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姜一郎 - 天命神相

第三百零六章 姜一郎

上一次把平田昭夫祖孙两个带回国,给他留了一个手机号码之后,我就返回了玉华小区, 后来他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每次打电话的时候跟我说话的语气都很恭敬,说他忙着转移他的资产和做慈善一时半会儿抽不出时间来专程向我表达他们祖孙两个的感激之情,让我一定不要介意, 我以为平田昭夫这老头说的是客气话,所以并没有在意,每次跟他应付着说几句就把电话给挂了, 昨天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随便提了一句,其实我的本意是让他来捧个场,凑个人数的,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平田昭夫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来了这么一手, 而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平田昭夫给我来的这么一手,对刘局和张局这两个人产生了多大的震撼, 要知道这半年以来平田昭夫逐步把他在日本的资产抛售之后,把几十个亿美金中的绝大部分都投资在了西安, 甚至据说平田昭夫已经给他的孙子申请了中国国籍,要让他的孙子做一名中国人, 介于这些因素,平田昭夫被官方树立成了一个典型人物,在官方有着非常重要的位置, 我平时很少关注商界和政界的事情,所以并不知道平田昭夫已经成了省一号的座上客,而刘局和张局作为官方的人物,他们对平田昭夫又岂能不了解, 天机门的开业典礼平田昭夫不仅来了,而且还跪在了我的面前,这个情况他们必须往上面反应, 一念及此,刘局和张局两个人立马就拿出手机,给他们的上级打去了电话,,,,,, 而这会儿,我急忙伸出双手去扶平田昭夫和他的孙子平田一郎, “平田先生,你这叫我怎么能受的起啊,” 被我这么一扶平田昭夫就站了起来,但他在往起来站的同时,却对着他的孙子平田一郎说道:“一郎,如果不是姜先生救了你,你的命早就没了,你快给姜先生磕头,” 当时我把平田一郎救出来的时候,平田一郎因为受到了惊吓的缘故晕了过去,在从日本飞往国内的一路上情绪一直都不是很稳定,所以我和他并没有怎么接触, 而这会儿的平田一郎,已经俨然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正太形象,脖子上还系着一个红领巾,在听到他爷爷的话之后,立马就砰砰砰的冲着我磕了三个响头, “平田先生你不必让一郎这样啊,” 说着话的同时,我想把平田一郎从地上扶起来,而这时平田昭夫却拉住了我的胳膊, “姜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希望您能答应我,” 日本人是一个非常注重礼仪的民族,平田昭夫在跟我说出了这句话之后,竟然呈九十度的对着我一躬到底, 我不知道平田昭夫这老头想干什么,但让一个老头子又是向我下跪,又是向我鞠躬的,我实在是受不了,急忙就扶住了平田昭夫, “平田先生,有事你就说事,您这又是何苦呢, 而这时,平田昭夫在往地上跪着的平田一郎看了一眼之后,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姜先生,您应该是知道我的情况的,我怕我死了之后一郎没人照顾,所以,我想让一郎认你为义父,让您做他的监护人,” 说到最后两句之时,平田昭夫的声音恢复了正常,所以很多人都听到了平田昭夫想让平田一郎认我为义父,让我做平田一郎的监护人这两句话, 刘局和张局在听到这两句话之后,两个人相顾对视了一眼,同时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震惊之色, 我这才十九岁,连大二都没有上呢,就要给一个十来岁的小正太当爹,而且还要做他的监护人,最关键的一点,这个小正太还是个日本人, 我觉的这简直是太扯淡了, 所以,我连连的摆着手对平田昭夫说道:“平田先生,这怎么行啊,这怎么可以啊,” 而在这时平田昭夫却又一次冲着我一躬到底, “姜先生,你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尊敬和最信任的人,只有你做了一郎的监护人,我才能放心,” “为了让一郎认你为义父,我让他加入了中国国籍,我还给他取了一个中国名字,而他的中国名字就叫姜一郎,” “拜托了姜先生,” 平田昭夫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大有我不答应他就一直给我鞠躬的架势,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很无奈的答应了他, 于是我就扶住了平田昭夫,然后对他说道:“好吧,我答应你平田先生,就让一郎做我的干儿子吧,” 见我答应了他,平田昭夫一脸的欣喜,急忙对着跪在地上的平田一郎说道:“一郎,赶快给你义父磕头,” 平田一郎这个小正太倒是挺机灵的,听到他爷爷的话之后,竟然对着我行起了三拜九叩大礼, “姜一郎见过义父,” 平田一郎一边磕着头,一边用毕恭毕敬的语气说道, 因为答应了平田昭夫做平田一郎的义父,所以我就没有客气的受了平田一郎的这三拜九叩之礼,而且在把平田一郎从地上扶了起来之后,我仔细的看了一下他的面相, 还好,从平田一郎的面相上来看,他的人品应该还不错,而且在拜我为义父之后,他的印堂处闪闪发亮,命宫的一抹黑气正在渐渐的变淡, 平田昭夫后来才知道,他无心之中所做的这个决定有多么的英明神武,这个决定不仅改变了他孙子平田一郎一生的命运,给他们平田家族所带来的好处简直无法想象, 而这时,张局和刘局见平田一郎真的拜了我做义父,这就代表着我成了平田一郎的监护人, 要知道平田一郎可是平田昭夫那几十个亿美金资产的唯一继承人,我成了平田一郎的监护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这个情况,他们两个必须向上面反应, 于是张局和刘局两个人在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又拿出了他们的手机,打电话给了他们的上级,把平田一郎认我为义父的情况反馈给了他们的上级,,,,,,, 这会儿我们天机门的店铺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有于老大手下的兄弟,张立达和杨伟光带来的一帮兄弟,还有胖警官和那些单位的工作人员,还有卜天阁的人,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路人甲乙丙丁,,,,,, 所有的人看着平田昭夫和平田一郎祖孙两个对着我又是下跪,又是鞠躬,又是磕头的,一个个的脸上一脸的震惊和凌乱,对我的身份他们是越来越好奇了, 我看上去是那么的普通而又平凡,但我为什么在黑白两道能有那么广的人脉呢, 甚至我还让一个纵横商界的日本老头对我这样, 我究竟是什么人, 我究竟做了什么, 而就在许许多多的人脑海之中不断的闪现出了类似的疑问之时,又有几辆高级轿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第一辆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个一脸威严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后来我才知道,这人是市局的二号人物, 第二辆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的,同样也是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这人是市局的一把手, 而见这两位市局的老大来了,刘局和张局两个人急忙就迎了上去, 可在这两位老大对着刘局和张局低声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刘局和张局的脸上当时就露出了一脸的紧张之色,然后和市局的一二把手毕恭毕敬的垂手而立,站在了我们天机门店铺前面的路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