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三章 雷电囚笼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零三章 雷电囚笼

为了灵宝一脉的道统发扬光大,为了截教荣光重新照耀在天地之间,为了截教教主灵宝天尊给他安排的任务,闻仲思量再三,他只能选择和徐福联手,一起对付天机门主和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 不过天机门主的身份在那里,即便是截教教主灵宝天尊,都亲口交代过他,见天机门主就如同见他,所以闻仲虽然不得不和徐福联合,一起去对付天机门主,但他却没有和天机门主当面为敌的任何念头。 就像当年封神大劫之时一样,阐截两教的门下弟子打成了一片,简直就如同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可见了元始和通天这两位圣人之时,双方之间的弟子都会毕恭毕敬的上前行礼,诚惶诚恐的叫一声“老爷”。 对于闻仲和徐羽来说,天机门主永远是姜一老爷,是和三清天尊,混元圣人平起平坐的人物。 就像宋慈航是接引和准提圣人的师父,对他们有传道受业解惑之恩的一样,对于佛门弟子来说,鲲鹏祖师转世的宋慈航,同样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徐福有先天至宝混沌镜,对天地之间,大千宇宙之内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了解的一清二楚,甚至连天机门主的真正身份,都被他猜到了一二,所以对于闻仲对天机门主的态度,他自然有心理准备。 在微微一笑之后,徐福对着闻仲道:“太师,通天圣人让你不可与天机门主为敌,但他却选择了祖龙转世的姚远,让你专程下界来辅佐,这足以说明,通天圣人并不看好姜一。” 徐福说至此处,闻仲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而在这时,徐福却话锋一转,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刻意强调着对闻仲道:“太师,通天圣人虽然让你把天机门主当成他对待,但这仅仅只是天机门主一人而已。” “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后土祖巫转世的陈婉秋,以及天机门的其他诸人,应该都不包括在内吧?” “难道仅仅因为那天机门主,你雷部正神的太师闻仲,连天机门的其他人都不敢为敌了?” 徐福明显在出言相激,闻仲并不是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不过即便是徐福不这样说,闻仲也早就打定了主意。 只见闻仲毅然决然的摇了摇头,一脸坚定的道:“通天祖师让我下界来辅佐祖龙转世的天命之人姚远,光大我截教门楣,重振我灵宝一脉,我又岂能因私而费公呢?” “不和天机门主为敌,是我对祖师的敬重,但天机门的其他人,却不包含在此列。” “什么玄冥祖巫,后土祖巫的转世之人,对我闻仲来说又能算什么?” “据说那秦楚楚的天道之剑执掌天罚之力,可以替天行道,但我闻仲同样也执掌天罚之力,可以观天之道,执天之刑,我倒想见识见识,是秦楚楚的天道之剑厉害,还是本座的混沌神雷犀利!” 闻仲此言一出,明确的表达出了他的态度,让徐福很是满意,有闻仲的混沌神雷,再加上姚远的祖龙塔,还有另外的三件先天至宝,让天机门主和天机门的那帮人如何抵挡? 玄冥和后土祖巫转世的人物又能如何?这个阵容,就算是当年的玄冥和后土,都未必能够抵挡的住,轮回转世的她们两个,又能发挥出当年的几分实力? 一念至此,徐福带着满脸的笑容对着闻仲道:“太师,你有这种想法,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的混沌镜乃是天地之间的第一面镜子,不仅可以折射和反射任何光芒,而且还可以将光芒汇聚。” “你的天罚雷劫,带有雷光电光火光,经过我的混沌镜汇聚,届时会产生什么样的威能呢?” “就算那陈婉秋是后土祖巫转世,防御天下无敌,你我二人联手,施展出来的混沌雷光,她能够抵挡的住吗?” 徐福说到这里,听的姚辉心情沉重,头皮发麻,天机门的那帮人算是他的朋友,尤其是他妹妹姚唯雨也是天机门的一份子,如果天机门的人中了徐福的算计,进入了镜中世界,那里还有活路? 无论是为了他的妹妹姚唯雨,还是为了他和天机门那帮人之间的朋友关系,他都绝不能让徐福的计划得逞。 只要时间容许,有合适的机会,他一定要给天机门那边通风报信,让他们小心提防,千万不要上了徐福的当,中了徐福的算计。 而就在姚辉暗自盘算着之时,徐福的目光却投射到了他的身上。 在这一刻,徐福的目光表现的无比阴冷,简直就如同寒冬腊月的凛冽北风一样。 被徐福的两道目光所注视,姚辉在第一时间就感觉情况有些不妙,不过此刻的姚辉,却不能表现出任何慌乱之色,被徐福和姚远给抓住破绽。 这时只见徐福对着姚远拱了拱手道:“姚远,我们这一次的计划至关重要,关系到你们三个天命之人的前途未来,甚至关系到阐截两教和佛门的教义之争。” “如果我们的这个计划失败,被那天机门主侥幸逃脱,那接下来他肯定不会放过你们,一旦他诛杀了你们三个,最终化解灭世大劫的救世之主,必然会是他。” 听到徐福这话,姚远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难看,但徐福话里的意思,,姚远却猜到了几分。 只见姚远对着徐福道:“徐先生,你说这话的意思,是不是想告诉我,我们定下的这个计划,绝对不能泄露一丝一毫的风声,绝对不能让天机门的任何人知道?” 徐福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 “姚远,既然这计划对我们都至关重要,那你必须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才能保证让我们的计划顺利实施,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徐福对着姚远说出了这番话,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他的目光一直都盯在姚辉的身上。 姚远这货自然是能够明白徐福话里的意思,同样目光阴冷的盯在了姚辉的身上。 其实姚远对姚辉一直都不爽,但姚辉却是女娲娘娘亲自选定的姚家家主,而且姚辉从炼妖壶世界归来之后,给姚家带来了不少的灵丹妙药,还有女娲娘娘亲传的修炼功法,这让姚家的不少人得了好处。 因为这个原因,姚辉在姚家还是占据了一定的地位的,这让姚远很难挑他的理,很难压制他的家主权威。 后来虽然闻太师下界来辅佐姚远,但闻太师对姚远的秉性却并不怎么认可,反而和姚辉比较投脾气。 如此一来,姚远想在姚家压制姚辉,就更加难以做到了。 不过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徐福却给了姚远一个绝佳的机会。 “徐先生,你说吧!只要能帮我除掉天机门主,灭了天机一脉,无论做任何事情,我都全力配合。” 姚远心领神会的对着徐福点了点头,语气和表情很是诚恳的道。 徐福见状就不再客气,目光凌厉的看着姚辉,沉声言道:“姚远,如若你不想让消息泄露,不想我们的计划被天机门的人知道,那你必须把这位姚家家主给禁锢起来。” “至少在我们的计划发动之前,绝对不能让他和姚家之外的任何人接触。” “甚至在整个姚家,除了你和闻太师之外,其他的任何一个人,他都不能够接触。” 听到徐福这话,姚远深以为然,目光凛然的向着姚辉看了过去,闻太师虽然觉的这样对姚辉不公平,但考虑到长远利益,无论是为了姚远,还是为了截教和灵宝一脉,他都不能在这个时候提出反对意见。 “姚远,你不要被徐福给蛊惑了,他本身就是一个骗子,连当年的千古一帝都被他给骗了,你堂堂的天命之人,怎么能相信他呢?” “太师,这徐福不是好人,他所创建的石原家族罪孽滔天,mystery组织更是恶贯满盈,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之人。” “你们千万不能相信徐福,不要和徐福同流合污!” “小雨是我们姚家之人,徐福这一次定下的计划针对天机门的所有人,难道我们连小雨都不放过吗?” 姚辉一边苦劝着姚远和闻仲,一边却在缓缓的往洞府大门之外退去。 其实姚辉也很清楚的知道,无论是太师闻仲,还是姚远这个天命之人,都不会相信他所说的话,听进去一句他的劝告的。 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他想逃离姚家,给天机门传递消息。 然而在场的人都是久经江湖之辈,姚辉的那点心思,有谁看不透呢? 闻太师表现的很是无奈,摇了摇道:“姚辉,作为姚家之主,你要有一个家主的格局。” “你要知道,在你这个姚家家主之后,不仅有姚家,还有我们灵宝一脉,截教一门。” “如果为了一己之私,你就把消息泄露给天机门的人,坏了我们的大事,这个责任可是你承担不起的。” “我的雷电囚笼从来没有用过,但为了防止你犯错误,也是为了保护你,今日就破个例,让我对你用一次雷电囚笼吧!” 随着太师闻仲说出了这话,在姚辉的头顶之上显现出了一道道,一团团的雷电,这些雷电有紫金天雷,灭世金雷,等等各种雷电,唯独没有混沌神雷。 这些雷电突然之间将了下来,围绕成了一座牢房的形状,把姚辉这个姚家家主死死的困在了其中。 “太师,你能不能放我出去?” “小雨是我妹妹,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我只需要把小雨带回我们姚家就行,你能不能帮我一下,让我救救小雨。” 姚辉在雷电囚笼之中大声的求起了闻仲,但闻仲却面色铁青,丝毫不为所动。 “你想救你妹妹,但你妹妹肯定不想她的丈夫死掉,而他的丈夫,却自然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兄弟姐妹,朋友们死去” “天道生我们人族,就是因为我们人族有专属于人类的情感,人类的友谊,人类的爱情,人族的亲情。” “但这种情感,对我们人族来说,有可能是一种羁绊,也有可能是一种力量” “痴儿,你就在这雷电囚笼之中好好反省吧!等到徐先生的计划发动之后,我会带你进入他的镜中世界之内。” “那个时候,看有没有机会,能救你的妹妹了!” 太师闻仲在说出了这话之后,满脸无奈的转身返回了姚家洞府之内,姚辉却继续在那里歇斯底里的求着闻仲,甚至用他的身体向雷电囚笼撞了过去。 但雷电囚笼却根本无法突破,只要姚辉逾越了一定的范围,就会有各种雷电降落下来,把姚辉给电的死去活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