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杨恩的执念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五十四章 杨恩的执念

杨恩说到这里,我基本上算是弄清楚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根据《神相天书》上所说,人的灵魂和血脉之间是有一定的关联的,尤其是人的心头血,可以说是人体血脉之精华所在, 所以杨恩用沾满了陈美娟的心头血的剪刀戳在了自己的心头, 心血与心血相融,灵魂就能够和灵魂相通, 在这种情况之下,凭着他们两个血脉之间的感应,还有他们两个向对方许下的诺言,一旦轮回转世,是很有可能找到对方的, 杨恩能做到这一点,他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只可惜造化弄人,在杨恩死后他的家人却把他葬在了一个天然养尸地里面, 而被葬入了养尸地的结果,就是把他的三魂七魄锁在他的身体之内,在吸收了天地间的怨气和秽气之后,成为了一个虽然不死不灭,但却为三界六道所不容的僵尸, 沉睡了一千多年,晋级为飞尸之后,杨恩恢复了意识,他就从死牛肚穴里面钻了出来,然后开始寻找起了他心爱的女人, 杨恩是个读书人,所以他从来都没有主动伤害过人,但因为他是一个僵尸的缘故,和他接触过的人有好几个被他给吓的精神失常,恐怕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而这会儿他从陈娟脖子上的那个胎记和灵魂上的感应,确定了陈娟就是他寻找的心爱之人,.сОМ 可就算陈娟是陈美娟转世,但在这一千多年之中,陈美娟光轮回都轮回了十几二十次了,她又怎么可能会想起来杨恩是谁, 而在说完了他和陈娟的故事之后,杨恩就问着陈娟道:“阿娟,你现在想起来我是谁了吗,” 女人都是感性的,陈娟虽然被杨恩和陈美娟的爱情故事感动的直掉眼泪,但对杨恩这个人她却还是没有任何印象, 在陈娟看来,除了她脖子上的那个印记有点儿巧合之外,她和故事中的陈美娟是不可能有任何关系的, 所以陈娟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在摇着头的同时,主动挽住了她老公方均甫的胳膊, “你说的故事很感人,但很抱歉,我是陈娟,并不是你故事里的陈美娟,” “我的脑海中没有任何有关你的记忆,我只知道我老公是方均甫,我这辈子只爱他一个人,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好吗,” 其实在杨恩讲完了他和陈美娟的故事之后,方均甫还是有点儿紧张的, 毕竟陈娟脖子上的那个胎记太巧合了,如果真的让陈娟恢复了所谓前世的记忆,那陈娟会做出一个什么样的选择呢, 陈娟是选择他这个今生伴侣呢,还是选择杨恩这个前世爱人, 杨恩和陈美娟之间的感情,就连方均甫都不得不承认,是足以感天动地的, 只可惜天道无常,有情人往往成不了眷属, 而在听到陈娟所说的话之后,方均甫长出了一口气,一脸幸福的搂住了陈娟, 杨恩本以为在他说出了他们两个的故事之后,会让陈娟恢复记忆, 但陈娟所说的话,却比戳在他心头的那把剪刀给他造成的伤害还要大, 这让杨恩的信念在瞬间就崩溃了, 甚至让杨恩有陷入狂暴状态的迹象, 只见杨恩在那里歇斯底里的大声喊着道:“不,你不可能会忘了我的,为我而死你都可以做到,你怎么可能会把我给忘了,” 杨恩这话一出口,陈娟就回应着他道:“为你而死的是陈美娟并不是我,我再说一遍,我是陈娟,我并不是陈美娟,我老公是方均甫,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而听到陈娟的话,杨恩就彻底的进入了狂暴状态, 转眼间陈娟家的豪宅里阴风四起, “你可以为我而死,但你为什么会忘了我,我好恨啊,我不甘心啊,” “就算你忘了我,我也绝不容许你和别的男人苟合,” “我要杀了他,我要他死,” 厉声嘶吼着的同时,杨恩就向着方均甫扑了过去, 虽然杨恩是一个悲剧人物,但站在我们的角度,是绝对不容许让他再制造出一起悲剧的, 在杨恩已经陷入狂暴状态的情况之下,我们就只能诛灭了他, 在杨恩向方均甫扑去的同时,我们八个人同时向他发动了攻击, 有八门阵的辅助,就算杨恩的僵尸之躯刀枪不入,他也未必能抵挡的住我们八个人的联手一击, 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就算是被秦楚楚汇聚了我们八个人的力量所发出的剑罡击穿了他的后背,他也硬撑着扑到了方均甫的面前,一把就攥住了方均甫的脖子, 就算秦楚楚所发出的剑罡在杨恩的心脏部位穿了一个洞出来,但却仅仅是重创了杨恩,并没有让他失去战斗力, 对于杨恩这个飞尸而言,他想要方均甫的命,就好像掐死一只蚂蚁一样, 这时陈娟见杨恩攥住了方均甫的脖子,就苦苦的哀求着杨恩,要他放过方均甫, 杨恩并没有伤害方均甫,但他却又一次质问起了陈娟,问她为什么会忘了他,为什么会嫁给别的男人, 面对着杨恩的质问,陈娟根本就无法回答,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在她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杨恩这个人的存在, 可如果她说了实话,她又害怕杨恩在恼羞成怒之下做出对方均甫不利的事情, 而见此情形,我就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对着杨恩说道:“一千多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轮回了十几二十次,就算陈娟是陈美娟转世,她怎么可能还会有前世的记忆,怎么可能还会记的你,” 听到我说的话,杨恩就显的若有所思一般, 而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杨恩对我说道:“十几二十次的轮回,确实能让一个人失去记忆,但我只想知道,在她轮回的第一世,她是否在等着我去找她,” “如果你们能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答案,我就放了他们两个,但如果你们不能让我满意,那就算是死在你们的手下,我也要让他们两个陪着我,” 说着话的同时,杨恩把他的另外一只搭在了陈娟的脖子上, 对于杨恩来说,陈美娟在死了之后的第一世有没有等他,有没有兑现她许下的诺言,这已经成了他最大的执念, 在他自己无法得知答案的情况之下,他就把这个难题抛给了我们, 但一个在一千多年以前死了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她在轮回转世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除非我的相师等阶达到了神相那个级别,才或许能算到一个人的前世和今生,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应该用一个什么样的办法来给杨恩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呢, 在皱着眉头想了许久之后,我问着杨恩道:“你应该有陈美娟的生辰八字吧,” 杨恩和陈美娟是私奔过的人,正常情况之下他应该有陈美娟的生辰八字, 但如果他没有陈美娟的生辰八字,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不过好在杨恩他知道陈美娟的生辰八字,虽然他并不知道我要陈美娟的生辰八字做什么用,但他还是告诉了我, 而在杨恩把陈美娟的生辰八字告诉了我之后,我就让夏家的人去给我准备招魂用的那些东西, 等到夏家的人把那些东西准备?全,在挂起了引魂灯,点燃了请神香之后,我就用我的中指血蘸着启明鸡的血在白纸上写了一个生辰八字,然后点燃了那张白纸, 等到白纸燃尽,我就双手作揖,躬身默念起了一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