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八章 那我就成全你们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七百四十八章 那我就成全你们

在我的头顶之上落下了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在这同时,秦楚楚,陈婉秋,闻人倾城,甚至连姜子牙的头顶,都落下了一道金色光柱。 这金色光柱是功德金光,是天道给我们这些有功德之人所降下的奖励。 秦楚楚因为斩杀的混沌魔神最多,所以落在她头顶之上的金色光柱是最为耀眼夺目,雄伟挺拔的。 我杀死的混沌魔神仅次于秦楚楚,所以我头顶之上的金色光柱也仅次于秦楚楚。 当金色光柱落了下来之时,处在金色光柱笼罩之内的人是万法不侵的,所以这个时候,武顺和幽丽就算是倾尽全力发动攻击,也伤不到秦楚楚一丝一毫。 无奈之下,武顺只能停止了攻击,咬牙切齿的瞪着秦楚楚,只要功德金光消失,他就对秦楚楚再度发动攻击。 幽丽和丑逼幽泉也是如此,他们两个就如同入了魔一样,非要置秦楚楚于死地。 或许在他们看来,这一次如果不能杀了秦楚楚,那他们将再也没有机会。 但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他们想杀死秦楚楚,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这样的可能。 就这样,时间匆匆而过,身处于宇宙空间之中的我们,在疯狂的吸收着功德金光给我们带来的好处。 姜子牙的功德金光最小,所以他最先吸收完,在远远的看着双目赤红,杀意滔天的武顺之时,姜子牙发出了一声长叹声。 “痴儿!你又何苦如此?” “天道弄人,造化弄人,就算是为师,在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上面也帮不到你啊!” “你的命运,将来会走到那一步,全靠你自己,为师是无法干涉的!” 姜子牙在那里感叹着,闻人倾城吸收完毕了功德金光之后,目光从武顺和幽丽的身上扫过。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人之所以为天地之间的永恒主角,是因为人道有情,天道才有情!” “可是这人道之情,却是天地之间最苦之药,最甜之果,其中滋味,只有有情之人才能体会啊!” 闻人倾城在那里感慨万千,目光最终移动到了我的身上。 这个时候的闻人倾城,眼眸之中投射出了两道炙热的光芒,和以往的她有些不大一样。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闻人倾城很清楚的知道,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去强求,默默的埋在心里即可。 所以闻人倾城眼眸之中的这两道光芒很快就一闪而没,又变的和平时一样,睿智而清澈,优雅而高洁。 陈婉秋是第三个吸收完了功德金光的,当她发现我和秦楚楚还被功德金光笼罩,武顺和幽丽无法对秦楚楚造成伤害之后,这才轻舒了一口气。 “顺子,小丽,你们两个不必再纠结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 “我们要着眼未来,目光放长远一点,我说的对吗?” 陈婉秋在劝着武顺和幽丽,但武顺的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住了秦楚楚,幽丽的脸上杀意凛然,完全没有把陈婉秋的话听进去。 就这样,在过了片刻之后,吸收了功德金光的无上功德,我的功德金身提升到了五十五级。 如此一来,我的无量光又多了几道。 不过炼化无量光并不耽搁我做其他的事情,在把那几道无量光投入了三十六诸天世界,用世界之力炼化起了无量光之时,我就想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幽丽对秦楚楚下手我能理解,武顺和秦楚楚之间有什么误会?他为什么疯了一样的向秦楚楚发动了攻击? “婉秋,究竟是怎么回事?” “顺子他和楚楚怎么了?” “小丽和幽泉他们两个要干什么?” 幽丽和武顺对我不予理会,陈婉秋就给我做起了解释。 只见陈婉秋道:“姜一,难道你没有发现吗?瑶瑶她已经不在了。” 听到陈婉秋这话,让我忍不住的心头一沉。 瑶瑶可是我前世的妻子,虽然我没有恢复前世的记忆,回忆不起来和她之间的前世感情,但她毕竟是我的前世之妻。 陈婉秋所说的不在,肯定是她已经死了,那瑶瑶是怎么没的? 难道是死在了混沌魔神的手下? 或者说,是秦楚楚? 要是秦楚楚干的,那这问题就大了! 瑶瑶是我的前世之妻,秦楚楚是我这一世的女人,要是她杀死了瑶瑶,肯定会承担不小的因果。 以武顺对瑶瑶的感情,肯定会跟她不死不休的! 之前我看到武顺像疯了一样的对秦楚楚催动着混沌魔刀,难道真的和我担心的一样,是秦楚楚杀了瑶瑶吗? “婉秋,瑶瑶她怎么了?”我急忙问着陈婉秋道。 而陈婉秋在看了一眼武顺之后道:“姜一,瑶瑶她逼着顺子要杀你,楚楚怕顺子受她的影响,所以用庚金之剑把瑶瑶给斩了!” “这其实不怪楚楚的,因为瑶瑶她用的手段太极端了,如果换做是我,只要对你造成了威胁,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瑶瑶。” 听到陈婉秋这话,幽丽就更加不平衡了! 只见幽丽瞪了一眼陈婉秋道:“我早就说过,无论你们两个做什么,在姜一那里都是对的。” “你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姜一,所以他才喜欢你们!” “可到了我这里,无论我为他做什么,没有一件是对的!” “都怪你们,要是没有你和秦楚楚,姜一他一定会喜欢我的!” 幽丽越说越生气,越说越恼火,干脆把怒火撒在了陈婉秋的身上,对陈婉秋催动了她的阿鼻神剑。 只见一道道的血色剑光向陈婉秋斩了过去。 丑逼幽泉见幽丽对陈婉秋突下杀手,急忙催动了他的元屠神剑,也向着陈婉秋斩了过去。 陈婉秋见状只能催动了戊土之精挡住了幽丽和幽泉的攻击。 对于陈婉秋的防御手段,我有着清楚的了解,所以对幽丽和幽泉所发动的攻击,我一点都不担心。 站在一旁看着幽泉和幽丽,我劝起了他们两个。 “小丽,幽泉,你们两个还不给我住手?” “冤冤相报,何时得了?楚楚已经放过了你三次,你这已经是第四次,还是第五次了,任何一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如果你再不知进退,得寸进尺的话,就算是我,也不好护着你们了!” “你们两个是阿修罗界的气运之人,不如返回阿修罗界,在阿修罗界称王称霸,有何必跟在我的身边呢?” 我苦口婆心的劝着幽丽和幽泉,但幽丽根本就听不进去,她就好像入魔了一样,一心只想杀死陈婉秋和秦楚楚。 “不!我不要做阿修罗界的气运之人,姜一,难道你不懂我的心吗?” “我最想做的,是你的女人!” “只要你答应我,让做你的女人,我就放过秦楚楚和陈婉秋!” 幽丽大声的对着我道,而在听到幽丽这话之后,陈婉秋的脸色一沉,眼眸之中隐隐的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杀机。 秦楚楚要不是玄冥转世,和陈婉秋是前世姐妹的话,就连秦楚楚,陈婉秋都不会接受,幽丽想做我的女人,陈婉秋的这一关她就过不去。 不过陈婉秋生性善良,她虽然起了杀心,却并没有立刻对幽丽下杀手。 可是秦楚楚这个玄冥祖巫和陈婉秋就大不一样了! 在秦楚楚看来,除了她姐姐陈婉秋之外,她的男人绝对不容许被另外一个女人惦记。 既然幽丽如此的不知好歹,留着她始终是一个祸患! “幽丽,既然你们非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秦楚楚吸收完了功德金光,在第一时间就催动了两柄巨大的天道之剑,向着幽丽和幽泉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