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八十六章 无上天威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五百八十六章 无上天威

宋慈航的义父宋金峰,是鸿钧老祖的三尸之一,但不能够确定他是善尸还是恶尸,总而言之肯定不是本尊之体。 鸿钧老祖以身合道,但合道的是他的本尊之体,所以只有鸿钧老祖的本尊之体,才能够弥补天道的不足,成为天道的一部分。 本尊和三尸之间的关系,就如同总公司和分公司之间的关系一样。 总公司能够知道分公司的任何动向,能够给分公司下达指令,但分公司对总公司的情况却并不一定能够完全知晓。 天道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有关天机门主的真正身份,以身合道的鸿钧老祖肯定是知道的,但作为鸿钧老祖的三尸之一,宋金峰却并不知道。 甚至宋金峰想用他的手段来推算天机门主的真正身份,却受到了天道的惩罚,让他的身体受尽了痛楚。 宋慈航作为宋金峰的义子,他自然是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既然连鸿钧老祖的三尸之一都推算不到天机门主的身份,他的身份是天道禁忌的话,那究竟什么身份,才能够成为天道禁忌呢? 天道是至高无上的,是凌驾于大千宇宙之内一切生灵之上的,究竟有什么人,会成为天道禁忌呢? 当年盘古开天,用他的身体衍化出了远古洪荒,亿万种族,为了完成开天使命,盘古吸收了混沌宇宙百分之九十九的能量,或许他能够成为天道禁忌。 但正是因为盘古吸收了混沌宇宙百分之九十九的能量,盘古才为天道所忌讳,必须在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之后陨落。 自从盘古身陨之后,在他所开辟的天地之间,还能有什么人物被天道所忌讳呢? 和开天辟地的盘古相比,什么三千混沌魔神,洪荒亿万种族,巫族十二祖巫,可以说都是战斗力不到五的渣渣。 而且盘古身陨之后化身为远古洪荒,亿万种族,元神三分化为三清天尊,十二滴浊血化身为十二祖巫,他是不可能再度复活,重新衍化成为盘古的。 如此一来,究竟什么人,能够拥有让天道禁忌的身份呢? 对于天机门主的身份和来历,宋慈航其实已经困扰了很久,在此刻当着徐福和帝天的面,他就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老玄武和老朱雀的随声附和,更是让妖族天帝转世的帝天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本来他认为以他的身份在五个天命之人中是最为尊贵,来头最大的一个,但按照宋慈航所说,再加上老玄武和老朱雀的这一番言论,让帝天对那位天机门主的身份隐隐约约的有了一个猜测。 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话,那天机门主的身份和来头,简直就大的有点儿吓人了。 “我记的在姓姜的身边有一个小男孩,而那个小男孩,据说是天地阴阳兽,亘古第一兽,一旦成长起来,就会成为万兽至尊。” “但那个小男孩,他对姓姜的百依百顺,把他当成了最信任之人。” “这种信任,是源自骨子里的,血脉深处的,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 帝天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目光从徐福和宋慈航的脸上扫过,随后淡淡的说道。 徐福对这一情况了解的并不清楚,宋慈航却连连的点了点头。 “对,天帝陛下说的很对,那个小男孩名字叫做蛋蛋,他对姜一的信任,是发自骨子里面,灵魂深处的,就算是全世界都与姜一为敌,他也不会背叛姜一的。” “可能在他的心目之中,姜一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亲近的人吧。” “或许,是因为,他能够降临到这个世间,是姜一的血孵化了他的缘故。” 听到宋慈航这话,帝天的脸色就显的更加凝重了许多。 “慈航帝师,你说那蛋蛋是姜一的血孵化出来的?” “如果天地阴阳兽真的是姜一的血孵化出来的,那姜一的身份,我就能够猜到大概了。” 帝天此言一出,徐福对这个话题也表现出了很浓厚的兴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既然帝天对天机门主的身份有了一定的猜测,那他肯定想弄清楚具体是什么? 只见徐福对着帝天拱了拱手道:“天帝陛下,你想确定天地阴阳兽是不是姜一的血孵化出来的,我可以帮你做到这一点。” “在这大千宇宙之内,未来所发生的事情我的法力可能很难预料,但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就很难逃过我的混沌镜的监察。” 说话之间,徐福把他的混沌镜祭了出来,将混沌镜化作了一面巨大的镜子,随后咬破了中指,用他的中指血在混沌镜的镜面上写上了天地阴阳兽五个字。 就在徐福的中指血被混沌镜吸收了之后,过了大概有三分钟的样子,帝天和在场的众人就看到了一个画面。 “这,这是姜一!” 当看到略显稚嫩的两个少年,正在一个昏暗的山洞之中和一名白胡子老者交谈着之时,宋慈航一眼就认出了两名少年中的一名。 “那小子是武顺!” 帝天对天机门的人很是熟悉,当看到少年之时的武顺那副模样之时,他忍不住的咬了咬牙。 当年的武顺和现在一样,看上去还是那么的欠打,那么的让他讨厌。 而就在这时,画面之中的白胡子老者把一枚巨大的蛋递给了姜一,让姜一用他身上的鲜血来孵化这枚蛋。 姜一在迫于无奈之下,只能咬着牙,忍着痛把他身上的鲜血滴在了那枚巨大的蛋之上。 随后那枚巨大的蛋孵了出来,一个像狗不像狗,像猫不像猫,整个一个四不像的小家伙从蛋里面孵了出来。 而这个四不像一样的小家伙,竟然是可以成长为万兽至尊的亘古第一兽,天地阴阳兽。 看完了天地阴阳兽的整个孵化过程,帝天脸上的表情凝重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天帝陛下,看来这天地阴阳兽果然是天机门主孵化出来的。” “对于他的身份,你有一定的猜测了是吗?” 将混沌镜收了起来之后,徐福缓缓的问着帝天道。 其实在这个时候,不要说帝天了,就连宋慈航的心里都已经有了一定的答案了。 所以帝天先是看了一眼宋慈航,这才做出着回应道:“天地阴阳兽是盘古心头血所化,这一点你们知道吗?” 老朱雀和老玄武接受了大妖白泽的完整传承,他们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只见老朱雀连连的点着头,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的道:“对,确实如此,天帝阴阳兽是盘古心头血所化,但这天地阴阳兽却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一直都没有出现过。” 老玄武同样也点着头道:“天地阴阳兽只要能够孵化,只要能够成长起来,必然会成为万兽至尊,所以三界六道之内的诸多大能,都在寻找天地阴阳兽的下落,都想降服这天地阴阳兽。” “能够让万兽至尊成为自己的坐骑,恐怕连混元圣人都会有这种想法。” 就在老玄武和老朱雀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之后,宋慈航这才说道:“天地阴阳兽一直存在于传说之中,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看来原因非常简单,是因为没有人能够孵化天地阴阳兽。” “只有能够孵化天地阴阳兽的那个人,才能够成为天地阴阳兽的主人,得到它的认可。” “而姜一孵化了天地阴阳兽,所以天地阴阳兽就把他当成了唯一的亲人,对他死心塌地,信任有加。” 宋慈航此言一出,帝天忍不住的有些嫉妒,在这同时,他更是感慨万千。 作为曾经的妖族天帝,统帅亿万妖族,但他的身边却没有一个对他死心塌地信任有加之人。 如果当年不是他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施展了一定的手段的话,妖族皇者东皇太一,又怎么会把妖族天帝之位让给他,心甘情愿的被他所驱使呢? 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所付出的代价,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却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 他的苦楚,又有谁能知道呢? 他堂堂的妖族天帝,统领亿万妖族的绝世人物,头顶之上却顶着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以他的自尊,以他的骄傲,又岂能够承受? 所以,东皇太一是他最信任的人,同样也是他最恨的人! 他是多么的希望,能够像天机门主一样,拥有一个对他发自灵魂深处,信任有加,死心塌地之人啊! 而且在天机门主的身边,还有祖巫转世的两名绝世人物,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无比向往,却无法拥有的。 但天机门主能够拥有这些,那他的身份,就不言而喻。 “十二祖巫是盘古浊血所化,天地阴阳兽是盘古心头血所化。” “能够孵化天地阴阳兽,让两大祖巫转世的女子对他死心塌地。” “心脏是鲜血本源之地,我看那天机门主的身份,恐怕十有八九和盘古之心有关。” “很有可能,姜一他是盘古之心所衍化之人” 帝天缓缓的把他的猜测说了出来,而就在他的话音刚刚一落之时,一团巨大的乌云出现在了整座天帝城的上方,无穷无尽的赫赫天威,瞬间就笼罩住了整座天帝城。 宋慈航见此情形,立马对着帝天进言道:“天帝陛下,看来您不能再往下说了,既然他的身份是天道禁忌,天道就不容许他的身份泄露。” “之前你所说的,入我等之耳即可,绝对不能外泄于他人。” 帝天和徐福他们都感受到了凌驾于天帝城之上的赫赫天威,一旦天罚雷劫轰了下来,就算是他们有先天至宝,先天灵宝,最终还是扛不住的。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天道要他们保守这个秘密,不让他们泄露天机门主的身份,那他们又岂敢忤逆天道? “慈航帝师,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帝天满脸惊慌,连连的摆了摆手道。 老朱雀老玄武还有徐福干脆捂起了自己的耳朵,在那里做出了一副掩耳盗铃的样子。 “我们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不知道。” 摇着头,摆着手,老朱雀和老玄武还有徐福连声说道。 闻人倾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对于头顶之上的无上天威她并没有太深的感受,在那里一脸懵逼的问起了帝天。 “天帝陛下,这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那姜一的身份,不能说吗?” 闻人倾国此言一出,帝天转过身子反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甩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闻人倾国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帝天的怒叱之声在天帝殿内响了起来。 “你给本帝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