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四章 盘古之心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七百二十四章 盘古之心

当年龙汉大劫之时,陆压道君用他的斩仙飞刀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名弑神罗睺手下的混沌魔神。 大仁魔神和他手下的混沌魔神都是经历过龙汉大劫的,他们又岂能认不出陆压道君的斩仙飞刀? 所以此刻当我催动了斩仙飞刀,斩下了大哭魔神的头颅,斩杀了大哭魔神的元神之时,大仁魔神和其他的几名混沌魔神全都面色大惊。 他们被十二大巫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所困,再加上陈婉秋的戊土之精可以抵挡住他们的先天灵宝,秦楚楚的庚金之剑让大仁魔神的大仁之剑派不上任何用场,面对着我的斩仙飞刀之时,只剩下了一条死路。 在这个世界上活了无数万年,没有一个混沌魔神能够直面死亡。 “玄冥祖巫,求您放过我们!” “只要你能放过我们,那怕是为奴为婢,当牛做马,我们也无怨无悔!” “玄冥祖巫,求求你给我们一条活路好吗?” “我们不想死啊!” 除了大仁魔神之外,其他的几名混沌魔神苦苦的哀求着秦楚楚,希望秦楚楚能够饶他们一命。 但这些混沌魔神,都是天道所不容的存在,秦楚楚又岂能饶了他们? 更何况斩杀了这些混沌魔神,对我来说有着不小的好处,能够让我获得不少的功德,所以无论是于公于私,秦楚楚都不会让我放过他们的。 “姜一,加快速度,不要心软!” 一边用庚金之剑缠住了大仁魔神,秦楚楚一边催促着我道。 生怕我会心软,秦楚楚刻意强调着道:“姜一,你要是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在这里,万一灭世大劫爆发,那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秦楚楚这样一说,我还能有什么可心慈手软的? 只见我对着斩仙葫芦又一次微微躬身:“请宝贝转身。” 当我说出这句话之后,那道人形白烟又像风车一样的转了起来。 “啊!” 随着人形白烟转了三转,只见大恨魔神发出了一声无比惨烈的叫声,紧接着他那巨大的头颅就从头顶掉落了下来。 大恨魔神陨落! “请宝贝转身!” 大离魔神陨落! “请宝贝转身!” 大苦魔神被斩! “请宝贝转身!” 大凶魔神被斩了头颅,诛了元神。 在我不断的催动斩仙飞刀的情况之下,人形白烟持续旋转,大仁魔神手下的混沌魔神,一个个被斩下了头颅,斩杀了元神。 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之内,大仁世界的七大道主,大仁魔神手下的七大魔神,全部都被斩仙葫芦斩了脑袋,灭了元神。 七件下品先天灵宝,也回归了天地之间。 从此之后,天地之间少了七个混沌魔神,天道本源却补全了七种大道。 而大仁魔神见我的斩仙飞刀斩杀了他手下的七名混沌魔神,不由的悲从心来,放弃了催动大仁之剑,仰天长啸了一声! “啊!” 这七名混沌魔神,一直都追随着他,虽然他们追求的大道有所不同,但经历了无数万年的时间,以仁为本的大仁魔神,早就把这七名混沌魔神当成了他的兄弟,当成了他的朋友。 此刻见这七名混沌魔神回归了天地之间,化为了大道本源,大仁魔神又岂能不悲伤? “玄冥祖巫,我自问在这大仁世界没有做过一件忤逆天道之事,而且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善待人族,你为何要赶尽杀绝,不放过我们呢?” “自从盘古陨落之后,天道本身就不全,纵然是你杀了我们,就能够补全天道吗?” “玄冥祖巫,你杀了我们,是没有好处的!天道的因果,肯定会让你承担的!” 大仁魔神瞪着秦楚楚,为自己和他手下的混沌魔神分辨着道。 然而秦楚楚却面色一寒,对着大仁魔神道:“大仁,你休要用这些话来唬我,斩杀了他们七个,能有什么因果?” “就算是你,我也照斩不误!” 说出这话之后,秦楚楚把所有的庚金之剑凝聚到了一起,汇聚成了一把一丈高,三尺宽的巨剑,凌空悬浮在她的头顶之上。 大仁魔神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纵然他的大仁之剑是上品先天灵宝,但秦楚楚的这一剑要是斩下来,他的大仁之剑是抵挡不住的。 或许只有先天至宝,才能够抵挡住秦楚楚的这一剑。 所以此刻的大仁魔神,连反抗都不想反抗了。 既然反抗也是死,不如豁达一点,坦荡一点,让秦楚楚斩了便是。 “玄冥祖巫,既然你不容我,那就动手吧!” “我只希望,在你斩杀了我之后,不要让大仁世界陷入混乱之中。” 大仁魔神在说出这话之后,闭上了他的双眼,等着秦楚楚落下庚金之剑。 而此刻的我,却不想秦楚楚斩杀大仁魔神,欠下太多的因果。 作为秦楚楚的男人,我不能让秦楚楚承担太多的因果,给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大仁魔神一定要死,那就让我来动手吧! 虽然我不是很想斩杀大仁魔神,但为了我的女人,我第一次违背自己的意愿,迫使自己去做一件不愿意做的事情。 “楚楚,让我来吧!” “让我用斩仙葫芦,斩了他的六阳魁首,诛了他的元神。” 说话之间,我催动了斩仙葫芦,打算斩了大仁魔神。 人形白烟双眸之中投射出来的那两道白光,已经锁定了大仁魔神。 而对大仁魔神来说,无论是死在秦楚楚的庚金之剑下,还是被斩仙葫芦斩了元神,都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站在那里坦然受死。 可是秦楚楚却不愿意我承担这个因果,见我打算用斩仙飞刀斩了大仁魔神,她却催动十二都天神煞阵,用煞气把大仁魔神笼罩在了其中。 如此一来,斩仙葫芦就无法锁定大仁魔神,斩杀不了他的元神了。 “姜一,我不是跟你说了吗?那七个下等混沌魔神是你的,大仁魔神,只能由我斩杀!” “大仁魔神有功于天地,庇佑了不少的人族,你要是斩杀了他,会承担天大的因果的。” “难道你不想让你的功德金进一步的提升,不想让你的相师等阶突破到一品神相了吗?” 被秦楚楚打断了我斩杀大仁魔神,而且她的语气之中相当不满的埋怨了我一通,这让我很是无奈。 “楚楚,你也知道大仁魔神有功于天地,庇佑了不少的人族,但如果你斩杀了他,你肯定要承担因果啊!” “我是你的男人,这份因果,应该让我来承担!” 我对着秦楚楚正色言道,而秦楚楚在听到我这话之后嫣然一笑,眼眸之中流露出了无比欣慰和温柔的表情。 “姜一,有你的这句话,我就够了!” “我是天道敕封的天道之剑,斩杀混沌魔神,是我的职责所在,怎么会承担因果呢?” “但你就不同了,你修炼的是功德大道,功德对你来说太重要了,我绝不容许你的功德有任何损耗!” 对着我说出了这话之后,秦楚楚把目光投向了大仁魔神。 只见秦楚楚对着大仁魔神道:“大仁,虽然我要斩了你,让你回归大道本源,但对你的大仁之道,对你的所作所为,我还是非常钦佩的。” “只要你把大仁世界的辅界印交出来,让姜一炼化了辅界印,我就可以让你的儿子仁义执掌大仁世界,替你来管理大仁世界。” 本来大仁魔神已经不抱希望,闭上了眼睛等着秦楚楚催动庚金之剑斩杀了他,但此刻在听到了秦楚楚所言之后,大仁魔神猛的睁开了双眼。 眼眸之中透射出了两道精芒,和秦楚楚相顾而视,大仁魔神对着秦楚楚道:“大仁世界的辅界印我可以给他,但你所说的,叫我如何相信?” “我的儿子,有一半的人族血脉,但却有一半的混沌魔神血脉,算起来也是为天道所不容的,你们会让他执掌大仁世界,管理大仁世界吗?” “难道你们就不会在斩杀了我之后,掌控这个世界,诛杀了和我们混沌魔神有关的一切吗?” 大仁魔神之所以有这种担心,也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要杀了自己的人。 而秦楚楚对大仁魔神的这种心态一点都不意外,在淡淡的一笑之后,只见秦楚楚用传音入耳之法对着大仁魔神道:“大仁,如果你知道姜一他的真正身份,或许就不会怀疑他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让我和姐姐委身于他,能让你们这些混沌魔神,选择毫不犹豫的相信他。” 大仁魔神在听见秦楚楚的这番话之后,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诧异,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秦楚楚所说的这个人会是谁? 纵然是当年的三千混沌魔神之首,弑神罗睺,也不可能让三千混沌魔神毫不犹豫的相信他。 假如弑神罗睺能做到这一点,大仁魔神他们八个,就不会跟随着大恶魔神来到这大恶世界,成为一方小世界之主了。 “玄冥祖巫,他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你会这样说?” 在盯着我看了一眼之后,大仁魔神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特别之处,除了我的斩仙飞刀和陆压道君有关之外,在我的身上,并不存在太大的亮点。 大仁魔神问着秦楚楚,而秦楚楚却用传音入耳之法悄悄的对着大仁魔神道:“三清天尊乃是盘古元神所化,而姜一,他是盘古之心所化的人身。” “你的大仁世界,让盘古之心来替你执掌,你认为他值得不值得相信?” “我向你保证,你的儿子仁义,肯定会被姜一敕封为大仁世界的无上天尊。” 听到秦楚楚这话,大仁魔神身体一震,又盯着我打量了片刻。 在想到秦楚楚和陈婉秋这两名祖巫都做了我的女人之后,大仁魔神对秦楚楚所言再无任何怀疑。 “哈哈哈......” 仰天狂笑了三声,大仁魔神和我相顾对视,满脸肃穆的道:“他们七个,能死在你的手下,也算是死的其所了!” “在这天地之间,只有你最有资格成为大仁世界的主宰。” 此言一出之后,大仁魔神把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玉石向我抛了过来。 结果大仁魔神抛过来的白色玉石,我用世界之力一扫,就很清楚的知道,这块白色玉石就是大仁世界的辅界印。 只要炼化了这块辅界印,我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掌控大仁世界。 “谢了!” “你的儿子仁义,我会敕封他为大仁世界的天尊,让他替你继续管理这大仁世界。” 把大仁世界辅界印收入了三十六诸天世界之后,我就开始炼化起了这块辅界印,而秦楚楚见大仁魔神已经把辅界印交给了我,就催动了她的庚金之剑。 “大仁魔神,你可以回归天道本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