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茅塞顿开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七十九章 茅塞顿开

在石原家族参加交流会的时候,貅爷一上比武台就对石原六郎采取了同归于尽的打法, 从那时候我就感觉到他和石原六郎之间好像有什么事一样, 这会儿听到他所说的话,我就问起了具体的原因, 原来貅爷是特种兵出身,而且他所在的那支特种兵部队还是一支非常有名的队伍, 正是因为这一点,他们这支部队的士兵经常会被派去执行一些比较特殊和危险的任务, 经历了无数次血与火的考验,貅爷和他的战友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生死兄弟, 就好像我和武顺一样,虽然他经常在我面前装逼,只要抓住机会就会打击我,但我们两个的关系,绝对是为了对方可以付出生命的兄弟,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和一起出生入死,不仅仅是我和武顺,我和小兰陵,貅爷,郑海冰,苏天,周贺,我们之间的关系都可以称的上是生死兄弟, 而在五年之前,和山西这个小县城所发生的情况类似,在河北的一个小县城里面也出现了抗战中死去的日本军人所化的厉鬼作祟, 当时貅爷是那个特种部队的小队长,他当时奉命带着他的那支小队配合天道门派去的人去处理那个案子, 而就在天道门的人处理那个案子的过程之中,因为有日本军人所化得厉鬼作祟,所以石原家族爷派了人过来,.сОМ 当时正是石原八子中的石原六郎带着几名石原家族的高手去了河北的那个小县城, 天道门和石原家族同为处理灵异事件的机构,所以站在天道门的角度,对石原家族派人来并不排斥, 有石原家族的人帮忙,天道门这边的人还乐得轻松自在, 但貅爷带的那些士兵对日本人都比较反感,尤其是石原六郎经常会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颐指气使的指挥貅爷手下的那几个特种兵, 在这种情况之下,貅爷手下的几个特种兵就在言语上顶撞了石原六郎几句, 无论是天道门的人,还是石原家族的人,他们都习惯了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自然是容不得在他们眼里像蝼蚁一样的普通人对自己不敬, 而就因为那几个特种兵在言语上顶撞了他,石原六郎这个畜生竟然怀恨在心, 为了报复那几个对他不敬的特种兵,在解决那些日本军人所化的厉鬼的时候,石原六郎亲自出手杀死了貅爷手下的那几个特种兵, 貅爷当时不在现场,但在得悉自己的兄弟死在了石原六郎的手中之后,貅爷红着眼就要去跟石原六郎拼命, 可石原六郎却在那里红口白牙的胡说八道,他给天道门的人的解释是那几个特种兵被鬼上了身,他杀掉那几个特种兵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而对于天道门的人而言,石原六郎和他们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那几个特种兵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所以他们选择相信了石原六郎所说的话,反而不让貅爷去找石原六郎报仇, 当时有一位天道门三家十派的所谓的精英子弟很嚣张的告诉貅爷,说如果他是天道门的高层人物,石原六郎杀死了他的兄弟,天道门肯定不会和石原家族善罢甘休, 但可惜的是,他是一个蝼蚁一般的普通人,所以就算他的兄弟是被石原六郎给害死的,天道门也不会因为几个普通人的死去找石原家族的麻烦, 甚至在貅爷执意要给自己的兄弟报仇的情况之下,天道门的人还给貅爷的上级下达了命令,把貅爷驱逐出了军队, 在带着几个他手下的兄弟离开之前,貅爷刻意跪在了他的那几个兄弟的尸体前,对着苍天大地发誓,如果不手刃了石原六郎,他修宇轩这辈子将终生不娶, 而他加入天道门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给他的兄弟报仇, 上一次在石原家族,他本来就有和石原六郎同归于尽的打算,但最终却未能如愿, 有石原家族的那么多高手在场,即便是他想和石原六郎同归于尽,也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这一次,那怕是以他的生命为代价,他也要为惨死在石原六郎手下的那几个他的兄弟报仇, 而在貅爷掷地有声的表达出了他的决心之后,我们几个人全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不过并没有沉默多长时间,他们几个就挨个儿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 武顺这家伙第一个说话,他在那里咋咋呼呼的说道:“老大,就冲着给老修的兄弟报仇,这个任务我们必须得接,我们不仅要灭了那群日本鬼,还要干掉石原六郎那个狗日的,” 郑海冰习惯了跟着武顺说话,武顺的话音刚落,他就随声附和着道:“师父,我觉的师叔说的很对,我们就应该灭了石原六郎那个狗日的,给老修的兄弟报仇,” 这时小兰陵先往周贺和秦楚楚的脸上看了一眼,然后一脸愤然的说道:“老大,我觉的天道门的那些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胞死在了日本人的手里连个屁都没放,而且还把老修驱离了部队,这真是让我太恶心了,” “如果天道门的人都是这样的,那我池文柏羞与他们为伍,这次帮老修报了仇,我会退出天道门,” 周贺和秦楚楚都是天道门三大家族的嫡系子弟,但小兰陵却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们,直言不讳的表达出了他的态度, 说实话在对天道门有了一定的了解,和听到貅爷所说的情况之后,我对天道门的认同感是越来越低了, 甚至和小兰陵一样,就连我都有了退出天道门的想法, 可是我答应了帮秦楚楚聚齐远古八族的传人,重振天道门远古之时的雄风,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又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的时候,秦楚楚对着小兰陵说道:“我不否认天道门确实存在着很多问题,但你只想着离开天道门,难道就没有想过去改变天道门吗,” “那怕是现在的你改变不了天道门,但十年后,或者二十年后的你就不能让天道门有所改变吗,” 而听到秦楚楚的这番话,我顿时就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十年或者二十年的时间,足以让我们这帮人成长为天道门的中流砥柱,在天道门内拥有一定的地位和身份, 正如秦楚楚所说,那个时候的我们,就不能让天道门有所改变吗, 作为远古八族的传人,我们就应该肩负起改变天道门,重振天道门远古之时的雄风的责任, 我们不应该逃避和退缩, 想至此,我对着秦楚楚重重的点了点头,对她的话表示认可, 而在这时,周贺走到了貅爷的面前,对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老修,我不能代表天道门的任何一个人,但作为天道门三大家族周家的嫡系子弟,我代表我自己向你和你的兄弟表达我最真挚的歉意,给你兄弟报仇,一定要算我一个,” 周贺的一番表现,让貅爷一脸的感动,让我们所有的人都有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必须得表达出我的态度了, 于是我对着貅爷说道:“老修,你兄弟的仇必须得报,这一点毋庸置疑,作为你的兄弟,我不会再拦着你,” 听到我终于松口了,貅爷露出了一脸的喜色,而这时我却一脸凝重的对着他说道:“根据你的面相,这次的山西之行对你会很不利,所以,你绝对不能意气用事更不能单独行动,” “如果你能答应我这个条件,那我就接了这个任务,但你要是不答应,就算你跟我翻脸,我也会阻止你去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