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天视地听 - 天命神相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天视地听

相师等阶提升到了地阶六品,我所能凝聚出来的打神鞭,竟然差不多有一尺来长,由原先的四节,变成了八节, 最关键的一点,我现在凝聚出来的打神鞭上面也有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以前我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我爷爷所凝聚出来的打神鞭是那么的霸气威武金光闪闪的,但我凝聚出来的打神鞭却灰不溜秋的, 而这一次在连升两级之后,我这才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原来我们姜家的人突破相师等阶是靠积累功德而突破的,要突破地阶六品,就必须要收获大量的功德, 而在收获了大量的功德之后,我的身上就被天道加持了功德之光, 在功德之光和相气相互结合的情况之下,我所凝聚出来的打神鞭上面才会有一层淡淡的金光, 而拥有了功德之光的打神鞭,才能算的上是真正的无坚不摧,无物不破,可打天下诸神, 连神都能打,就不用说人了, 能够凝聚出带着金光的打神鞭,我的实力又提升了很大的一截, 如果说在这之前我认为我的实力比秦楚楚要低那么一点的话,现在的我,自认为实力绝对不在秦楚楚之下,甚至在她之上, 我这个天命之子,已经超越了她这个天命之女, 当然,秦楚楚这一次没有坑到我,但我相信秦家肯定不死心, 我还有兄弟在秦家的掌控之中,为了把他们救出来,就算是秦家给我挖再多的坑,设置再多的陷阱,我都义务反顾的得跳进去, 在这种情况后之下,我就不能让秦家对我有太多的了解, 即便是我的实力有了巨大的提升,我也得尽可能的隐藏自己的实力, 而且我还得想尽一切办法去了解秦家的情况,了解秦家下一步的动向, 好在相师等阶提升到了地阶六品之后,我又拥有了一样非常逆天的特殊能力, 而按照《神相天书》中的记载,在我的相师等阶达到地阶六品之后,我所拥有的这种特殊能力,叫做天视地听之法, 天视之法,需要我的相师等阶达到天阶成为神相之后才能使用,而地听之法,只需要我达到地阶六品就可以使用, 其实所谓天视地听之法,有点儿类似于那传说中的千里眼和顺风耳, 打个简单的比方,我只需要相气外放,把一缕相气附着在一个人的身上,一旦我启用了天视之法,我的眼睛就能看见这个人在做什么, 而同样的情况,一旦我启用了地听之法,我的耳朵就能听见这个人在说什么, 当然,这肯定有一定的距离限制,但随着我的相师等阶越高,我所能看到和听到的距离就越远, 以我现在的相师等阶,无论是任何一个人,只要我把一缕相气外放偷偷的附着在他的身上,只要这个人在距离我一公里的范围之内,一旦我启动了地听之法,这个人所说的任何一句话我就都能听到, 就连我都不得不承认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所传下来的这天视地听之法有点儿太逆天了, 先不说天视之法,仅仅是这地听之法,就能让我对秦楚楚的一举一动,了解的一清二楚, 只要我能掌握到秦楚楚的一举一动,她以后想坑我,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甚至在有心算无心之下,她坑我不成,反而被我给坑了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之前我没有地听之法,秦楚楚照样没有坑到我,反而帮我赚了无数的功德, 甚至如果不是秦楚楚,我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之内,由一个黄阶九品的菜鸟,成为地阶六品的相师, 脑海中突然闪现了这个念头,对于秦楚楚这女人,我就有点儿比较难定位了, 她到底是我的克星还是我的福星呢, 如果说她是我的福星的话,但她却骗我骗的好惨,甚至还害的陈婉秋为救我赔上了她的一条命, 但如果秦楚楚是我的克星的话,我是不可能成长的这么快的, 虽然我的成长让我在感情上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但我能够成长到这样一个高度,和秦楚楚有很大的关系的, 一念及此,我就感到有些凌乱了, 当天晚上,在相师等阶提升之后,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因为精神和体力上都有巨大的消耗,我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八点才从床上起来, 而在美美的睡了这一觉之后,无论是我的精神还是体力,全部都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洗漱了一番之后,我故意到秦楚楚住的房间去敲她的房门,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个牛肉面, 这段时间以来我从来都不会跟秦楚楚说话,平时就算是见了面,我们两个也把对方当成了陌生人, 但这会儿我却主动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个牛肉面,让秦楚楚感到有些诧异, 不过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秦楚楚脸上的诧异表情就一闪而没,又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姜一,我不是给你说过了吗,我是天命之女,你是普通人,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秦楚楚一脸冷漠的说道, 我同样一脸冷漠的说道:“其实我只是想问你,你们秦家能不能信守承诺,把我的一个兄弟放了,吃牛肉面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 听到我这话,秦楚楚表现的有些恼火,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我们秦家会说话算话的,”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就猛的把门一甩,从里面关上了房门, 而这时站在房门外的我脸上却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这会儿不仅能够确定秦家会放了一名我的兄弟,而且还成功的把一缕相气附着在了秦楚楚的身上, 现在我只需要启动地听之法,我就能够清清楚楚的听到秦楚楚所说的每一句话, 果然,在我回到房间之后没多久,通过地听之法,我就听到秦楚楚在给她爸秦坤打电话, 或许是被我给气到了的缘故,秦楚楚在电话里很恼火的问着他爸道:“爸,老祖宗不是说姜家的功法是至刚至阳的,而黄河属水,水属阴性,根据阴阳相克的原理,会让姜一死在黄河里吗,”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秦楚楚一定要逼着我接下这个任务的原因, 原来秦家的那位老祖宗是基于阴阳相克的原理,才让秦楚楚逼着我接下这个任务的, 但秦家的老祖宗那里知道,根据五行命理,我们姜氏一族是以水为命的,对我们姜氏一族的人而言,水就是命之根本, 水只会对我们姜氏一族有利,并不会对我们姜氏一族有害,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这次的兰州之行我才赚取到了这么多的功德,相师等阶能够连升两级, 一念至此,我不由得暗自感叹,秦家老祖机关算尽,但却没有害了我,反而却帮了我, 看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天意使然,在冥冥之中,恐怕早已注定, 这时秦楚楚她爸在电话那头也大为不解对秦楚楚说道:“按道理说你这个天命之女跟在他的身边会压制住他的,为什么姜一每次的运气都这么好呢,” 秦楚楚很恼火的说道:“和姜一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点都感觉不到我是天命之女,反而他倒是像一个天命之人一样,” 秦楚楚她爸说道:“楚楚你不要胡思乱想,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的天命之人,姜一他不过是有点儿狗屎运罢了,”