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三十章 义之所在,死有何惧?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七百三十章 义之所在,死有何惧?

大善魔神是大善世界的世界之主,他的大善之道,几乎成了大善世界的天道法则,所以经过了无数万年的衍化之后,整个大善世界的所有生灵,都受到了大善之道的影响,让大善世界没有一个恶人。 就连天生邪恶的大恶魔族,都被大善之道所影响,变成了淳朴良善的种族。 可是随着大善魔神的陨落,大善之道回归了大道本源,大善世界的天道法则即刻就发生了变化,那些大恶魔族骨子里面天生带着的邪性恶念,没有了天道法则的压制,就开始暴露了出来。 仅仅在短短的两个多小时之内,无数大恶魔族就和人族之间产生了冲突,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大恶魔族的邪念越盛,恶念越强,肯定有无数人族会被大恶魔族所欺凌。 善良虽然名为善良,但他却不像他父亲大善魔神一样,用大善之道来改变这个世界,而是选择用铁血手段,来维护这个世界。 因为善良很清楚,没有了他父亲大善魔神的大善之道,大恶魔族骨子里的邪恶,是无法压制的,为了避免让人族吃亏,他只能将大恶魔族这个种族从大善世界抹除。 而对于善良的这份果决,我和秦楚楚都十分欣赏,这说明善良他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他在用最正确,最完美的方式在维护着人族。 让善良来做大善世界的管理者,敕封了他为大善世界的天尊,我的这个决定应该是正确的。 “善良,你做的很好,这大善世界,就交给你了!” 在满脸欣慰的点了点头之后,我对着善良道。 秦楚楚和陈婉秋对善良的这一做法也表示认可,在那里默默的点了点头。 真正的善良就应该是有选择性的,对恶人善良,就等于对好人犯罪。 就像大善魔神一样,他不应该屈服于大恶魔神,蜗居于这个小世界之中,而是应该和大恶魔神相斗,才会让大善之道不被大恶之道所压制。 正是因为大善魔神限制了大善之道的传播,无法和大恶之道抗衡,秦楚楚才一定要斩杀了大善魔神,让大善之道回归大道本源。 不过这些道理,跟善良说了也没有用,秦楚楚在善良的眼中,始终是他的杀父仇人。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在善良那刻骨铭心的仇恨之眼下,秦楚楚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玄冥祖巫,我善良虽然杀不死你,但你斩杀了我父,肯定要承担因果的。” “只要我一日是大善世界的天尊,就等着你受到天道惩罚的那一天!” 怒目而视着秦楚楚,善良咬牙切齿的道。 然而秦楚楚却丝毫都不在意,连看都没有多看善良一眼,挽住了我的胳膊道:“姜一,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浪费了,赶紧去下一个小世界吧。” 其实对善良所说的这番话我很不爽,甚至让我动了换一个人坐大善世界的天尊,让善良做个普通人老去死去罢了,省的他在那里点胡说八道,诅咒我心爱的女人。 但一来是善良最适合做大善世界的天尊,二来是秦楚楚本人都不怎么在意,我就没有再理会善良,直接把秦楚楚和陈婉秋收进了太阳神车之中。 接下来我驾驶着太阳神车直奔大善设计的东北方而去,在一座海岛之上,找到了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通道。 从海岛上直接跳了下去,和以往一样,感受着不同的世界之力在海水之中前行,用了差不多四十分钟的时间之后,我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世界之力和大善世界大为不同,从这个世界的大海之中踏浪而出,驾驶着太阳神车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前行了二十分钟之后,我就见到了一座小镇。 以我的无量之眼自然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在这座小镇之上所居住的,清一色都是人族。 这些人族的实力并不强大,但他们却无比的团结,当我这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领地之后,在一个很短的时间之内,几十名全副武装的人族把我团团的包围了起来。 这些人族所用的武器还是最原始的弓箭刀枪这些,实力级别连一个天阶都没有,最强的一个,也不过是地阶高手而已。 以我目前的实力,可能只需要打一个喷嚏,就能够让这几十名人族灰飞烟灭,但让我有些奇怪的是,为什么我在这里一出现,就让这些人族如此的紧张呢? “你是什么人?为何从来都没有见过?” 这些人之中最强大的一名地阶高手用手中的弓箭瞄准了我,对着我厉声问道。 其他的人族要么用弓箭,要么用刀枪对准了我,估计我的回答要是让他们不满意,他们肯定会毫不客气的对我出手。 “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之人,刚刚来到这里!” “请问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何对我这个陌生人表现的如此紧张?” 这些人族对我造成不了任何威胁,那怕是我站着让他们打,他们也伤不到我一根头发。 所以面对着这些人族之时,我很坦然的对着他们说出了我的情况,顺便还打听起了这是什么地方? 接下来在盯着我仔细打量了片刻之后,那名地阶高手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看在你是人族的份儿上,我们就相信你一回吧!” “这里是大义世界,因为我们人族正在和大恶魔族开战,所以生怕你是大恶魔族的探子,才会表现的如此紧张。” 听到这名人族地阶高手所言,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原来这一次我来到的,是大义魔神的大义世界。 大义魔神是大义之道的化身,他的大义之道,对他所掌控的大义世界有什么影响呢? 听这人所言,大义世界的人族竟然能和大恶魔族开战,这倒是让我很是意外。 因为大恶魔神定下了大恶世界的天道规则,在大恶世界的人族受到了天道规则的限制,连天阶高手都很难出现,所以大恶世界的人族,实力远远无法和大恶世界的原住民大恶魔族相比。 一个普通的大恶魔族,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成百上千名人族,但这大义世界的人族,竟然和大恶魔族开启了战端,也不知道他们的勇气是从那里来的? “你们人族和大恶魔族开战,这和寻死有什么区别?” “人族羸弱,在大恶世界是天道规则,难道在大义世界有所不同吗?” 表现的有些奇怪,我问着那名人族地阶高手道。 被我这样一问,那名人族地阶高手对我再无怀疑之心,因为大义世界的人,是根本就不会提出这么愚蠢的问题的。 只见那名人族的地阶高手冷哼了一声道:“义之所在,死有何惧?” “为大义而死,我们死的其所!” “在这大义世界,无论人族还是大恶魔族,都是不怕死的,我们只为大义而战,为自己的种族而战!” 在说出这话之时,无论是这名地阶高手,还是那几十名实力弱小的人族,竟然给了我一种壮怀激烈,气吞山河的感觉。 就这几十名普通人族,此刻所表现出来的气概,简直就如同百万雄兵一样。 难道这就是大义魔神的大义之道给他们带来的变化? 义之所在,死有何惧? 人要是连死都不怕了,自然就能够爆发出无限潜能。 人族虽然羸弱,但人族的生存能力和繁衍能力却极强,只要人族能够团结一心,不畏艰难,越是恶劣的环境,反而越能够促进人族的成长。 这大义世界的人族,每一个的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和大正世界,大善世界,大仁世界的人族是完全不同的。 拥有了这种气质,大义世界的人族,战斗力肯定远胜于其他小世界的人族。 或许这就是大义世界的人族能够有勇气和大恶魔族开启战端的真正原因。 如果大千宇宙的人族,都和大义世界的人族一样,那人族就不会被任何一个种族所欺凌,人族才能够真正的成为天道的宠儿,天地之间永恒的主角。 正因为大道本源缺乏大义之道,在大千宇宙之中,很少有人能和大义世界的人族一样,能为大义而战,为大义而死! 看来这大义魔神,肯定要被秦楚楚的天道之剑所斩杀了! 但像大义魔神这样的混沌魔神,要是被秦楚楚所斩杀,肯定会让她承担因果,我需要怎么做?才能让秦楚楚不斩杀大义魔神,不用承担因果呢? 可是如果秦楚楚不斩杀大义魔神,我们就无法炼化大义世界,无法把整个大恶世界融入到三十六诸天世界之中,我的实力不够,如何去化解灭世大劫,成为救世之主? 且不说成为救世之主,得到鸿蒙紫气,要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我用什么来保护我的女人,保护我的亲人,保护我身边的这些人? 心头闪过了这些念头,最终我还是决定先见到大义魔神在说。 于是我问着那名地阶高手道:“请问你们大义世界的都城在那里?” “你们大义世界的世界之主,他平时是否在都城之中?” 听到我这话之后,那名人族的地阶高手表现出了一副无比恭敬的样子,甚至连那几十名全副武装的人族,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面带恭敬之色的抬头向天看去。 接下来,只见那名地阶高手道:“尊主大人平时都在圣城之中,要不是他的庇佑,我们大义世界的人族,那有现在的局面?” “既然你要去圣城朝拜尊主大人,那我就指一条路给你!” “从这里一直向东,穿越了大狂道主的大狂道城,大癫道主的大癫道城,还有大疯道主的大疯道城,就可以抵达尊主的大义圣城。” “你要是走路前去的话,我估计最少要一个多月时间。” 这名人族地阶高手给我指了一个方向,在对着他点了点头之后,我直接催动了太阳神车,向着大义世界的圣城而去。 而在这些人族的眼中,我突然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着实把他们给吓了一大跳。 “这人果然是从外界而来的!” “而且他还不是从大恶世界的其他小世界而来,他是从大恶世界之外,从大千宇宙之中而来。” “听我的祖父曾言,他说我们人族在大千宇宙之中有绝世大能,那些大能者可以飞天遁地,瞬息之间穿越千里,就算是大恶魔族,都不是我们人族大能的对手。” “难道这人,是大千宇宙之中的绝世大能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