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天命神相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鬼是纯阴属性,而人则是纯阳属性, 因为属性相克,所以被鬼上过身的人大多数都会生一场大病, 如果身体比较差的话,要休养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作为一个被包养的小白脸,志鹏的身体经常要受到姚姐的摧残,像一条狗一样的活着,精神状况肯定很不好, 在这种情况之下,志鹏的身体素质肯定好不到那里去, 而在马长林和杨永胜两个轮流上了他的身,用他的身体折腾了一个晚上姚姐之后,志鹏的身体就承受不住的崩溃了, 作为两个才死了没几年的鬼,马长林和杨永胜根本就不知道,鬼上了人的身,对人体的伤害有多大, 尤其是他们两个上了志鹏的身之后,还用志鹏的身体做了一个晚上那种事情, 在阳气尽泄的情况之下,志鹏不死才怪呢, 就这样马长林和杨永胜本来是好心,他们的出发点是想救志鹏一命,但最终却要了志鹏的命, 本来我以为是马长林和杨永胜害死了志鹏,我还在想着如果马长林和杨永胜是害人的恶鬼,那就给莎莎增加点儿营养, 虽然吞掉两个准红厉鬼对莎莎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但总好过让他们两个继续作祟害人, 而在听到马长林和杨永胜说出了具体的情况之后,我就打消了让莎莎吞了他们两个的念头, 虽然志鹏是因为他们两个所犯下的错误而死,但他们两个的出发点总归是好的, 只要心存善念,那他们的下场就不应该是被莎莎给吞噬掉, 如果我让莎莎把他们两个给吞噬掉,那反而会有损于我的功德, 至于他们两个和志鹏之间的因果,那还是交给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去处理吧, 想至此,我就问马长林和杨永胜,是否需要我把他们两个度去地府,让他们尽快轮回转世, 而马长林和杨永胜却说他们两个被人不明不白的害死,在害死他们的凶手没有受到惩罚的情况之下,他们的怨念是很难消散的, 还有,他们两个年纪轻轻的客死他乡,见亲人一面,听到亲人的消息,就成了他们最大的执念, 在怨念和执念未消的情况之下,他们宁可灰飞烟灭,也绝不愿意去阴曹地府,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不能强行把马长林和杨永胜度去地府,只能想办法去化解他们两个的怨念和执念, 在当天晚上,张局打了一个电话,没多长时间他手下的人就来了十几个,而且按照张局的吩咐,这些人来的时候全部都拿着铁锹, 随后马长林和杨永胜在前面飘着,我跟在了他们两个的后面, 而张局和他叫来的一帮警察则远远的跟在了我的后面, 就这样,我们一帮人连夜来到了?泰丰华小区背靠着的那座山下,马长林很快就把我们带到了埋着他的尸骨的位置, 接下来我给张局带来的那十几个警察交代了一番,让他们用铁锹往下挖,挖个两米左右就应该能挖出一具尸骨, 那些警察虽然感到有点儿不可思议,但在张局的命令之下,他们就按照我说的挖了起来, 这十几个警察一起动手,挖了不到半个,果然就发现了马长林的尸骨, 而在挖出了马长林的尸骨之后,我又带着这帮警察去了距离马长林的埋骨之地不远处,很快又挖出了杨永胜的尸骨, 接连挖出了两具死人的尸骨,让这帮警察大为震惊,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我能知道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埋着两具尸骨, 当然,我和张局肯定是不会告诉他们,是因为有死者的鬼魂在前面带路,我才能找到他们的埋骨之地的, 而在挖出了马长林和杨永胜的尸骨之后,张局这边就通知了他们两个的家属,让他们尽快派人前来确认尸骨和办理后事, 接到了警方的通知,马长林和杨永胜的家属很快就赶来了西安, 按照警方的流程,必须用科学的方法对他们两个的身份做一番验证,才能让他们的家属认领尸骨, 而在法医用马长林和杨永胜的家属的DNA做了一个对比,最终确认了他们两个的身份之后,马长林和杨永胜的家属就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为了消除掉马长林和杨永胜的执念,让他们两个能够见自己的家属一面,在张局的安排之下,马长林和杨永胜的家属专门去了一趟他们两个的埋骨之地, 而在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之后,马长林和杨永胜算是消除了执念,但要化解他们两个的怨念,就必须得抓住杀死他们两个的凶手,还有那个出钱要他们的命的人, 西安有几百万人口,我的掐指一算之能虽然神奇,但要想具体的算出是谁杀死了马长林和杨永胜,以及那个出钱要他们命的人,是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 别说我这个玄阶一品的相师了,恐怕就算是地阶一品的相师,我认为都很难做到这一点, 在这种情况之下,就只能依靠张局用警方的手段来侦破这件案子了, 而张局在详详细细的问清楚了马长林和杨永胜被杀死的具体时间和一些细节之后,就把小区的管理处把马长林和杨永胜死的那个时间段的监控录像提供给警方, 好在这个小区是一个高档社区,就算是几年前的监控录像也都有保存, 在张局手下的警察不眠不休的对比了二十四个小时之后,终于通过小区入口处的监控录像确定了杀死马长林和杨永胜的那些人当时所开的车的车牌号码, 根据车牌号码,警方很快就锁定了杀人凶手的身份, 让我感到有点儿意外的是,杀死马长林和杨永胜的,竟然是我们天机门开业的那天带着人来砸店的于老大的手下, 于老大因为带着人意图砸我们天机门的店铺,被警方抓起来关了几天刚刚放出来不久, 当张局和我带着一大波荷枪实弹的警察又把他和他手下的一帮人给包围了起来之时,于老大几乎都快要哭了, 他这从监狱里刚刚放出来没几天,我又带着人来抓他,看来我这是没打算给他活路啊, 于老大以为我还是因为他带人砸店的事找他的麻烦,就跪在了我的面前求我,说他以后绝对不敢再找我们天机门的麻烦了, 而这时张局手下的几个警察却已经把杀死马长林和杨永胜的凶手用手铐铐了起来, “四年前和三年前,你们几个在?泰丰华小区背靠着的那座山下杀死了两个人,是谁让你们做的,” 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杀死马长林和杨永胜的那几个凶手,在听到张局的话之后,一个个被吓的面如土色,全部都把目光投向了于老大, 很显然,他们之所以会做出这种事情,是于老大让安排的, 而于老大在听到张局的话之后,同样也被吓的面如土色,整个身体哆嗦个不停, “完了,全完了,这下可真的全完了,” 这时我走到了于老大的面前,和于老大相顾对视,然后问着他道:“是谁出钱让你杀人的,” 面对着我那一对寒光闪闪的双眸,于老大的额头上瞬间就冷汗直冒, “是,是,是蒋天豪,”于老大结结巴巴的说道, 原来出钱要了马长林和杨永胜的命的,是姚姐的丈夫蒋天豪, 姚姐给我们天机门付了三十万订金,却把她老公的命给要了, 这个结果,真是让人情何以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