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九十三章 游说 中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五百九十三章 游说 中

羽翼仙的飞行速度在三界内是排的上号的,他的羽毛只需要动上一动,就能够飞跃九万八千里的距离,所以有羽翼仙当坐骑,可以在顷刻之间抵达任何一个地方。 徐福跨上了羽翼仙的后背,对着帝天拱了拱手。 “天帝陛下,我这就去说服周杰和姚远,应该很快就可以返回。” 在徐福说出这话之后,燃灯对着羽翼仙轻轻的点了点头,羽翼仙自然是明白燃灯的意思,双翅轻轻一展,就从天帝殿内飞到了天帝城的上空。 “徐先生,我们先去找姚远,还是找周杰呢?” “虽然我的飞行速度比较快,但这两个天命之人身在何处,我却并不了解,具体如何前去,还请先生告诉我方位。” 羽翼仙的一双黑色翅膀在天空之中展开,直径足足有四五米,徐福就站在黑色翅膀之上,目光俯瞰着天帝城。 徐福有混沌镜这件监察三界的先天至宝在手,可以轻而易举的了解到他想了解的任何一个人。 所以对周杰和姚远的情况,徐福是非常熟悉的。 向着天帝城的西方深深的看了一眼之后,徐福沉声言道:“周杰是现任的昆仑令主,整个周家和昆仑派已经合为一体,就连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都以周家为尊,我们还是先去昆仑派,见一下这个昆仑令主吧!” 在说完这话之后,徐福通过他的意念把一副地图传给了羽翼仙,而通过这幅地图,羽翼仙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抵达昆仑派的所在之地。 “明白,徐先生。” 羽翼仙接收了地图,催动双翅就风驰电掣的向着昆仑派而去。 估计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徐福站在羽翼仙的背上,就来到了昆仑派的山门之前。 作为传承了无数年的古老门派,昆仑派的山门之前自然有道士镇守,而且这几个镇守山门的道士,在昆仑派之中也算是实力非凡之辈。 现如今灭世大劫降临,末法时代宣告结束,实力强大之人越来越多,天阶七品的下品金仙,以前在任何一个门派都是老祖级别的存在,但现如今在昆仑派这样的古老门派,却被派来镇守山门。 就在这几个下品金仙级别的昆仑弟子正闲的无聊互吹神侃之时,随着一阵狂风刮起,一只他们生平仅见的大鸟自天而降。 在这只黑色大鸟的后背之上,站着一名一身黑衣英俊不凡,神采奕奕的年轻人。 而就在这名黑衣青年从黑色大鸟的背上跳了下来之后,那只黑色大鸟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 这黑衣中年男子长的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再加上他之前所展现出来的不是人族之身,让历来以名门正派自居的昆仑门下瞬间就进入了紧张状态。 “何方妖物?竟然敢闯我昆仑山门?” 几个昆仑门下面色一凛,挡在了山门之前,甚至亮出了身上佩戴的武器。 这几个昆仑门下不过是下品金仙级别的实力而已,对于羽翼仙来说和蝼蚁没有任何区别,在红尘天外天的时候,这种级别的人物他连吃的兴趣都没有。 所以此刻当这几个昆仑门下盛气凌人的质问起了他和徐福之时,羽翼仙面色一寒,双眸之中冷光直射,对着这几名昆仑弟子厉声说道:“你们几个给本仙速去通报,就说徐福徐先生和羽翼仙来访。” 在说出这话之时,羽翼仙释放出了他大妖巅峰的气势。 大妖巅峰相当于大罗巅峰,即便是受到天道规则的压制,羽翼仙此刻所释放出来的气势,是昆仑派镇守山门的这几个弟子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 别说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和昆仑派的那位太上长老了,就算是红尘天外天下界而来的那位玉虚门下徐羽,在他的身上都没有感受过这种气势。 “徐福徐先生,羽翼仙,请你们二位稍等片刻,我们这就去通报。” 面对着羽翼仙的无上气势,这几个昆仑派的门人就差没有跪在地上了,在战战兢兢的回应了一番之后,仅仅留下二人守在山门之外,其他的几名全都转身向山门内跑去。 羽翼仙见他释放出来的气势达到了目的,这才面露得意之色的看了一眼徐福,然后收敛了气势,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而就在羽翼仙收敛了气势之后,留下来的两名昆仑门下顿时就感到压力大减,忍不住的长出了一口气,这才盯着徐福和羽翼仙打量了起来。 羽翼仙之前所释放出来的气势是他们生平仅见,但为什么给他们的感觉,好像羽翼仙是以他身边的年轻男子为主,处处以他为尊呢? 难不成,这名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比羽翼仙还要更加强大? 过了大约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昆仑派年青一代的天骄人物几乎全部都从山门内走了出来。 听到镇守山门的那几名弟子所传来的消息,让这几个人都感到很是好奇,究竟什么人物前来昆仑,竟然仅仅凭着气势,就让几名天阶七品的下品金仙,表现的如此狼狈。 只见昆仑派的天骄人物在崔鸿基和欧阳寒洛这两个的率领之下一共来了足足有十来个。 为首的崔鸿基和欧阳寒洛实力境界达到了天阶九品,其他几名也达到了天阶八品,这要是放在十年之前,这几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随便放出去都可以吊打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任何一家,任何一派。 当然,今时不同于往日,现在的天道门三家十派,绝非以前可比,在这些门派家族之中,同样涌现了不少实力不俗的天骄人物。 走出了山门之外,在看了一眼徐福和羽翼仙之后,却并没有从他们的身上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羽翼仙站在那里收敛了气息,就如同一个凡人一般,除了相貌长的丑了一点之外,什么都看不出来。 至于徐福,以崔鸿基和欧阳寒洛的修为境界自然是能够看出,徐福和他们一样,不过是天阶九品的上品金仙而已。 在这种情况之下,崔鸿基和欧阳寒洛相顾对视了一眼,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 根据镇守山门的那几个人所说,前来拜山的两个人应该是很厉害才对,但以眼前的这两个人来看,好像并不怎么样嘛! “二位突然降临到我昆仑派的山门之前,不知所为何事啊?” 崔鸿基对着徐福拱了拱手,表现的相对比较客气,问着他们道。 虽然崔鸿基是昆仑派的天骄人物,但徐福却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不屑之色,徐福一脸傲然的对着崔鸿基道:“方士徐福,有要事求见昆仑令主。” 听到徐福这话,崔鸿基面色一凝,立刻就盯着徐福从头到脚的打量了起来。 对于忽悠了那位千古一帝,建立了石原家族的方士徐福,崔鸿基可是有所耳闻的,此刻的这人既然自称是方士徐福,难不成他就是石原家族的那位传说之中的老祖宗? 作为天道门三家十派的核心人物,崔鸿基对石原家族可是了解的甚为清楚,臭名昭著的str组织,就是石原家族在暗中掌控,而且这些年来,石原家族在背地里做下了多少惨无人道的事情。 “你是徐福?是石原家族的那位老祖宗?” “你们石原家族所犯下的滔天罪恶,简直罄竹难书,你竟然还敢跑到我们昆仑派来?” 崔鸿基面色一凛,直接把他的武器亮了出来,做出了一副要和徐福翻脸的架势。 欧阳寒洛和其他几名昆仑派的天骄人物,也全都亮出了各自的武器,剑拔弩张的打算跟徐福动手。 然而这些人又怎么会被徐福放在眼里,如果他不在昆仑派的山门之前整出一点动静来,昆仑派的那些核心人物恐怕都不会现身出来。 考虑到这一点,徐福看了一眼羽翼仙,对着他点了点头。 “羽翼仙,接下来就看你的手段了。” “不过你要切记,千万不要给我弄出人命来!” 听到徐福这话,羽翼仙的目光从崔鸿基这些人的身上扫过,在他的眼中,这些人就如同一道道的美味佳肴一般,只可惜他只能看不能吃。 舔了舔嘴唇,吞咽了一下口水之后,羽翼仙气焰嚣张的对着这些人道:“徐先生要见你们昆仑派的昆仑令主,你们没有听见吗?” “我数三声,如若你们不把昆仑令主给我请出来,那就休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作为名门大派的无上天骄,他们无论走到那里都是受人尊重的,崔鸿基他们年轻气盛,如何能受得了羽翼仙的这幅嚣张态度。 “混账东西,你一个披毛戴角的禽类,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气跟我们说话?” 崔鸿基忍耐不住的对着羽翼仙怒骂出声,但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眼前闪过了一道黑光,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在了昆仑派的山门之前。 “啪!” 在这声巴掌声之后,昆仑派的其他天骄人物还没有反应过来,羽翼仙的身体化作了一道道的黑光,只要冲到每一个昆仑天骄的身前,都会在这人的脸上留下一个五指印。 “啪!” “啪!” 在连连响起了七八声巴掌声之后,昆仑派年轻一代的天骄人物,全都被羽翼仙给打的倒飞出去了七八米远。 镇守山门的两名弟子,还有把崔鸿基他们请来的几名弟子,亲眼见到他们昆仑派的天骄人物瞬间被虐成了狗,一个个全都眼睛发直,目瞪口呆。 就算是红尘天外天下界的那位玉虚门下,阐教三代弟子中的绝世天骄,也没有这个尖嘴猴腮的黑衣人厉害吧! 这个尖嘴猴腮黑衣人,他究竟是什么来路,竟然厉害到了如此程度! “羽翼仙,你是燃灯坐骑,算起来隶属佛门,为何到我昆仑派的山门来撒野?” “莫非你认为我们玉虚门下会怕了你不成?” 就在几名昆仑门下刚刚回过神来,那些昆仑派年轻一代的天骄人物一个个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之时,一个嘹亮深远,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而随着声音传来,只见一名年轻男子,脚踩着五彩祥云,身穿八卦仙衣,从昆仑山的山顶处飘然而下,顷刻之间就到达了昆仑派的山门。 这男子,自然是玉虚宫三代门人之中的绝世天骄人物徐羽,元始天尊派他下界辅佐昆仑令主,在昆仑派之中,他的地位可是仅次于昆仑令主周杰的。 而就在徐羽从云头落下,来到了昆仑派的山门外之时,昆仑派的掌教欧阳振龙,大长老崔殇略,还有太上长老乾阳子,这些人全部都脚踏虚空而来,紧随在徐羽之后,从昆仑山的山巅,降落到了昆仑派的山门之前。 不过周杰是昆仑派的昆仑令主,在昆仑派地位尊崇,以他的身份却不便于亲自降临到昆仑派的山门。 而且在周杰看来,有徐羽和昆仑派的这些核心人物,难道还对付不了徐福和羽翼仙吗? 昆仑派虽然出动了如此之多的厉害人物,徐福却并没有达到目的,只要昆仑令主周杰不现身,他就会一直让羽翼仙闹腾个没完。 “徐羽,你虽然是元始门下,阐教三代弟子之中最为杰出的一个,但你却代表不了昆仑令主,代表不了大帝下界的周杰。” “本座此番来到昆仑,是有重要的事情和周杰相商,如若周杰不亲自出来迎接本座,那或许会成为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徐福面色深沉的看着徐羽,依然表现的无比张扬,对着徐羽和昆仑派的这帮人道。 而听到徐福的这番话,年轻气盛的徐羽肯定不服气,将元始天尊赐给他的三宝玉如意直接祭了起来,悬浮在了他的头顶之上。 随后只见徐羽对着徐福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在这里说吧!” “吾乃是元始圣人亲自派遣下界,按道理是有资格代表昆仑令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