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五章 二郎转世之身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零五章 二郎转世之身

石原大郎生前被潘金莲和西门庆所害,一口怨气憋在心里,灵魂一直都没有离体,后来被石原家族的那位老祖宗施法,让他成为了一个灵魂被封锁在身体之内的僵尸。 经历了上千年的岁月,石原大郎的怨气越积越多,他的僵尸级别也达到了不化骨的级别。 但因为替石原家族的那位老祖宗做事,一手建立了str组织,在全世界各地做下了无数件惨无人道的事情,所以在石原大郎的身上,带有着滔天的罪孽。 按照石原大郎所犯下的罪孽,如果斩杀了他,我必然能够获取到大量的功德,但考虑到石原大郎也是一个可怜人,而且他最多只能算是帮凶,石原家族的那位老祖宗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我决定给石原大郎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只要石原大郎能够帮我铲除掉str组织,灭了石原家族,让石原家族的那位老祖宗为他所犯下的罪孽付出应有的代价,我会尽可能的想办法帮他化解身上的罪孽,给他一个最好的结果。 当然,石原大郎的心愿,我肯定要想办法帮他完成。 而此刻,当我单独把石原大郎从三十六诸天世界之中放了出来,让他兑现给我的承诺之时,石原大郎并没有立刻做出回应,而是站在那里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差不多有十来分钟的时间之后,石原大郎这才对着我道:“姜门主,背叛主人的事情,我可以做,帮你灭掉str组织,灭掉石原家族,甚至帮你杀死我的主人,我都可以做。” “但你能帮我和我二弟的转世之相见,让我报仇雪恨,亲手杀死那一对奸夫淫妇的转世之身吗?” “若你不能,我为何要背叛我的主人?” “如若你能,那你用什么方式来向我证明?” 石原大郎踌躇了许久,把他心中对我的质疑说了出来。 石原家族的那位老祖宗毕竟帮了他,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上千年之久,如果仅凭着我的一句话就让他背叛那位,无论是谁都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除非我能够向他证明,或者直接帮他了却心愿,石原大郎才会铁了心的兑现承诺。 在这种情况之下,要让石原大郎兑现他对我的承诺,我就必须得先兑现我给他的承诺了。 就算是不能全部兑现,至少也得先兑现一部分才行。 和石原大郎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就在我的三十六诸天世界之内,找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僻静的场所,仅仅只有秦楚楚和陈婉秋,还有闻人倾城在场的情况之下,我又一次的咬破了中指。 在用我的中指血凌空写下了一个生辰八字之后,我开始低声默念起了一个名字。 “王焱!” “王焱!” “王焱!” 这一次我并没有召唤轮转王,而是召唤起了阎罗王。 毕竟刚刚召唤过轮转王不久,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实在是不好意思连续召唤两次他老人家。 民间有句话叫阎王叫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 轮转王负责阴魂转身,阎罗王负责给活人拘魂,任何一个人都要经历生死,所以轮转王和阎罗王的生死薄上,必然都可以查到任何一个人轮回转世的具体情况。 只要我把阎罗王召唤过来,让他老人家出面,自然就可以查到武二郎转世成了什么人? 还有害死了武大郎的西门庆和潘金莲那一对贱人,他们两个轮回转世的具体情况。 其实按照阴曹地府的律法,西门庆和潘金莲都要受到惩罚,被打下十八层地狱都有可能,说不定他们两个正在十八层地狱的某一层之内受刑。 阴曹地府连通三界,只要是大千宇宙之内的任何一个地方,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都可以瞬间到达。 我们姜氏一族的血脉很是奇特,竟然有穿越时空之能,用我们姜氏一族的血脉召唤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他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顺着血脉之力抵达。 就在我默念了几遍阎罗王陛下的名字之后,这方天地之间的西方突然阴风四起,隐约看见一队阴兵打着旗号,从远处飘然而来。 这些旗号上写着阎王驾到,活人回避,等等远古之时的蝌蚪文字。 出行之时会摆出这幅阵仗的,在阴曹地府的十大阎君之中,只有阎罗王陛下这一个。 其他的几大阎君,在这方面就没有阎罗王陛下这么讲究了。 转眼之间,那一队打着旗号的阴兵已经来到了我和石原大郎的面前,在这一队阴兵之后,紧跟着一座黑色轿子。 五个青面獠牙的恶鬼抬着这座黑色轿子,仔细观察了一番,我发现这五个青面獠牙的恶鬼,竟然清一色的全都是七品鬼中至尊。 几年之前的阎罗王陛下,不过是七品鬼中至尊而已,没想到现在给阎罗王陛下抬轿子的恶鬼,竟然都是七品鬼中至尊级别的,从这个细节来看,这几年来十殿阎君的阴魂之体,应该是收回了不少。 看来阴曹地府的控制权,应该是落到了十殿阎君的手中,从无尽地狱之中应该很少有恶鬼流窜出去了。 “姜门主,一别经年,今天刮的是什么风?你竟然想起本王来了?” “你可知道,自从你们抛下她离开之后,我那女儿珑竹,这几年来一直都不开心,整天哭着闹着要来阳间。” “但阴阳有别,生死有命,她毕竟是地府之鬼,不是阳间之人,我这个阴曹地府的阎罗天子,是不能够让她随随便便就往来阳间的。” “或许在几年之后,她会用一种比较特别的方式降临到阳间来。” 就在我看着阎罗王的黑色轿子,打量着那几个抬脚的恶鬼之时,阎罗王陛下那熟悉的声音从轿子之中传了出来。 而在听到阎罗王陛下所说的话之后,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天真可爱,机灵古怪的小丫头珑竹。 这丫头和蛋蛋简直是一对活宝,他们两个的关系,可以用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来形容。 然而现在的蛋蛋被我丢在了三十六诸天世界之中,一直处在沉睡状态,不知道什么时间能够醒过来? 如果知道了蛋蛋现在的情况,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清醒过来,珑竹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 她会不会抱着蛋蛋的身体在那里哭个不停,认为蛋蛋是死了呢? 想至此处,就连我都感到很是惆怅,蛋蛋这小家伙,这一次的进化过程比以往的几次都要长,也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但这一次他要是进化完毕,会成长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 蛋蛋是万兽至尊,是盘古心头血所化,他如果进化到了成年状态,恐怕比四神兽之祖还要更加厉害,那个时候的蛋蛋,真是让人期待啊! 有成年状态的蛋蛋在我的身边,再加上秦楚楚和陈婉秋,在这大千宇宙之中,三界六道之内,除了那几个混元圣人之外,还有谁能对我构成威胁? 想起了蛋蛋和珑竹这两个小家伙,让我竟然在一时之间忘记了召唤阎罗王陛下前来的目的。 而见此情形,阎罗王陛下就主动问起了我。 “姜一,你召唤我前来所为何事啊?” “在你身边的这个不化骨,身具滔天罪孽,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阎罗王陛下此言一出,这才让我反应了过来。 看了一眼身边的石原大郎,我对着阎罗王陛下的黑色轿子拱了拱手道:“启禀阎罗王陛下,此番请你前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让你帮一个忙。” 阎罗王陛下闻言道:“姜门主,你我之间就不用那么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出来吧。” “只要力所能及,我这边必定全力以赴。” 阎罗王陛下的言语之间很是亲切,简直把我当成了他的朋友一样。 石原大郎虽然是不化骨级别的僵尸,要论实力等级他不比阎罗王陛下差,但他毕竟曾经是人,对传说之中的十殿阎君自然是带有敬畏的。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传说之中统御万鬼的阎罗天子,跟我说话之时竟然和朋友一样。 有阎罗天子这个朋友,难怪我敢夸下海口,说能够弄清楚他弟弟武二轮回转世的情况。 石原大郎在这个时候对我已经深信无疑,殷切的期待着阎罗王陛下会给我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而这个时候,我却对着石原大郎道:“大郎,把你兄弟武二的生辰八字报出来吧。” “让阎罗王陛下帮你查上一查,你的兄弟武二,轮回转世了多少次,这一世所转世之人,姓甚名谁,是什么情况?” 打虎英雄武松武二郎是武大郎一手抚养长大成人的,对于他兄弟武二的生辰八字,武大郎自然是清楚不过。 所以当我的这话说出之后,石原大郎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报出了他兄弟武二郎的生辰八字。 听到石原大郎报出了他兄弟武二的生辰八字,黑色轿子之中的阎罗王陛下立刻将他的生死薄展了开来。 当阎罗王动用阴魂之力,催动阎罗之法后,他手中的生死薄变的金光璀璨,在生死薄的页面上显示出了一个个的远古蝌蚪文。 阎罗王陛下通过这远古蝌蚪文所显示的信息,很快就了解到了石原大郎的弟弟武二,轮回转世之后的所有身份。 “姜门主,没想到这打虎英雄武二,他轮回转世之后,竟然在你的身边!” 听到黑色轿子之中轮转王陛下所传出来的声音,我差点儿被雷成了狗。 什么?武二郎的转世之身,竟然在我的身边,那他会是谁啊? 石原大郎更是激动的身体发抖,忍耐不住的对着阎罗王陛下道:“阎罗王陛下,我弟弟武二的转世之身是谁啊?” “如果他在姜门主的身边,那我岂不是立马就可以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