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八章 人生在世 难得糊涂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零八章 人生在世 难得糊涂

当初在查马斯丹诺家族,宋金峰虽然无法推算出我的身份来历,但他却推算出了我前世的一个身份。 按照宋金峰所说,我那一世的身份,不仅是九世好人,而且还是一个城门卫。 然而此时此刻,瑶瑶却说她前世的丈夫王相,也是一个城门卫。 瑶瑶把武顺当成了他的丈夫王相转世,但她却并不知道,武顺根本就不是他的丈夫城门卫王相转世,而是杀死了那个城门卫王相的武吉转世。 当年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他之所以会收武吉为徒,就是因为遇到武吉之时他给武吉相了面,说他左眼青,右眼红,进城必定打死人。 结果武吉在进西岐城的城门之时,一不小心失手打死了城门卫王相。 为了逃避律法的惩罚,奉养他的老母亲,武吉逃脱了当时西岐之主周文王对他的惩罚,背着他的老母亲找到了姜子牙,让姜子牙施法遮掩了天机,造成了他跳崖身亡的假象。 直到后来,武吉拜姜子牙为师,追随姜子牙加入了西岐的阵营,周文王这才知道,他的文王八卦无法推算出武吉的命运轨迹,是姜子牙施法干扰了的结果。 而那个时候,因为武吉已经拜姜子牙为师,周文王就不好再对武吉进行惩罚,城门卫王相,就等于白白的死在了武吉之手。 在那个年代,人命贱如草芥,死一个城门卫,对一方诸侯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在我的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让我忍不住的暗暗在想,如果武顺是武吉转世,那我会不会是王相转世呢? 当年姜子牙说武吉左眼青右眼红,进城必定打死人,武吉果然打死了人,他和武吉之间的师徒缘分就此而开始。 然而我和武顺之间,同样也发生了类似的场景。 我说武顺的左眼青右眼红,今日必定打死人,他果然就把张灵峰一拳给打死了。 我和武顺之间的这场兄弟关系,就从那个时候开始。 历史是何等的相似,同样的场景一次又一次的上演,难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所注定的吗? 如果我是王相转世,为何让武顺做了我的兄弟呢? 难道武顺不应该是我的仇人,让他死在我的手中,我们两个之间的因果,才会了结吗? 如果我是王相转世,为何让瑶瑶把武顺当成了王相转世之人,让他和瑶瑶之间,产生了一段孽缘呢? 瑶瑶是王相的女人,武顺的前世武吉却是杀死王相的仇人,天道为何会做出如此荒唐的安排呢? 究竟是谁在背后导演着这场戏? 为什么是一个如此残忍的结果? 如果武顺,瑶瑶,乃至我,意识到了自己前世的真正身份之时,我们三个之间,应该如何面对呢? 我们三个之间的关系,该如何处理呢? 难道要让我杀死武顺,让我们之间的兄弟之情烟消云散,化为乌有吗? 瑶瑶和武顺他们两个之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呢? 还有瑶瑶和我之间,假如我是王相,我们两个之间,将如何相处呢? 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我简直无法想象,无法接受,一旦真的有那么一天,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叫我去如何面对呢? 今生的兄弟,前世的仇人,还有前世的结发妻子,这凌乱复杂的关系,让人痛不欲生的情感,叫我如何去处理? 越想越是头大,这个结果我根本就无法面对,如果阎罗王陛下真的按照瑶瑶所提出的要求,让武顺恢复了他三千年前的记忆,那他和瑶瑶之间的关系,恐怕将无法再维持下去。 而就在我正打算向阎罗王陛下暗中传音,让他不要答应瑶瑶之时,阎罗王陛下的声音已经从黑色轿子里面传了出来。 只听见阎罗王陛下道:“杨碧瑶,之前我帮武顺恢复了武松的记忆,已经是看在武顺和我的关系,以及姜门主的面子上,像这种违背天道规则,触犯隐私律法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犯第二次?” “让武顺恢复三千年前的记忆,这是不可能的!本王是断然不会答应你的。” 听到阎罗王陛下这话,让我和武顺竟然同时长出了一口气。 只要阎罗王陛下不说,不管武顺的前世是什么身份,瑶瑶的丈夫是什么身份,我们就当做没有这回事情发生。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 我不想失去武顺这个兄弟,不想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弄的太过于复杂,只要能够瞒住瑶瑶,我和武顺又何须在乎前世的身份是什么呢? 而瑶瑶见阎罗王陛下不答应,跪在地上不肯起来,连连的磕起了头。 “阎王陛下,请您务必要答应小女子,让我满足一下心愿,见一下我的夫君好吗?” “你能帮武大郎和武二郎兄弟相见,为什么就不能帮我和我丈夫王相夫妻相见呢?” “十殿阎君是最为公平公正的,您为何厚此薄彼,不愿意帮我呢?” 瑶瑶在那里胡搅蛮缠,黑色轿子之中的阎罗王表现的很是无奈,长叹了一口气道:“杨碧瑶,本王只能送你一句话,你可听好了。” “其实非本王不愿,实在是本王无能啊!” 阎罗王陛下此言一出,瑶瑶停止了她磕头的动作,抬起头一脸懵逼的看着黑色轿子,实在是无法理解,阎罗王陛下为什么会给她送一句这样的话。 他明明可以做到,为什么却说无能呢? 其实我和武顺此刻的心里面就像明镜儿一样,阎罗王陛下所说的无能,这个意思只有我们两个才能懂的。 武顺他根本就不是城门卫王相转世,叫阎罗王陛下如何恢复王相的记忆呢? 就算是阎罗王陛下能够帮武顺恢复记忆,他所恢复的记忆,也是杀死王相的凶手,武吉的记忆啊! 一旦恢复了武吉的记忆,当着瑶瑶的面,武吉承认了他的身份,那场面恐怕就无法控制了! 阎罗王陛下这是把我和武顺都当成了朋友,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对瑶瑶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谢阎罗王陛下!”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和武顺竟然心有灵犀的对着阎罗王陛下弯腰鞠了一躬,齐声道了一声谢。 武顺所谢的,是阎罗王陛下没有让他出丑,让他恢复武吉的记忆。 而我所谢的,是阎罗王陛下帮石原大郎化解了心头最大的执念,算是帮我完成了对他许下的一部分诺言。 “姜门主,本王统领阴曹地府的亿万鬼魂,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耽搁,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本王就回去了。” “杨碧瑶,你就不要再跪在地上了,本王从来不说假话,你就别指望本王会帮你了。” “那怕你跪在地上不起来,跪的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不该说的话,不该做的事情,本王是绝对不会做的。” 阎罗王陛下语气坚决的说出了这番话,让瑶瑶显的很是失望,从地上抬起了头。 无奈之下,瑶瑶的目光向着我看了过来,她产生了求我帮忙的想法,但仔细一想,我是她认定的武吉转世之人,是杀死她丈夫的仇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她又怎么可能会求到我的身上? 更何况就算是她求到了我,我怎么可能会帮她呢? 而就在瑶瑶很是无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武顺的身边之时,我对着阎罗王的黑色轿子拱了拱手,微微一躬身。 “请问阎罗王陛下,那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转世之身,目前身在何处?姓甚名谁?” “不知陛下是否可以透露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