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三章 动手吧!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七百二十三章 动手吧!

灭世大劫降临之后,天道秩序变的越来越混乱,上一次在徐福的镜中世界,秦楚楚给十二金人赐下了大巫之魂,让十二大巫布下了十二都天神煞阵,却并没有召来天罚,所以这一次,秦楚楚照样给十二金人赐下了大巫之魂。 十二大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威能自然非同寻常,大仁魔神被困在了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中,就如同被困在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除非大仁魔神能够以力破阵,破开了十二大巫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才会感应到他的大仁世界,调动大仁世界的世界之力。 但有秦楚楚和陈婉秋这两名祖巫转世的人物在,大仁魔神想破开十二都天神煞阵又谈何容易? “尊主,我们被困在了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中?” “这十二都天神煞阵,可是四大绝世杀阵之中排名第二的阵法,这下我们可麻烦了!” 大伤魔神在听到了大仁魔神所说的话之后,满脸惶恐的对着大仁魔神道。 其他的几名混沌魔神同样也一脸惊恐之色,十二都天神煞阵,就算是混元圣人都破不了,他们八大混沌魔神,被困在了阵内还有活路吗? 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们就不会匆匆忙忙的赶来界主府。 这特么的,赶来界主府,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这些混沌魔神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大仁魔神安慰着他们道:“诸位兄弟,你们不用太过于担心,这十二都天神煞阵,不是祖巫所布下的,仅仅是十二名大巫所布下的而已。” “我们有八件先天灵宝,难道连十二大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都破不了吗?” “只要我们破了十二都天神煞阵,本座能调动世界之力时,就是他们三个的末日。” 大仁魔神在说话之间把他的大仁之剑祭了出来。 这把大仁之剑,也叫至仁之剑,是一件上品先天灵宝。 就在大仁魔神祭出了大仁之剑后,那七名混沌魔神就好像有了主心骨儿一样,各自催动了他们的下品先天灵宝。 “玄冥祖巫,吃我一杖。” 大哭魔神祭出了他的先天灵宝大哭杖。 “玄冥祖巫,你先接我一鞭。” 大苦魔神催动了他的大苦鞭,向着秦楚楚抽了过来。 其他的几名混沌魔神,都把秦楚楚当成了攻击目标,向秦楚楚催动了他们各自的下品先天灵宝。 我和陈婉秋,好像被他们给无视了一样。 但陈婉秋可并没有准备闲着,在那七名混沌魔神催动了各自的下品先天灵宝之时,陈婉秋早已经准备好了戊土之精。 后土祖巫的防守天下无敌,别说是区区的下品先天灵宝了,纵然是上品先天灵宝,后土祖巫的戊土之精也能够抵挡一二。 所以当那七名混沌魔神催动了各自的下品先天灵宝之时,一团团土黄色的戊土之精,挡在了他们的下品先天灵宝之前,让他们的先天灵宝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这,这是戊土之精?” “只有十二祖巫之中的后土祖巫,才能够调动如此之多的戊土之精!” “你,你是什么人?难道你是后土祖巫?” “玄冥祖巫没死,难道后土祖巫也没死吗?” 大仁魔神并没有急着催动他的大仁之剑,在认出了陈婉秋的戊土之精后,他在第一时间就猜到了陈婉秋的真正身份。 而陈婉秋却淡然一笑道:“你说对了,玄冥祖巫未死,后土祖巫又怎么会死呢?” “我们姐妹两个,是永生永世都不会分开的!” 听到陈婉秋的回答,那七名下等混沌魔神就感到有些绝望了。 玄冥祖巫和后土祖巫,一个擅长进攻,一个擅长防守,再加上十二大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这还有他们的活路吗? 大仁魔神在这一刻总算是弄清楚了大正魔神为什么会死的真正原因了? 有两大祖巫出手,大正魔神他焉有活路? 只是大仁魔神有些不明白,既然大家都是为天道所不容的存在,为什么玄冥祖巫和后土祖巫,非要杀死他们这些混沌魔神呢? “玄冥祖巫,后土祖巫,你们也是天道所不容的存在,为何非要跟我们过不去,将我们赶尽杀绝呢?” “杀了我们,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大仁魔神很是不甘心的问着秦楚楚道。 而秦楚楚在这时抬起头看着她头顶那把巨大无比的庚金之剑,表情凝重的对着大仁魔神道:“以往的玄冥祖巫,早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秦楚楚。” “天道让我执掌天道之剑,专门斩杀你们这些混沌魔神,让三千大道回归大道本源,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上一次的灭世大劫,大恶魔神带着你们七十二名混沌魔神躲过了一劫,但这一次的灭世大劫,你们肯定是躲不过了!” 听到秦楚楚这话,大仁魔神总算是明白了秦楚楚和陈婉秋为什么要斩杀他们这些混沌魔神的真正原因了。 但大仁魔神却很不甘心和很不服气的道:“我们三千混沌魔神,是三千大道的化身,但自从盘古开天辟地,化身宇宙万物之后,大道本源早已不全,靠斩杀我们混沌魔神补全天道,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鸿钧老祖也是三千混沌魔神之一,他所修炼的大无之道,是三千大道之中最为神秘的,既然你执掌天道之剑,为何不去斩杀了鸿钧老祖?” 被大仁魔神反过来质问,竟然让秦楚楚很难做出回答,因为秦楚楚自己都认为,大道本源是永远都无法补全的。 不过秦楚楚却不会因为大仁魔神的这番话放弃了斩杀大仁魔神的念头。 在秦楚楚看来,她只需要按照天道赋予她的任务和使命去做就是了,最终的结果其实并不重要。 “姜一,动手吧!” “那七名混沌魔神就交给你了!” “等到你斩杀了他们,我估计也能把大仁魔神给灭了!” 秦楚楚在说话之间催动了她的庚金之剑,之剑那巨大的庚金之剑竟然化作了一道道的剑雨,如流星赶月一般,向着大仁魔神疾射而去。 大仁魔神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催动了他的大仁之剑,同样化作了一道道的剑雨,挡住了秦楚楚的庚金之剑。 大仁之剑毕竟是上品先天灵宝,在秦楚楚还没有催动全力的情况之下,抵挡住一会儿秦楚楚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不断的催动着无量功德神鞭,向着那七名下等混沌魔神的身上使劲儿招呼着。 那七个混沌魔神被我的无量功德神鞭给整的手忙脚乱,但他们的攻击却被陈婉秋的戊土之精挡的死死的,根本就不能对我造成威胁。 其实我催动无量功德神鞭的目的,是为了吸引那七个混沌魔神的注意力,当他们手忙脚乱的应付无量功德神鞭之时,我却暗暗的拔下了斩仙葫芦的塞子。 就在片刻之后,斩仙葫芦之中冒出的白烟已经形成了人形,从这个人形的巨婴眼中投射出了两道耀眼夺目的光芒,死死的盯在了大哭魔神的身上。 “请宝贝转身。” 当我毕恭毕敬的对着那团人形白烟行了一礼之后,那团人形白烟就开始高速旋转了起来。 须臾之间,那团人形白烟仅仅转了三转,大哭魔神那斗大的头颅,就从他的肩膀上坠落了下来。 “这,这是陆压道君的斩仙葫芦,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大仁魔神一边抵挡着秦楚楚的庚金之剑,一边满脸惊慌的问着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