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三十一章 解蛊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三十一章 解蛊

大长老虽然是徐福之子,但对于他的这个父亲,大长老却了解的并不多。 大长老带着德川家康穿越大雾,所进入的这座无边无际的海岛,其实就是徐福的镜中世界,但大长老却并不知道。 石原家族的真正嫡系,其实全都住在这座海岛之上,经历了几千年的时间,人口数量已经达到了好几十万之多。 至于外界的石原家族,是那些天赋低下,资质平凡,被发配出海岛之外的石原家族子弟所建立。 而且外界的石原家族,每一代只要有天赋不凡,资质优越的年轻弟子出现,如果能够通过家族内的层层考核,还是有可能会被送入到这座海岛之内的。 但外界的石原家族毕竟资源匮乏,处在末法时代,在过去的一千多年之中,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能够通过家族考核,进入这座海岛之中。 丰成秀吉和德川家康之所以能够进入石原家族的视野,被石原家族所吸纳,是因为这两个人全都是天资非凡之辈,因此才会被徐福所看重。 此刻的大长老看着手中的囚仙笼,德川家康双膝跪地,还在那里为自己连声分辨着,不由的摇了摇头。 “德川君,你对尊主难道还不了解吗?” “在他老人家的面前,你认为凭借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可以洗脱你的罪名吗?” “我觉的你还是主动认罪,或许会让你少承受一些痛苦。” 一边劝着囚仙笼之中的德川家康,大长老一边飞速向前而去。 虽然这座海岛无边无涯,但大长老却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他一直往前飞行,很快就会抵达他们石原家族的驻地。 但只要抵达了石原家族的驻地之后,无论他飞好,走也好,或者跑,都不能够抵达这座海岛的边际。 果不其然,就在大长老往前飞行了十来分钟之后,就看到一座座带着典型的春秋战国之时风格的宫殿坐落在了前方。 从虚空之中降落了下来,走到了一座相对于其他房屋更为巍峨堂皇的宫殿之前后,大长老双膝跪地,匍匐在了地上。 “石原灭姜从外界归来,恳请觐见尊主。” 没有他父亲的容许,纵然是大长老都不敢冒然进入这座宫殿之内。 就在大长老手捧着囚仙笼匍匐在了地上之时,从大殿之内传来了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 “灭姜我儿,进来吧!”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大长老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捧着囚仙笼,走进了宫殿之内。 这座带着春秋战国之时风格的宫殿总共有九十九层台阶,每一层台阶都是用世所罕见的黑色万年寒玉堆砌而成。 宫殿最高处的台阶之上,穿着一身黑色衮龙袍,头戴平天冠,满脸威严的徐福坐在一张同样是万年寒玉所雕琢而成的黑色龙椅之上。 大长老平时所见到的徐福一直是这个样子,当走进了宫殿之内,抵达大殿之前后,大长老又一次手捧着囚仙笼跪了下来。 “尊主,按照您的要求,我已经把嫌疑人德川家康带回来了。” “如何处置他,还请尊主来做决断。” 把装着德川家康的囚仙笼高高的举了起来,大长老无比恭敬的道。 而此刻的德川家康,肯定不甘心被人给冤枉了,在囚仙笼之中又一次的为自己连声分辨起来。 “尊主,我是冤枉的,我绝对没有背叛您!”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德川家康没有做过一件对尊主不利的事情!” “尊主,我对您忠心耿耿,惟天日可表!” 大长老听到德川家康的这番话,忍不住的向囚仙笼中的他投以了无比冷漠的眼神。 在大长老看来,德川家康背叛了他父亲,这是不争的事实,以他父亲的脾气,以这几千年来对他的了解,德川家康的下场会很惨很惨。 每一个背叛了他父亲的人,或者每一个被他父亲所不喜的人,都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别说德川家康这个外人了,就算是当年他的那些兄弟,但凡做出了让他父亲不喜的事情,都会死的很惨很惨。 然而就在大长老正暗暗的想着之时,坐在龙椅之上的徐福却微微一笑,轻轻的挥了挥手。 随着徐福这一挥手,大长老手中的囚仙笼脱离了他的手掌,缓缓的往地上掉落。 而就在囚仙笼掉落的这个过程之中,囚仙笼在不断的变大,德川家康的身体也在不断的变大。 刹那之间,当囚仙笼落到地上之时,德川家康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原样。 不过此刻的德川家康却依然跪在了地上。 “尊主,我是冤枉的!” “尊主,我对你忠心耿耿,惟天日可表!” 德川家康不断的重复着这两句话,就如同复读机一般。 高坐在龙椅之上的徐福,盯着德川家康看了足足有三四分钟,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他挥了挥手。 “德川,辛苦你了!” “你所做的一切,本座全都知晓,你确实是冤枉的!” 随着徐福说出了这话,德川家康身上的囚仙笼瞬间就飞离了他的身体,化作了一道金光,落入了徐福的手中。 大长老听到徐福所言,瞪大了眼睛看着身边的德川家康,脸上的表情无比凌乱,简直无法形容他此刻的感受。 “父亲,不,尊主,这是怎么回事?” “丰城秀吉和大郎他们都说德川君有问题,您却为何说他是冤枉的?” “如果德川君没有问题的话,难道丰城和大郎他们有问题吗?” “丰城和大郎是外人,可是还有七个我们石原家族的精英子弟,难道他们也有问题吗?” 德川家康在此刻也缓缓的抬起了头,但此刻的他却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去想在太阳神车世界之内所发生的事情。 如果他动了想法,说出了一丝一毫对武大郎和丰成秀吉他们不利的情况,他的身体会在第一时间化成一团脓血。 处在台阶最高处的徐福,云淡风轻的看着大长老和德川家康两个,对于德川家康的心理活动,他自然是能够猜透。 只见徐福对着德川家康笑着道:“德川君,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自从进入了这个世界之后,那玄冥祖巫在你身上所下的大巫蛊,就已经起不到作用了。” “无论你想什么,你说什么,都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大长老在此刻完全是懵逼的,他根本就听不懂徐福在说些什么? 而听到徐福所言的这番话之后,德川家康立刻就露出了一脸的惊喜之色。 “尊主,您所说的,可是真的?” 德川家康用颤抖着的声音问道。 徐福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 “难道本座还会骗你不成?” “如若不信的话,你可以想一想在太阳神车世界之中所发生的那些事情?” “本座要是不了解一切,又岂能知道玄冥祖巫在你的身上种了大巫蛊?” 德川家康在听到这里之时突然想了起来,徐福根本就没有进入太阳神车世界,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按照徐福所说,他怎么就和在他们身边的一样? “尊主,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德川家康一脸的震惊,对徐福的手段简直无法想象,大长老更是震惊加懵逼,好像他的这位父亲,他就从来都不了解。 “父亲,你在说些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看着大长老和德川家康一脸懵逼的表情,徐福很是得意,脸上的笑容显的更加灿烂了许多。 一边笑着,徐福一边对着大长老道:“灭姜我儿,你是否一直都很奇怪,为父为何要把我们家族的核心驻地,选在这个无边无涯的海岛之上?” 大长老闻言连连点头,这个问题在他的心里面其实已经存在了一千多年了,只是碍于徐福的威严一直都不敢问出来而已。 现如今徐福主动问起,他肯定想弄个清楚明白。 “尊主,这是孩儿一直弄不明白的地方。” “每次从外界返回家族驻地,总会给我一种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感觉。” 大长老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徐福在听到之后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在狂笑了几声之后,徐福这才说道:“灭姜我儿,你的感觉其实一点都没有错,我们家族所在的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一方世界。” “这个世界,是为父我的镜中世界!” 听到徐福这话,不要说大长老了,就连德川家康都一脸懵逼不由自主的道:“镜中世界?” 对于镜中世界这个称谓,德川家康和大长老感觉有些不大理解。 徐福自然是明白他们的疑问所在,微微一笑之后,一面巨大的镜子就出现在了德川家康和大长老的面前。 随后只见徐福对着德川家康道:“德川君,你肯定很是不解,本座为何能认定你是冤枉的呢?” “其实你身上,乃至你们所有人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在本座的注视之下。” “说的夸张一点,在这方天地之间,三界六道之内,就没有本座不能知道的事情。” “如若不信的话,你们两个,可以看一看。” 徐福的话音一落,在德川家康和大长老面前的那面巨大的镜子就如同电影屏幕一般,上演了一幕幕的场景。 这些场景之中,有武大郎,有丰成秀吉,有石原家族的那些精英人物,还有德川家康,还有玄冥祖巫和后土祖巫转世的秦楚楚和陈婉秋这些人。 当然,还有天机门主和天机门的那些人。 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把镜子之中所显示的一切看完之后,大长老竟然对着德川家康弯下了腰。 “德川君,是冤枉了你,是我被那些小人给骗了!” “原来在那些人之中,只有你是忠于尊主,忠于我们石原家族的!” 面对着向他表示歉意的大长老,德川家康还是心有余悸,生怕秦楚楚给他种下的大巫蛊发作,不敢轻易表达出他的想法。 “大长老,你大可不必如此,只要能够证明我是冤枉的,我德川家康即便是为尊主尽忠,为石原家族而死,,都义无反顾,无怨无悔!” 德川家康大义凛然的说出了这番话,但他还是没有提到有关武大郎他们半个字。 徐福居高临下的看着德川家康,越看越是满意,脸上的欣赏之色越加明显。 “德川,本座已经告诉过你,在本座的镜中世界之内,无论你想什么,说什么,秦楚楚的大巫蛊都伤不到你一丝一毫。” “不过既然你还是心有余悸,那本座就帮你解了这大巫蛊。” 随着徐福的话音一落,他的心念一动,从那面巨大的镜子之内,竟然走出了一名和德川家康一模一样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