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马家的交代 上 - 天命神相

第三百七十二章 马家的交代 上

直至此时此刻,我才算是明白了龙英死了才五百多年,但她却能够成为黄河女尸王的原因, 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就是量变引起了质变, 当年的武安侯白起,仅仅在长平一役就坑杀了赵国四十万降兵,因他而死的人,至少在百万以上, 而邙山鬼王生前更是惨无人道,他麾下的士兵以人肉为食,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鸡犬不留, 赤壁一役,因为他的错误指挥,使的手下的八十万大军只剩下了八百人, 所谓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是为雄中雄, 正是因为生前杀人无数,量变而引起了质变,才让邙山鬼王和武安侯白起死后煞气滔天,成就了鬼中至尊之位, 龙英的情况也是如此, 在吸收了几十万人的尸体中的尸气之后,量变而引起了质变,使的她成就了王者之位, 黑脸鬼是鬼中王者,所以龙英可以说是黄河女尸王,也可以说是一个黑脸鬼王,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拥有了统御万鬼之能,能在黄河中为王称尊, 而在龙英这个黄河女尸王挥了挥她的手之后,那单膝跪地跪在水面上的一百多个鬼扶尸立刻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子一脸狰狞的往我们一帮人看来,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马家的人全部都给我杀掉,让马家的人也尝试一下,成为水中冤魂,永世都不能投胎的滋味,” 龙英其实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她害死的那些人在她看来都有该死之处,我和秦楚楚跟她之间没有因果,所以她并没有打算要了我和秦楚楚的命, 但即便是龙英没打算要了我的命,她的这种做法我却并不认可, 马家的祖先固然有错,但马家的人执掌西北三省的天道门分部,镇压西北三省的邪魔,守护西北三省的人族安危,也算是立下了无数功德, 更何况马家的祖先所犯下的错误本身就不应该由马家的子孙后来承担,这对马家的人来说简直太不公平了, 考虑到这一点,我跟龙英据理力争着道:“你可知道,如果不是有马家镇压着西北三省,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会有多少无辜的人被邪祟之物害死,你要是灭了马家,叫西北三省的老百姓以后由谁来保护,” 谁知道天底下的女人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从来都不会跟你讲道理, 我说的话龙英根本就听不进去,反而彻底的激怒了她, “快给我动手,杀了他们,杀了所有马家的人,” 随着龙英竭斯底里的怒喝了一声,那一百多个鬼扶尸踏浪而行,一脸狰狞的向着我们所在的位置的扑了过来, 能够做到踏浪而行,站立在水面,我估计这一百多个鬼扶尸都是几百年的老鬼,甚至千年以上的紫面鬼都有, 而转眼之间,实力最为强大的几个鬼扶尸就冲到了船前, 这时马家的人已经没有了退路,除了拼死一搏之外,没有其他的任何办法, 我们上船的身后马家的人全都带了武器,而马家的人的武器清一色全部都是银光闪闪的长枪, 随着马天雄把手一伸,他的手就好像有吸力一样,把平放在甲板上的一杆银光闪闪的长枪吸到了他的手中, 而这杆银光闪闪的长枪正是马家的祖先马超所传下来的亮银枪, 原来亮银枪是马家家主的信物,只有马家家主才是亮银枪的真正主人, 马志龙当时为了打败我,才让他父亲马天仲从马天雄的手里借来了亮银枪, 不过亮银枪在马天雄的手中所发挥出来的威力和在马志龙的手中相比,却有着天壤之别, 只见马天雄双手持枪把枪猛的一甩,就有好几道如同流星一般的光芒从枪尖上激射而出,如同炮弹一样击中了正踏浪而来,跑在最前面的那几个鬼扶尸, 很显然,马天雄也是一个能轻易做到罡气外放的高手,而且他随便一甩就是好几道罡气飞出,足见他绝非是一般的高手, 而跑在最前面的那几个鬼扶尸被马天雄所发出的罡气击中,全部都倒飞出了十几米远,掉落在了黄河之中,但这并不影响其他的鬼扶尸继续往上冲来, 而见此情形,站在马天雄左右两边的两个马家族老同样也拿起了两把银光闪闪的长枪,随着他们两个和马天雄一样把手中的长枪一甩,又有无数道如同流星一般耀眼的罡气激射而出, 转瞬之间,有十几个鬼扶尸被罡气所击中,全部都倒飞了十几米远落入了黄河之中, 如果是活人被马天雄和马家族老所发出的罡气击中,肯定会在顷刻之间变成死人, 但那些鬼扶尸本来就是死人,只要他们身体之内的阴魂不散,就算是身上被罡气击穿,对他们来说却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身体被打出了一个透明的窟窿,甚至身体被打的缺胳膊少腿的,那些鬼扶尸们却前赴后继的一波又一波冲了上来, 在这种生死关头,就算是马天仲父子两个也不得不拼命, 但人的力量毕竟不是无穷无尽的,马天雄和马家的两位族老的实力虽然不凡,在那一百多个鬼扶尸连续冲击了好几波之后,他们发出罡气的速度和效率就明显的慢了下来, 而随着马家诸人的动作慢了下来,那一百多个鬼扶尸在反反复复被打飞了好几次之后,渐渐的距离我们所在的船越来越近了, 这时那些鬼扶尸每一个都缺胳膊少腿的,甚至有的连头都没有了,但却张牙舞爪的拼了命往我们所在的船上爬,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船上的马家人全部都撕成碎片, 而且更可怕的一点,目前来说动手的仅仅是这一百多个鬼扶尸,那上千个摄青鬼还一动不动的围在我们的四面八方, 龙英这个黄河女尸王正一脸冷漠的在棺材里面看戏, 马慧芳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百多个鬼扶尸一波又一波的往船上发起了冲击,这会儿已经快要爬上船了,脸上露出了一脸的焦急之色,嘴里不停的哀求着龙英, “龙英我求求你了,放过我们马家人好不好,如果你一定要杀死一个我们马家人解恨的话,那你就杀了我吧,我是马家家主的女儿,用我的命来承担我们马家的祖先所犯下的错误可以吗,” 对于马慧芳的哀求,龙英只当作没有听见,继续一脸冷漠的看着那一百多个鬼扶尸一波又一波的往船上冲,但作为马慧芳的父亲,马天雄却绝无法接受她女儿所说的话, “慧芳你不要胡说八道,就算是我死,也绝不会让你掉一根头发的,” 说着话的同时,马天雄又奋力把手中的亮银枪一甩,又有几道罡气激射而出,把几个鬼扶尸轰的四分五裂,血肉飞溅, 而在那几个鬼扶尸被轰的四分五裂血肉飞溅之后,从尸体中却凝聚出来了几个狰狞可怕的鬼体,继续长牙舞爪的扑了上来, 这时已经有不少鬼扶尸爬到了船上,马家诸人已经筋疲力竭,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和秦楚楚自然是不能冷眼旁观, 我凝聚出了打神鞭,一鞭下去就会把一个鬼扶尸打飞掉, 而让我感到非常意外的是,秦楚楚的实力竟然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她的两把短剑竟然同时都能够发射出剑罡, 以秦楚楚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来判断,她的实力很有可能还是在我之上, 看来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果然不是普通人物, 在她这个年龄段,实力能够达到她这个程度的,恐怕除了她之外就只有我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是天命之女,我是天命之子,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但可惜的是,我们两个这一对天命之人,却注定了只能成为对手, 而在我和秦楚楚加入了战团之后,那些鬼扶尸又被我们给打的四分五裂,血肉飞溅了几十个,但这却解决不了问题, 一旦龙英下达了命令发起了总共,那上千名摄青鬼动手的时候,就是马家诸人被撕成碎片的时候, 蚂蚁多了都能咬死大象,更何况这是上千个摄青鬼, 另外还有一个黄河女尸王, 所以,在龙英发起总攻之前,我必须阻止她, 为了阻止龙英,我必须要赌一把, 这一把要是赌成了,那我就赚大发了, 一念至此,我收回了打神鞭,把相气聚于口中,扯着嗓子拼了命的大声喊道:“你们要想投胎转世,重新做人的话,全都给我住手,” 佛家有狮子吼,我们姜家的相气聚于口中的时候,丝毫不逊色于佛家的狮子吼, 我这一声大喊,就好似平地响了一声惊雷,让正在前赴后继往船上冲的那些鬼扶尸,还有那上千名蠢蠢欲动的摄青鬼全部都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和龙英所说的一样,对于黄河之中的这些冤魂来说,他们最大的执念是能够轮回转世没,投胎做人, 但因为他们的尸体腐烂在了黄河之中,他们的阴魂被黄河所困,永生永世都无法轮回投胎, 这会儿猛然听到我说能让他们投胎转世,重新做人,就等于给了这些水中冤魂一个希望, 甚至不要这些水中冤魂了,就连龙英也眼睛一亮,一双美眸死死的盯住了我, “你说的可是真的,”龙英沉声问道, 我说:“我们姜家的《度人经》无论任何地方的鬼,都可以直接度入地府,如果你不相信,可以随便找几个你的手下来试,” 我的话刚一说完,龙英还没有表态,就有好几个距离我比较近的鬼扶尸争着抢着说道:“我来试,我来试,” 而且在说着话的同时,那几个鬼扶尸已经来到了船前, 在黄河中做了几百年的冤魂,这些鬼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能够投胎转世,重新做人, 这会儿就算我在胡说八道,他们也要试一下, 而见几个鬼扶尸来到了船前,马家的人手想动手,但我却摆了摆手阻止了他们, “你们几个就站在那里一动都不要动,让我度你们去地府,” 听到我这话之后,那几个鬼扶尸就像乖宝宝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了那里, 而见此情形,我就对着他们念起了《神相天书》中的《度人经》, “昔于龙梵天中,景霄幽歌大链化土,受元始度人追度上世亡魂无量上品,元始天尊当说是经,周回十过,以召十方,,,,,,” 这几个鬼都是几百年的老鬼,我念了足足有十几遍《度人经》才把他们度去了地府,那几具被他们上了身的尸体,一个个全都倒在了水中沉入了河下, 而见此情形,整个峡谷之中所有的鬼一个个就好像饿狼见到了绵羊,蚊子看见了腊肉一样,鬼眼中闪烁着幽幽光芒,死死的盯住了我, 就连龙英这个黄河女尸王,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咬着牙说道:“你要是能度我去地府,我可以放过整个马家,但马家必须给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