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黑色罩子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七十五章 黑色罩子

根据苏天所说,魇鬼主要是靠人的情绪中吸取能量来制造幻象, 所以,我们的情绪波动越大,李侑柒这个魇鬼所制造出来的幻象就越逼真, 但同样的道理,如果魇鬼的情绪受到了影响,那她所制造出来的幻象也同样会受到影响, 而苏天正是利用了李侑柒死之前最大的执念,影响到了李侑柒的情绪,不仅破坏了她所制造出来的幻象,而且还让她显现出来了身形, 在我们这些人之中,只有郑海冰在身份上是我们的晚辈,所以他就只能很倒霉的被苏天说成了马副校长的私生子, 而苏天正是用这种方式来刺激李侑柒的情绪,让她无法再制造出幻象, 郑海冰虽然被气的脸都绿了,但他却知道苏天这样说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他并没有争辩什么, 而李侑柒见苏天说的一本正经的,甚至连具体的人都有,就有点儿昏昏然不知所以然了, 不过马副校长这会儿掌控在李侑柒的手里,她想弄清楚马副校长究竟有没有私生子,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只见李侑柒冷哼了一声,不仅马副校长和马涛,就连和马副校长一起吊死的那三个人,还有死在六零九教室的十四个鬼,全部都出现在了六零九教室,輸入字幕網址:ìПе·Со觀看新章而这群鬼这会儿现身之后,他们的样子就和他们死之前一模一样, 在苏天暗暗的使了一个眼色之后,我们八个人不动声色的布下了一个八门阵, 我们刚刚按照八门阵的排列和方位站好,李侑柒就指着郑海冰厉声问着马副校长道:“他是不是你的私生子,” 因为刚死不久,马副校长并不会说人话,他只能说鬼语,只见马副校长连连的摇着头,很肯定的告诉李侑柒,郑海冰不是他的私生子, 我能听懂鬼语,所以马副校长的话刚一说完,我急忙就对着郑海冰大声的说道:“海冰你别难过,你爸他不认你是为了保护你,他要是认了你,那个女鬼就会杀了你的,” 听到我这番话,郑海冰那叫一个郁闷啊, 李侑柒本来已经相信了马副校长所说的话,但受到我所说的话影响,她的情绪立刻就处在一个非常狂暴的状态, “马雄,你活着的时候骗我,死了也敢骗我,”李侑柒怒火滔天的对着马副校长吼道, 马副校长不过是一个刚死不久的白脸鬼,在李侑柒这个死了好几十年的摄青鬼面前,就好像一个蚂蚁在一个大象面前一样, 李侑柒一发怒,马副校长那刚刚凝聚出来不久的鬼体都被吓的快要消散了, “我,我没有啊,我没有骗你啊,”马副校长哆嗦着说道, 我这时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着郑海冰说道:“海冰,你爸他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但我却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好爸爸,他为了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活着的时候被马副校长欺骗,才导致了李侑柒的死,所以李侑柒最恨马副校长欺骗她, 在这种情况之下,李侑柒的情绪就很容易受到影响, 我的话一出口,李侑柒就彻彻底底的被激怒了, “马雄,你还敢骗我,我要你死,我要你们所有的人全都死,” 嘶声厉吼着的同时,李侑柒对着马副校长和他一起吊死的那三个人猛的一吸,就把他们三个全都吸进了她的嘴里, 而在这时,随着我大喊了一声,“动手,”我们八个人同时发起了攻击, 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们八个人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李侑柒这个魇鬼, 只见秦楚楚的手里发出了两道比之前要耀眼的多的紫色光芒向着李侑柒的身体激射而去, 苏天直接抛出了他的金钱剑,目标同样是李侑柒的身体, 还有貅爷的蘸了黑狗血的三棱军刺,周贺的青铜古剑,全都向着李侑柒的身上招呼了过去, 我那相气聚于右手五指,一招石破天惊,用我们姜家的打神拳,向着李侑柒轰了过去, “轰,轰,” 随着秦楚楚的掌心雷和苏天的金钱剑,还有周贺的青铜古剑,貅爷的三棱军刺全部都结结实实的击中了李侑柒的身体,李侑柒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声, 但这还没有完,当我那至刚至阳的姜家打神拳,轰到李侑柒的身体上之后,竟然一拳把李侑柒的鬼体给轰了一个窟窿出来, 而在这同时,我不顾我的舌头还没有好,咬破舌尖,一大口的纯阳舌尖血就喷了出去,喷在了李侑柒的脸上, 而随着我这口纯阳舌尖血喷出,李侑柒的身上泛起了阵阵白雾,就好像被浇了硫酸一样,而且她的鬼体在渐渐的变小,变淡, 这时六零九教室里面的其他那些鬼见李侑柒被我们几下就搞成了这样,就张牙舞爪的向着我们扑了上来, 但在李侑柒这个魇鬼制造不出幻象的情况之下,其他的那些鬼对我们却造成不了太大的压力, 有秦楚楚和苏天他们出手,就足以对付那些鬼, 现在最关键的,是彻彻底底的除掉李侑柒这个魇鬼, 于是我大喝了一声,“莎莎,给我吞掉这个魇鬼,” 本来受到了李侑柒所制造出来的幻象的影响,挂坠里面的莎莎昏昏沉沉的,但这会儿的李侑柒已经受到了重创,莎莎就不受到她的影响了, 随着红光一闪,莎莎从我脖子上的挂坠里面钻了出来,直接就扑到了李侑柒的身前,用她的双手摁住了李侑柒的头,然后张开了她的烈焰红唇,对着李侑柒就吸了起来, 这时候的李侑柒是最脆弱的时候,被莎莎一吸,她的鬼体就化成了一股股的阴气被莎莎给吸进了嘴里, 而随着一股股的阴气被莎莎吸进了嘴里,李侑柒的鬼体越变越小,颜色也越来越淡, “我好恨啊,” 李侑柒在拼命的挣扎着,但随着鬼体越来越弱,最终在发出了一声很不甘的感慨之后,整个身体都化成了一股阴气,全部都被莎莎给吞了进去, 而在李侑柒被莎莎吞掉的过程之中,武顺和小兰陵还有郑海冰这三个家伙也学着我咬破舌尖喷出了舌尖血,帮助我们打散了好几个厉鬼的鬼体, 等到莎莎彻底的吞噬掉了李侑柒,六零九的厉鬼们就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样,一个个的狼狈逃窜,向着六零九教室外面逃去, 当然,我们肯定是不容许这群鬼逃掉一个的,秦楚楚和苏天,还有周贺和莎莎还有武顺和小兰陵他们全都追了出去, 这时六零九教室里只剩下了半个头被砸进了胸腔里的鬼和一个满身满脸都是鲜血,脸上的五官都看不清楚的鬼, 我很清楚的知道,半个头被砸进了胸腔里的鬼,是马副校长的儿子马涛, 而那个满身满脸都是鲜血,脸上的五官都看不清楚的鬼,自然是李皓天无疑, 马涛的身上没有牵扯到任何因果,他不过是受了马副校长的牵连做了一个枉死鬼而已,所以我直接用《神相天书》中的《度人经》度他去了地府, 而在度了马涛之后,我就问李皓天他有没有什么心愿未了, 李皓天可以说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他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帮他完成, 而在我向李皓天做出了这个承诺之后,李皓天就说他确实有一个心愿未了, 原来李皓天在死了变成鬼之后就被李侑柒困在了六零九教室里面,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看一眼他的父母和他的弟弟妹妹, 他想知道他的亲人现在过的怎么样, 只有再看一眼他的亲人,了解了他们目前的情况,他才能放下心结去阴曹地府, 我觉的李皓天的这个要求是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的,那怕是他的老家在河北沧州的一个偏远农村,我也决定亲自去一趟, 而在我答应了李皓天之后没多久,秦楚楚就回来了,我就让秦楚楚把她带的那个千年温玉的挂坠借给我,让李皓天暂时先呆在里面, 秦楚楚很爽快的答应了我,她还向李皓天表示了感谢,说要不是李皓天的话,我可能会变成六零九教室的第十六个鬼, 而就在秦楚楚从她的脖子上摘下了那个千年温玉的挂坠,戴在了我的脖子上,让李皓天钻进了挂坠之后没多久,小兰陵,武顺,郑海冰,貅爷和周贺他们几个一个一个的回来了, 不过我们等了很久,莎莎和苏天两个人却一直都没有回来, 周贺说他看到莎莎和苏天两个人追着那个半个头被砸进胸腔里的鬼从六号楼里面追了出去,其他的鬼已经全部都被他们给消灭了, 按道理来说莎莎这个带着煞气的摄青鬼和苏天这个捉鬼世家的传人联手去搞定一个摄青鬼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怎么都追出去这么长的时间了他们两个还没有回来, 突然之间我觉的情况有点儿不妙,急忙就从六号楼里面追了出去, 而等我从六号楼里面刚刚出来,就看见莎莎从远处飘了过来, 一飘到我的身前,莎莎就一脸惊慌失措的说道:“老大,不好了,出事了,” 我这会儿其实已经猜到出了什么事,但我还是问着莎莎道:“出了什么事,你快说啊,” 只听见莎莎说道:“我和苏天追着那个鬼追了出来,往前追了有几百米就把那个鬼给堵住了,苏天用他的金钱剑打伤了那个鬼,我就把那个鬼给吞了,” 说到这里,莎莎脸上露出了一脸的恐惧之色,然后接着说道:“就在我刚刚把那个鬼吞完,正打算和苏天一起返回之时,一个黑色的罩子,很突然的扣了下来,把苏天整个人都罩了进去,” “就在一眨眼的功夫,那个黑色罩子和苏天就一起不见了,” 听到莎莎把话说完,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看来苏天和周贺他大哥还有云若风一样,苏天的肉体和灵魂同样也会被禁锢, 这会儿我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苏天和云若风他们的被抓,绝对和我们远古八族传人的身份有关, 这一次是苏天,那下一次会轮到谁呢, 是我,还是秦楚楚或者貅爷, 再或者是小兰陵, 总归肯定是我们这几个人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