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七十一章 混沌塔镇地水火风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五百七十一章 混沌塔镇地水火风

太阳神车世界虽然被九隆所掌控,但只要处在大千宇宙之中,就会受到大千宇宙的影响。 九隆虽然是太阳神车世界的天道,但秦楚楚所执掌的,却是大千宇宙的天道之力。 虽然秦楚楚仅仅只能动用一丝大千宇宙的天道之力,但这一丝大千宇宙的天道之力,要论力量级别,却是九隆在太阳神车世界之中所执掌的天道之力无法相提并论的。 被秦楚楚的庚金之剑斩中了身体,就相当于被大千宇宙的天道之力所斩杀,那怕九隆想救他唯一的这个儿子,却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大千宇宙的天道之力,那怕是一丝一毫,只要作用在了高德桑的身上,都不是他所能抵挡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高德桑被秦楚楚的天道之剑所斩,顷刻之间就灰飞烟灭,彻底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除非大千宇宙的天道才能够让高德桑复活,但九隆这个太阳神车世界的主宰,是没有任何办法让高德桑再一次出现在他的世界之中的。 但大千宇宙的天道,却因为衍生出了正反两面,所以是不完整的,鸿钧老祖以身合道的原因就在这里。 正天道认为天道不圆满,不完整,所以才让鸿钧老祖以身合道,想补全天道的不足,想让大千世界永恒存在,但反天道却是始终存在的,而且就连鸿钧老祖都有恶的一面 如此一来,正反天道之间相互博弈,鸿钧善念和恶念之间相互纠葛,才会导致灭世大劫一次又一次的降临,天地之间有着诸多的不圆满之处。 在发现他儿子高德桑的魂魄和肉身彻底消失了之后,金色云朵之中的九隆从黄金座椅之上站立了起来,发出了怒火滔天的咆哮之声。 “秦楚楚你这个贱人,我跟你势不两立!” 怒吼着的同时,九隆发动了反击,漫天的火焰自天而落,向着我们所有人的头顶落了下来。 九隆是妖族天帝的第十子,在吞噬了奥林匹斯诸神的身体之后,拥有了完整的三足金乌之身。 而三足金乌最擅长控火之术,恐怕只有巫族祖巫祝融,在控火之术上比三足金乌要强。 最关键的一点,三足金乌一脉自带九昧真火,这九昧真火,可是天地之间威力最大的几种火焰之一。 此刻在怒急之下,九隆大范围的,无差别的,降下了九昧真火,他想一举把我们所有人全部都烧死在九昧真火之下。 六大古老家族的一百多人,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还有石原家族的人,一旦被九昧真火沾上一点火星,就很有可能会被焚烧的灰飞烟灭。 不过好在我早就有先见之明,让闻人倾城催动了混沌塔,把六大古老家族和石原家族的人笼罩在了混沌塔的防御范围之内。 这是闻人倾城的修为突破到了大罗境界的缘故,如果换做之前,在一个如此之大的范围内,即便闻人倾城拼了命的催动混沌塔,也未必能够罩住祭坛之上的所有人。 闻人倾城的混沌塔,再加上苏天的混沌金殿和曾梦倩的素色云界旗,这几件防御性的先天灵宝同时启动,九隆所降下的九昧真火对我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而见此情形,九隆气的嗷嗷直叫,在那里怒骂了起来。 “秦楚楚,姜一,你们不要得意!” “这里是我的世界,是我的地盘,我在太阳神车的世界之中,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法力,而你们的法力迟早都会耗尽,只要我不断的向你们发起攻击,不断的消耗你们的法力,你们迟早都会死在我的手中。” 说话之间,九隆降下了无穷无尽的天罚雷劫,什么九昧真火,六阴葵水,灭世金雷,一波接着一波,向着我们的头顶之上落了下来。 在这同一时间,九隆还催动了祭坛之中的周天星辰大阵,河图洛书大阵,想激发大阵之中的地水火风,将我们这帮人和六大古老家族,石原家族的人全部都一举灭掉。 但九隆却没有意料到的是,闻人倾城的混沌塔这件先天至宝,是一件可以镇压鸿蒙,定住地水火风的宝物。 就在闻人倾城催动了混沌塔之后,祭坛之中的周天星辰大阵,河图洛书大阵并没有被他所激发,就连身陷大阵之中,连神智都被他所迷惑的六大古老家族之人,石原家族之人,全都变的清醒了过来。 混沌塔可以定地水火风,被混沌塔镇压住了这方天地之后,这方天地就相当于和太阳神车世界隔绝了一般。 因为这个原因,被困在了祭坛之上,被九隆迷惑了神智,控制了心神的六大古老家族之人和石原家族之人,这才变的清醒了过来。 至于石原大郎为什么没有被迷惑神智,并没有匍匐在地上,向九隆表示臣服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因为石原大郎是不化骨,是灵魂被封禁在了身体之内的僵尸,是不受天道规则的约束的。 无论是在大千宇宙之中,还是在太阳神车世界之中,僵尸都是另类,是不受天道规则的约束的。 不过石原大郎虽然不受天道规则的约束,九隆这个世界之主却可以轻而易举的灭杀了石原大郎这个僵尸,所以九隆并没有对石原大郎降下惩罚,放任他站在那里,还做出了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此时此刻,当闻人倾城的混沌塔投射出了万道黑光,数团庆云笼罩在了祭坛之上,定住了地水火风,镇压住了乾坤之时,李斯特家族的族长第一个把头抬了起来,好像从梦中惊醒了一般。 “秦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我们会跪在这里?会长大人他究竟想干什么?” 斯图亚特家族的族长看了一眼金色云朵之中的九隆,隐隐约约的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他们一帮人按照高德桑所说,一路往世界中心而来,结果一只妖兽都没有碰到,在抵达了目的地之后,就见到了金色云朵之中的会长。 就在他们六大家族的族长向驱魔协会的会长问起了原因之时,会长却让他们走上了祭坛,占据了不同的方位,接下来他们就好像陷入了昏迷之中一样,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会长大人,你召开这驱魔大会,让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却没有见到一只妖兽,你究竟在搞什么?” 斯图亚特家族的族长,波西亚家族的族长,六大古老家族的族长一个个的向金色云朵之中的九隆质问了起来。 但九隆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淡淡的得意之色,就好像看着一群死人一样。 “我召开这场驱魔大会,把你们骗了进来,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要了你们的命,用你们的血肉之躯,来祭奠我的太阳神车世界。” “别看你们现在还没什么事情,但只要那女人的法力耗尽,他的先天至宝无法发挥出作用,那个时候,祭坛之上的周天星辰大阵就会发动,河图洛书大阵的地水火风,瞬间就能够让你们灰飞烟灭。” “秦楚楚,陈婉秋,你们还能坚持多久?在我的世界之中,你们的先天灵宝能有什么用?” 九隆此言一出,六大古老家族的人和石原家族的人全都大吃了一惊。 如果按照九隆所说,他们的命运全在九隆的掌控之中,目前来说虽然还没有危险,但只要时间一长,秦楚楚和陈婉秋恐怕就撑不住了。 而那个时候,他们将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九隆很显然要置他们于死地,即便是向九隆臣服,也是没有用的,这下可该如何是好呢? 就在六大古老家族的人和石原家族之人正不知道该何以应对之时?秦楚楚的目光却从他们的身上一一扫过,表现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你们是巫族后裔,身具巫族血脉,所以九隆才想着用你们的巫族血脉来祭奠这个世界。” “既然如此,那我和姐姐的身份就没有必要向你们隐瞒了。” “我是巫族祖巫玄冥的转世之身。” “姐姐是巫族祖巫后土的转世之身。” “尔等既然是巫族后裔,还不拜见我们两个?” 突然之间面色一沉,秦楚楚表现的很是郑重,对着六大古老家族的人言道。 在听到秦楚楚此言之后,六大古老家族的族长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虽然他们对巫族并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概念,但他们却能够认定,秦楚楚和陈婉秋,绝对和他们六大古老家族渊源匪浅。 东方神话传说之中,十二祖巫中的玄冥和后土,他们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在能够和玄冥后土搭上关系的情况之下,他们又怎么可能会错过这个机会? 更何况对现在而言,和玄冥后土搭上关系,说不定能够救他们一命。 “巫族后裔,李斯特家族李斯特昂,亲率李斯特家族精英十九名,见过玄冥祖巫,见过后土祖巫!” 李斯特副会长在第一时间就对着秦楚楚和陈婉秋所在的位置跪了下来,和之前一样,无比虔诚的匍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