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七章 西岐城的城门卫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零七章 西岐城的城门卫

这么多年过来,作为过命的兄弟,武顺对我的信任程度,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无论我说什么话,武顺肯定会百分之百的相信。 恐怕除了他父母和瑶瑶之外,我是武顺最信任的人。 而此刻,当听见我口口声声的告诉他,他的前世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打虎英雄武松武二郎,是三寸丁谷树皮武植武大郎的弟弟之时,武顺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别说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了,就连武顺他自己,都是万万没有想到! “我是武松?” “梁山好汉,打虎英雄武松,竟然是我?” “这特么的,怎么可能呢?” “武松和武大郎可是小说中塑造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在愣了片刻之后,武顺还是不怎么相信,在那里一脸凌乱的自言自语着。 而见此情形,石原大郎无比激动的道:“二弟,我们兄弟两个,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小说中塑造的人物。” “你所说的那本小说,只是把我们兄弟两个的故事,写进了小说之中而已。” “你就是我的二弟武松,我是你大哥武植啊!” 石原大郎又一次的抱住了武顺的大腿,泪流满面的对着他道。 而这一次,武顺并没有躲开,也没有用脚去踢石原大郎,但他看着石原大郎的目光,却仍然充满了疑惑。 虽然武顺很清楚,我是不可能会欺骗他的,但在他的记忆之中没有一丝一毫有关武松的情况,这叫他怎么相信呢? 就像他是武吉转世一样,在他的记忆之中同样没有和武吉有关的任何情况。 但他好歹融合了武吉的金身,打虎英雄武松,和他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不过因为武吉和瑶瑶之间的因果纠缠,让武顺更加不愿意接受武吉这个前世身份,如果在武松和武吉这两个前世身份之间做选择的话,武顺可能宁可要武松这个身份。 在看了一眼瑶瑶之后,武顺对着我道:“老大,我真的是武松转世吗?” “阎罗王陛下真是这么说的?” 和武顺在一起这么多年,对于他的心思我又岂能不了解? 所以当武顺向我问出了这番话之后,我立刻就点了点头。 “阎罗王陛下确实是这样说的,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而且阎罗王陛下就在这里,你若不信的话,可以直接问他啊!” 当我说出这话之后,武顺这个愣头青还真的直接问起了阎罗王陛下。 只见武顺对着阎罗王陛下的黑色轿子深深的鞠了一躬道:“阎王陛下,我真的是打虎英雄武二郎转世吗?” “既然我是武二郎转世,那你能够让我拥有武二郎的记忆,和他大哥武大郎相认吗?” 武顺的这点小心思其实我最清楚,只要能够让他摆脱武吉转世的身份,让他和瑶瑶之间没有因果纠缠,让他能够心安理得的和瑶瑶在一起,那就算是认了武大郎做大哥又有何妨? 从今以后,他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瑶瑶,他是打虎英雄武二郎转世,和姜子牙的徒弟武吉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武顺抱着这种想法,我肯定是不会说什么的,只要武顺和瑶瑶之间的感情不出问题,无论他是什么人转世,其实都不重要。 而就在我对着武顺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武顺和瑶瑶之时,黑色轿子之中的阎罗王陛下道:“武顺,你确实是打虎英雄武松武二郎转世。” “不过让我恢复你武松那一世的记忆,这对本王来说,却是逾越天道规则,触犯阴司律法的行为。” “既然本王能够确认你前世的身份,那你和你前世的兄长就可以相认了,没有必要恢复前世的记忆吧?” 阎罗王陛下此言一出,武顺却面色一喜,既然阎罗王陛下这样说,那说明他真的能够让他恢复前世的记忆。 于是武顺对着阎罗王陛下道:“陛下,你是阴司的十殿阎君之一,自然就可以行使阴司的权力,咱们之间那么熟悉,关系那么亲近,你就给我徇个私,帮个忙难道不行吗?” “阎王陛下,求求你了,让我恢复武松的记忆吧!” “这一辈子,我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让我恢复前世的记忆,感受一下前世的辉煌可好?” 听到武顺这话,瑶瑶的眼睛一亮,她在那里暗暗的想到,如果阎罗王陛下能够恢复武顺前世的记忆,那是否能够恢复他所有的记忆呢? 按照他留下的印记,武顺就是她的丈夫王相转世,如果阎罗王让武顺恢复了他每一世的记忆,那武顺岂不是连王相的记忆都可以恢复? 那个时候,拥有王相记忆的武顺,才算是她真正的男人。 而就在瑶瑶暗暗的想着之时,黑色轿子之中的阎罗王陛下道:“武顺,作为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之一,我是真的不能徇私枉法的,违反天规的事情,我是不能做的。” “但是,你说的确实没有错,当初在阴曹地府,你们天机门的这帮人帮了我们十殿阎君大忙,作为曾经共患难的朋友,我应该适当的运用天道赐予的权力,帮你一点小忙的。” “就让本王用生死薄暂时恢复你武松那一世的记忆,让你和你大哥武植,了却心中的遗憾,化解满腔的执念吧!” “在那一世,你大哥武植抚养你成人,对你亦兄亦父,他被那对奸夫淫妇所害,是你在那一世最大的执念。” “即便是你手刃了那对奸夫淫妇,为你大哥报了仇,但你却一生一世都不肯原谅自己,认为你没有照顾好你大哥,让他惨死在了那一对贱人的手下。” “就算是你后来入了佛门,想利用佛法来化解你的执念,超度你大哥的灵魂,但却始终都没有起到效果。” “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是你的执念太重不好化解,二是你大哥他成了僵尸,佛法根本就无法度化。” 阎罗王陛下说至此,武顺和我们一帮人总算是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年武松加入了西岩寺,用后半生的时间精研佛法,成了佛门的高僧大德,但却并没有修成佛门正果,身死之后依旧进入了轮回之中。 原来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武松的执念太重,无法化解的缘故。 而就在我们想到了这些,一个个在那里暗自点头之时,阎罗王陛下催动了他的生死薄,就看到一道金光从黑色轿子之中投射而出,很快就笼罩住了武顺的身体。 被这道金色光芒所笼罩,武顺就如同进入了时间隧道,脑海之内的意识,犹如演电影一般,闪现了一幕幕的场景。 那些画面场景,他能够深刻的感受到那是他自己的一生。 在那些画面之中,他作为武松武二郎,在年幼之时就父母双亡,他的大哥武植,用他那矮小臃肿的身体,为他撑起了一片天。 为了抚养他长大成人,他大哥武植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直到后来,他长大成人,学了一身的武艺,行走江湖,赤手空拳打死了景阳冈的老虎,闯出了偌大的名声,才想着用他所拥有的一切去报答他的哥哥。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报答他的哥哥,却在他外出公干之时传来了噩耗,他大哥武植,突然病发身亡,等到他急急忙忙的返回家中之后,他的嫂子潘金莲,却早已经办好了他哥的后事,嫁给了西门庆为妻。 武二郎觉的事有蹊跷,就动用了他的关系去调查,但西门庆在当地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以他一个区区的县衙都头,是根本就奈何不了西门庆的。 无奈之下,武松只能通过他的猜测认定了西门庆和潘金莲之间的奸情,用他手中的刀,斩杀了西门庆和潘金莲这一对奸夫淫妇。 从此之后,武松只能浪迹于江湖,在水泊梁山落草为寇。 但他虽然斩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表面上替他大哥武植报了仇,可是武松却一生一世都引以为憾,没有报答他大哥武植对他的养育之恩,让他大哥武植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好日子。 那怕是他晚年勤修佛法,却一直都无法弥补他心头的缺憾,在圆寂坐化之前,所显现的最后一个画面,都是他大哥武植的样子。 此时此刻,前尘往事全部都出现在了他的记忆之中,看着他眼前石原大郎的形象,和他前世的大哥武植完全重合了起来之时,武顺双膝跪地,抱住了石原大郎,失声痛哭了起来。 “大哥,我终于见到你了!” “大哥,你知道我有多后悔吗?那次赴京,外出公干,是我那一生最为后悔的事情!” “假如在你身旁,西门庆和潘金莲肯定会顾忌你兄弟我,又岂敢妒忌你下那狠手?让你尸骨全无,惨死在他们之手!” “大哥,我是万万没有想到,我那次赴京公干,竟然是你我兄弟的永别之日啊!” 武顺嚎啕大哭,满脸泪水,抱着他前世大哥武大郎的身体泣不成声的说道。 此刻的武顺,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武松武二郎。 而对于石原大郎来说,能够听到武顺这番话,像当年抱着他的弟弟武松一样,使的他的执念瞬间就冰封瓦解,再也没有遗憾了。 “二弟,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你我兄弟虽然时隔千年,但却能够再次相见,难道这不是好事吗?” “好弟弟,不要哭!我的二弟武二郎,从来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你不许哭,你给我站起来!” 执念得到了化解,武大郎的脸上竟然流露出来了祥和慈爱的表情,声音缓缓的对着武顺道。 然而此刻的武顺完全把自己代入成了武松武二郎,紧紧的抱着武大郎的大腿,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连连的摇着头。 “不,大哥,我不会再和你分开了!” “我武松对天发誓,绝不让你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然而武顺刚刚发下了誓言,黑色轿子里面的阎罗王陛下却沉声说道:“武顺,我们之间作为朋友,另外看在姜门主的面子上,我让你短时间内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但天道规则不可违背,阴司律法不能侵犯,既然你们兄弟两个已经相认,你们心头的执念已然化解,那你还是继续做回你的武顺吧!” 随着阎罗王陛下的声音从黑色轿子里面传出,又有一道金色光芒投射而出,笼罩在了武顺的身上。 过了片刻之后,阎罗王陛下收起了他的生死薄,那道光芒也消失不见,抱着石原大郎正在嚎啕大哭的武顺突然止住了哭声,缓缓的抬起了头。 当看到石原大郎正一脸慈爱的看着他,扶着他的肩膀之时,武顺又露出了一脸凌乱的表情。 “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真的是武松转世吗?” 武顺一脸凌乱和迷惑的问着道,而就在这时,瑶瑶却对着阎罗王陛下的黑色轿子跪了下来。 “阎王陛下,民女杨碧瑶,恳请你法外施恩,让武顺恢复他三千年前的记忆,想起他那一世的身份。” “在那一世,武顺他是西岐城的城门卫,是民女的丈夫。” 听到瑶瑶这话,对我而言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如同一声炸雷,在我的头顶之上,脑海之中轰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