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一十九章 无量功德 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一十九章 无量功德 下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只需要知道,今天是你遭报应的时候!” 徐晋还在那里拼命的猜测着云若风的身份,云若风却已经举起了他手中的镔铁棍,表情阴冷,面带杀意的道。 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心甘情愿的面对死亡,徐晋更是不会。 只见徐晋把他脚一蹬,他面前的办公桌就向着云若风横移了过去。 在这同时,徐晋的身体凌空跃起,打算破窗而出,逃离这座庄园。 徐晋相信,只要给他逃离了这座庄园,他就有机会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 然而云若风却早就准备好了应对之策,身体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了横移过来的办公桌,目光一寒就对着徐晋指了一指。 而随着云若风的这一指,一道金光闪烁,徐晋的身上缠上了一道捆仙索,将他给捆的严严实实的。 而且因为被捆仙索缠住了身体,徐晋直接从半空之中掉到了地上,摔的七荤八素,头昏目眩。 被叫做老林的那个中年人一直都关注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即便是坐在地上,他也浑身发抖,惶惶不可终日。 当看到徐晋被捆仙索缠的像个大粽子一样,只露出了脑袋,在地上狼狈无比的挣扎着之时,老林惊慌和恐惧瞬间就达到了极致。 “大仙饶命啊!” “求大仙饶过我一命,我只是他手下的一个跑腿的,从来都没有害过人啊!” 对着云若风跪了下来,老林连连的磕着头,哀求起了他。 转瞬之间就用绳子困住了徐晋,在老林的眼中,云若风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 或许是因为徐晋和他们这帮人作孽太多,才会有神仙下凡来惩罚他们,这是老林此刻最为真实的想法。 而看着跪在地上,如同捣蒜啄米一样磕着头的老林,云若风却丝毫不为所动,高高的举起了他手中的镔铁棍。 “你若是刚才为那些孩子多说几句好话,或许我就不会杀你。” “但你,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上奢靡的生活,为了让自己享受荣华富贵,却肆意摧残和践踏着那些年轻孩子的生命,像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求饶?” “不打杀了你,又岂能对的起我这镔铁棍?” “而且在打杀你之前,我要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儿子,你的女人,将失去所有的财产,过上贫苦的日子,你为他们所赚取的财产,将会被用来花在那些被你们残害过的人身上。” 听到云若风这话,老林停止了继续磕头的动作,将他的眼睛闭了起来。 在这一刻,老林的眼前闪现了许多场景,他想起了他的儿子,想起了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小三小四,小五小六。 不过很快这些人全都一闪而过,在他眼前所呈现的,是一张张可怜无辜的面孔,一个个残缺不全的身体,而这些人的命运之所以会如此悲惨,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当老林情不自禁的默念出了这几句话之时,云若风已经举起了他手中的镔铁棍,对着老林的脑袋砸了下来。 “记住,下辈子做个好人!” 随着云若风一棍下去,老林的脑袋瞬间就被砸了一个桃花朵朵万点红。 徐晋眼看着老林被云若风一棍打死,直接就被吓尿了。 老林是帮凶,他可是主谋,他所犯下的罪孽,最少是老林的十倍,云若风连老林都没有放过,他在云若风的棍下岂能活命? “大仙,我们有话好说。” “我所有的钱都可以给你,只求你饶我一命好吗?” 徐晋在地上打着滚,拼了命的哀求着云若风道。 然而云若风却面色阴冷杀气腾腾的看着他道:“你的这条狗命,对你云爷爷来说不值钱。” “但对于被你残害的那些人来说,却只有用你的这条狗命,才能化解他们的怨气。” “像你这种畜生,只配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是不可能有下辈子的。” 厉声怒斥了一番之后,云若风不由分说,直接轮起了镔铁棍,一棍下去就把徐晋给打了个桃花朵朵万点红。 而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按照我的安排,云若风用招魂之法请来了阴曹地府阎罗王陛下麾下的雍大将军,让雍大将军率领着一队阴兵,把这座庄园之中被打死的那些人的阴魂押入了阴曹地府。 按照这些人生前所犯下的罪孽,估计有资格轮回转世的没有几个,十八层地狱,将会是他们轮流体验的场所。 云若风这边暂且不表,且说在北美某个地区的一家私人医院之中,一名头发灰白,褐色眼睛看上去有些昏暗,长相比较典型的西方老者,此刻正叼着一个烟斗,坐在一张巨大的圆桌之前。 “乔伊斯这个贱人,她怎么还不把报表给我送过来?” “今天要是不能把报表发过去,上面要是怪罪下来,我可承担不起啊!” 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斗,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之后,这名西方老者在那里骂骂咧咧的道。 而就在下一刻,当这个老者的话音刚落之后,门外就传来了三声轻轻的敲门声。 “邦邦邦” 听到这三声敲门声,老者面露喜色,急忙说道:“乔伊斯,你快进来啊!我都等了你很长时间了。” 而就在这老者刚刚说完这话之后,房间的门立刻从外面被人推了开来。 一名身着白色衣服,打扮的像个医生,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的西方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过这名西方女子脸上的表情却显的极其不自然,走进来之后连门都没有关。 要是仔细看去,这名叫乔伊斯的女子,她走路之时身体一直在颤抖,脚下的高跟鞋好似都快要站不稳了一样。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成了这样呢? 西方老者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见乔伊斯走了进来,急忙就对着她道:“亲爱的,你怎么才来?赶快把这个月的报表给我。” “今天晚上,可是上传报表的最后时间,如果不能够及时把报表传上去,尊主发火的后果,你可是知道的。” 老者在那里唠叨着,乔伊斯却好似有心事一般,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把手中的一个统计报表递给了老者。 从乔伊斯的手中接过了报表,老者打开扫了一眼,当看到报表最后的统计数字之时,不由的眼睛一亮,露出了一副很是欣慰的表情。 “乔伊斯,我们这个月通过各种途径捕获了九十八个活体,将他们的身体器官卖到了全世界各地,总共获利七千八百多万美刀,相对上个月而言,利润提高了百分之二十,这个报表要是发过去,尊主肯定会奖励我们的。” 西方老者丝毫没有注意到乔伊斯脸上表情的变化,还沉浸在了报表带给他的喜悦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一名满身红妆,连头发都是红色的女子无声无息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名女子的双眸之中带着浓烈的杀机,她看着西方老者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约翰,老约翰你醒醒吧!” “我们完了!” “我们彻底的完了!” 乔伊斯终于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声音之中带着哭腔,对着老者说道。 而听到乔伊斯的话之后,老者抬起了头向乔伊斯看去,但在这同时,他却看到了一身红装,连头发都是红色的女子。 这名女子的长相有几分像东方人,又有几分像西方人,但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像这名女子一样风华绝代,美艳无双的女人,西方老者却是生平仅见。 他活了六十多岁,却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美艳的女人,但此刻见到了这个女人之时,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激动情绪,反而深深的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向上涌来,瞬间就直达他的头顶。 这个女人,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女人! 西方老者刚刚产生了这个念头,就听见这个红发红颜,连双眸都是红色的女人厉声叱道:“你们这些畜生,残杀活人,贩卖他们的身体器官,做下了天理不容的事情,现如今到了报应的时候了!” 这名一身红色的女人虽然说的是华语,但听在西方老者和乔伊斯的耳中,他们两个却完全能够明白这女子话里的意思。 “你是什么人?” “我们所做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乔伊斯,快叫人来,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抓起来,给我杀了她!” “这么美的女人,一定能卖个好价钱的!” 西方老者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越是感觉这名红衣女子恐怖,就越想用这种方式来给自己减压。 他在这座医院之中豢养了好几十个装备精良的手下,然而此刻,那些人去了那里? 就在西方老者的意识之中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之时,乔伊斯露出了一脸惊悚的表情道:“约翰,我没法叫人来了。” “整个医院,除了你我之外,所有的人,全都死了!” “这个女人,她杀死了医院所有的人,连医生和护士都没有放过,她说那些人,是我们的帮凶,每一个都死不足惜!” 乔伊斯指着一身红色的女子,颤抖着身体道,而这名一身红衣的女子在乔伊斯的话音刚落之后,面色阴冷一脸杀机的道:“难道我说的有错吗?” “你们这家医院,每天做的事情,是把活生生的人杀死,摘取了他们的身体器官,贩卖到全世界各地,那些医生和护士,那一个不是杀人凶手?那一个不是你们的帮凶?” “我杀死他们,是替天行道!” 说到这里,一身红色的女子抬了一下右手,一把血红色的长剑出现在了她的右手之中。 “我这元屠神剑,今日总算是饮尽了恶人之血!” 随着话音一落,一声红色的女子挥动了她手中的长剑,一剑下去就把乔伊斯和西方老者斩成了四截。 很显然,这名一身红衣的女子是幽丽,而几乎和幽丽在同一时间,武顺出现在了国内的某个地方,小兰陵出现在了东南亚的某个国家,郑海冰出现在了欧洲的某座城市 总而言之,在天机门的这些人倾巢出动的情况之下,臭名昭著的str组织接二连三的被铲除了据点。 所谓惩恶就是扬善,在短短的几天时间之内,str组织犯下了滔天罪孽的无数恶人被杀死。 铲除str组织,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天机门自然就获得了无量功德。 我这个天机门主,虽然没有直接参与行动,但却还是获得了不少的功德。 当我在天一大厦的办公室坐镇指挥,铲除了str组织的最后一个据点之时,一道功德金光突然自天而降,笼罩住了我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