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才子佳人的故事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五十三章 才子佳人的故事

和自己的老婆亲热,却被杨恩这个僵尸一次又一次的说成了苟合,方均甫心里的阴影面积能不大吗, 随着杨恩的这一声嘶吼,埋伏在陈娟家里的我们八个人全部都现身了出来,在摆出了八门阵的同时,把杨恩围在了阵中, 这八门阵可攻可守,可进可退,还可以把人困在其中, 最近这几天以来我们八个人一直在演练这个阵法,就算是秦美美对这个阵法都已经很熟悉了, 这会儿我们八个人,包括我,秦楚楚,秦美美,苏天,貅爷,小兰陵,武顺,还有周贺, 郑海冰的实力相对差一点,我就让他和夏家的人埋伏在陈娟家的周围, 而随着我们八个人把杨恩困在了八门阵之中,陈娟的豪宅院子里,乃至豪宅周围的其他地方,所有的灯全部都亮了起来, 夏家的人,天道门成都分部的人,纷纷从四处涌现,把陈娟家的豪宅团团的围了起来,而且在这些人的手中,一个个都握着冲锋枪或者手枪之类的, 别说是一个飞尸了,就算是比飞尸更厉害的存在,恐怕也很难从我们所布下的天罗地网中逃脱, 不过杨恩却并没有理会我们这些人,在他的眼中好像只有陈娟一样, “为什么,你当年可以为了我而死,但现在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为什么要和别的男人苟合,”.сОМ 杨恩在那里大声嘶吼着质问起了陈娟,而方均甫作为陈娟的丈夫,作为一个男人,他这会儿实在是听不下去和无法忍受了, 和自己的老婆在一起,却特么的被人口口声声的说成了苟合,就算说这话的是个掐死他就像掐死一只小蚂蚁的僵尸,方均甫也要跟他掰扯掰扯, 只见方均甫穿着一身睡衣从他们家的客厅里走了出来,一脸怒火的对着杨恩吼道:“够了,阿娟是我老婆,她是我的女人,你凭什么说她和我在一起是苟合,你凭什么说她背叛了你,” 而听见方均甫说陈娟是他的老婆,是他的女人,杨恩显的很激动,就连他的身体都在颤抖, “不,阿娟是我的女人,她说过下辈子要嫁给我的,阿娟我是杨恩啊,难道你一点都想不起来我了吗,你脖子上的那个记号,是我用我的血点上去的,难道你忘了吗,” 杨恩的话一出口,陈娟也从里面走了出来, 和方均甫一样,陈娟也穿着一身睡衣,而见我们这么多人把杨恩围了起来,陈娟就不显的那么害怕了, 只见陈娟同样也一脸怒火的对着杨恩说道:“我脖子上的这个胎记,从我生下来就有,要不是这个胎记长在了血管上,我早就把这个胎记消掉了,怎么可能会是你用你的血点上去的,你的脑子秀逗了吗,” “还有,我再和你说一遍,我认识的人里面从来都没有一个叫杨恩的,我的老公是方均甫,我和他在一起是合法合理的是光明正大的,我们不是苟合,” 而听到陈娟所说的话,杨恩就激动的对着陈娟说道:“阿娟,我相信你肯定不会忘了我的,只要我把我们以前的事说出来,你肯定会想起来我的,” 陈娟毕竟是个女人吗,而每一个女人都有八卦心理,所以在杨恩要说出他以前的事之后,陈娟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陈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我们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杨恩被我们困在了八门阵里面,他就算是想伤害陈娟和方均甫也很难做到, 就这样,杨恩就开始讲起了他的故事, 原来杨恩在没死以前虽然是一个没有考中功名的秀才,但也能算是一个读书人, 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古时候读书人很少,所以读书人的社会地位一般都很高,尤其是在古代女人的眼里,才子和佳人就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就像那位写出了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柳永柳耆卿一样,在他死后有成百上千个青楼女子为他送葬,甚至还有不少的女人为他殉情自杀, 纵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从来都不缺少才子和佳人的故事, 古代女子对才子的追求,绝对不亚于现代社会的追星族对那些明星的狂热, 杨恩虽然无法和柳耆卿相比,但在他们当地那些花季少女的心目之中,还是有着非常高的地位的, 就连他们当地的一位富家小姐,也对他倾慕有加, 这位富家小姐的名字叫陈美娟,比陈娟的名字仅仅多了一个美字而已, 陈美娟不仅人长的美貌如花,而且还能识文断字吟诗作对,在有共同语言的情况之下,他们两个人在结识了之后很快就坠入了情网, 本来以为这才子佳人的故事会成为一段佳话,但陈美娟的父亲却认为百无一用是书生,她的女儿要是嫁给了杨恩,并不会过上好日子, 为了自己的女儿能过上好日子,陈美娟的父亲就把她许配给了当地的一个富家子弟, 古人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约,既然陈美娟的父母已经把她许配给了别人,杨恩就以为自己这辈子是没有任何希望了, 可让杨恩没想到的是,陈美娟竟然托人带话给他,说就算是和他一起私奔,她也要做嫁给他为妻, 就这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陈美娟从家里逃了出来,打算和杨恩一起逃离, 可是杨恩是一个赢弱书生,陈美娟是一个弱质女子,就算是逃了一夜,他们两个也没逃多远, 第二天天亮之后,陈美娟的父亲发现女儿丢了,就带着人一路追赶,最终追上了他们两个, 怒火攻心的陈美娟父亲,把所有的愤怒全都发泄在了杨恩的身上,让他手下的人把杨恩狠狠的揍了一顿, 而这时陈美娟见苦苦哀求她的父亲起不到作用,就对她父亲说如果不给他们两个一条活路,那她就死在他的面前, 但这却让陈美娟的父亲更加火冒三丈,他当时就要让手下的人把杨恩活活打死, 古代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律观念,拐着人家的女儿私奔,一旦被抓住了被人家打死也很正常, 而就在陈美娟的父亲给他手下的人下达了打死杨恩的命令之后,陈美娟从她随身的包袱里拿出了一把剪刀, 在对着杨恩说了一句这辈子他们两个有缘无份,但她下辈子一定会嫁给他之后,一剪刀戳进了自己的心口,,,,,, 陈美娟的父亲这会儿后悔了,但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去, 而且陈美娟在临死之前还苦苦哀求着她的父亲,让他一定要放过杨恩, 而杨恩在眼睁睁的看着陈美娟断气了之后,他咬破了自己的中指,用自己的中指血在陈美娟的咽喉部位点了一个印记,说他下辈子就凭着这个印记来寻找她, 做完了这一切,杨恩从陈美娟的身上拔出了那把带血的剪刀,然后就返回了他的家里, 在给家里人交代了一番之后,他就用陈美娟戳死自己的那把剪刀同样戳在了自己的心口, 说到这里,杨恩一把撕开了他的衣服,我们就看到在他的心脏部位,有一把剪刀深深的戳了进去, 而这时杨恩对着陈娟深情的说道:“这把剪刀上有我们两个人的血,所以我刻意交代过我的家人,让他们不要把这把剪刀从我的身体内拔出来,” “而我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凭着这把剪刀上你的血,和我在你身上所留下来印记找到你,” “只要能找到你,无论是下辈子,还是下下辈子,以后的每一生每一世,我都要娶你为妻,我都要让你做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