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一十三章 office 有鬼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一十三章 office 有鬼

对现在的我而言,万里之遥就如同一步之隔,驾驶着太阳神车,我们一帮人很快就返回了天机门总部。 幽丽和幽泉没有随同我们一起参加驱魔大会,李去劫也不知道去了那里,而当我和秦楚楚陈婉秋返回天机门总部,来到天一大厦顶楼之时,就看到他们三个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坐着。 “陈小姐,你们终于回来了。” “他们三个一直在这里等着你们。” 天一基金的一名工作人员在见到陈婉秋之后立刻走上前来,给陈婉秋打起了招呼,顺便指了指会客室的幽丽和李去劫他们三个。 当看到我们三个之时,幽丽的眼睛明显的一亮,但当她的目光投射到了秦楚楚和陈婉秋的身上之时,很快就变的黯淡了下来。 她是多么的期望,能够和陈婉秋秦楚楚一样,成为我身边的女人,然而在我的眼中,却一直把她当做了妹妹。 我们两个之间,始终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天堑鸿沟。 “姜一,下一次无论你们去什么地方,我都要跟你们一起去。” 走到了我的面前之后,幽丽用挑衅的目光看着秦楚楚,带着不容置否的语气道。 而见此情形,秦楚楚面色一沉,什么话都没有说,陈婉秋却微微一笑道:“幽丽,你要是想跟着我们,尽管说出来就是了,我和你哥不会拒绝你,更不会排斥你。” 陈婉秋虽然笑着做出了回应,但她在言语之间却把幽丽当成了妹妹,这从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表明了她的态度。 对陈婉秋来说,她能够接受秦楚楚,已经算是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了,再接受幽丽,这是不可能的。 无论幽丽跟我是什么关系,无论我是怎么看待幽丽这个人的,她都绝不容许在我的身边再多一个女人。 当然,即便幽丽美艳如花,风华绝代,我是不可能有任何想法的。 在我看来,能够同时拥有秦楚楚和陈婉秋这两个绝世女子,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把一份感情一分为二给了她们两个,这已经让我感到很是内疚了,又怎么可能再把这宝贵的感情分出去一部分? 这对我而言,是万万不可能的。 然而对幽丽来说,她却始终都不愿意接受我们两个之间的这种普通朋友关系,也不愿意接受她的前世黎月和我之间的血缘关系。 所以当陈婉秋刻意把她称作妹妹之时,幽丽却表现的很是倔强,对着陈婉秋猛的摇了摇头。 “黎月已经死了,我是幽丽,和黎月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姜一他不是我哥。” 幽丽面色冷漠的说出了这番话,让陈婉秋很是尴尬,而见此情形,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场面,我走到了李去劫的面前。 “去劫,你这段时间去了那里?” “这一次你没有跟我们一同去参加驱魔大会,可是错过了一场好戏啊!” 拍了拍李去劫的肩膀之后,我笑着对李去劫道。 李去劫闻言看了我一眼,表现的和平时的他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用无比沉闷的声音道:“玄都说我是他的师弟,我去找他问了一个明白。” 听到李去劫这话,让我瞬间就提起了好奇心,按照玄都大法师所说,李去劫的前世应该是上八洞八仙中的纯阳子吕洞宾,但我怎么看,他和那位传说之中风流倜傥的剑仙吕洞宾没有任何关联。 吕洞宾可是八仙之中留下传说最多的一位,比如狗咬吕洞宾,三戏白牡丹这些,在民间的许多地方,至今都供奉着吕洞宾的香火。 可是李去劫这家伙,却像一个闷葫芦一般,他怎么会是吕洞宾转世呢? “那你问清楚了吗?” “你究竟是不是上八洞八仙中的吕洞宾?” “据说那吕洞宾是剑仙之祖,道祖一脉蜀山剑派的传承,其实就是吕洞宾所留下的,只不过在吕洞宾羽化升仙之后,蜀山剑派就再也没有人现身世间,这是不是和你有关呢?” 和李去劫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我像连珠炮一样的问了好几个问题出来。 在我小的时候,我爸给我讲了不少和阐截两教有关的故事,对于传说之中的蜀山剑派,我有着无比清楚的印象。 据说蜀山剑派的人可以驾驭着飞剑御空而行,在我小的时候,可是幻想过无数次自己有这种能力的。 其实对现在的我而言,想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难,甚至我可以做的更好,但蜀山剑派这个古老门派,以及剑仙之祖吕洞宾,却在我的脑海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此时此刻,在我眼前的,很有可能就是剑仙之祖吕洞宾的转世之身。 这让我又岂能不感到好奇,想对他的情况做一个了解呢? 然而李去劫却仍然表现出了一副一脸茫然的样子,在和我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缓缓的摇了摇头。 “玄都说我确实是他的师弟,是吕洞宾转世,但按照玄都所说,只要我每次转世,就会忘记所有的一切,那怕是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都不能够恢复我前世的记忆。” “所以,对于你说的吕洞宾,以及我前世的身份,和我有关的一切,我到现在依然是一无所知。” “大千宇宙无边无际,仅仅在这个低级位面,小千世界,都有几十亿的人口,但我,却依然孤独,依然不知道自己为从何而来,因何而活?” 李去劫在那里垂头丧气的喃喃自语着,整个人显的无比颓废,就好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一样,显的特别孤独,特别委屈。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李去劫的这幅样子之时,我竟然很是不忍,虽然和他结识不久,关系不深,但对我而言,却在不知不觉之间,仿佛把他当成了天机门的一份子,当成了亲人一般看待。 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吧! 一念至此,我又一次轻轻的拍了拍李去劫的肩膀。 “去劫,其实你不需要想太多。” “你的记忆迟早都会有恢复的时候,你想找的人,总归有找到的一天。” “如果你把我们能当成你的朋友,当成你的亲人,那在这大千宇宙之中,你其实不孤独,因为,你有我们。” 我对着李去劫情真意切的说出了这番话,但李去劫却并没有表现的很是感动,对他而言,我所说的这些,他好像完全没有概念。 朋友,亲人,这两个词语,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 在他的概念之中,就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朋友?他从来都没有体验过,什么叫做亲人。 这些年来他接触最多的人是天庭的老太白,那老太白和他之间的关系算是亲人,还是朋友呢? 但老太白给他的感觉,好像和我们又有点儿不大一样,这其间的差别,李去劫很难说清楚,很难用文字和语言来表达。 就这样,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之后,李去劫还是做回了自己。 “姜门主,秦小姐,我从天外天下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你们两个而来。” “所以从此以后,无论你们两个去那里,我都会跟着你们。” “只要能够完成天帝交给我的任务,我们之间的缘分就算是了结了。” “做你们的朋友和亲人,恐怕我担当不起。” 表现的很是冷漠无情,李去劫说出了这番话。 而听到李去劫这话之后,就让我对他下界来的目的感到很是好奇了。 既然那位天庭之主让他下界,他为了秦楚楚和我,追随在了我的身边,那他究竟是什么目的呢? 所谓明人之前不说暗话,既然那位天庭之主派了李去劫下界,让他追随在我和秦楚楚的身边,那位天庭之主究竟想干什么? 他女儿龙吉公主投生的曾梦倩在我身边,是天机门的一份子,他的女婿洪锦转世的苏天同样也是天机门的一份子,难道那位天帝陛下,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他老人家专程派李去劫来辅佐我的? 产生了这个念头,对那位天庭之主自然而然的产生了感激之情。 于是我对着李去劫抱了抱拳道:“既然是天庭之主派你下界来辅佐我,那你为何不早说,让我向天帝陛下表达感谢之意。” 李去劫闻言之后狠狠的白了我一眼。 随后只见李去劫的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鄙夷之色道:“姜门主,天帝陛下派我下界的目的,可绝不是为了辅佐你。” “我在这里不妨实话告诉你,天帝陛下虽然不想让灭世大劫真正降临,但站在他的角度,他可不想让鸿蒙落入别人之手,让天地之间,再添一名圣人。” “作为天地之间的无上至尊,他的权力本来应该是凌驾于众生之上,为三界六道之尊的,但包含鸿钧老祖在内,却有整整七位混元圣人压在他的头上,你认为他能够接受吗?” “那七位混元圣人他没有办法,但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头顶之上,再多一名混元圣人。” 李去劫如此一说,我们总算是明白了他下界来的真正目的。 原来那位天帝陛下,是存着这样的心思的。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对那位天帝陛下的这种做法我完全可以理解。 所谓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天帝虽然是无上至尊,是执掌天庭的一方大佬,但面对混元圣人之时,却仍然是一只蝼蚁。 那七位混元圣人,已经成了定数,是无法改变的,天帝陛下自然只能接受他们。 然而天地之间的这第八圣位,却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站在天帝陛下的角度,他肯定要把这滩水搅浑,让不确定因素变的更大一些。 对天帝陛下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鸿蒙不为救世之主所得,天地之间,再不出现第八名圣人。 换句话说,维持当前的这种状况,是天帝陛下最想要的。 而就在明白了李去劫下界的目的,天帝陛下最想要的结果之后,我对着李去劫默默的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再说,转身向着我的专属办公室而去。 李去劫默默的跟在了我的身后,陈婉秋和秦楚楚,分别在我的左右两边。 幽丽的表情比较复杂,先是默默的看了一眼我的背影,随后眼神凌厉的看了一眼我左边的秦楚楚,咬了咬她的嘴唇,和幽泉也跟随在了我的身后。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向着我的专属办公室而去,片刻之间就到了办公室门口。 平时这个办公室是我专门负责管理天机门事物,了解镇魔盟情况的地方,但因为去参加驱魔大会,这几天来办公室的门一直是锁着的。 可就在我们走到办公室门前之时,我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在办公室内有人。 甚至,我能够感觉到,办公室内的,不是人! “是谁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