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三章 因果能斩,情缘难断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七百四十三章 因果能斩,情缘难断

上一次在镜中世界,姜子牙就曾经对小兰陵和郑海冰说过同样的话。 他说小兰陵和郑海冰的前世因果未了,所以这一世注定了和大道无缘。 他们两个要想成就大道,就必须斩断前世因果。 而斩断前世因果的办法,就是献祭生命,让身体化为灰灰,只剩一缕真灵。 等到真灵再度轮回转世,恢复了前世记忆,就可以修成大道。 就因为姜子牙的这番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我们其他人求得一线生机,小兰陵和郑海冰献祭了自己的生命,炸开了镜中世界。 此时此刻,姜子牙又旧话重提,他这是想让苏天他们四个也和小兰陵郑海冰一样,献祭生命,献祭自己的先天灵宝,炸开大恶世界吗? 姜子牙这个老东西,又打算害死我的兄弟姐妹,让我承担心灵的煎熬和痛苦吗? 一念至此,我怒不可遏,不管姜子牙是我的老祖宗,还是杨梅老祖,我对他丝毫都不客气。 “姜子牙,你不要在那里胡说八道。” “就算是死,我也要跟我的兄弟姐妹们死在一起,我绝不会让他们用献祭生命的方法来斩断因果!” 我对姜子牙大声的咆哮着道。 但姜子牙却无视了我的存在,干脆把双目一闭,就如同他当年在渭水河畔,直钩钓鱼一般。 所谓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有些事情,总有人心甘情愿的去做。 就在姜子牙闭上了双眼之后,苏天看了一眼怒不可遏,火急火燎的我,随后又看了一眼曾梦倩。 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不舍之色,但接下来,苏天却下定了决心。 “太公,你说我和倩倩有前世的因果未了,你所指的因果,是不是天帝陛下?” 苏天此言一出,李去劫的表情就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虽然天帝对他早有交代,但李去劫至今却还没有想过按照天帝的交代去做,但天帝毕竟有这种想法,苏天和曾梦倩是逃避不了的。 到了关键时刻,天帝要是让苏天和曾梦倩做出选择,那苏天和曾梦倩就不得不做出一些违背他们本心的事情来。 曾梦倩对天帝陛下的了解更是胜过了苏天,在她的上一世,天帝陛下能不顾她的生死,在这一世,天帝陛下让她做一颗棋子,其实也是很正常的行为。 作为天地之间的无上至尊,天道之下,混元圣人之下,皆为他的棋子。 一个女儿和女婿又能算什么? “太公,我和天哥确实和天帝陛下,天后娘娘有因果牵连,是不是因为这段因果,我们两个和天机门,和老大之间会发生冲突?” 曾梦倩说出了这话,云若风和姚唯雨,还有秦楚楚陈婉秋闻人倾城他们,都把目光投注在了姜子牙的身上,等着姜子牙给出答案。 姜子牙有天书造化玉蝶的天算之法,可以推演到过去未来之事,他肯定是推算到了什么,才会向苏天他们四个发问。 果然,就在曾梦倩问出了这话之后,姜子牙睁开了他闭着的双眼,对着曾梦倩道:“龙吉公主,对你的父亲,你应该比谁都了解,在他的头顶之上,有七名混元圣人存在,在他永远都无法证道混元的情况之下,你认为他希望这天地之间,再多一名圣人吗?” 姜子牙此言一出,曾梦倩苦笑着摇了摇头。 以她对那位天帝陛下的了解,她又怎么可能猜不到他的心思呢? 其实别说是天帝陛下了,在这三界六道大千宇宙之中,有多少人,愿意屈居人下呢? 地位越高的人,越是不愿意屈居人下,作为鸿钧老祖敕封的无上至尊,他是不可能接受这天地之间再多一名混元圣人的。 而就在曾梦倩苦笑着摇头之际,为了取信于众人,姜子牙对着李去劫道:“李去劫,你是天帝派下界之人,在你下界之前,天帝是否交代过你?” “苏天和曾梦倩,只要和天帝之间有因果牵连,他们始终都是天帝所掌控的棋子。” 听到姜子牙这话,秦楚楚和陈婉秋面色一凛,都向李去劫看了过去。 看来李去劫追随在我们的身边,是一颗随时都会引爆的定时炸弹啊! 李去劫这家伙虽然什么都不在乎,但此刻的他,多多少少是有点儿尴尬的。 “是的,天帝是给我交代过,不过我一直没有把天帝的意思传递给他们两个。” 李去劫双手一摊,很老实的承认着道。 而随着李去劫这样一说,苏天和曾梦倩自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如果到了某一个时间段,天帝要他们突然发难,他们该如何做出选择呢? 在前世的亲情和今生的友情之间,叫他们如何选择? “太公,怎样才能斩断前世的因果,请您教我!” 苏天看了一眼曾梦倩,下定决心的对着姜子牙行了一礼道。 曾梦倩能够理解苏天的心情,她的态度和苏天是一样的。 既然苏天选择了这条斩断因果的路,那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和苏天一样? 因果可以斩断,但她和苏天之间的情缘,却是斩不断的! 曾梦倩坚信这一点。 “太公,如何才能斩断前世的因果?请您务必要教我和天哥。” “如果下一世,我和天哥能够无拘无束的在一起,那该有多好!” 曾梦倩对着姜子牙行了一礼,眼眸之中带着无限憧憬的问道。 但姜子牙却没有给苏天和曾梦倩做出回应,反而把目光投向了云若风。 只见姜子牙对着云若风道:“云若风,你的前世是惧留孙门下弟子土行孙,你师尊惧留孙在佛门成了正果,但佛门已经有了两名混元圣人,所以佛门肯定不希望再多一名混元圣人出来。” “当然,这名混元圣人如果是佛门之人,那肯定另当别论。” “但在老夫看来,这第八名混元圣人,是佛门中的几率,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站在佛门的角度,一定会想尽一切的办法,阻止天地之间出现第八名圣人。” 姜子牙说到这里,云若风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虽然迄今为止,惧留孙和他之间从来都没有联系过,但惧留孙和他之间的因果,却是客观存在的。 如果到了某一天,为了佛门的利益,惧留孙利用他们两个之间的师徒关系,让他做出一些自己不愿意的事情,他该如何选择呢? 前世的师徒情和今生的兄弟情相比,孰轻孰重,孰远孰近呢? 无法做出选择,他只有斩断因果! “太公,请教我斩断因果之法!” 云若风对着姜子牙一躬到底,很是诚恳的道。 姚唯雨和云若风是前世夫妻,既然云若风牵扯到了佛门因果,那作为云若风的妻子,她自然也受到了牵扯。 见云若风做出了决定,想斩断因果,那她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因果可斩,情缘却难断,她和云若风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会共同进退。 “太公,我的因果和小云是相连的,您教小云斩断因果,就等于教我。” “请太公赐下斩断因果之法!” 其实苏天他们四个对斩断因果之法早就心里有数了,他们只是用这种方法来表明决心而已。 但对我来说,苏天他们四个这样做,不是斩断他们身上的因果,而是拿刀捅我的心脏。 “你们不要听他的,姜子牙他在胡说八道!” “什么斩断因果,什么前世今生的,我从来都不信这个!” “你们都给我好好的,我们一定有办法破开这大恶世界,斩杀了大恶魔神和弑神罗睺的!” 我表现的有些歇斯底里,对着苏天他们大声的吼道。 而这时,姜子牙看了我一眼之后,对着秦楚楚道:“玄冥祖巫,你和后土祖巫看好姜一,让他不要被自己的情绪所控制。” “一个为自己的情绪所控制的人,是不能够担当大任的。” “他的身份,你们应该已经了解,你们应该知道,他的身上所肩负的责任!” 姜子牙说了这话,秦楚楚和陈婉秋无法反驳,她们两个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很快就催动手段,困住了我,让我无法动弹,甚至连说话都说不了。 因为对秦楚楚和陈婉秋从来不设防的缘故,被她们两个所控制,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姜子牙见我不能再干扰他,就对着苏天他们四个道:“上一次在镜中世界,你们四个早就把一缕灵魂寄存在了三十六诸天世界之内,这说明你们早有感应,这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 “现如今我们被困在了大恶世界之中,需要你们和小兰陵郑海冰一样,献祭自己的生命和先天灵宝,才能够炸开这大恶世界,给其他人争得一线生机。” “献祭生命虽然会让你们灰飞烟灭,但你们的那一缕真灵却可以再入轮回,下一世的你们,就和上一世彻底斩断了因果。” “我可以保证,你们的下一世,都是天生圣体,可以成就大道!” 姜子牙几乎是连哄带骗的想让苏天他们四个献祭生命,我在那里拼命的挣扎着,想阻止苏天他们,但秦楚楚和陈婉秋的手段,在短时间内我却无法挣脱。 “不,不要啊!” “苏天,倩倩,小云,小雨,你们不要干傻事,不要被姜子牙这个老东西给骗了!” “姜子牙这个老东西,他不安好心,他在一步一步的害死我身边的所有人,他是个大骗子,他是个神忽悠!” 我在心里大骂了姜子牙无数遍,但却发不了声,苏天他们根本就听不到。 更何况就算是听到了,他们也还是会慷慨赴死! “老大,我这一世,能够遇到你,能够和你在一起同生共死,是我最大的幸运。” “只可惜,我不能亲手斩杀了帝天,替我的前世报仇,真是让人遗憾啊!” “你要是有机会,一定要替我斩了帝天!” 云若风慷慨激昂的对着我道。 我无法回答云若风,但秦楚楚却替我回答着道:“小云你就放心吧!帝天我一定会斩了他!” 见秦楚楚答应了他,云若风转过头深情款款的看了姚唯雨一眼。 “小雨,红绣球我就留给你了,希望我们两个的下一世,会因为红绣球而结缘,因为红绣球而相聚。” 云若风对着姚唯雨道,而此刻的姚唯雨早已泪流满面。 “小云,我的红绣球,生生世世只为一人,我会等着你,会一直等着你的。” 苏天和曾梦倩这会儿也是相顾对视,泪眼婆娑。 “倩倩,下辈子,一定要我追你,不能让你追我!” 苏天说出了这话,让曾梦倩不禁想起,上一世的她,作为天帝之女龙吉公主,在大海之上骑着一头巨大水兽,追赶洪锦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