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三十三章 以防万一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三十三章 以防万一

“父亲,您定下的这个计划可真是天衣无缝,如果我们四方联手,那天机门主必死无疑,天机门也将会被我们所灭!” 大长老眉飞色舞的对着徐福言道,在他看来,徐福所布下的这个必杀之局,只要天机门的人入局,就是断然没有任何生机的。 徐福对自己的这个必杀之局也信心十足,笑容满满的对着大长老道:“灭姜我儿,当初为父给你取名为石原灭姜,就已经足见为父对姜氏一族恨到了何等程度!” “姜氏一族不灭,天机一脉不除,我徐福不死不休!” “这一次,有三名天命之人的三件先天至宝相助,只要你在三天之后不露出破绽,把天机门的人顺利带到镜中世界,那天机门主必死,天机门必定被灭。” 听到徐福这话,大长老这才算是明白,为什么他的名字叫石原灭姜。 原来他父亲早就把报仇雪恨的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看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天注定的,他的名字叫石原灭姜,恐怕姜氏一族天机一脉,最终会在他的手上被灭掉。 “父亲,灭姜一定不会辜负您老人家的期望,三天之后,我一定会把天机门的人顺利带到这镜中世界的。” 大长老用斩钉截铁的语气对着徐福说道,而徐福在闻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交代着大长老道:“灭姜吾儿,那姜一绝非简单之辈,三天之后见到大郎和丰成秀吉之时,你可千万不要露出任何破绽。” “我想那姜一和天机门的人肯定会藏身于太阳神车世界,附着在大郎的身上,到时候你什么多余的话都不要说,尽管带着大郎和丰成秀吉前来镜中世界便是。” “如果大郎问起了德川的情况,你就说德川还没有等我审问,就突然化为了一滩鲜血而死,具体情况你也不知。” 在听徐福的这番交代之后,大长老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连连的点起了头。 一边点着头,大长老一边回应着徐福道:“父亲,我一定会按照你所说的去做的,对您所布下的这个绝世杀局来说,孩儿此去关系重大,是容不得出现一丝一毫的错误的。” 大长老做出了这番回应,徐福这才感到比较满意,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而就在大长老和徐福对话的整个过程之中,德川家康始终都跪在地上,并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 不过当徐福和大长老对话完毕,徐福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情之时,德川家康却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徐福是这个镜中世界的主宰,对于镜中世界的任何情况他都了如指掌。 所以当德川家康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欲言又止的表情之时,自然会被徐福所发现。 看了一眼无比恭敬的跪在地上的德川家康,徐福的眼神之中难得的流露出了一丝柔和之色,对着德川家康亲切的道:“德川,你刚才是不是想说什么?” “你对本座忠心耿耿,本座也不拿你当外人,既然你有什么想法,那就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不要吞吞吐吐的,对本座有任何隐瞒。” 见徐福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德川家康立刻就流露出了一副感激涕零,感动不已的表情,先对着徐福磕了个头,德川家康这才言道:“尊主,有句话,我实在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到了这个份儿上,德川家康还表现的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这让徐福和大长老都感到有些不快。 只见大长老催着德川家康道:“德川,既然父亲大人已经让你直截了当的说出来,那你但说无妨,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徐福紧随在大长老之后,语气很是随和的道:“德川,你我之间没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在我眼里,你和灭姜一样,是我最信任的人。” 德川家康见徐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就咬了咬牙,把他心中所想直接说了出来。 只见德川家康对着徐福无比恭敬的道:“尊主,不知道你对天机门主姜一这个人有什么看法没有?” “你觉的他这个人怎么样?” 听到德川家康这话,大长老只恨不得走过去狠狠的踢他一脚。 在大长老看来,德川家康的这番话,简直就是脱光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在这个时候,德川家康让他父亲徐福来评价天机门主这个人,岂不是浪费时间吗? 不管天机门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要中了父亲的绝世杀局,被他骗进了镜中世界,他最终都会成为一个死人。 甚至,他会成为一个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的死人。 像这样的人,有必要浪费时间在他的身上,去评价他吗? “德川,我看你真是吃饱了撑的,问一个这么无聊的问题出来。” 大长老对着德川家康叱道,但德川家康却没有理会于他,反而把目光投向了徐福。 对于德川家康来说,大长老的态度和意见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徐福的态度和意见。 如果徐福能够听进去他所说的话,那他的这番话就没有白说,如果徐福和大长老一样,认为他是多此一举,那他的所有努力,就会像那滚滚长江东逝水一般。 此时此刻,对于德川家康来说很是关键,甚至可以说是他人生之中最为关键的时刻。 徐福自然是不像大长老那么肤浅,他肯定不会认为德川家康的这一问是多此一问,反而他认为德川家康如此的小心谨慎,是对他忠诚的表现。 在和德川家康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徐福并没有直接对德川家康的问题作出回应,而是反问着德川家康道:“德川,那你认为天机门主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听到徐福这话,和徐福相顾对视着,德川家康毫不顾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似放下了心头的包袱一般。 接下来,只见德川家康对着徐福道:“尊主,对那天机门主,我的了解肯定不如你多,但在我看来,那位天机门主,是当今之世,年轻一代之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他是一个,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人!” “他是一个,气运滔天到逆天的人物!” “每一次在生死绝境之时,他都会强势逆转,变劣势为优势,变坏处为好处。” “这一次,尊主您虽然布下了一个绝世杀局,但不知道尊主您有没有想过,你的这个绝世杀局,是否存在着破绽呢?” “就像在太阳神车世界之中一样,九隆自认为他和太阳神车世界融合为一,无论是天机门主还是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都无法破开太阳神车世界,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太阳神车世界被天机门主所得,融入了他的三十六诸天世界之中。” “尊主,在属下看来那天机门主气运滔天,非比寻常,尊主您千万要小心提防,不要给他留下任何破绽。” 德川家康滔滔不绝,把自己心中所想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而在听到德川家康所说的这些之后,大长老表现的很不耐烦,面色一沉就叱责起了德川家康。 “德川,你给我不要在这里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大长老正打算狠狠的说一顿德川家康,但徐福却表情凝重的挥了挥手,示意让大长老住嘴。 而见此情形,大长老只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他的嘴。 徐福在这个时候神情无比凝重,缓缓的在龙椅之上言道。 “德川所言,其实是有几分道理的。” “那天机门主能够成长到现在这个程度,让玄冥祖巫和后土祖巫同时委身于他,又岂能是简单之辈?” “他的无上气运,用逆天两个字来形容,一点都不以为过。” “燃灯用二十四诸天困住了他,但他却用十二颗定海珠吞噬了燃灯的二十四诸天。” “九尾天狐让他去青丘世界救她的丈夫,他却在九尾天狐的帮助之下,炼化了青丘世界的世界核心。” “马天雄在暗中算计他,想在翠丘世界之中除掉他,结果翠丘世界的核心,却被翠丘世界的柳仙送给了天机门主,让他炼化了翠丘世界的核心。” “帝天和燃灯一同算计他,在黄丘世界之中布下了一个绝杀之局,却没想到他们反而被天机门主反杀,不仅斩了燃灯的本尊之体,而且还炼化了黄丘世界的世界核心。” “亚特兰蒂斯六大王族的六块圣石本来要被黑莲所得了,结果天机门主却半路杀出,夺了黑莲的六块圣石,抢在黑莲之前炼化了亚特兰蒂斯星球。” “还有九隆的太阳神车世界,九隆自以为聪明,认为他的身体和太阳神车世界融合,就没有人能够伤到他了,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燃灯的斩仙葫芦,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落到了天机门主的手中。” “最终的结果,是九隆被斩仙葫芦斩了元神,太阳神车世界,竟然为天机门主所得。” “德川,你说的确实没错,天机门主是一个气运强盛到了逆天的人物,我们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不能给他一丝一毫逃出生天的机会。” 大长老本来咋咋呼呼的,但此刻在听到徐福所说的这番话之后,就连他都感到有些担心了。 那天机门主,果然是气运逆天到了可怕,和德川家康所说的一样,每一次遇到危难和困境之时,都会被他所反转。 如果这一次被天机门主给反转了,那他父亲徐福所布下的这个绝世杀局,岂不是徒劳无功,反而会让他们父子两个,以及石原家族陷入危险之中。 “父亲,我们应该如何防范?让那天机门主永远都没有机会翻盘?” 大长老提出了这个问题,徐福在闻言后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之后,只见徐福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德川家康,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对着德川家康道:“德川,既然本座帮你破了大巫蛊,那在天机门的那些人看来,你肯定已经死了。” “如此一来,你就永远都不会被天机门的那些人惦记,有了这层身份,你就可以替本座来做一件事了!” “如果这件事你做成了,那恐怕玄冥祖巫她死都不会想到,她在你身上种的大巫蛊,反而让他们陷入了绝境。” 说至此处,徐福为他想到的这个办法感到万分得意,竟然忍不住的放声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