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八章 大道因果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七百二十八章 大道因果

大善魔神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即便他是大善之道的化身,但自从龙汉大劫之后,只要是混沌魔神,就是为天道所不容的存在,这是天道规则,是不可改变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善魔神才躲避在大恶世界之中,不敢让大千宇宙的天道察觉。 然而此刻,秦楚楚说她执掌天道之剑,专门斩杀为天道所不容的混沌魔神之时,无论是大善魔神还是其他的几名混沌魔神,脸色全都变了。 他们是为天道所不容的混沌魔神,秦楚楚执掌天道之剑,专门斩杀混沌魔神,那就代表着秦楚楚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会用天道之剑斩杀了他们,让他们粉身碎骨,化为灰灰,回归大道本源。 自从诞生于混沌宇宙,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在这大千宇宙之中,他们不知道活了有多少年,但活的越久,对毁灭和死亡就越加恐惧,因为只有毁灭和死亡,对他们而言是未知的。 秦楚楚这柄天道之剑要斩杀了他们,又岂能不让他们紧张? “尊主,你平日里教我们要与人为善,但玄冥祖巫她要杀我们,我们难道要坐以待毙吗?” “尊主,你是大善世界的世界之主,可以调动大善世界的天道之力,只要在这大善世界,就算是玄冥祖巫有天道之剑,她也斩杀不了我们是吗?” “尊主,玄冥祖巫实在是太厉害,我们只能仰仗你的保护了!” “尊主,有我们七个的七件下品先天灵宝,再加上您的上品先天灵宝大善之杖,玄冥祖巫她肯定奈何不了我们的是吗?” 大善世界的这几名下等混沌魔神表现的很是不安,一个个对着大善魔神道。 然而大善魔神却死死的盯住了秦楚楚,等到他手下的几名混沌魔神话音落后,这才对着秦楚楚道:“玄冥祖巫,你们巫族为天道所不容,我们混沌魔神同样也为天道所不容,既然大家都为天道所不容,你又何苦跟我们过不去呢?” “斩杀了我们,对你真的好吗?” 大善魔神的这番话,听起来还是很有道理的,但秦楚楚却不为所动。 只见秦楚楚冷哼了一声,对着大善魔神道:“巫族确实为天道所不容,但你不要忘了,我现在的身份不是巫族,而是人族。” “人族是天地之间永恒的主角,只有斩杀了你们这些混沌魔神,将你们化为大道本源,让人族掌控了更多的道,天道秩序就会正常运转,大千宇宙就能够亘古永存。” 秦楚楚的这个观点直接摆脱了她巫族的身份,让大善魔神还有点儿无法反驳,听在我的耳中,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道理。 我们一直认为秦楚楚和陈婉秋是祖巫转世,把她们两个当成了祖巫,但却忘了她们目前的身份是人族,并不是祖巫。 只要是人族,天道又怎么会对人族降下惩罚呢? 人族是天地之间永恒的主角,是天道的宠儿,又怎么会为天道所不容呢? 有人族的身份,那怕秦楚楚承担了一些因果,恐怕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吧? 想至此,我的心情变的好了许多,压力也减少了许多。 然而大善魔神在沉思了片刻之后,对着秦楚楚道:“玄冥祖巫,不管你是人族还是巫族,在你的身上,总归有玄冥祖巫的灵魂。” “所以你,始终不是纯粹的人族。” “我为大善世界之主,这些年来以大善之道教化大善世界,让无数人族免遭屠戮,是有功德于天地,有功德于人族的。” “你要是斩杀了我,让我回归大道本源,那被我庇佑的那些人族,肯定会恨你入骨,让你承受滔天的因果。” “他们七个和我一样,在大善世界庇佑人族,让大善世界成了人族乐土,你要是斩杀了他们七个,同样也会承担巨大的因果。” “玄冥祖巫,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放过了我们,其实也是放过了自己,给你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大善魔神还是试图说服秦楚楚,让秦楚楚放过他们。 但秦楚楚的态度是何等的坚决,大善魔神的这番话,肯定是改变不了她的。 只见秦楚楚的面色一沉道:“大善魔神,亏你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真不知道,你那里来的脸说这样的话?” “善和恶本身就是对立的,你的大善之道和大恶魔神的大恶之道也是对立的。” “这世间有恶就有善,有善就有恶,本来应该是不分高低,不分上下的,但你这个大善之道的化身大善魔神,却屈服在了大恶魔神的大恶之道下,躲在这个小世界之中蝇营狗苟,经营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世界,庇佑着数量稀少的人族。” “但你可知道,在你躲在这个小世界之中的这些年来,大恶魔神他做了多少恶,在这大千宇宙,三界六道之中,有多少人族,受了大恶魔神的影响,成为十恶不赦之人?” “作为大善之道的化身,你死守这一方小世界,让大善之道为己用,对整个天地,所有人族来说,是福还是祸,是好还是坏呢?” “我若斩杀了你,让大善之道回归大道本源,让这天地之间,多了几分善念,又有何不可呢?” “你们这些混沌魔神,虽然有庇佑部分人族之功,但你们的存在,却让大千宇宙的善念不足,让天地之间多了无数恶人,作为天道之剑,我又岂能容下你们?” 秦楚楚面色一寒,厉声质问起了大善魔神,在这同时,无数的庚金之力从天地之间汇聚,结合十二都天神煞阵的煞气和杀气,总共凝聚出了八柄巨大的天道之剑。 因为十二都天神煞阵是十二大巫所布下,再加上秦楚楚的实力境界最近有所提高,所以此刻她凝聚出来的天道之剑,每一柄的威力都不逊色于一件攻击型的上品先天灵宝。 无论是大善魔神还是大善世界的其他七名混沌魔神,面对着秦楚楚所凝聚出来的八柄天道之剑时,都有一种末日降临的感觉。 这天道之剑散发出来的威压,除了大善魔神勉强能够承受之外,其他的七名混沌魔神,全都双股颤颤,快要站立不稳了。 “玄冥祖巫,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你为何不能放我们一条生路?” 大海魔神第一个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对着秦楚楚大声问道。 然而秦楚楚给他的回答,却是一柄天道之剑。 “混沌魔神为天道所不容,作为天道之剑,我又岂能放过你们?” 就在秦楚楚的话音一落之后,一柄巨大的天道之剑斩了下去,斩在了大海魔神的混沌魔体之上,瞬间就让他粉身碎骨,化为灰灰。 而见大海魔神连自己的先天灵宝都没有祭出来就被秦楚楚的天道之剑所斩,其他的几名混沌魔神就很清楚的知道,无论他们说什么,秦楚楚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和秦楚楚拼上一场。 “尊主,你不能再与人为善了,你不杀人,人就杀你啊!” 大河魔神对着大善魔神大声吼道,说话之间祭出了他的先天灵宝大河印。 “尊主,玄冥祖巫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只有跟她拼命,我们才会有活路!” “尊主,快祭出你的大善之杖,调动这个世界的天道之力啊!” “尊主,我们这次是否能活,全在你的身上!” “尊主,求求你了,快出手吧!” 其他的几名混沌魔神对着大善魔神纷纷进言,一个个都祭出了各自的先天灵宝。 大湖魔神祭出的是他的先天灵宝大湖印,大江魔神的是大江印,大山魔神的是大山碑,大石魔神的大石杵,大河魔神的大河锁。 这六件下品先天灵宝同时祭出,威能非同小可,秦楚楚想同时抵挡是很难做到的。 天道之剑只擅长攻,却并不擅长守,不过有后土祖巫转世的陈婉秋,正好弥补了秦楚楚的不足。 虽然秦楚楚把陈婉秋隔绝在了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外,不想让陈婉秋牵扯到太多的因果,但陈婉秋对十二都天神煞阵的了解,却不在秦楚楚之下,所以十二都天神煞阵,是挡不住陈婉秋的。 “楚楚,我们既然是姐妹,就不应该分彼此!” “这些先天灵宝,就让姐姐我来替你抵挡吧!” 陈婉秋在说话之间催动了戊土之力,只见一团团土黄色的戊土精华挡在了那六件下品先天灵宝之前。 而秦楚楚见陈婉秋替她挡住了六件下品先天灵宝,就毫不客气的催动了她的天道之剑。 “不是我要斩你们,而是你们为天道所不容!” “希望你们化为大道本源之时,不会对我有怨恨!” 随着秦楚楚的话音传出,那一柄柄的天道之剑斩落了下来。 大善世界剩下的六名混沌魔神,一个接着一个被天道之剑斩杀,粉身碎骨,化为灰灰。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大善魔神始终都没有祭出他的上品先天灵宝大善之杖,就如同一个看客一样,在一旁冷眼旁观着。 等到秦楚楚斩杀了六名混沌魔神,大善魔神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唉!” 和秦楚楚相顾而视,大善魔神一脸无奈的道:“玄冥祖巫,你希望他们化为大道本源之时不要对你有怨恨,但他们诞生于混沌宇宙之中,在这方天地之间存活了无数万年,你让他们化为灰灰,再也没有机会出现在天地之间,他们又岂能不怨你?” “甚至可以说,他们在这天地之间活了有多久,对你的怨恨就有多深!” “混沌魔神是大道化身,所牵扯到的因果,又岂能是你一句话就化解了的?” 大善魔神此言一出,秦楚楚面不改色,但我和陈婉秋却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如果大善魔神所说的是真的,那被秦楚楚斩杀了那么多的混沌魔神,她所牵扯到的因果,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那些混沌魔神对她的怨恨,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要是整个大恶世界的混沌魔神都被秦楚楚所斩杀,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即便秦楚楚是天道之剑,可这些混沌魔神的因果,是大道因果,是天道都不愿意承担的,如果让秦楚楚承担了这些因果,我简直不敢想象,会对她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楚楚,我看你还是放了大善魔神吧!” “我宁可不要大恶世界,也不愿意你替我承担因果!” 我在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外,对着秦楚楚大声喊道,然而秦楚楚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大善魔神,你不要给我危言耸听,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斩杀了你,让你回归大道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