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天命神相

番外

一年之后,在粤省惠市,一个很普通的小区。 这个小区不在市中心,在郊外的一座山下,通常是一些经济状况不太好的家庭买来自住用的。 晚上十点左右,在这个小区六栋二单元四零三号房内,一对年龄在五十来岁的中年夫妇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一边看着电视,相貌平凡而又普通的男主人对着女主人道:“一一他妈,你说一一他现在怎么样了呢?” 女主人端庄优雅美丽大方,就连岁月都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 小区里的许多人,都在暗中议论,说这家的男人太普通平凡,这个女人嫁给他太吃亏了。 但此刻的女主人,眼眸之中却带着浓浓的爱意,就像正在热恋之中的小年轻人一样,看着男主人道:“这话你每天都要问我好几遍,你叫我怎么回答你呢?” “本来婉秋和倾城都认为太上道祖算计了一一,甚至那会儿连我们都信了!” “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一一他舍弃了自己的功德,化解了灭世大劫,天道反而给他降下了更多的功德,让他的功德金身又重新回到了大成境界,甚至还让他突破了大罗,证了功德金仙之位。” “现在的一一,你觉的还有什么人能给他构成威胁吗?” 女主人带着一脸的骄傲和对自己儿子的信心,问着男主人道。 男主人闻言笑了笑,同样露出了一脸骄傲的表情。 “你说的确实没错,恐怕除了混元圣人之外,即便是在红尘天外天,能够对一一构成威胁的人物也不会太多。” “我姜二的儿子,能差吗?” 每一个女人都喜欢给自己的男人泼冷水,此刻见她丈夫有点儿嘚瑟,女主人白了他一眼道:“一一能这么厉害,和你有什么关系?” “要不是我生了他,要不是楚楚和婉秋帮他,他那有现在的本事?” 对女主人这话,男主人一点都不介意,而且在女主人说出这话之后,男主人的眉头竟然皱了起来,表情显的有些凝重。 只见男主人道:“当初玄都大法师让一一用鸿蒙紫气换楚楚一命,一一毫不犹豫的交出了鸿蒙紫气。” “后来天道降下无量功德,一一在证了功德金仙之位后就带着婉秋和玄都大法师一同飞升去了红尘天外天。” “也不知道太上道祖会用什么方式取走一一的鸿蒙紫气?” “那太乙救苦天尊,到底能不能让楚楚复活?” 男主人说出了这话,也勾起了女主人的心事,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类似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天都会在这两夫妇之间发生。 儿行千里母担忧,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了天地之间为数不多的强者,但作为父母,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替自己的儿子担心着,挂念着...... “时候不早了,我们睡吧!”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男主人搂住了女主人,对着她无比温柔的轻声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让他们两夫妇无比激动,在梦里听过无数次的声音,传进了他们的耳中。 “爸,妈,楚楚已经被太乙救苦天尊复活,你们不用替我们担心,但我们三个有重要的事情去做,没法照顾孩子,所以我特意让道祖送我下界,把孩子交给你们来抚养。” “你们两个现在就出门,去小区后面的那座山上,你们的孙子就在那里。” 听到这个声音,女主人和男主人全都无比激动。 “一一,是你吗?” “我的孩子,你为什么不现身出来见一下爸爸妈妈?” 女主人眼含着泪水,大声的说道。 “一一,你这混小子,快出来给我看看你啊!” “臭小子我告诉你,就算是你证了功德大道,我永远都是你爸,让老子的女人哭,你就欠揍!” 男主人大声的骂着,但他的眼眸之中却同样流出了激动的泪水。 但无论这夫妇两个说什么,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出现,屋内又陷入了沉寂之中。 “糟了,一一说把孙子给我们送了过来!” “我们快去山上看看!” 说话之间,男主人拉着女主人的手夺门而出,连楼梯都来不及走,这夫妻两个竟然直接从四楼跳了下去。 而且在落到了地上之后,这夫妻两个健步如飞,比百米冠军的世界纪录保持者还要快三到四倍的速度,向着小区外的那座小山上跑去。 还好这是在晚上,小区里面逛的人不多,有几个人见到了这两夫妻的身影,还以为见了鬼,吓的嗷嗷大叫,返回了自己家里。 甚至从此之后,这个小区一直都有闹鬼的传闻。 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夫妻两个穿越了整个小区,来到了山下。 凭着血脉之间的感应,这夫妻两个很快在半山腰的树林之中,发现了一个刚刚出生的男婴。 这个男婴被放在一棵树的树枝上,身上一丝不挂,只有一个像古钟一样的饰品,挂在他的脖子上。 虽然此刻已经是晚上十点,夜色漆黑如墨,但这个孩子在夜色之中,在树枝的环绕之下,看上去竟然是那么的和谐。 树叶发出了淡淡的绿光,夏日的微风吹拂,孩子一点都没有哭闹,睁着他的眼睛,打量着这个世界。 这两夫妻在看到这个孩子的那一刹那,完全就能够肯定,这孩子就是他们的嫡亲孙子。 “楚楚曾经说过,如果一一的孩子是男孩,就给他取名叫姜林,这孩子被他爸丢在了树林里,看来这是天意啊!” 男主人走到了树前,小心翼翼的把婴儿抱了起来,一脸慈爱的看着手中的孩子说道。 女主人同样一脸慈爱的看着她的孙子,指着孩子脖子上的那个古钟道:“你说这个古钟,会不会是东皇钟?” 听见女主人这话,男主人同样也仔细打量起了孩子脖子上的那个古钟。 片刻之后,只见男主人道:“我记的楚楚曾经说过,他说一一从帝氏一族夺过东皇钟之时曾经有言,说要把东皇钟给他儿子当玩具。” “看来一一还真是说到做到,把东皇钟当成了玩具,给了他的儿子。” 男主人说出这话,女主人点了点头,从男主人的手中接过了孩子,小心翼翼的亲了几下。 接下来,女主人就转身往山下而去,不过一边走着,女主人一边问着男主人道:“一一说楚楚已经复活,那你说这孩子,是谁生的呢?” “是楚楚生的,还是婉秋生的?” 男主人闻言没有任何犹豫,回答着女主人道:“你们女人怀孩子要九个多月时间,就算太乙救苦天尊复活了楚楚,她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怀上孩子,把孩子生出来吧?” “以我看来,这孩子肯定是婉秋生的。” 男主人说出了他的看法,但女主人却好像有点儿不太认同。 在抱着孩子走到了山下,抬头望天上看了一眼之后。 只见女主人淡淡的道:“婉秋和一一在一起那么久,要是能生孩子的话,早就生下来了!” “或许正是因为楚楚复活新生,才会让她给一一生下了一个孩子。” “难道你忘了,太公在离开之前,留下的那几句话吗?” “东皇因玄冥而死,玄冥却因东皇而生,所以玄冥欠东皇一命。” “玄冥要偿还东皇的因果,她只有赐东皇一命!”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生死幻灭,皆在一念之间!” “以我来看,我们的这个孙子,肯定很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