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镇魂铃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七十一章 镇魂铃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和马副校长并排吊死在病房里的,应该是当年在六零九教室里面侮辱和摧残过李侑柒的那几个人, 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过了三十多年之后,李侑柒亲自找上了门,让马副校长和他的那几个所谓的哥们儿,因为他们当年所犯下的恶行而遭了报应, 不过李侑柒她竟然跑去附属医院弄死了马副校长和那三个人,难道她就不怕被别的厉鬼给吞噬吗, 要知道西安可是一个千年古都,存在千年以上的紫面鬼,甚至黑脸鬼这种高级厉鬼是很正常的情况, 李侑柒她死了不过才三十几年,最多是一个慑青鬼,一旦运气不好遇到一个紫面鬼或者黑脸鬼,那她的下场不是被吞噬就是被奴役, 看来为了报仇,李侑柒也是蛮拼的, 而在我把马副校长和他那几个朋友的情况说了出来之后,苏天却很肯定的说,李侑柒必定是那个魇鬼无疑, 因为魇鬼有制造幻象的能力,所以即便是紫面鬼也未必能把魇鬼怎么样, 当然,如果李侑柒遇到了一个黑脸鬼,那她肯定难以逃脱被吞噬或者奴役的下场, 但黑脸鬼作为鬼中王者,又岂能是那么容易碰到的,.сОМ李侑柒的运气只要不是差到了极点,她就不会碰到一个黑脸鬼王,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李侑柒才会这么大胆的离开了我们学校的范围,跑去附属医院杀人报仇, 苏天这样一说,我们都觉的很有道理,但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是应该去附属医院呢,还是继续去六号楼呢, 马副校长他们四个人被杀死在了附属医院,是不是代表着李侑柒这会儿在附属医院呢, 当我问苏天这个捉鬼世家的传人我们这会儿该去那里之时,苏天说李侑柒在临死前本身就充满了怨念,她吊死在了六零九教室之后一个多月才被人发现,这就让六零九教室成了一个怨气冲天的地方, 而怨气冲天的六零九教室,甚至整个六号楼,恰恰是最适合魇鬼制造幻象的地方, 所以对于李侑柒而言,六零九教室就是她的大本营,就和她的家一样,她是不会离开六零九教室时间太长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一帮人连一分钟时间都没有再耽搁,直奔六号楼而去, 半个小时后,我们八个人来到了六号楼前,而在进入六号楼之前,苏天从他的背包里面拿出了八个铃铛,然后给我们每人一个, 这种铃铛在城隍庙那边的地摊上随处可见,外形就和钟楼的那个大钟一样,只不过尺寸小了无数倍而已, 不过我把苏天给我的铃铛拿在手里一摇,却没有听到有任何声音响起, 其他人也和我一样,把苏天给他们的铃铛拿在手里摇了一摇,结果没有一个铃铛会发出响声, 这就让我们感到有点儿奇怪了,武顺就问苏天他给我们每个人发一个不响的破铃铛干嘛, 苏天说这个铃铛叫镇魂铃,是他用他们苏家祖传的特殊手法炼制过的,是专门用来防止被鬼所制造出来的幻象所迷惑的, 这铃铛平时不会响,但要是阴气过重,或者有阴物靠近的时候,铃铛就会自动响起, 而随着铃声响起,鬼制造出来的幻象就会消失,被幻象所迷惑的人也会变的清醒过来, 听完苏天的解释,我们全都对苏天弄的这个镇魂铃赞不绝口,说这个东西简直就是专门用来克制那个魇鬼的, 在我们八个人的身上全都佩戴了镇魂铃的情况之下,六号楼的鬼一旦靠近我们,镇魂铃就会自动响起,就算是那个魇鬼制造幻象的能力再强,在那些鬼在近不了我们身的情况之下,她又能把我们怎样, 而这时苏天却说慑青鬼级别的魇鬼,可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们可千万不能因为身上带了镇魂铃就小看了那个魇鬼, 一旦那个魇鬼用幻象蒙蔽了我们的听觉和视觉,就算是身上带了镇魂铃也没有用, 进入六号楼之前苏天还告诉我们,他说人的七魄是由喜,怒,惧,爱,恶,欲,恨,这七种情绪所化,而魇鬼天生能掌控人的情绪,甚至能够从人的情绪中吸取能量, 魇鬼就是凭着从人的情绪中所吸取到的能量才制造出了让人陷入困境无法自拔的幻象, 换句话说我们的情绪波动越大,魇鬼所制造出来的幻象就越真实,我们就越容易被魇鬼制造出来的幻象所迷惑,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就一定要保持平常心,千万不能有任何情绪波动,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们一定要淡定淡定淡定,” 在苏天交不厌其烦的强调了好几遍之后,我们八个人这才开始行动, 当然,进楼之前我肯定是全面启动了相气,在我全面启动相气的情况之下,方圆千米之内,只要有阴气或者阴物我肯定能感应到, 随着武顺一把扯掉了林大师的徒弟贴上去的道符,一脚踹开了六号楼的楼门,我们就正式进入了六号楼, 楼道里面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有一股子浓浓的霉味儿,但我却并没有感应到有任何阴物, 这时武顺和小兰陵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顺着那微弱的灯光,我们八个人顺着楼梯一层一层的往六楼而去, 二楼,我没有感应到任何阴物, 三楼,四楼,五楼,我都没有感应到任何阴物, 而在我们顺着五楼的楼梯爬到了六楼,正式走进了六楼的楼道之后,我们八个人身上的镇魂铃竟然全部都响了起来, “叮铃铃,,,,,” 随着铃声响起,我先往六零九教室的方向看去,结果就看见在我们的正前方,站着好几个一身鲜血,满脸狰狞厉鬼, 而这时郑海冰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在我身后结结巴巴的说道:“师,师父,那,那边也有鬼,” 顺着郑海冰的声音我往另外一边一看,竟然看见马副校长和三个我不认识的人,一个个舌头露在外面,眼珠子凸了出来,脸色惨白惨白的站在那里, 而且在马副校长和那三个人的旁边还站着两个半个头在胸腔里,身上满是鲜血的人, 很显然,这两个人一个是马涛,而另外一个是杨凯文, 虽然马副校长和那三个人还有马涛是刚死不就的白脸鬼,对我们任何一个人都造成不了威胁,但随着他们出现所营造出来的这个氛围,却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在这时小兰陵又在那里一惊一乍的说道:“草,我们的后路也被堵住了,” 听到小兰陵这样说,我扭头往后一看,就看见在我们的身后竟然出现了好几个满身满脸鲜血,不是眼睛露在外面,就是?子缺半拉,或者嘴巴裂开的鬼, 在教科书上写了快走两个字的那个鬼也在这几个鬼之中, 我仔细的数了一遍这群鬼,加上马副校长和那三个我不认识的,再加上马涛,加起来总共有十九个, 这就说明还有一个鬼没有现身, 于是我就大声的说道:“李侑柒,我知道你还没现身,你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 而随着我这句话一说出口,我觉的整个六楼的楼道内,甚至整个六号楼内,温度瞬间下降到了零下二十度以下, 这种感觉,就好像我们掉进了一个奇寒无比的冰窖一样, “叮铃铃,,,,,” 我们身上的镇魂铃又一次的响了起来,而且还一直响个没完没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