时,盯着婉安打量了一番之后,夏覆海的整个人就好像愣住了一样, “老二,你快来看看这姑娘长的像谁,” 听到夏覆海的话,夏明远就盯着婉安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说婉安长的有点儿像他大嫂年轻的时候, 随后夏覆海就语气很温柔的问婉安她是那里人,她家里有什么亲人, 婉安说她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人贩子从九龙桥的一个婴儿车里面偷走了, 而听到婉安的话,夏覆海的脸色当时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