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李侑柒 - 天命神相

第二百六十五章 李侑柒

那些欺世盗名的大师,身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的因果,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些大师竟然都是天道门的敛财工具,而且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天道门一直都在用这种办法为天道门敛财, 所谓君子求财,取之有道, 天道门用这种方法来敛财,那和骗有什么区别呢, 虽然天道门的运转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难道就没有别的正大光明的办法吗, 这就难怪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让我们姜氏一族退出了天道门, 一念至此,我不由的暗自在想,我加入天道门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为了秦楚楚,我是不是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呢, 可是事已至此,我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只能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改变天道门的这种状况, 但有一点我自己必须不断的提醒我自己,那就是我绝对不能做任何欠下因果,违背本心的事情, 虽然林大师已经介入,他已经用道符封住了六号楼,但我还是得弄清楚李皓天之前死的那十四个人的情况, 尤其是第一个死的人的情况,我必须得尽快弄清楚, 因为在我看来,林大师这个水货他未必能用道符封住那群鬼,尤其是昨天晚上我从六号楼里面冲了出来,说不定六号楼里面的那群鬼早就已经跟着我离开了六号楼,ёǐ.сОМ 一旦那群鬼在我们学校里面作祟,所造成的后果我简直不敢想象, 可要弄清楚那十四个人的情况,我找谁比较好一点呢, 几十年前所发生的事情,又有谁会记那么清楚, 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想这个问题, 根据昨天晚上保安队长杨队跟我说的话,我觉的他应该是知道一些情况的, 所以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专门去找了一趟他, 如果说放在以前,就算我有个高考状元的身份,杨队也未必会把我放在眼里, 但在经历了早上的事情之后,无论是杨队还是整个保安队的保安,一个个在我的面前毕恭毕敬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要知道我和秦楚楚可都是能让神一样的人物林大师都躬身弯腰的人,他们又岂敢对我不敬, 这会儿我在杨队和这帮保安的心目之中,地位绝对比管着他们的顶头上司马副校长要高多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基本上我问杨队什么,杨队都会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不会有任何的隐瞒, 可当我问起了在李皓天之前死的那十四个人的情况之时,杨队和那帮保安所知道的情况却比我多不了多少, 杨队告诉我,说他只知道六号楼里面被林大师用道符封着一群鬼,一旦那群鬼脱困了,我们学校就会死人, 之前死了十五个,下一个死的就会是第十六个人, 至于之前死的那些人的具体情况,因为他在我们学校做保安队长才不到十年的缘故,他一点都不了解, 说到这里之时,杨队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马副校长自从恢复高考之后就一直在我们学校里当老师,马副校长他很有可能知道之前死的那些人的具体情况, 杨队说到了马副校长,我在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他的面相,结合马副校长之前的表现,我基本上已经能够肯定,马副校长他肯定和六号楼的那群鬼之间牵扯到了什么因果, 甚至那第一个人的死,很有可能和马副校长有关, 想到这些,我就直接去了马副校长的办公室, 以前的我并没有被马副校长放在眼里,但在神一样的人物林大师都对我弯腰躬身之后,马副校长对我这个人就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和定位, 所以当我直接走进他的办公室之时,马副校长脸上的表情就显的非常复杂, “姜一,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竟然是一个高人,希望您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跟我说话时马副校长脸上的表情惶恐中带着畏惧,畏惧中带着尴尬,甚至还有那么一点谄媚, 但我却板着个脸坐到了马副校长办公室的沙发上,然后很直接的问着他道:“马校长,自从我们学校正常招生以后,你就在我们学校当老师吧,” 马副校长点了点头说了声是, 我又说道:“那李皓天之前的那十四个人具体是怎么死的你应该都知道吧,如果你知道的话,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尤其是第一个人是怎么死的,你一定要详详细细的告诉我,” 听到我这番话,马副校长脸上的表情变的非常难看,在我的面前他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而在低着头沉默了许久之后,马副校长说事情都过去了几十年了,他那能记的住, 马副校长虽然不愿意说,但我这会儿却已经完全能够肯定,六号楼的那群鬼和马副校长之间绝对牵扯到了因果, 于是我正色警告着马副校长道:“马校长,我上午所说的你的面相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你要是把那十四个人的具体情况说出来,我或许能帮你化解,” 听到我的话后,马副校长的脸色显的有点儿难看,但在想到林大师所说的话之后,他的脸色就好了许多, “林大师说我印堂发亮红光满面,我不会有事的,” 马副校长先用林大师的话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才对我正色说道:“姜一,过去了几十年的事情,我真的已经忘了啊,” 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在马副校长不愿意说出来的情况之下,我拿他还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马副校长他万万没有想到,因为他选择了相信林大师那个水货,不仅害了他自己,而且还害了他的儿子, 而从马副校长的办公室里面出来之后,因为没有了解到任何有关那十四个人的情况,我的心情非常的沉重, 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一看来电显示是郑教授打过来的, 接通了郑教授的电话,他就问起了我六号楼的情况, 我就把昨天晚上去六号楼所遇到的情况和今天早上所发生的情况全都告诉了他,甚至连我对马副校长的怀疑都告诉了他, 而在听完了我所说的情况之后,郑教授说当年李皓天死后就是马校长建议学校花钱请的林大师用道符封住了六号楼, 而且郑教授还告诉我,他说学校里有一位李教授对当年的情况应该会有一定的了解, 不过这位李教授已经退休好几年了,我们两个需要去一趟他的家里, 挂了郑教授的电话,我直接打了个车就去了郑教授住的小区,接到了郑教授之后,我和郑教授两个人就一起去了李教授家里, 李教授的家还是八十年代的那种老式的筒子楼,虽然李教授的儿子买了大房子,但李教授老两口却喜欢清静,一直都住在他们住了大半辈子的筒子楼里面, 老同事见面,李教授显的很高兴,在给我和郑教授泡了一壶上好的茶叶之后,郑教授就直接和李教授聊起了当年的话题, 原来李教授正是当年告诉郑教授在李皓天死之前学校里面已经死了十四个人的那个老师, 不过因为过去的时间太久了的缘故,李教授已经记不清楚那十四个人的具体情况了, 但在我问起那十四个人中第一个死的人的情况之时,李教授却说因为是我们学校恢复招生以后第一个死的大学生,所以对那个人的情况他记的很清楚, 李教授说那个人是个女的,名字叫做李侑柒,她把自己吊死在了六零九教室里面, 而李侑柒的辅导员,正是马副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