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血统 - 天命神相

第二百六十一章 血统

我当时正打算把衣服丢洗衣机里面然后洗个澡睡觉,因为今天晚上我实在是太累了, 喷了那么多舌尖血出去,我这会儿舌头火辣辣的疼,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可在听到秦楚楚所说的话之后,我却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魇我是知道的,据说是上古妖族的一种,这种妖的实力虽然并不强大,但却拥有着制造幻象的能力, 一旦陷入了魇妖所制造的幻象之中,除非把那个魇妖给杀掉,否则就只能永远停留在幻象之中,发狂发癫而死, 今天晚上我所遇到的情况和魇妖所制造出来的幻象确实很像, 可是秦楚楚所说的魇鬼我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鬼是人死之后所化,难不成魇妖死了之后会变成魇鬼, 就在我正一脸迷茫的瞎琢磨着之时,秦楚楚主动给我做起了解释, 只听见秦楚楚说道:“其实人族的血脉之中有一定的妖族血统的,但经过了不知道几万年或者几十万年几百万年的传承,妖族的血统很淡薄了而已,” 听到秦楚楚所说的话,我的第一反应是这简直太扯淡了, 如果照秦楚楚所说,不就和那部电影中的经典台词一样,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人和妖生下来的,不就成了人妖了吗,摆渡一吓潶、言、哥关看酔新张姐 而秦楚楚见我一脸的不相信,就白了我一眼说道:“我就知道你不相信,但这却是事实,就连我们秦家都有妖族血统,” 秦楚楚这话一出口,我的眼睛瞪的就好像牛铃一样大,嘴里面都快能塞进去一个鸭蛋了, 人族圣母女娲氏亲自选定的远古八族之一,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秦家,竟然有妖族血统, 这特么真是天雷阵阵雷死个人啊, 于是我说:“楚楚,你不会在胡说八道吧,你没有发烧吧,” 说着话的同时,我还伸手去摸秦楚楚的额头, 但秦楚楚却一把推开了我的手,有点儿生气的撅着嘴说道:“我什么骗过你啊,难道我说的话你不相信了吗,” 秦楚楚撅着嘴生气的样子看上去甚是可爱,我都想亲一口她的小嘴儿了,我急忙连连的点着头道:“我信,我信,你说什么我都信,” 其实我的心里面还是不愿意相信秦家有妖族血统的,但这会儿的我却只能违心的说信, 而在我说了一声信之后,秦楚楚很不满的哼哼了一声,然后说:“我知道你心里面肯定是不相信的,不过你要是知道了我们秦家的老祖宗是谁,你就不会不信了,” 我说:“那你们秦家的老祖宗是谁,” 秦楚楚说道:“我们秦家是远古八族嬴姓一族的后裔,而远古八族中的嬴姓一族的始祖却是上古三皇中的天皇伏犀氏,” 听到秦楚楚所说的这句话,我就感觉我的脑袋里面好像轰了一声一样,很多想法就如同潮水一般的从我的脑海中涌了出来, 秦家的老祖宗,竟然是上古三皇之中的天皇伏羲氏, 据说八卦就是上古天皇伏羲氏所创,说的准确一点儿,包括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在内,天皇伏羲氏才是我们相师一脉的真正祖师爷, 蛋蛋不正是上古三皇中的天皇伏羲氏让腾蛇一族守护了几千年之后交给我的吗, 他老人家在几千年之前就做出了这样的安排,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呢, 难道他老人家早就已经算了出来,我这个上古三皇中神农氏的后裔和他的后裔之间会产生交集吗, 甚至他老人家连我和秦楚楚的关系都算到了, 秦家是上古天皇伏羲氏的后裔,周家是上古人皇轩辕氏的后裔,而我们姜家是上古地皇神农氏的后裔,女娲氏把我们上古三皇的后裔选进了远古八族之中,是不是有一定的原因呢, 就在我正想着这些的时候,秦楚楚问着我道:“你们老家那里号称羲皇故里,你应该知道伏羲氏的出身吧,” 我点了点头,说:“伏羲氏人首蛇神,据说他和女娲氏都是出身妖族,而且还是兄妹两个,” 这句话一说出口,我突然间又想到了一点, 秦楚楚说他们上古天皇伏羲氏是他们秦家的老祖宗,而传说中的女娲氏和伏羲氏又是兄妹两个,这岂不是说明远古八族中嬴姓一族的背景大的吓人, 上古天皇伏羲氏人族圣母女娲氏都能搭上关系,嬴姓一族简直是牛逼哄哄叼炸天啊, 嬴姓一族有这样的背景,这就难怪会被女娲氏选进远古八族之中了, 而且伏羲氏出身自上古妖族,那嬴姓一族有妖族血统就再也正常不过了, 不过伏羲氏虽然出身妖族,但他为人族立下了大功德,被尊为上古三皇中的天皇,所以就算是嬴姓一族有妖族血统,恐怕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想至此,我已然明了, 所谓一通则百通,既然上古之时的伏羲氏都能在人族留下后裔,那其他的妖族就也能在人族留下后裔, 看来秦楚楚所说的那个魇鬼,应该是一个有魇妖血统的人,死了之后所变的鬼, 当我把我的判断告诉了秦楚楚之后,秦楚楚点了点头然后给我详细的解释了起来, 只听见秦楚楚说道:“人类之所以被称为万物之灵,就是因为在人的血脉之中孕育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人的血脉和灵魂是相连相通的,” “所以在我看来,应该是那个身具魇妖血脉的人在死了以后,她的血脉导致他的阴魂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让他拥有了他先祖的能力,这才让他变成了一个可以制造出幻象的魇鬼,” 经过秦楚楚这样一解释,我基本上已经能够肯定,在六号楼的那十五个鬼之中,肯定有一个魇鬼, 那一个会是那个魇鬼呢, 这十五个鬼是一个一个死的,而且还让我差点儿做了第十六个鬼, 这说明后面死掉的鬼,都是第一个死掉的鬼害死的, 第一个死掉的,很有可能就是那个魇鬼, 既然这样,那我就需要查清楚第一个死掉的那个人是谁, 在他的身上牵扯到了什么因果, 还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教科书上面写了快走两个字的,应该就是郑教授最欣赏的学生李皓天,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他的话,我这很有可能着了那个魇鬼的道儿,成了六零九教室里面的第十六个鬼了, 可以说李皓天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要是不报答他,就欠下他的因果了, 我必须得尽快解救他,让他早日魂归地府,尽快的投胎做人, 甚至我还在想,如果李皓天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都一定会帮他完成, 一时间想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我突然间感觉到压力很大,就算是这会儿身体已经很累了,但躺在床上的我却睡不着觉,脑子里面总是会冒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比如说我们姜家人的血是至刚至阳的,而且我们姜家人所修炼的功法也是至刚至阳的,那貅爷他们家族的功法属性是至阴至柔的,那是否说明貅爷他们这一族的人血是至阴至柔的呢, 以此类推,那姬姓一族的功法是金属性的,是否就代表着周家人的血带着金属性呢, 妘姓一族的功法属性是木属性的,是否就代表着云若风的血带着木属性呢, 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个这样的念头,让我情不自禁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难道那周贺大哥和云若风的被抓和他们传承的血脉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