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九章 大能门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零九章 大能门下

人生在世,无信不立,既然我答应了武大郎,自然要信守承诺才行。 武二郎的转世之身是武顺,杀死了武大郎,让他变成僵尸的奸夫淫妇,西门庆和潘金莲是一个什么情况?我必须要弄清楚。 只有这样,才会让武大郎心甘情愿的帮我。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厚着脸皮,利用阎罗王陛下和我之间的交情,让他帮这个忙。 而在听到我所言之后,黑色轿子之中的阎罗王陛下沉默了片刻,随后从声音里面都能听出来,他老人家很是无奈的道:“姜一,其实我这样做,是违背天道规则和阴司律法的,但谁叫我们十殿阎君欠了你天大的人情呢?” “既然你要问那什么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情况,就把他们两个的生辰八字说出来,本王替你查上一查。” 听到阎罗王陛下这话,我立马向武大郎看了一眼,潘金莲和西门庆的生辰八字,我肯定是没有,不知道武大郎他有没有? 而对于武大郎来说,潘金莲是他的妻子,在他活着之时,是除了他弟弟武二郎之外,对他最重要的人。 甚至可以说,潘金莲是他最爱的女人! 所以那怕是他被潘金莲和西门庆所害,在过去的这一千多年时间之中,对于他和潘金莲之间的一切,他却记的一清二楚。 无论是因为恨还是因为爱,都会让人刻骨铭心! “潘金莲的生辰八字是.....” 几乎没有思考,武大郎直接报出了潘金莲的生辰八字,但对于西门庆的生辰八字,武大郎就说不出来了。 而就在武大郎报出了潘金莲的生辰八字之后,黑色轿子之中的阎罗王陛下道:“既然那潘金莲和西门庆是一对奸夫淫妇,只要能查到潘金莲,应该就能够查到西门庆。” “罢了罢了,本王就索性好人做到底,给你一并查一下吧。” 在说出了这话之后,阎罗王陛下将手中生死薄打开,认真的翻阅了起来。 此刻的生死薄,在阎罗王陛下的手中,就如同一本古书一样,但这本古书,却详细的记载着从古至今,每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和具体情况。 在不知道西门庆的生辰八字的情况之下,想查到他的具体情况是要花费不少功夫的。 阎罗王陛下统率阴曹地府亿万阴兵,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件重要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却因为我在这里耽搁了不少时间,这个人情我算是欠大发了。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左右之后,就听见阎罗王陛下的声音从黑色轿子之中传了出来。 只见阎罗王陛下道:“潘金莲和西门庆虽然勾搭成奸,谋杀亲夫武植武大郎,但我阴司律法最讲究公平公正,只要武大郎之阴魂没有回归地府,没有在十殿阎君面前为自己鸣怨,那潘金莲和西门庆就不用承担因果。” “更何况武松武二郎为兄报仇,已经手刃了潘金莲和西门庆,所以按照阴司律法,潘金莲和西门庆不需要受到惩罚,可以再入轮回,转生为人。” 听阎罗王陛下说到这里,武大郎就沉不住气了。 “阎王陛下,既然潘金莲和西门庆那一对贱人可以再入轮回转生为人,那他们在这一世姓甚名谁?在什么地方?” 此刻的武大郎,只想弄清楚害死他的那一对奸夫淫妇转世成了什么身份? 他要亲手杀了他们两个,出了胸中的一口恶气。 然而黑色轿子之中的阎罗王陛下却并没有给他立刻就做出答复,反而陷入了沉默之中。 “姜一。” 过了片刻之后,阎罗王陛下的声音有些低沉,叫着我的名字道。 而见阎罗王陛下突然叫我的名字,我顿时就有一种情况不妙的感觉。 难道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转世之人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身份,连阎罗王陛下都有些忌惮吗? 就在我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只听见黑色轿子之中的阎罗王陛下道:“那潘金莲和西门庆轮回转世之后,他们两个的转世之身被某位大能收入了门下,如果我说出了他们两个的身份,会和那位大能结下因果。” 阎罗王陛下此言一出,武大郎顿时就怒不可遏,他被潘金莲和西门庆所害,落得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成了不容于三界六道的僵尸,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转世之身却被大能收入门下,这天道是何其的不公? 连阎罗王陛下都对那位大能忌惮不已,不愿意和他结下因果,那岂不是代表着他永远都没有机会报仇雪恨了? “阎王陛下,能否告诉我那位大能是谁?” “潘金莲和西门庆他们两个的转世之身,具体叫什么名字?” 武大郎咬牙切齿的问起了阎罗王陛下,但阎罗王陛下根本就不愿意给他做出回答。 僵尸是不容于三界六道的,作为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见了他这个不化骨级别的僵尸,阎罗王陛下没有把他抓起来就已经算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搭理他? “姜一,既然我答应了你,自然要帮你,不过那位大能我不想和他结下因果,所以我只能用生死薄在你的意识之中留下一个印记,一旦有朝一日你见到了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转世之人,这个印记就会自动触发,让你明确他们两个的身份。” 说完这话,阎罗王陛下不由分说,直接催动了他的生死薄。 就看到一道金光从黑色轿子之中传了出来,照射在了我的脑门上。 被这道金光所照射到之后,我明明感觉到在我的意识之中好像多了一点什么信息一样,但这个信息却是模糊不清,若隐若现的。 看来和阎罗王陛下所说的一样,只有在见到了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转世之人时,这个信息才能触发,才能让我确定他们两个的身份。 而那个时候,就是武大郎找他们两个报仇雪恨的时候。 不过我倒是有点奇怪,把潘金莲和西门庆收入到门下的那位大能,究竟是谁呢? 连阴曹地府十殿阎君之中的阎罗王都对他忌惮不已,不愿意结下因果,这位大能,肯定很是不凡啊! 在这大千宇宙,天地之间,有那些大能,是能让阎罗王陛下忌惮的呢? 其实仔细算起来,这样的大能还是有不少的,让我一个一个的去猜,那里能猜的着? 最关键的一点,这些大能都在红尘之外天外天上,如果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转世之身不在这末法之地,不在这大千宇宙的核心之地,那叫武大郎怎么碰到他们?如何找他们报仇雪恨? 而就在我闪现了这些念头之时,阎罗王的声音从黑色轿子之中传了出来。 “姜一,此间事情已了,本王还有需要事情处理,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诸君珍重,本王去也。” 随着阎罗王陛下的声音传出,一阵阴风刮起,那五个青面獠牙的厉鬼抬着黑色轿子漂浮到了虚空之中。 “恭送阎王陛下。” 在我对着阎罗王陛下的黑色轿子拱了拱手,道了一声别之后,那一队阴兵在前开路,转眼之间就缥缈无踪,向西而去,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之内。 “姜门主,阎罗王陛下可曾告诉你,潘金莲和西门庆所转世之人的详细情况?”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武大郎凑到了我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问着我道。 武顺虽然仅仅在短时间内恢复了记忆,不过他已经完全确定,武大郎就是他前世的兄长,所以武顺也希望能够帮到武大郎,让他出了这口胸中恶气。 “老大,阎王陛下有没有告诉你那个大能是谁?” “那对奸夫淫妇转世成了什么人?” “只要弄清楚了那对奸夫淫妇的身份,就算是有大能罩着,我们照样也可以打上门去,给我大哥报仇雪恨。” “你有太阳神车,这天地之间那里去不得?” “我有混沌魔刀,还有楚楚和婉秋,还有兄弟们在,就算是大能又能如何?” “我大哥的这笔血海深仇,必须报!” “他的这口胸中恶气,必须出!” 有混沌魔刀这件上品先天灵宝,武顺对自己信心十足,口出狂言的道。 而听了武顺这番话,武大郎感动万分,眼含热泪的看着武顺道:“二弟,我的兄弟,谢谢你,大哥谢谢你!” “有一个你这样的兄弟,我武大就算是死上一百次,一千次,也值了!” 武顺和武大郎这兄弟两个在抒发着情感,但我却表现的很是无奈。 虽然武顺的话说的没错,自从融合了太阳神车,这天地之间我那里都可以去得。 就算是红尘之外,天外天上,只要我想去,我就能够去。 而且以我们天机门的综合实力,有秦楚楚和陈婉秋在,除了混元圣人之外,天地之间,大千宇宙之内的任何一名大能,我们都有一战之力。 可是阎罗王陛下他并没有告诉我具体的情况,只是给了我一个模糊不清的信息,叫我如何帮武大郎呢? 鬼知道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转世之身入了那个大能的门下?在没有见到他们两个之前,我是根本就没法弄清楚他们两个的具体身份的。 无奈之下,我只能对着武顺摇了摇头。 “顺子,难道你没有听见吗?” “阎罗王陛下不方便透露那两个人的具体情况,他用生死薄给我留下了那两个人的信息,但只有在见了他们两个之时,才会触发阎罗王陛下所留下的信息,确认他们的身份。” “但这大千宇宙何其之大,那两个是大能门下,恐怕我们是很难见到的。” 说到这里,我苦笑着对武大郎道:“大郎,我曾经答应过你,要帮你弄清楚那一对奸夫淫妇的情况,但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恐怕在短时间内,我是无法帮到你了。” “既然如此的话,你也可以暂时不兑现你对我做出的承诺。” 当时我对石原大郎提出的要求是我帮他弄清楚武二郎和那对奸夫淫妇的情况,他帮我灭了石原家族,铲除掉罪恶滔天的mystery组织。 还有,他要背叛那位救了他的主人,甚至帮我杀掉他,了结了他和我们姜氏一族之间的因果。 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向武大郎提出要求,让他兑现承诺。 然而武大郎却一脸凝重的对着我拱了拱手。 “姜一,既然我二弟的转世之身在你身边,你们两个亲如兄弟,那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帮你?” “我想加入天机门,不知门主愿意收留我这个为天地不容的僵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