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楚楚论道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楚楚论道

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阵,是远古洪荒四大绝世杀阵之一,大义世界的这八名混沌魔神,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可是玄冥祖巫和后土祖巫明明是带着她们的男人来坐而论道的,怎么会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把他们困在了其中呢? 这十二都天神煞阵内自成天地,被困在了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中,大义魔神就算是大义世界的世界之主也没有用处。 有了十二都天神煞阵,就可以弥补秦楚楚和陈婉秋的法力不足,一旦她们两个施展出了祖巫手段,叫他们如何应付? 大义世界的八大魔神此刻无比紧张和惶恐,但他们却又不得不问个清楚明白。 “玄冥祖巫,后土祖巫,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阵我自然识得,但你们为何要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困住我等?” 大义魔神尽量让自己保持着平和的心态,对着秦楚楚问道。 而秦楚楚在这时已经没有了顾忌,就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她的目的。 只见秦楚楚道:“大义道友,你们三千混沌魔神,虽然是三千大道的化身,但却是天道所不容的存在。” “只有斩了你们,让三千大道回归大道本源,天道秩序才会回归正常,灭世大劫,才会不再降临。” “我和姐姐是巫族祖巫转世,但天道赋予我的使命,却是替天行道的天道之剑,而我这把天道之剑,就是专门用来斩杀你们这些混沌魔神的。” 秦楚楚此言一出,大义魔神和其他七名混沌魔神全都面色大惊。 秦楚楚竟然是天道敕封的天道之剑,那说明她可以调动天道之力,而天道之力和混沌本源之力是同级的,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天道之力比混沌本源之力还要更加纯粹,更加凌厉。 执掌着天道之剑,又有十二都天神煞阵提供无穷无尽的法力,再加上玄冥祖巫的攻击手段,后土祖巫的防御之法,这叫他们八个如何抵挡? 此时此刻的大义魔神和其他七名混沌魔神,全都后背发冷,内心一片冰凉。 “玄冥祖巫,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们为何一定要咄咄逼人,致我们于死地?” “你说来坐而论道,我帮你召集了他们过来,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对我!” “难道在大正世界,大仁世界和大善世界,你都是如此吗?” 大义魔神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满面惊恐的问着秦楚楚道。 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秦楚楚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所以秦楚楚对着大义魔神道:“你猜的一点都没错,大正世界和大仁世界,还有大善世界,全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三个世界的二十四名混沌魔神,已经全部都回归了天道本源。” “而且这三个小世界,都被姜一炼化了辅界印,现在姜一是这三个小世界的世界之主。” “大义道友,斩杀你们让你们回归大道本源,是我的职责所在,是天道赋予我的使命,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假如你交出了辅界印,让姜一成为大义世界的世界之主,我就可以保全你的儿子义先,让他做大义世界的天尊,替你管理这大义世界。” 秦楚楚说到这里,她的目的已经摆在了台面上,很显然,包括大义魔神在内,他们这八大混沌魔神全部都得死。 而对于活了无数万年的混沌魔神来说,他们最恐惧的莫过于死亡。 让他们回归大道本源,没有自己的身体,没有自己的思想,这是他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所以当秦楚楚的这番话说出口之后,大义魔神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其他的七名混沌魔神在第一时间就跟我们翻脸了。 既然无路可退,那就只有拼死一战,这其实也是正常行为! 无论换做是谁,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玄冥祖巫,你们欺人太甚,真以为我们兄弟几个好欺负吗?” “义之所在,死有何惧?尊主经常说这句话,我们跟他们拼了!” 大疯魔神状若疯癫,祭出了他的下品先天灵宝大疯魔棒。 “对,为大义而死,死的其所,别说是玄冥祖巫和后土祖巫了,就算是十二祖巫全来,我们又何惧之有?” 大狂魔神如癫如狂,祭出了他的下品先天灵宝大狂魔杵。 紧随着大狂魔神和大疯魔神,大愚魔神祭出了他的大愚魔槌,大隐魔神祭出了他的大隐之鞭。 大癫魔神祭出了他的大癫之枪。 还有大金魔神祭出了他的下品先天灵宝庚金魔剑。 大土魔神祭出了他的下品先天灵宝戊土魔盾。 这六名下等混沌魔神,除了大土魔神的下品先天灵宝是防御性的先天灵宝之外,其他的五件先天灵宝,全都是攻击性的灵宝。 大义魔神的先天灵宝是大义之刀,是一件上品先天灵宝,但大义魔神却并没有祭出他的大义之刀,而是表情复杂的看着其他的几名混沌魔神,好像没打算和我们一决死战一样。 “尊主,我们如果拼死一战,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快祭出你的大义之刀,我们一起动手!” 大土魔神催动了他的大戊土魔盾对着大义魔神大喊着道。 然而大义魔神却始终好像没有听到大土魔神所说的话一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在这一刻,我认为到我表现的时刻了。 于是我亮出了斩仙葫芦,拔下了斩仙葫芦之上的塞子。 随着一道白烟从葫芦之中飘然而出,渐渐的凝聚成了一个有头有脸,有眉有眼的人形,大义世界的几名混沌魔神全都大惊失色。 “这,这是陆压道君的斩仙葫芦!” “快杀了这小子,要是给他催动了斩仙葫芦,我们性命休矣!” 大疯魔神在说话之间就催动了他的大疯魔棒,对着我一棒轰来。 “斩仙葫芦专斩元神,可千万不能被他给催动了,大家一起动手,先斩了这小子再说!” 大狂魔神一边号召着其他混沌魔神,一边催动了他的大狂魔杵。 大愚魔神催动了他的大愚之槌,大隐魔神催动了他的大隐之鞭,大金魔神斩下了他的庚金魔剑,大癫魔神刺出了他的大癫之枪。 这五件先天灵宝,同时向我发动了攻击,肯定是我无法抵挡的,即便是我的混沌金钱能落下一件,但其他的四件我就没法躲开了。 我的功德金身连小成境界都没有达到,肯定是无法抵挡攻击性的下品先天灵宝的。 但有陈婉秋在我的身边,我从来都不需要担心防御问题。 “大土道友,当年盘古开天辟地,气之轻清上浮为天,气之重浊下凝为地,而这重浊之地,就是戊土所化。” “戊土之精乃是大地之根,大地若在,大千宇宙就在,这个道理你可明白?” 陈婉秋娓娓道来,在说话之间催动了戊土之精华,挡住了几名混沌魔神所祭出的下品先天灵宝。 大土魔神在听到陈婉秋这番话之后,对于大土之道的理解好像加深了一层,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然而这个时候,我却对着白烟所化的人形微微一躬身。 “请道友转身!” 随着我说出了这话,白烟所化的人形就开始高速旋转了起来。 须臾之间,那人形旋转了不到三圈,正在那里呆呆发楞的大土魔神,头顶的六阳魁首,被斩仙飞刀给斩落了下来。 而见大土魔神竟然被斩仙飞刀所斩,其他几名混沌魔神被吓的肝胆俱裂,可是他们被十二都天神煞阵所困,逃又逃不出去,叫他们如何是好? “尊主,快动手啊!” “只有你催动了大义之刀,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你再不动手,我们就全完了!” 大隐魔神一边拼了命的催动着他的大隐之鞭,一边对着大义魔神大声喊道。 “尊主,快动手啊!” “尊主,你再不动手,我们将必死无疑!” 几名混沌魔神在那里扯着嗓子喊着,但大义魔神却始终充耳不闻,就和没听见一样。 就这样,我就一次又一次的催动了斩仙飞刀,每一次都能够斩下一名混沌魔神的头颅,斩杀了其元神。 “请道友转身!” “请道友转身!” 当我第六次念出这句话之后,随着白烟所化的人形告诉旋转,大狂魔神那斗大的头颅被斩了下来,整个大义世界的混沌魔神就只剩下了大义魔神一个。 因为秦楚楚跟我强调过,她说大义魔神有功德在身,我要是斩杀了大义魔神,会让我的功德有损,所以我并没有对大义魔神催动斩仙飞刀,而是把斩仙飞刀收了起来。 大义魔神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我会用斩仙飞刀对付他一样,在我收起了斩仙飞刀之后,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唉!” “我经常说义之所在,死有何惧?却没想到真正面对着死亡之时,最恐惧的那一个,反而却是我!” “我要是死了,这天地之间将再无大义,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啊!” “玄冥祖巫,我可以把大义世界的辅界印给你,但你能不能放过我?让我把大义之道传遍大千宇宙,让三界六道的亿万种族,都明白为大义而死,死的其所的道理!” 大义魔神和秦楚楚相顾而视,和秦楚楚谈起了条件,甚至可以说他求起了秦楚楚。 但秦楚楚是不可能放过大义魔神的。 只见秦楚楚冷冷的一笑道:“大义道友,你虽然是大义之道的化身,但如果站在我的角度,从你屈服在大恶魔神的威严之下,做了他手下的混沌魔神的那一刻起,你的行为就已经背离了大义之道。” “你根本就不配做大义魔神,你没有资格让大义之道传遍大千宇宙。” “你的大义之道,仅仅是你自己的大义之道,只有斩杀了你,才能让真正的大义之道回归大道本源。” 秦楚楚对着大义魔神说出了这番话,犹如暮鼓晨钟一般,让大义魔神从迷离之中清醒了过来。 只见大义魔神在那里喃喃自语着道:“我的大义之道,仅仅是属于我自己的小道,让大义之道回归大道本源,才可以成就大道。” “义之所在,死有何惧?我大义为大道而死,死的其所!” “玄冥祖巫,我把大义世界的辅界印给了你的男人,他真的会敕封我儿义先为大义世界的天尊吗?” “只要你点点头,我大义虽死无憾!” 秦楚楚闻言点了点头,对大义魔神传音入耳道:“大义道友,我的男人,是盘古之心所衍化的人身,肯定是说话算话的。” “不过他的身份是天道禁忌,牵扯了太大的因果,不能暴露在天道之下。” 听到秦楚楚这话,大义魔神看着我大笑了三声。 “哈哈哈” 笑完之后,大义魔神把大义世界的辅界印递给了我。 接下来,只见大义魔神闭上了双眼。 “为大义而死,我死的其所,玄冥祖巫,请动手吧!” “能死在你们之手,也算是我等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