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四十一章 诡异的镜中世界 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百四十一章 诡异的镜中世界 下

自从让混沌魔刀认主之后,武顺这小子就有点儿狂了,他自认为有上品先天灵宝在手,那怕是大罗金仙,他也无所畏惧。 尤其是当小兰陵和郑海冰他们全都突破了大罗境界,证了功德金仙之道,偏偏他没有突破之时,武顺这小子无时无刻不想着在他们之前证明自己的实力。 还有一点,作为一个男人,最不想让自己的女人看不起自己,最想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表现出强大的一面。 所以武顺迫不及待的出手,抢先祭出了他的混沌魔刀,想破了徐福之法,证明他的强大,体现出他的实力。 可让武顺和我们这帮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徐福的那面巨大镜子不仅没有被混沌魔刀所破,反而一分为二,变成了两面。 从这两面镜子之中,竟然走出了两个武顺。 这两个武顺的头顶也悬浮着一把混沌魔刀,气势也好,仪表也好,长相也好,都和武顺一模一样。 说白了,这两个武顺就是镜子之中的武顺,只不过从镜子之中的虚体,变成了实体而已。 眼看着镜子之中的虚体变成了实体活人,武顺在这一刻有一种法克的狗的感觉。 “这两个是什么玩意儿?” “混沌魔刀,给我斩了!” 厉声怒叱着的同时,武顺又一次的催动了混沌魔刀。 然而就在武顺说出了这话的同时,从镜子之中出来的那两个武顺,竟然和武顺说出了同样的话。 “这两个是什么玩意儿?” “混沌魔刀,给我斩了!” 武顺在说话之间催动了混沌魔刀,他的混沌魔刀就一分为二,化作了两道黑光,向着那两个镜中出来的武顺斩去。 然而镜中出来的两个武顺,他们两个在说话之间也催动了混沌魔刀,有两道黑光,也向着武顺斩了过来。 不过因为闻人倾城早就祭出了她的先天至宝混沌塔的缘故,镜中武顺所催动的黑光连碰都碰不到武顺。 但武顺所催动的混沌魔刀,却斩在了那两个镜中武顺的身上,顷刻之间,就将这两个武顺给斩的灰飞烟灭。 不过混沌魔刀刚刚斩了这两个镜中武顺,徐福冷眼看着武顺道:“你能斩了这两个,但本座还有千千万万个,你能斩的光,杀的绝吗?” 随着徐福的话音刚落,我们就看到那两面镜子之中,一个接着一个的走出了武顺,每一个武顺的头顶之上,都悬浮着一把混沌魔刀。 这些镜中武顺一出来,就会催动他们头顶悬浮的混沌魔刀,向武顺发起攻击。 “混沌魔刀,给我斩了!” 这些武顺说话的声音和武顺本人一模一样,动作形态,气势等等各个方面,全都是武顺的翻版。 看着一个个的自己向他催动了混沌魔刀,虽然有闻人倾城的混沌塔保护奈何不了他,但武顺却依然被气的哇哇大叫。 “这是怎么回事?” “真是气死我了!” “混沌魔刀,给老子斩,把这些冒牌假货给我杀个一干二净!” 武顺连声怒骂着,把混沌魔刀化成了无数柄,向着那些镜中武顺斩去。 但那些镜中武顺却源源不断,被斩一个,从镜子之中出来一个,被斩两个出来两个,简直是连绵不绝,源源不断。 在这种情况之下,武顺就有些抓狂了,而见此情形,小兰陵和云若风他们一个个的都加入了战斗。 “我觉的问题还在那两面镜子上。” “打破了那两面镜子,他就做不了妖了!” “我的浩然正气剑专破邪祟,看我用浩然正气剑,砸了他的这两面破镜子!” 小兰陵在说话之间祭出了他的浩然正气剑,只见浩然正气剑化作两道白光,分别斩向了那两面镜子。 “砰!” 当浩然正气剑所化的白光击中了两面镜子之后,同时发出了一声清脆无比的声音,随后那两面镜子破裂了开来。 然而这两面镜子破裂,并不是小兰陵所想象的那样,而是从两面变成了四面。 最让小兰陵怒火滔天,感到自己被徐福给侮辱和调戏了的是,从这四面镜子之中,不仅会有武顺源源不断的出来,现在又多了一个他。 从镜子之中出来的他,每一个的头顶上都悬浮着一把浩然正气剑,无论气势风范外貌仪表,都和他一模一样。 “草!” “这了真是气死哥了!” “浩然正气剑,给我斩了这些山寨货!” 见到那些镜中的自己,小兰陵怒火滔天,直接催动浩然正气剑向那些镜中出来的自己斩去。 而在这同时,那些镜中出来的小兰陵,也一个个的催动了他们各自的浩然正气剑,向小兰陵斩了过来。 “浩然正气剑,给我斩了这个山寨货!” 镜中出来的这些小兰陵一个个催动着浩然正气剑,向着小兰陵斩去,但有闻人倾城的混沌塔保护,并不能起到任何作用。 不过这样一来,小兰陵也和武顺一样,陷入了死循环之中。 云若风相对来说比小兰陵就要精明一点,他见小兰陵和武顺都陷入了死循环之中,就把目标放在了徐福的身上。 在云若风看来,徐福是这镜中世界之主,只要干掉了徐福,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舍近求远? “放着徐福不去收拾,非要砸那镜子,你们两个可真傻!” 嘲讽和调侃着武顺和小兰陵,云若风这小子催动了他的红绣球。 红绣球专打无情之人,徐福创建的石原家族和mystery组织犯下了滔天罪孽,残害了无数人族,必然是无情之人,所以在云若风看来,他的红绣球一定能够让徐福吃个大亏。 而就在云若风的红绣球化作了一道红光向着徐福疾射而去之时,徐福却冷冷的一笑,心念一动之下,一面镜子出现在了红绣球所化的这道红光之前。 “砰!” 这面镜子被红绣球所击中,同样发出了清脆无比的响声,但和之前的镜子有所不同的是,这面镜子并没有碎裂,只是被红绣球给打穿了一个洞而已。 不过就在这面镜子被红绣球打穿了一个洞之后,从红绣球之内竟然走出了一名女子,这女子满身鲜血,一个和红绣球一模一样的大洞,贯穿了这名女子的胸腔部位。 而且这名女子的长相,气质风范,和云若风的妻子姚唯雨一模一样。 “小云,你为何要杀我?” “你我夫妻两世情缘,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你为何要杀我?” 当看到镜子之中出来的姚唯雨满身鲜血的对自己说出了这话之后,云若风的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如果不是正版的姚唯雨此刻在他的身边的话,恐怕云若风都会认为真的是他用红绣球把姚唯雨的身体贯穿了一个大洞。 而此刻的姚唯雨,在看到了满身鲜血的自己之时,被气的浑身发抖,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此刻的感受。 “徐福,你可真贱啊!” 厉声怒骂了一声,姚唯雨祭出了她的五光石,我们就看到一道五彩光芒,向着徐福疾射而去。 然而在这镜中世界之内,徐福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就在姚唯雨祭出了五光石之后,又一面镜子出现在了徐福的身前,挡住了姚唯雨所发出的五光石。 “砰!” 随着一声清脆无比的声音响起,这面镜子被五光石所击碎。 和之前一样,从镜子之中肯定有人走出来。 而这一次,从镜子之中走出来的人,竟然是云若风。 不过从镜子之中走出来的这个云若风,他的脸上却留下了一个被五光石打中的印记。 “小雨,我是你的夫君,我们两个有两世情缘,好不容易能走到一起,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不得不说徐福真的很贱,他的这种手段,一下子就激起了云若风的滔天怒火。 当看到一个鼻青脸肿的自己,对姚唯雨一脸深情的说话之时,云若风怒不可遏。 “这是什么东西?” “徐福,你还要不要脸了?” 厉声怒骂着的同时,云若风再一次祭出了他的红绣球。 不过这一次的红绣球就起到了相应的作用,当一道红光闪过之后,从镜子之中走出来的姚唯雨也好,云若风也好,全部都被红绣球所打中,顷刻之间就灰飞烟灭。 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云若风刚刚喘了一口气,就看到从那两面镜子之中,不断的有他自己和姚唯雨走了出来。 “小云,我和你两世情缘,你为何对我如此心狠?” “小雨,你我之间两世夫妻,你为何如此心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的脸?” 当看到斩杀不尽,诛灭不绝的自己一个接着一个的从镜子之中走了出来之时,云若风和姚唯雨简直要崩溃了。 要是长时间的这样下去,他们两口子,估计会疯掉! “徐福,你可真贱啊!” 云若风和姚唯雨一边催动着红绣球和五光石打杀着那些冒牌自己,一边厉声怒骂着徐福,但徐福却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丝毫都不受影响。 而见此情形,闻人倾城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凝重。 “这混沌镜是天地之间的第一面镜子,经历了亿万年的时间,没想到竟然衍化出了镜中世界。” “在这个镜中世界,徐福掌控了一切,他可以利用混沌镜化实为虚,变虚为实,虚实之间任意转换。” “短时间内,我的混沌塔应该可以抵挡,但要是时间长了,恐怕就难以为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