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相见不相识! - 天命神相

第三百二十二章 相见不相识!

秦楚楚这女人对我一脸的冷漠和无情,但对蛋蛋却表现的这么亲热,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对蛋蛋有什么目的, 按照《神相天书》中的记载,混沌宇宙刚刚生成之际,气之轻清,上浮者为阳,气之重浊,下凝者为阴, 所谓无极生有极,有机生太极,太极化阴阳,阴阳生万物, 所以阴阳之力是天地间的本源之力, 而蛋蛋在那块极阴之地吸收了几千年的阴气,然后被我的至刚至阳之血所孵化, 这让我我隐隐约约的感觉,恐怕上古传说中的四大神兽和四大凶兽和蛋蛋都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秦楚楚虽然并不知道蛋蛋的出身和来历,但蛋蛋的神奇她可是知道的非常清楚, 说不定她这次就是冲着蛋蛋来的, 我的兄弟一个个都被她和他们秦家给算计了,我绝不容许她再打蛋蛋的主意, 这会儿的我,对秦楚楚已经没有了任何信任感,无论她的任何举动,我都要怀疑一下她的动机, 说的夸张一点,用草木皆兵,风声鹤唳来形容都不为过, 我实在是被秦楚楚给骗怕了, 而在我让蛋蛋不要叫秦楚楚妈妈,不要被秦楚楚抱,不许和她在一起,要离她远一点之后,正在秦楚楚的怀里欢欣?舞的蛋蛋直接凌乱了, 以前的我为了让它叫秦楚楚妈妈,可以说是费劲了心思,威逼利诱各种方式都用上了, 但这会儿我却不许它叫秦楚楚妈妈,而且还要它离秦楚楚远一点,我这是怎么了, 蛋蛋它毕竟不是人,而且它到这个世界上才一年多时间,它那能理解我们人类感情上的变化, 所以蛋蛋在秦楚楚的怀里,一脸凌乱的看着我,然后喵喵的问着我道:“喵,爸爸,我觉的除了你之外,妈妈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为什么你不让我叫她妈妈了,为什么你要我离她远一点,” 听到蛋蛋的话,我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这小东西,它竟然说秦楚楚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对它最好的人, 秦楚楚在它的心目之中竟然有这么高的地位,真是岂有此理, 于是我板着个脸对蛋蛋吼道:“我说你不许叫她妈妈你就不许叫,你现在就给我离开她,不许让她抱着你,” 毕竟蛋蛋是我的血孵化出来的,所以我在蛋蛋心目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而见我发火了之后,蛋蛋就从秦楚楚的怀里蹿到了地上,然后跑到了我的旁边,使劲儿的摇着它的狗尾巴, 我把蛋蛋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同样一脸冷漠的对着秦楚楚说道:“我是绝对不会和一个欺骗了我的人住在同一间房子的,我也绝对不会让蛋蛋被一个欺骗过我的人抱,” 我这话一出口,秦楚楚的脸色变的有点儿难看,不过她却并没有说什么,在冷哼了一声之后,就踩着高跟鞋往外走去, 接下来我就让武顺帮我收拾东西,我们两个把我的东西全部都搬到了婉安以前住过的那个房间, 而在帮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武顺问了我很多次,他说我和秦楚楚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会说秦楚楚欺骗了我,为什么我那次喝醉了之后说要灭了秦家, 我一直都保持着沉默,什么话都没有说, 武顺见我什么都不肯说,就自言自语的在那里嘀咕着,说这都一个多月了,瑶瑶就好像失踪了一样,从来都没有跟他联系过, 瑶瑶是不是把他给忘了,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说到这里,武顺表现的很彷徨,声音里甚至都带了一丝哭腔, 我很清楚的知道,武顺对瑶瑶是动了真情的, 为了不让武顺担心,我就对着武顺说道:“顺子,秦楚楚和我之间所发生的事情,目前我不能告诉你,但瑶瑶对你的感情,你不要有任何的怀疑,她不可能会忘了你,也不可能会喜欢上别人的,” 要知道成为一个鬼中至尊,不仅需要天大的机缘,而且还要几千年的时间,而在这几千年之中,武顺恐怕都已经轮回转世过无数次了,但瑶瑶却还是找到了他,做了她的女朋友, 仅凭着这一点,瑶瑶这个鬼中至尊对武顺的感情就足以感天动地, 所以在我看来,这份足以感天动地的感情不应该被怀疑, 而在听到我的话,见我一脸认真的表情之后,武顺同样表情很认真的问着我道:“老大,你说的是真的吗,瑶瑶她真的不会忘了我,不可能会喜欢上别人,” 我瞪了武顺一眼,然后反问着他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肯定瑶瑶对他的感情,但武顺对我的信任却是发自骨子里的, 这会儿见我说的那么肯定,武顺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很多, 于是武顺就有点儿激情澎湃的说道:“老大,等一下把海冰和茜茜都叫上,今天晚上咱们一定要美美的大吃一顿,喝他个天昏地暗,” 我苦着个脸说道:“我把银行卡给秦楚楚还债了,现在我身上只剩了几百块,明天要是不开张,那咱们几个全都得喝西北风,” 而武顺却一点都不在乎的说道:“老大,今朝有酒今朝醉,车到山前必有路,就算是明天喝西北风,我们几个陪着你喝就是了,” 武顺引用的这两句诗虽然狗屁不通,但却听的我暖暖的, 有武顺这样的兄弟,郑海冰这样的徒弟,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就这样,在开学前的这一天晚上,我和武顺还有郑海冰三个人把我身上的几百块钱花了个一干二净,喝了个酩酊大醉, 第二天,我去学校报了个名,然后就去了天机门的店铺,在店里坐了整整一天时间,却没有做成一单生意,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因为要上学的缘故,我和郑海冰还有许宜花师徒三人每天轮流在店里守着,但悲催的是我们还是连一单生意都没有做成, 做不成生意就赚不到钱,要不是郑海冰和付宇茜变着法儿的从家里要钱,武顺把他的那个大金镯子都给卖了,我们这段时间的日子都快没法过了, 其实我们几个人的开销并不大,但养活蛋蛋和旺财财旺这两只死狗太费钱了,它们三个一天至少要花个将近一千块, 光养活蛋蛋和那两只狗,一个月下来就要差不多三万块钱,而在把武顺卖掉大金镯子的钱花了个七七八八之后,郑海冰和付宇茜也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借口再跟家里要钱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是再没有钱进账,我们几个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而这一天晚上,我正在房间里为明天的生活费发愁之际,就听见有人在敲我的房门, “梆梆梆,” 我打开了房门,却看见秦楚楚站在门外, 因为在同一个教室上课,而且住在同一栋同一层,我很难避免和秦楚楚碰面,但每次见到秦楚楚,她都会一脸傲然的无视我, 我们虽然能相见,但却相见不相识, 当然,她无视我的同时,我同样也无视了她, 每次见到她的时候,我都会对自己说,我已经彻底的忘了这个女人, 在我的生命之中,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她在我的面前出现之时,我的心脏却不受控制的急剧跳动了起来, “你找我有事吗,”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很淡定的说道, “今天是九月三十号,如果过了今天晚上十二点你还没有给我还钱的话,那你欠我的钱就会变成十四万,”秦楚楚一脸冷漠的说道,

下一篇   有关更新我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