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一十一章 大巫蛊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一十一章 大巫蛊

德川家康是岛国江户时代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和丰臣秀吉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就像三国时代的曹操和刘备一样,都是当代豪杰,乱世枭雄人物。 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德川家康之时,我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之感。 好像德川家康的身上有一种天然的气息,让我感觉很是亲近一般。 可是德川家康是几百年前的岛国枭雄人物,跟我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这就让我完全搞不懂为什么我会对他有这种感觉的原因了。 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让一个人对一个人完全厌恶不起来。 然而此刻的德川家康,却表现出了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不愿意背叛他的尊上,也就是创立了石原家族的徐福。 这就让我感到有些为难了,既然德川家康不愿意背叛徐福,那让他跟着武大郎返回石原家族就很容易漏出马脚,坏了我们的计划。 但如果直接把他给杀了,我又有点儿下不去手。 如此一来,唯一的一个办法,只能把他留在三十六诸天世界,让他无法返回石原家族。 一念至此,我的目光从丰成秀吉和其他几个石原家族的精英人物身上扫过,面带着杀气对他们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们几个要是心甘情愿的归附天机门,那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如果你们不愿意和石原家族划清界限,不愿意帮我们灭了石原家族,那你们的下场,必然是死路一条。” 听到我这话,丰臣秀吉率先对着我跪了下来。 “丰成秀吉见过世界之主,主宰大人万岁万岁万万岁!” “丰成秀吉愿意归附主宰大人,愿意加入天机门,成为天机门的一份子,从此之后,追随主宰大人除魔卫道,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 丰臣秀吉在说完之后对着我连连的磕起了头,一顿马屁狂拍,简直快要把我捧到天上去了。 而就在丰臣秀吉正对着我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时,石原家族的那几个精英人物同样也对着我跪了下来,有模有样的学起了丰臣秀吉。 “主宰大人威武!” “主宰大人神威浩荡,法力无边,必定会成为化解灭世大劫的救世之主。” “能追随主宰大人,成为天机门的一份子,真是我们天大的幸运” 听到石原家族这帮人对我的吹捧,听的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此刻的德川家康,依然挺胸傲立,身体笔直的站在那里,看着丰成秀吉那些人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明显的鄙夷之色。 “丰成秀吉,我一直把你当成了一个人物,就算是当年打败了你,我也敬重你是一个英雄。” “直到现如今我才发现,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看错了你!” “英雄两个字,你当不起!” “与你齐名,是我德川家康这一生的耻辱!” 虽然丰成秀吉败给了德川家康,但在岛国的历史上,德川家康和丰成秀吉却是齐名人物,都是江户时代的一方枭雄。 然而此刻的丰成秀吉,在面对着气势逼人的德川家康之时,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根本就没有和德川家康相顾对视的勇气。 “德川,尊上让我们两个多活了几百年,难道你就没有这种感觉,人活的越久越不想死吗?” “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非要充英雄,非要一条道走到黑,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丰成秀吉低着头说出了这番话,而德川家康却始终都挺胸抬头的站在那里,丝毫不为丰成秀吉所说的话影响。 而就在这时,秦楚楚和陈婉秋相顾对视了一眼,在她们两个的眼神之中竟然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接下来只见秦楚楚对着武大郎道:“大郎,你此番带着他们来参加驱魔协会的驱魔大会,如果你一个人回去,或者少了某个人和你一同回去,在徐福那里,会不会不好交代啊?” “你所带的这些人,应该都是石原家族内部的核心人物,要是少了一个两个的,会不会让徐福对你产生怀疑?” 武大郎闻言后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楚楚小姐,你说的确实没错,他们都是石原家族的核心人物,是徐福专门派来跟随我参加驱魔大会的。” “如若他们之中少了一两个人,徐福肯定要跟我问个清楚明白。” “假如我的解释不能让徐福满意,恐怕很有可能会让他产生怀疑。” 说到这里之时,武大郎面上的表情比较凝重,目光锁定在了德川家康的身上。 如果德川家康的问题不解决,把他留在三十六诸天世界,或者直接给干掉,都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让徐福起疑。 德川家康或许是仗着这一点,才会做出了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 然而秦楚楚和陈婉秋在听到武大郎所言之后,两个微微一笑,只见秦楚楚的目光锐利的向着德川家康看了过去。 “就算是他不愿意归附天机门,我也有办法让他老老实实的。” “至于你们,既然已经归附了天机门,就更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千万不要抱着侥幸心理,认为我的大巫蛊只是吓唬一下你们的。” 在对着德川家康和丰臣秀吉这帮人说出了这番话之后,秦楚楚轻轻的挥了挥手。 作为三十六诸天世界的世界之主,在三十六诸天世界之内发生的任何事情,我都能够知道的一清二楚。 此时此刻,我很清楚的知道,在秦楚楚挥手的那一刻,数个无形无色的蛊虫,在不知不觉之间被下到了德川家康和丰成秀吉他们这帮人的身上。 按照秦楚楚所说,她给这帮人所下的蛊叫大巫蛊,难道通过这种蛊,就能控制这帮人,让他们不会做出不利于武大郎的事情吗? 而就在我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只见秦楚楚冷冷的笑着,对着德川家康和丰成秀吉他们道:“你们的身上已经被我下了大巫蛊,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在任何人面前提及和天机门的关系。” “你们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如若你们敢背叛天机门,让徐福知道什么,那你们的下场,会比现在要痛苦千倍万倍,最终化为一滩脓血。” 随着秦楚楚的话音一落,从德川家康到丰臣秀吉,以及石原家族的这帮精英人物,全都感受到了一阵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一个个倒在地上打起了滚,发出了惨烈无比的哀嚎之声。 这种痛苦,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任何一个人,那怕是死一百次一万次,也不愿意承受一秒钟这样的痛苦。 秦楚楚让德川家康和丰臣秀吉这帮人承受了五秒钟这样的痛苦,这才撤掉了她祖巫之法,目光冷漠的向着他们看了过去。 丰成秀吉和德川家康这帮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慢慢的停止了打滚,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而当他们看到秦楚楚那凌厉无比的眼神之时,却如同见了地狱十八层内的厉鬼一般,一个个瑟瑟发抖的对着秦楚楚磕起了头。 “秦小姐饶命啊!” “秦小姐求放过,千万不要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我们!” 德川家康虽然没有对秦楚楚磕头,也没有向她求饶,但在这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痛苦之前,他还是屈膝跪了下来。 死亡固然可怕,但秦楚楚给他们的这种痛苦,却比死亡要可怕千倍万倍,就算是德川家康这种盖世枭雄,也只能跪在秦楚楚的面前。 而见德川家康和丰臣秀吉他们全都跪了下来,秦楚楚面色凌厉表情阴冷的对着他们道:“这大巫蛊被我下在了你们的身上,你们的一举一动都会为我所知晓。” “我们十二祖巫,就是用大巫蛊来控制巫族大巫的。” “所以你们不要抱有任何幻想,认为只要和我之间的距离足够远,就可以不受大巫蛊的控制。” “那怕是相隔万里,数十万里,隔着一个世界,我照样可以用大巫蛊控制你们的生死,让你们生不如死。” 听到秦楚楚所说的这番话,丰成秀吉这帮人几近绝望,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趴在了地上。 德川家康虽然是一条硬汉,但此时此刻的他,却和其他人差别不大,面对着秦楚楚的这一手段,只能选择屈服和接受。 武大郎见秦楚楚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他比较头痛的问题,就走到了武顺的面前,伸出双手抱住了武顺。 “二弟,大哥我要走了。”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可千万要保重。” “这一次返回石原家族,我会全力以赴的配合你们,先铲除str组织,再灭掉石原家族和杀死徐福!” 武大郎用斩钉截铁的语气对着武顺说出了这番话,而武顺却只能默默的抱住了武大郎,并没有说什么。 阎罗王陛下让武顺短时间内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明确了他和武大郎之间的关系,但却并没有把他前世的记忆留存在他的意识之中,所以对现在的武顺来说,武大郎和一个陌生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过这个陌生人,却是他前世的兄弟,是养育他长大成人,对他掏心掏肺,愿意付出一切之人。 仅凭着武大郎为前世的他所付出的一切,让武顺对武大郎怀着深深的敬重。 “大哥,你要保重!” “等到铲除了str组织,灭了石原家族,诛杀了方士徐福,就是你我兄弟团圆之时。” “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不过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受伤,千万不要让兄弟我再有遗憾!” 武顺对着武大郎情深意切的道,这让武大郎无比的感动和激动。 时隔了一千多年,他终于又感受到了久违的兄弟情分。 这种感觉可真是奇妙啊! 就算他是一个三界六道所不容的僵尸,此刻的他,却感觉自己身体之内的鲜血好像沸腾了一样。 “二郎,你就放心吧!” “哥哥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你再有遗憾的!” “等到灭了石原家族,斩杀了方士徐福,就是我们兄弟两个永生永世都不再分开的时候。” 拍了拍武顺的肩膀,紧紧的抱了抱武顺之后,武大郎转过了身子,对着我道:“姜门主,请你把我们送出你的三十六诸天世界。” “等到返回石原家族,我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有关str组织的详细情况反馈给你。” “天机门可以先铲除str组织,下一步再向石原家族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