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邀人捧场 - 天命神相

第三百零三章 邀人捧场

郑海冰之前说的两点,简单的总结一下,就是大长脸这个人即好赌又好色, 而在说出了这两点之后,郑海冰就露出了一脸坏坏的笑容,然后接着说道:“不过你的两耳发枯,面色发青,眼皮肿胀,这说明你那方面已经不行了,” 说到这里,郑海冰坏坏的笑着问大长脸道:“请问我说的对吗,” 大长脸被气的一脸铁青,但郑海冰所说的却一点都没有错,所以他只能冷哼了一声,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郑海冰表演完毕,小萝莉许宜花就对着小白脸说道:“你的眉毛散淡,眸中带水,?如秀峰,唇薄如纸,我师父说这种面相的男人不喜欢女人,” “难道你,” 小萝莉许宜花算是给了小白脸一点面子,并没有接着往下说,但她话里的意思却再也清楚不过了, 一个男人不喜欢女人,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已经不言而喻了, 虽然媒体上经常会有某某人出柜的报道,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自己是基友一族的, 所以在许宜花点破了小白脸的身份之后,小白脸的脸色显的非常难看,就连大长脸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小白脸, 而随着大长脸和小白脸的隐私被郑海冰和许宜花一口道破,他们两个想砸我们的场子反而被打了脸,只能一脸尴尬的返回了卜天阁,擺渡壹下: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而在卜天阁的两个人走后,郑海冰就向我建议,说我们天机门的店铺开业的时候应该选一个良辰吉日,搞一个开业典礼, 而且郑海冰还说,在开业典礼的那一天,我们应该把声势搞的大一点儿,找多一些人来捧场,这样对我们天机门的店铺就能起到一个宣传作用, 我觉的郑海冰说的挺有道理,就掐指算了一下,发现明天中午辰时就是一个良辰吉日,但我应该找那些人来捧场呢, 如果说放在开学的时候,我们几个可以把班上的同学,学校的老师叫一大堆来,但这会儿在放暑假,让我们几个叫谁来捧场呢, 仔细想想之后,我确定了几个人选,然后分别给他们打了电话过去,让他们明天中午之前到我们天机门的店铺来参加我们天机门的开业庆典,然后中午大家在一起吃个便饭, 第一个我打过去电话的,是许宜花的姥爷郑教授,而在听到我邀请他来参加我们天机门的开业庆典之后,郑教授很爽快的答应了,而且还说他要是不来的话,许宜花肯定会跟他算账的, 挂了郑教授的电话,我给九爷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九爷听说我开了一个看相算命的店铺,急忙在电话里向我表示祝贺,然后说他一定会来捧场, 随后我又给刘局和张局分别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因为目前而言,我和秦家还没有正式的撕破脸皮,所以在刘局和张局看来,我还是天道门的高级成员,所以他们都很爽快的答应我,说他们一定会到, 郑教授加九爷,还有刘局和张局,总共这才四个人,这人数我觉的还是太少了一点,所以我就给貅爷手下的张立达打了个电话过去, 在貅爷失踪之后,他以前的那帮弟兄都是张立达在管理,而张立达是貅爷从部队上带出来的两名特种兵之一,是貅爷的生死兄弟, 所以就算是貅爷失踪了许久了,张立达个杨伟光这两个貅爷的生死兄弟经常会跑到貅爷的房间来打扫卫生什么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有张立达的手机号码, 而在我们把那次一百万的任务奖金全部都捐给了他们死去的战友的家属之后,张立达和杨伟光两个人对我们感激的五体投地,甚至就算是年龄比我要大好几岁,他们两个都管我叫老大, 这会儿接到了我打过去的电话,听到我邀请他们来参加我们天机门的开业庆典,张立达急忙就说他一定会来, 我说不仅他要来,而且还要多带一些人来给我们撑一下场面,不过他带来的人可不能是像红毛和绿毛那样的非主流,衣服什么的一定要给我穿的正正规规的, 张立达满口答应了我,说他一定让他手下的兄弟们打扮的正正规规的来参加我们天机门的开业典礼, 挂了张立达的电话,我觉的有张立达带着他的那帮兄弟来,这场面肯定能撑起来了, 挂了张立达的电话不久,我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我一看号码竟然是平田昭夫那老头打过来的,急忙就接通了电话, 在电话里平田昭夫说他这段时间忙着把他公司的业务转移到中国来,一直都没有跟我联系,现在终于告一段落了,他想带着他的孙子来对我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说我正好有个店铺要开业,让他明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来一起吃个便饭, 平田昭夫在电话里竟然语气很恭敬的说他一定会带着他的孙子平田一郎准时到达,然后就挂了电话, 随后我就让付宇茜在店铺对面不远的酒楼订了几桌酒席,准备开业典礼完了之后,请大家大吃大喝一顿, 在装修店铺的这段时间,我在网上把秦楚楚给我买的那块表便宜处理了,二十几万的表,被我八万就卖掉了, 正是因为有这八万块钱,我才有底气把开业庆典搞的这么隆重, 第二天,我和郑海冰武顺还有许宜花几个人一大早就来到了店铺,我们刚把店门打开没多久,几个身上纹着纹身,剃着大光头,手里拎着棍棒的西北大汉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店铺门前, 这几个西北大汉中为首的一个挥舞了一下他手中的棒球杆,然后一脸嚣张的说道:“想在城隍庙开店,就先把保护费给我们于老大交了,要是不交保护费,我们哥几个就砸了你这个店,” 正常情况之下,道上混的这些人就算是收保护费,也是人少天黑的时候, 这一大清早就有人跑来收保护费,这让我感到有点儿怪怪的, 而当我们几个走出了店门,我看到隔壁卜天阁的大长脸和几个卜天阁的人冷笑着站在那里看热闹之时,我基本上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我微微一笑,然后问着拿着棒球杆的大汉道:“这保护费是怎么回事,是怎么个交法,” 那大汉说道:“收了你们的保护费,只要你们报出了我们于老大的名号,在城隍庙这一亩三分地上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们,你们交一天保护费,我们就能保护你一天,” 我说:“看来你们这保护费是按天,按月,按年来交的喽,” 那大汉说道:“小子你挺聪明的嘛,按天交是一天一千块,按月交是一个月两万块,按年交就给你们优惠到一年二十万,” 听到这里,武顺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说:“一天一千块的保护费,你们特么的怎么不去抢,” 武顺这话一出口,为首的那个大汉就迫不及待的一样,沉着脸说道:“看来你们是不愿意交了,兄弟们,给我砸了这家店,” 为首的大汉话刚一出口,武顺冲上去一拳直接就把他给打出去了好几米远, “敢收你武爷的保护费,你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海冰,我们一起揍这帮狗日的,” 随后我根本就没有动手,武顺和郑海冰两个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几个人给揍的哭爹叫娘的, 卜天阁的几个人本来打算看我们的笑话,但结果却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不过大长脸却露出了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然后对他身旁的一个人说道:“连于老大的人都敢打,这几个小子可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我看咱们都不需要再找关系,他们这店都开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